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现代修真(3) ...

  •   殷凌轻看着沈轶与父亲、宁星予讲话。
      
      他依然对沈轶怀有警惕,但父亲好像已经全然相信他,把他当成救命稻草。
      
      殷凌轻有心相劝。要张口,才发现自己竟被定住,动弹不得,遑论讲话。
      
      有这么一遭,他更觉得沈轶图谋不轨。正心急如焚,殷家主已经断然道:“当然是我来!”
      
      ——沈轶的修为高不可测,而殷家已经是穷途末路。这样的关头,如果再表现出怀疑,让高人不喜,岂不是害了儿子?
      
      倒不如果断些,反倒能让高人开怀。
      
      殷凌轻想明这些,心头更加酸涩,眼眶也跟着发酸。
      
      屋中气氛渐沉,沈轶倒是半点不受影响,夸道:“好!有魄力,不愧是一家之主。”
      
      殷家主叹道:“我一把老骨头,没了丹田,照样能管着家里大事小事。星予却不同,他还年轻。”
      
      随着他的话,宁星予面色逐渐舒缓。
      
      但他并不赞同殷家主的决定:“殷叔,你可别冲动!这位前辈,”宁星予转向沈轶,像模像样地拱手行礼,“还没问过,您是哪派修士?”
      
      随着他的话,沈轶看向他。
      
      他神色并不凶戾,平平淡淡的一眼,却让宁星予有种自己从头到脚都被看穿的感觉。
      
      宁星予面颊发僵,勉强继续讲话:“……互换丹田一事,实在闻所未闻。”
      
      声音越来越小。说到后面,后背冰凉,竟是被冷汗湿透。
      
      沈轶笑道:“你现在听说过了。这法子最麻烦的一点,就是互换过程中,要消耗一枚聚灵珠。恰好,我听你们的意思,殷家是有一枚,这不就全了?”
      
      宁星予瞳孔一缩。
      
      他心中大叫:不行!如果聚灵珠没了,程师兄要怎么办?
      
      再说,这人来历成谜,不知是善是恶,殷叔竟然信他信口开河?
      
      他还要再说什么,可殷家主叫住他:“星予。”
      
      宁星予一顿:“殷叔?”
      
      殷家主想到儿子此前与宁星予的对话,眼神复杂,但不至于和一个小辈计较。
      
      殷家主温声道:“前辈的话,你也听到了。这聚灵珠,是真的没法给程家。”
      
      宁星予急声道:“殷叔!可是——”
      
      殷家主说:“星予。凌轻想要修行,前辈可以让凌轻继续修行。既然有了治好凌轻的机会,总要试一试。”
      
      宁星予听到这里,知道自己是劝不动了。
      
      他看一眼殷家父子,再看沈轶,心头发慌。
      
      到最后,还是吐出一口气:“殷叔,我知道了。”
      
      殷家主又说:“程家主那边,应该还在等消息。程小友的伤势耽误不得,你还是尽快回去回话。”
      
      话说得委婉,意思却是明晃晃的逐客。
      
      宁星予心头愈凉。他原本的打算,是再在殷家留上两天,好歹看看沈轶是不是真能治好凌轻。至于回话,传信符不能说吗?再不济,不能打个电话回去吗?
      
      可殷家主是不打算留他了。
      
      宁星予也没法死皮赖脸地待下去。他抿一抿唇,说:“殷叔说的是,我这就回海城……”
      
      殷家主客气道:“那我和凌轻就不送你了。”
      
      宁星予深呼吸,点头。
      
      走前,他站在殷凌轻床边,说:“凌轻,你要保重身体。”
      
      殷凌轻冷冷地瞥他一眼,没有回应。
      
      宁星予不知道,这是因为殷凌轻还被定着,没法讲话。
      
      他只觉得殷凌轻是真的对自己生气。
      
      宁星予心如刀绞,闭了闭眼睛,起身离开。
      
      他出了门,屋中只剩下殷家父子和沈轶。
      
      殷家主迫不及待询问:“前辈!除了聚灵珠外,还需要准备其他什么吗?”
      
