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以咒灵为食的咒灵。
      
      夜蛾正道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幻听,他看着面前这俩大型熊孩子,警惕的竖起耳朵。
      
      并非是夜蛾正道封建古板,实在是他面前这两个熊孩子前科太多了!
      
      五条悟摊手,一副被冤枉的嚣张样子:“真的啦!我和杰亲眼看到的!这种事情说谎也没有意义吧。”
      他脸上写满了跃跃欲试:“反正现在他就在高专,不如把他叫进来现场表演一个?”
      
      夏油杰警惕:“别打我咒灵的注意,悟。”
      五条悟:“呿,杰好小气。”
      夏油杰一唱一和:“反正学校里有那么多咒灵嘛。”
      
      说完,两人十分统一整齐的扭头看向了夜蛾正道。
      
      夜蛾正道:“……”他上辈子做错了什么,这辈子要让他来教这俩熊孩子?!
      
      而此时,五条悟还嫌不够,毫不留情的往夜蛾正道脆弱的神经上又点了把火。
      他兴致勃勃的提议道:“让他加入高专,成为祓除咒灵的咒术师怎么样?”物尽其用嘛!还可以帮忙买甜品!
      
      夜蛾正道:“……”
      夜蛾正道眼前一黑。
      这位教师差点觉得自己看到了天堂的光芒——这是人能提出来的建议吗?!
      
      夜蛾正道:“不要胡闹,理由呢?”
      
      五条悟扳着手指数他想出来的理由。
      
      “昨天我是在室内体育馆找到他的,他在练习网球。”
      “跟他战斗的时候,他很明显的分出精力保护了周围的建筑。”
      “老师办公室里能找到他的成绩单。”
      
      五条悟停顿了一会儿,“我认为他在学习如何做人。”
      夜蛾正道:“学习?”
      
      这个事实比川森萤以咒灵为食还让人震惊。
      因为这无论如何都不是普通咒灵能做到的事,也不可能是普通咒灵会做的事。
      
      那一瞬间,夜蛾正道明白了五条悟为什么会提出这种建议。
      如此小心翼翼的隐藏在人群中,只能说明这只咒灵比任何一个人想象得都还要渴望成为人类,而且还以咒灵为食……
      
      既然这样,为何不将那只咒灵作为特殊咒术师,由高专来使用这把利刃?
      夜蛾正道有一点被打动。
      
      没有人愿意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又一个的死在咒灵手下。
      而用咒灵来对付咒灵,无论发生什么,高专一方都不会有任何损失。
      
      “但是,悟,”夜蛾正道收起了那一丝动摇,“这并不是与咒灵为伍的理由。”
      
      五条悟撇嘴:“但是杰也是用咒灵战斗的吧?既然是力量,为什么要弃之不用?”
      “杰是以驯服咒灵为前提,那本来就是属于他的力量。”夜蛾正道叹了口气,“但川森萤的力量只属于他自己,这是一把双刃剑,悟,没有人能控制他的思想。”
      “我会将这些事上报给高层,但是高层一定会做出祓除他的决定,你们明白吧?”
      
      五条悟懒懒散散的倚在桌子上,错眼看向站在树下阴影处眉头微微皱起的少年。
      不能控制川森萤的思想所以不能将他视为同伴,咒言师难以控制所以排斥。
      
      真可笑。
      ……真是一堆腐烂的橘子。
      
      **
      
      川森萤闭着眼睛。
      今天是个好天气,碧空如洗,万里无云,风和日丽,些微的光斑照在他的手腕上,显出被灼伤一样的微红。
      
      他讨厌阳光。
      
      “能喝饮料吗?”
      没等对方回答,五条悟就不客气的将冰冻可乐扔进了川森萤怀里,“是冰冻可乐哦。”
      
      “谢了,”
      川森萤垂着眼睛,单手打开可乐,“你脸色真臭,谈崩了?”
      五条悟“嗯”了一声。
      
      “结果呢?”
      “没有先例,所以姑且按照咒术法则第九条处以死刑。”
      “哦。”
      
      五条悟等了几秒,发现面前的人又重新闭上了眼,像一只不想晒太阳,却因为想睡觉一动不动的小黑猫一样,努力盘成一团躲开阳光。
      
      “是死刑哦?”五条悟弯腰用食指戳了戳川森萤的脸。
      “我听到了,手能离我远点吗?”川森萤懒洋洋打了个哈欠。
      
      “你不怕吗?”五条悟干脆上了两只手去捏。
      因为被捏住脸,川森萤含糊不清的说道:“为什么要怕,打得赢就来呗。”
      难道那群人说要处死刑,他就得乖乖的把脖子伸到枪口面前?
      
