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喂喂,中原中也可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哦?”
      “你不行?”
      “得加钱。”
      “……成交。”
      
      奸商。川森萤面无表情挂掉电话。
      
      好在奸商胃口大,动作也快,川森萤还在琢磨着五千字检讨怎么开头的时候,对方就把邮件传发给了他。
      见资料到货,他立刻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放下笔,迅速打开邮件。
      
      邮件不长。
      
      [港口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现20岁。]
      
      [中原中也八岁时,横滨租界发生大爆炸,未成年自卫团《羊》将中原中也和另一个幼年异能者川森萤捡回去。]
      
      [此后中原中也与《羊》生活在一起,带领其他未成年组织成员占据黄金地盘,逐步发展,与高濑会、GSS一起成为当时与港口黑手党抗争的势力。]
      
      [于15岁时被《羊》中的白濑抚一郎背叛,白濑串通另一个组织袭击中原中也,借由这个机会,与《羊》中另一个异能力者川森萤一起加入港口黑手党。]
      
      [16岁,异国能力者暗杀王魏尔伦袭击了港口黑手党,中原中也的同伴六人被杀死,同日,中原中也重伤。]
      
      [……]
      [……]
      [……]
      
      [……以上,情报费我就拿走啦!]
      
      与此同时,银行给他发来了一条扣款信息,这黑客自己黑进他银行账户里扣了五倍的情报费。
      
      五倍情报费几乎掏空了川森萤这张卡的余额,但川森萤完全没有注意到这条消息。
      
      中也十六岁之后、他死在魏尔伦手中之后,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的川森萤只能通过几行没有感情的字来揣摩。
      但就是这纸上寥寥的几行字,却像是往川森萤的血脉里加入了细碎的冰渣,让鲜血连流通都变得困难。
      
      他继续往下面看,翻完整篇资料,充斥在文字间的小细节与他珍存的记忆窜到一起后,川森萤将手机反扣到桌子上。
      ……最重要的结论,他已经得出来了。
      
      川森萤的确对中原中也使用了异能,也因此变成了非人类,但即便是川森萤也无法肯定的说异能是在中也身上生效的。
      荒霸吐,牧神,复制体与特异点……
      
      川森萤闭上了眼睛。
      
      总之,在与中原中也同床共枕之后,他的体质就慢慢的开始向非人类异化。
      因为变成了非人类,所以能轻易复制到其他非人类的体质,再加上他又睡了无惨和黑主学院里那几个吸血鬼——
      
      “因此,我无法通过进食普通人类食物获取能量,又因为处于极度饥饿的状态导致胃部绞痛,在这种情况下又遇见了能食用的咒灵……”
      所以他饥不择食的吃掉了咒灵,从而使身体被咒灵异化。
      
      一连串事故捋下来,川森萤一时居然指不出到底谁才是罪魁祸首,想来想去,这大概就是命吧。
      不做人的命。
      
      川森萤内心“……”了好一阵。
      
      活了十几年突然发现自己不是人了是种什么体验?
      谢邀,现在就是很想改过自新,重新做人qwq。
      
      别的什么死刑缓刑就不说了,单凭他遇见的第一只咒灵是在男厕所,川森萤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万一咒灵这玩意儿就喜欢在男厕所混,他总不能每次都在厕所吃咒灵吧?这也太重口味了,在镭钵街的时候他也没这么不讲卫生过啊!
      思及此处,川森萤忽然觉得咒灵酥香咸鲜的回味里似乎荡出了一种不太妙的味道。
      
      打住。
      ……以后绝对不吃厕所里的咒灵了,yue。
      
      然而要变回人类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人类对上非人类,天生就处于一定的劣势,要想让前者基因覆盖后者,那么后者就必须有非常强大的天赋及实力。
      而且还要是川森萤能长时间接触到的人。
      
      仅是实力强大这一点就很难办了,还要能有机会接触……川森萤脑海中模糊的飘过一个人影,没等他看清,那人影就迅速散去。
      
      川森萤倒在床上。
      想着想着就又饿了,他发散着思绪,不知道现在夏油杰睡没睡,能不能卖他个咒灵……他可以到店自取,愿意送的话加配送费也行啊。
      
      对了,他的检讨也还没动……做人好难,呜呜。
      
      一整晚过去五千字检讨只动了三个字,眼看交检讨的日期越来越近,川森萤连上课都在想怎么写。
      
      黑子哲也给他支了个招:“青峰君写这个还挺熟练的。”
      川森萤如获至宝,捧着检讨找到了与阴影融成一团的青峰大辉,得到了过往真传。
      
      他打开本子,粗犷扭曲的字映入眼帘:“对不起,我为我上课将小麻衣带进教室的行为感到抱歉,但是小麻衣对我非常重要,希望老师能还给我。”
      
      川森萤:“……”
      毫无借鉴价值,甚至还有好多错字。
      
      黑子哲也:“抱歉,我也没有办法了。”
      蓝发少年非常真诚的说道,“就算我犯错了,老师也不会记得惩罚我。”
      
