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告家长 ...

  •   管得倒挺宽。
      
      【Flame:为什么?】
      
      井焰开始期待楚君杭的答案了。
      
      将“Flame”和“电竞”联系在一起,等式右边只有原CES战队的ADC,焰神。
      
      不管小老板喜欢还是讨厌“Flame”,对他而言都是件好事。
      
      当然,如果是喜欢就更方便了。
      
      【Wood:明智的人因为有话要说才说话,愚蠢的人则为了必须说话而说话。】
      
      【Wood: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井焰有些哭笑不得,只是改个名字,需要把柏拉图搬出来吗?
      
      【Flame:抱歉,我只是想知道你让我改名字的原因。】
      
      【Wood:木头和火苗,你想一把火把我扬了?】
      
      井焰愣住。
      
      就这么简单?
      
      可他也不能直截了当地去问,免得暴露身份。
      
      【Flame:再说吧。】
      
      【Flame:中午吃红烧排骨和芹菜虾仁。】
      
      其实他早就从某个兄控那里知道楚君杭喜欢吃什么,聊天只是想让两人见面后,气氛不要那么尴尬。
      
      没想到是他太自以为是,自作多情。
      
      井焰失笑,还真给王经理说中了。
      
      不等楚君杭回复,他把手机装回口袋里,动作行云流水。
      
      语言没办法打动小老板的心,那只能用食物去抓住他的胃了。
      
      他不想那么快结束这项工作,而是想尽可能多待一段时间,拿到足够投资组建战队的钱。
      
      毕竟月薪十万的工作,不是哪里都有的。
      
      反正合同上也没写期限。
      
      ——
      
      楚君杭去隔壁市看了场比赛,结束后,直接坐飞机飞回首都。
      
      司机已经在机场等候多时。
      
      “先生,去公司还是回公寓?”
      
      楚君杭低头划拉了下手机。
      
      “回公寓。”
      
      井焰正在剥虾仁儿,冷不丁接到了楚君盛的电话。
      
      “中午你们怎么解决?订餐厅的话,等下小杭回来告诉我。”
      
      井焰用水冲了冲手,用关节叩开免提键,说:“我做了几道菜。”
      
      “哦,那行。”
      
      面试的时候楚君盛尝过井焰的手艺,虽然样子有些逊色,但味道一点儿也不输外面的大厨,而且还带着家常的味道。
      
      井焰挂断电话,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开始蒸米饭。
      
      楚君杭是寻着味儿回来的,打开门放下行李坐在客厅,眼神老往厨房瞟,又拉不下面子过去。
      
      井焰从厨房出来的时候,被沙发上突然长出来的萝卜吓了一跳。
      
      “抱歉,厨房声音太大,我没听见你回来。”
      
      “嗯。”
      
      井焰刚想回去端菜,却发现小老板的视线一直黏在他身上。
      
      “怎么了?”他下意识低头。
      
      “之前的围裙呢?”
      
      井焰想起厨房挂着的那条粉色雪人围裙。
      
      “在厨房。”
      
      因为太粉嫩了,他实在驾驭不了,于是就去超市买了条新的灰色的。
      
      楚君杭没说什么。
      
      这段饭俩人吃得很沉默,尤其是楚君杭,只顾埋头干饭,看都不带看对面的人一眼。
      
      井焰呼出一口气,告诉自己要有风度,要忍耐。
      
      洗碗的事交给洗碗机,井焰不过去卫生间洗了个手,楚君杭就没影儿了。
      
      他弄了几个不需要削皮的水果,煮了杯牛奶咖啡端上二楼,敲门之后放在门口的小桌子上。
      
      偌大的房间里,楚君杭在上层井焰在下层,活像是分封而治的两个皇帝,中间的天花板就是楚河汉界。
      
      洗去身上的油烟味道,这次井焰好好地在浴室穿完衣服才走出来。
      
      打游戏太消耗手腕,不利于恢复。
      
      但做菜既可以活动手腕,又不至于太激烈,而且还能锻炼他手指的灵活度、控制力度。
      
      他侧身躺在床上,看着桌子上的电脑,眼中的光很复杂。而后他平躺,望着天花板,做了个口型。
      
      “晚安,小杭同学。”
      
      开学报道日的早晨,井焰照常按自己的生物钟醒过来。早餐的香味儿从门缝中飘进来,他穿上居家又不随意的衣服走出门,看到了正在忙活的阿姨。
      
      “你就是井先生吧。”阿姨抬起头,露出和善的笑容。
      
      “是。”
      
      井焰没再去纠正阿姨的称呼,扭头看了看楼梯口。
      
      “楚君杭还没下来?”
      
      阿姨有些犹豫。
      
      “可能,可能还要再过一会儿吧。”
      
      井焰点点头。
      
      大学不像高中初中那么严苛,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去报道就好。现在太早,多睡一下没关系。
      
      可等到中午,楚君杭都没下来。
      
      “阿姨,小杭的早餐在哪里,我去给他热热。”
      
      井焰打开冰箱问。
      
      阿姨根本没做楚君杭的早餐。不是她偷懒,而是楚君杭从来不吃早饭。偶尔饿了,起得早一点,她就现煎鸡蛋、烤面包、热牛奶,或者煮煮冰箱下层冷冻的馄饨饺子。
      
      “您直接做午饭吧。”井焰解下围裙。
      
      早饭变午饭,主角还没下楼。
      
      他想起合同上的内容,感慨十万也不是那么容易能拿到的。
      
      “叩叩。”
      
      井焰站在主卧门口,耐心地敲着门。
      
      对付赖床的人,他还是比较有心得的,毕竟之前在基地里,王子就是起床困难户。
      
      “别敲了!!!”
      