      五条悟这一动作倒是让他想起了来这儿的目的。
      
      “我的检测报告呢?”
      川森萤朝对方摊开手。
      
      要不是因为这个,他才不会大清早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
      
      时间回到昨天。
      
      在男厕所实地勘测了一番,发现了不少属于某只二级咒灵的残秽后,五条悟和夏油杰终于相信川森萤把他们原本的祓除目标吃掉了。
      一只吃咒灵的咒灵,这实在太有意思了!在这份好奇下,三个人勉强达成了和平协议。
      
      但五条悟多少有点嫌弃:“你口味真重。”
      夏油杰也神色复杂,自言自语:“难道是以毒攻毒?”在厕所吃咒灵,咒灵的会好一点吗?
      川森萤:“……我觉得你在想很可怕的事情,能住脑吗?”
      夏油杰:“我在想的事情不就是你做过的事情?”
      
      川森萤一时失语,只好转移话题:“你们都看到这里以前有只咒灵了,为什么还觉得我是咒灵?要我给你们看我在医院的出生证明吗?”
      
      五条悟第一个反对:“你会幻术,而且还会改监控。”
      川森萤嘲讽:“如果你连是不是幻术都看不出来,那我这边建议你把眼睛捐给需要的人。”
      
      “监控怎么了吗?”夏油杰敏锐的察觉到关键词,并觉得这里一定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
      这种黑历史才不能给杰看!不然绝对会被取笑一整年的!
      
      五条悟镇定的无视,并且用川森萤转移了夏油杰的注意力:“历史上从来没有以咒灵为食的人类——不要看我,对我来说咒灵不是食物,杰也只是为了收服咒灵才吃。”
      
      川森萤:“那你现在见到了,交门票钱吧,一人五百。”
      
      夏油杰:“……你是猴子吗。”
      他还是第一次见这种生物,不仅从他手里硬生生抢了个咒灵当面吃下去,吃完居然还问他有没有多的,现在还让他给门票钱?
      
      这能是个人?这是个人能做出来的事?
      哇哦,猴子竟在我身边.JPG
      
      川森萤:“往上扒几千年,你也是猴子后代。”
      
      夏油杰:“……”谢谢有被攻击到。
      他问道:“如果你是人,那你家人呢?”这个这只咒灵总没办法伪装了吧。
      
      川森萤不自在错开眼神:“……南极挖石油,联系不上。”
      
      五条悟:“……?”
      夏油杰:“……?”
      这不就是明晃晃的在说瞎话吗?!
      
      川森萤:“……”他就说这个理由不可能有人信!亲爹啊你下次能换个理由吗!
      
      川森萤:“谁主张谁举证,你们又有什么证据说我是咒灵?”
      “男厕所的咒力残秽你们也看到了,我是因为吃了那只咒灵才会沾上味道的。”
      
      五条悟说:“跟那个五官,是不是咒灵眼睛一看就能知道。”
      川森萤:“看?”
      
      五条悟眼睛有奇怪力量,这个川森萤知道,但问题就在于川森萤他真的是个人——
      ……是个人……吧?
      
      川森萤突然僵住。
      他抬头凝望着天花板月,低头看着地上霜,左右环顾,心下茫然。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川森萤镇定的拍上两人的肩:“问你俩一个问题。”
      
      五条悟:“嗯?”
      夏油杰:“怎么编借口的问题吗?”
      
      “不是,就举个例子,”川森萤说,“举个例子,母螳螂和公螳螂交.配之后,会把公螳螂吃掉……不行这个例子不对。”
      他跟咒灵又没有那什么什么!
      
      “就比如,你吃了甜点,这算不算你跟甜点的亲密接触?”
      
      五条悟眼神一下子支棱起来:“那当然,这是我和甜点的恋爱!”
      