      沈轶看着他,慢吞吞地笑了声:“哦,前面那些话,是我骗你们的。”
      
      殷家主一愣。
      
      他面上血色尽失,眨眼工夫,就从天堂掉到地狱。
      
      这种时候,哪怕明知道眼前人修为高深,非自己能及,殷家主还是几乎发作。
      
      可不等他再开口,沈轶话锋一转:“等到殷少主伤愈,我可以传授他一门彻底炼化聚灵珠的法门。到时候,聚灵珠就是他的新丹田。”
      
      殷家主听着这话,眼睛一点点睁大。
      
      沈轶笑道:“我看你们父慈子孝,该是好人家,这才愿意出手相助。前面说的,不过是试探。”
      
      殷家主心服口服,剩下一点犹豫:“可是,凌轻的伤……”
      
      要是殷家能治好儿子的伤,哪会拖到现在?
      
      话音未落,就见到沈轶手腕一翻。
      
      沈轶掌心上,悬浮着一枚白色丹丸。
      
      浓郁的灵气药香从丹丸上溢出,上面华美的丹纹看得殷家父子头晕目眩,几临仙境,耳边仿佛有袅袅仙乐。
      
      这是一枚极品回春丹。
      
      同样的回春丹,沈轶芥子袋中还有几十瓶。
      
      光团见他拿出灵丹,提醒道:“宿主。本世界中,灵丹的药效一样会受到压制。”
      
      沈轶轻轻“哦”了声,尾音上扬,用神识问:“那被压制后的药效,够治好殷凌轻吗?”
      
      光团回答:“不够。”
      
      沈轶:“……”
      
      光团建议:“宿主可以用这个世界的灵植、丹炉,重新炼一次回春丹。”
      
      这么一来,灵丹的效用就能完全发挥。
      
      沈轶听到这里,点头。
      
      殷家父子眼看着他把那枚看起来就很了不得的灵丹收回去。
      
      沈轶面不改色:“殷少主的伤,我是能治。只是,要你们准备一些东西。”
      
      殷家主恍然:原来前辈刚刚拿出灵丹,只是展示实力。灵丹有千种万种,哪能一丹治百病?
      
      他忙不迭地答应下来:“前辈请说!”
      
      沈轶将回春丹炼制需要的灵植一一告知,殷家主记下,点头。
      
      就这样,沈轶留了下来。
      
      ……
      ……
      
      从殷家离开后,宁星予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程家主。
      
      他十分愧疚,“程叔,殷叔没有答应,出了一点意外。”
      
      程家主听了前半句,正要冷笑,觉得殷家人不知好歹。可紧接着,他的面色一点点沉重。
      
      来历不明、自称可以互换丹田的修士……
      
      程家主的眉尖一点点拢起。
      
      等到宁星予详细说完自己对沈轶的印象,程家主思忖片刻,吩咐:“星予,你买回海城的机票了吗?”
      
      宁星予:“还没有。”
      
      程家主:“这样,你就留在西城,等家里人过去。”
      
      宁星予听着,知道程家主还是没有放弃殷家的聚灵珠。
      
      他心头稍安,转而问:“程叔,程师兄怎么样了?”
      
      程家主温声回答:“斯彦已经能下床走动了。”一顿,“只是没有聚灵珠,他皮肉伤恢复得再好,都没有用处。”
      
      宁星予抽一口冷气。
      
      他忧心忡忡,一直到电话挂断,都显得失魂落魄。
      
      程家人来的速度很快。
      
      当天下午,他们就与宁星予会和。
      
      几人在酒店里,取出法器,让宁星予回忆沈轶样貌。
      
      宁星予回忆的同时,沈轶的模样出现在法器上。
      
      程家人看着法器中的男人,讨论片刻,得出结论:还真没人认识他。
      
      这按说是不可能的事。
      
      建国以来,所有修士都会在政府登记。稍微有点实力的,无论是世家子弟还是散修,都逃不过各个家族的关注。
      
      如果沈轶修为平平,也还算了。可按照宁星予的话,这人的修为至少要高于殷家主。
      
      到最后,程家人面前得出一个结论:“难道是从山里下来的老前辈?”
      
      “有可能!”
      