      川森萤:“……阿哲,今晚我能去你家睡一觉吗?”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希望老师忘记他还有一份五千字检讨没写。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世界上为什么要有检讨这种东西。
      
      等最后一节课结束,川森萤的检讨也只动了三行,眼看部活时间快到了,川森萤自暴自弃的把检讨往书包里一塞,提着包往篮球部那边走去。
      
      黑子哲也提起包:“今天是网球部的排位赛吧?”
      “嗯。”
      “免费寿司,”黑子哲也朝他眨眨眼,“加油。”
      
      -
      再次走进网球部,川森萤有些唏嘘。
      
      一天之前他还只是个普通人类学生,一天之后,他不仅被鉴定为非人类、还要被一群中二病入脑的咒术界高层自顾自的下了死刑命令。
      
      现在自诩正义的咒术师就猫在学校树丛里,从满身杀气来看,大概是等待处他死刑的机会吧。
      
      “不是说缓刑吗,”川森萤揉揉头发,“真是一群心脏的大人。”
      川森萤毫无负罪之心的借着揉头发的动作给对面的咒术师扔了个迷踪幻术。
      
      在放学结束之前就在附近好好逛逛吧。
      他超忙的,没时间接待不速之客。
      
      身后那群人如获至宝的跟着眼中幻影往其他地方走去,川森萤晃了晃身后的网球包,悠哉地走进网球部。
      
      此时社内已经聚起了不少人,除了正在做准备的社员、校内啦啦队成员和来参观的外校生之外,场地外还站着不少报刊的记者,还没走进去,就能听到里面热烈的喧闹。
      
      “很夸张对吧?”网球部部长从他身后轻车熟路搭上他的肩,“今天比完,下一期月刊网球上绝对会有你。”
      他上下打量着川森萤,啧啧道:“就凭你这张脸,他们也舍不得不放你出来。”
      
      少年眉眼微敛,澄澈紫眸被掩在睫毛下,偏深发色在阳光下泛出蓝紫微光,哪怕是在公认都是帅哥的篮球社,川森萤的颜值也排在前位,网球部就更别提了。
      
      “想什么呢,又不是月刊模特,看脸上位。”
      川森萤叹了口气,往更衣室走去:“马上要比赛了,快换衣服吧你,别废话了。”
      部长耸耸肩。
      
      “…青学……”
      “…神…之子……”
      
      路过场边记者时,川森萤本能捕捉到关键词。
      
      他的停顿被经验老道的记者注意到,两人组顿时眼神放光。
      “这个是之前帝光篮球部的那个……!”
      “居然转到网球部了!这次的头条有了!篮球明星的网球之路究竟如何!”
      “虽然很少在正式比赛中上场,但一上场必定会以绝对的分数差赢得比赛,人称沉默的狮——”
      
      “噗。”
      川森萤看过去,他身边的部长一本正经忍笑,在他凉凉一瞥下瞬间破功,“对不住但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吧你。”川森萤面无表情的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啧。
      这破月刊怎么还没倒闭。
      
      川森萤窜进了更衣室,一进更衣室,咒灵鲜香的味道扑面而来。
      他抬起头,长着十几只眼睛的咒灵趴在他的衣柜里懵懂的观察着他。
      
      川森萤:“……啊呜。”
      甜软细嫩,入口即化,就是分量有点少。虽然没吃饱,但还是意思意思感谢一下。
      
      这只咒灵稍微填补了些他一天没吃饭的消耗,所以他没再计较被监视的冒犯,不过这不代表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破开幻术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川森萤想,“就是脑子不怎么好使。”
      毫无威胁只是引开他们的幻术本就是一种温和的提醒以及善意的代表——不然这几个人在被他发现的那一瞬间就会成为帝光的花肥。
      
      他对咒术界没有敌意,所以才难得这么容忍。
      但是温柔的忍让似乎让这群【哔——】(脏话不能学)有一些误会,所以这群人没一点数的越来越嚣张。
      
      这可不行。
      忍气吞声不是他的性格。
      
      “看样子手段不能再这么温和了,”
      他想,“毕竟这群人脑子不好,听不懂人话。”
      
      得想个不至于结仇,但又能让那群人不爽的办法。
      
      ——有了。
      川森萤回想起之前呆在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时候的事。
      
      高专来往的人很少,但是他毕竟在哪里呆了那么久,还是从布告栏、教师的态度口型里弄清楚了一件事。
      
      五条悟对咒术界来说非常特别。
      
      这不难理解,无论从脸、能力还是天赋,即便范围是整个世界,五条悟也绝对算是得天独厚被上天恩宠。咒术界人才凋敝,自然很珍惜这种天生的强者。
      
      而恰好这个人绝对是人类:咒术界这么仇视非人类,五条悟要不是人,绝对活不到这么大,早被这群脑子不好的处理掉了。
      
      是个正常人类,实力强大,还能有机会长时间接触,且是那群脑子有问题的咒术师高层非常珍重、睡了绝对会让咒术界全员心情不爽的人。
      
      天赐良缘啊。
      就睡他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五条悟:……?管我P事?
    夏油杰点了个赞。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