      夏油杰:“……那你的恋爱还真血腥。”
      川森萤:“我也觉得,五条悟你真变态。”
      五条悟:“??????????禁止对帅哥人身攻击!”
      
      川森萤装没听见。
      他现在整个人都陷入了“这世界真他么奇幻”的思绪里。
      
      说出来可能没有人信。
      
      川森萤,是一个异能力者,异能是与他人亲密接触后复制对方的体质与能力。
      
      ……如果异能力进食算是亲密接触的话,那么他在吃掉咒灵的那一瞬间就会无意识的复制咒灵的体质和能力。
      咒灵有什么能力他还没感觉到,但是体质这个问题……
      
      川森萤的心瞬间冰凉。
      
      这就离谱,吃顿饱饭就不是人了这谁能想得到!千防万防谁防吃饭——
      ……人类会对咒灵产生食欲吗?
      
      川森萤突然意识到了新的问题。
      他吃咒灵,是因为他回到家以后一直处于饥饿,所以他才会在闻到咒灵的香味后,饥不择食的在男厕所开吃。
      
      川森萤缓缓扭头,凝望着之前信誓旦旦说人类不可能对咒灵产生食欲的夏油杰。
      
      他诚恳问道:“你真的不觉得咒灵很好吃吗?”
      夏油杰:“……正常人会喜欢吃处理了呕吐物的抹布吗?”
      川森萤:“不会。”
      夏油杰冷漠:“所以正常人不吃咒灵。”
      
      正常人不会喜欢吃咒灵,所以喜欢吃咒灵的川森萤不是正常人。
      可是,为什么?
      
      川森萤感到非常迷惑。
      于是他听手了五条悟的建议,来到咒术高专做了个验血检查。
      是不是人类,看验血报告就知道了。
      
      五条悟:“报告在这儿。”
      川森萤接过去,翻到最后一页结果上。
      
      大概是怀疑他这个“咒灵”可能是个半文盲,所以上面的句子简单得让甚至让三岁小孩纸来都能读懂。
      
      ——本份血样中含有蝙蝠基因、人类基因、与其他几种未知变异基因。
      ——与咒灵体质相似度35%
      ——判定为非纯咒灵。
      
      结论没有指着川森萤鼻子说你就是个咒灵,但是却也肯定了川森萤不是个人类这件事。
      
      川森萤觉得很可笑:“知道我不是咒灵,那群人还是下了死刑?”
      五条悟:“根据咒术法则,被诅咒污染也是要被处以死刑的。”
      
      在目标失去控制之前先下手为强,这个川森萤熟,黑手党玩这一套可顺溜了。
      但是黑手党自认为恶,所以行起恶事来坦坦荡荡,这群咒术师自认为正义,却使这种和黑手党一样的手段。
      
      他垂眼,继续看着手中的验血报告。
      
      看川森萤脸上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五条悟露出了像是想抢其他猫的饭时发现其他猫都吃完了的橘猫遗憾表情。
      他这时候才慢吞吞的说完了隐藏起来的话。
      
      “不过因为这个报告,所以姑且争取到了缓刑。”
      “缓刑?”
      “表现良好的话可以多活几年的意思。”
      “真善良。”
      
      川森萤嘲讽。
      
      他接着翻阅报告。
      
      ——人类基因只占40%
      ——判定为非人类。
      
      ……人类基因只占40%?
      这一点川森萤完全没想到!
      
      川森萤对自己的能力还算了解,只吃一只咒灵根本不可能将体质异化到这种地步,而他睡无惨和那群吸血鬼的时候也很注意分寸,绝不至于演变成这样。
      
      然而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那么身体的异化就只可能在更早之前发生的。
      
      川森萤回到家,望向窗外某个方向沉默良久,最终拿出了特意预备的一次性手机和手机卡,打通了记忆里的某个电话。
      
      “……”
      “情报贩子,我需要调查一件事。”
      “是什么?”
      
      川森萤的视线移向一旁的地图,上面横滨的位置因为反复摩擦而模糊不清。
      
      “请帮我调查港口黑手党中原中也,”
      “——与神明荒霸吐的关系。”
      
      中原中也,他第一个睡的人。
      ……还睡了好几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