      如今灵气衰微,修士实力提不上去,再没有一闭关就是一两百年的事。可往前百千年,却并非如此。
      
      可这么一来,程家人无从追溯沈轶身份。更没法知道,他是不是真能给人换丹田。
      
      宁星予满心忐忑,听程家人讨论。
      
      说来说去,为首之人沉吟道:“总该试探一下。”
      
      话音落下,他看向宁星予。
      
      宁星予会意,找了个借口,离开房间。
      
      接下来几天,程家人四处联络。殷家那些“债主”重新聚在西城,准备二度上门催债。
      
      与此同时,程家人也听到一些消息。
      
      殷家主竟然在到处买药?甚至买下了一个丹炉?
      
      程家人听在耳中,冷笑连连。私下讨论,也都在说殷家主自不量力。
      
      谁不知道,只有程家得到了丹道传承?为此,其他修真家族平日里做事,总要问一句程家是什么意见。
      
      可现在看,姓殷的是想自己炼丹?
      
      荒谬!不知所谓!
      
      宁星予听他们说起这些,心头却有隐约不安。
      
      他是这些人里唯一一个和沈轶打过照面的。殷家主不通丹道,可沈轶呢?
      
      宁星予心头惴惴,私下和程斯彦视频时,不□□露一些。
      
      程斯彦听了宁星予的担忧,反过来安慰他:“小宁,你这就是钻牛角尖了。如果那位前辈真的有这个本事,不是好事一桩吗?”
      
      宁星予愣住,“好事?”
      
      程斯彦:“他能救凌轻,当然也能救我。”
      
      宁星予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
      
      他恍然:“程师兄,你说得对!”
      
      程斯彦微笑,转眼,见宁星予又露愁色。
      
      “小宁?”
      
      宁星予叹道:“凌轻好像误会了我和你的关系。”
      
      程斯彦意外:“什么意思?”
      
      宁星予解释:“那天在殷家,我和凌轻说起程叔的建议,凌轻很生气,问我,是不是在你和他之前偏心你。”
      
      程斯彦不动声色:“你是怎么回答的?”
      
      宁星予说:“当然是反驳啊!我只是希望所有人都好好的。”
      
      他在魔修手中选了程斯彦时,其他人回过神来,都夸他深明大义,不因为和殷凌轻的私情忘记大局。
      
      只有选择程斯彦,才能让两个人都活着。
      
      在这些话中,宁星予对殷凌轻的愧疚越来越少。
      
      到现在,他一样觉得自己是做了“公正”的选择。
      
      丹修炼丹,不可以没有灵气。从处理药材,到操控灵火,每一步都是高强度的神识活动。可剑修不同,他这个被认定没有操控灵气天分的人都可以学剑,殷凌轻有什么不可以?
      
      可殷凌轻居然怀疑起他对程斯彦的感情!
      
      想到这里,宁星予最后的一点愧疚也没了。
      
      他难过道:“我和他在一起那么多年,他竟然不相信我。”
      
      程斯彦安慰他:“小宁,你不要这么想。凌轻他受了伤,当然难受。”
      
      宁星予叹道:“师兄,你真好。这个时候,还帮他说话。”
      
      程斯彦笑道:“你不是说了?希望所有人都好好的。我也一样,希望你和凌轻好好过。”
      
      两人聊了一通,结束视频。
      
      宁星予心头的郁躁被安抚很多,开始期待程家人“试探”的结果。
      
      ……
      ……
      
      宁星予离开一周后,殷家迎来一波客人。
      
      这次要债,人来得比以往都全。就连远在东北的御兽家族周家,也派了代表。
      
      一群人坐在殷家会客室里,交换眼神。
      
      按照程家的说法,如果殷家主这会儿已经是凡人了,就说明殷凌轻被治好。反之,则说明殷凌轻一人躺在床上。
      
      现在看,情况是后者。
      
      想到这里,赵家代表不客气地开口,问:“殷家主,我这次来,是听人说起,这些天,殷家买了不少东西?”
      
      殷家主承认:“对。我找到一个古方,可以治好凌轻。”
      
      赵家代表声音和软一点,但还是一针见血,问:“殷家主能肯定吗?”
      
      要是真能治好,也还罢了。可要是治不好,那他们家岂不是再没了要回账的可能?
      
      殷家主抿一抿唇:“肯定。”
      
      赵家代表问:“好!只要殷少主能好起来,那我们家的账,推上一年半载,也不是问题。”
      
      就算殷家没法偿还,不还可以直接让殷家剑修替他们做事吗?
      