      屋子里传来一声怒吼。
      
      紧接着,井焰面前的门被拉开,一团杂草出现在他眼前。
      
      萝卜睡蔫儿了。
      
      他不合时宜地想到。
      
      “吃饭吗?”
      
      眼前低气压、挂着黑眼圈儿的萝卜狠狠瞪了他一眼,“嘭”地关上门。
      
      叩叩,叩叩,叩叩。
      
      叩叩,叩叩。
      
      叩叩……
      
      富有节奏和规律的敲门声再次响起,锲而不舍。
      
      不得不说,井焰的确是叫早大师。凌乱无序的声音反而不会打扰人的睡眠,就像有些人看视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人的大脑无法忽视规律的声音,会变得越来越清醒。
      
      迎面突然飞来一个枕头。
      
      井焰反应很快,躲了过去。
      
      阿姨在楼下忧心忡忡地往楼梯口看。
      
      “你还有完没完。”楚君杭面色阴沉,手里拿着遥控器。
      
      “该起床了。”
      
      井焰的好脾气消磨殆尽,抱臂靠在门口,面无表情。
      
      “你知道我哥之前给我请了多少个私人助理吗?”
      
      楚君杭把额头前的碎发撩上去,软软地笑了,看起来人畜无害。
      
      “我能让他们走,一样能让你走。”
      
      井焰没再搭理这个被宠坏了的小少爷,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离开的都是无能的。”
      
      “两分钟,我要在楼下看到你。”
      
      井焰也没什么好手段,但对付不听话的孩子,无非就是“告家长”,仅此而已。
      
      五分钟之后,楚君杭黑着脸坐到了饭桌前。
      
      “吃完饭去学校报道。”
      
      “嗯。”
      
      今天午饭是阿姨做的,楚君杭干饭的积极性似乎少了一点儿。
      
      送走楚君杭,井焰打算出门再添一些日常用品,结果走到半路,他又接到了楚君盛的电话。
      
      “司机说小杭逃了,他回家了吗?”
      
      井焰大吃一惊,赶紧开了辆共享单车骑回家。好在人没跑丟,井焰老远就看见楼前面绿不拉几的一团。
      
      “在这儿蹲着,嘛呢?”
      
      他走过去踢了踢小不省心的鞋帮。
      
      “看风景。”还嘴硬。
      
      “行吧,回楼上看去。”
      
      安顿好楚君杭,井焰给楚君盛回拨了一个电话。
      
      “找到了。”
      
      “不过……我说的话可能有些冒昧。”
      
      “他的精神状态不太对。”
      
      楚君杭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一整天,连带着井焰也烦躁得不行。
      
      他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看向了屋子里静静立着的电脑。
      
      不打排位匹配,下棋总不至于伤手。
      
      井焰启动电脑,登上了自己成名前的大号。
      
      英雄联盟游戏的运营者拳头公司,每年都会给职业选手发“超级号”,用于日常训练。“超级号”一年一回收,然后第二年度会重新发放。
      
      井焰在CES时超级号已经被回收了,现在解约,他也拿不回来,只能用段位最高的大号。
      
      当然,用大号还有一个弊端。
      
      刚进游戏,对话框就弹出了消息。
      
      [15:12]48732(小河灵):Flame?
      
      [15:13]别打了救命啊(胖水龙):真的Flame?
      
      [15:13]伤心太平洋(静尾):哟,咱们“宇宙第一ADC”来下棋啦,大家欢迎。
      
      ……
      
      井焰无视这些或多或少都带着嘲讽的话,专心游戏。
      
      [15:18]Wood(喵卫):?你们脑子是不是有病。
      
      [15:18]Wood(喵卫):阴阳怪气什么?
      
      井焰注意到了这人的ID。
      
      是巧合吗?
      
      [15:19]伤心太平洋(静尾):脑残粉。
      
      [15:19]伤心太平洋(静尾):打得菜还不许别人说?
      
      [15:20]Wood(喵卫):你nb怎么没见你去打职业呢?焰神是你能污蔑的?
      
      眼看着这两个人在聊天里吵起来,其中一个人嘴还很臭,弄得其他在游戏里的人心情变差。
      
      井焰不忍心看“Wood”继续孤军奋斗,点开聊天栏敲了两个字。
      
      [15:25]Flame(喵卫):屏蔽。
      
      [15:25]Wood(喵卫):焰神!!我是你的粉丝。
      
      第八抬走,井焰伸了个懒腰,并没有觉得轻松多少。他点开“Wood”的主页查看战绩,发现这是一个辅助玩家。
      
      就在这时,来自“Wood”的好友请求出现在了列表中。

  • 作者有话要说:  明智的人因为有话要说才说话,愚蠢的人则为了必须说话而说话。——柏拉图
    小剧场:
    楚君杭:你想一把火烧了我吗??
    井焰:确实有点儿,不过是另一种“火”。
    楚君杭:!!!凑牛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