      “不过,”赵家代表话锋一转,“殷家主还是要说清楚,我们到底要等多久。”
      
      殷家主微微一笑,“最迟就是这个月底了。”
      
      赵家代表:“这个月底?十天之后?”
      
      殷家主:“正是。”
      
      赵家代表笑道:“那我便再等十天。”
      
      有了殷家主这句话,一行要账者暂时被安抚、离去。
      
      程家人隐在暗处,心头焦灼。宁星予更是嘴巴上起了一串燎泡,生怕耽误了程斯彦的伤。
      
      好在以程家的家底,各样天材地宝灌下去,程斯彦的状况还算稳定。
      
      可到底不能拖太久。
      
      程家人与各家代表约定了十日之期。十日之后,如果殷家主依然完好无损,就说明沈轶是个骗子,根本没法治好殷凌轻!说不定,当初宁星予看到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殷家人拖延时间的一场戏。
      
      这说法出来,连宁星予也有动摇。
      
      惴惴不安中,时间转眼过去。
      
      十日之后,各家代表再上门。
      
      这一次,他们撕下了和气的伪装,咄咄逼人:“殷家主,这就是你说的治好殷少主?”
      
      说话的依然是赵家代表。
      
      赵家是符修世家,平日与程家关系十分紧密。
      
      他得了程家主的授意,知道自己这次过来,另有一番任务:给殷家主施压,要他交出聚灵珠。
      
      殷家主听着,皱眉:“赵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光道:“你当我不知道?那个号称能治好殷凌轻的‘前辈高人’,”他古怪地笑了下,嘲讽意味十足,“不是说了,要以殷家主的丹田来和殷少主交换?我们上次过来,殷家主可是自己告诉我们,距离殷少主被治好,还要十天。可现在,十天过去了,殷家主完好无损。方才我们进门的时候,殷夫人也一样好好的当着修士。”
      
      他这句话后,其他几家人七嘴八舌开口。
      
      器修李家:“原来是这么回事!殷家主,你是被骗了吗?”
      
      乐修孙家:“我倒是听说,那日殷家主情真意切,请‘前辈高人’将自己的丹田还给殷少主。唉,可惜纵观古今,又有哪门哪派能做到这种事?”
      
      当日在场的只有殷家父子和宁星予,他是从哪里“听说”这些话的,不言自明。
      
      会客厅愈发嘈杂,赵光咳嗽一声,周围的声音轻了下去。
      
      赵光嗤笑:“殷家主倒是一心为了儿子考虑。可要我说,殷少主但凡多考虑一下家中情况,就不会这么不懂事,霸着聚灵珠不放,连带着我们各家都受拖累。”
      
      殷家主听着这些话,怒从心起,面色胀红,斥道:“赵光!你这话太过分了!”
      
      在殷凌轻还没重伤的时候,旁人知道殷家出了这么一个天才,知道殷凌轻很有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修真界第一人,哪个人在殷家主面前说话,不是客客气气?
      
      可现在,赵光竟然直接顶了上来:“我这话哪里错了?诸位师兄,”拱手一圈,“你们说说,我这话,是不是极对?”
      
      他话音落下,周围人却安安静静。
      
      赵光一愣,还要再开口催促。可这时候,一股冷意从他背心蔓延开来。
      
      有危险!
      
      下一秒,只听“轰”的一声,一把剑凭空飞来,插在会客厅的茶几上,将茶几劈成两半!
      
      赵光的冷汗骤然滴下。
      
      灵剑赤霄,只认殷凌轻一个主人。
      
      殷凌轻重伤的时候,这就是一把普通的剑,静静躺在鞘中。
      
      可现在,雪亮的剑锋一点点抬起,指着赵光。
      
      一道嗓音从他身后传来。
      
      “赵师叔说得不错,是我‘不懂事’了。”
      
      赵光僵硬地转身,望着身后青年。
      
      殷凌轻!
      
      修为之高,让他无法望其项背的殷凌轻!

  • 作者有话要说:  说到光团版兰小渡rua起来是什么感觉
    沈总:谢邀,大概就是软软的,暖暖的,陷进去就不想出来的。
    明天见啦。
    最近有点事,就先不预告具体更新时间了_(:з」∠)_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简雷音、千山鹤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flyl 10瓶;席咯辰 8瓶;zones、听雨吹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