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入住 ...

  •   井焰现在明白,为什么这位小老板顶着个绿脑袋了。
      
      原来是为了搭配房间里的配色。
      
      在饭桌上像萝卜,回到绿意盎然的家之后……
      
      还是像萝卜。
      
      “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楚君杭烦躁地扒拉了下自己的头发,不停低头看表。
      
      井焰对楚君杭有了初步的了解。
      
      现在的他与刚刚在饭桌上乖巧的青年,简直判若两人。井焰猜测,这种变化应该是跟楚君盛有关。
      
      果然,弟控的背后,大概率还隐藏着一个兄控。
      
      不过既然小老板这么在意他的哥哥,那楚君盛又怎么会找上他,要给弟弟“戒网瘾”呢?
      
      “家里的燃气还够吗?”井焰礼貌问道。
      
      春节期间,大部分餐厅商店都是关着门的。点不成外卖,就得自己做饭。好在他一个人漂惯了,厨艺还算不错,只需要在节前屯上点菜,自己做着吃。
      
      “不清楚,你问阿姨。”
      
      井焰看着楚君杭从门口扯了张便签,用笔写下一串数字交给他。
      
      楚君盛怕弟弟一个人住,照顾不好自己,特意请了个保姆过来,负责打扫房间和楚君杭的一日三餐。
      
      “好。”
      
      井焰若有所思地看着楚君杭离开的背影。
      
      这小孩儿,还挺有意思的。
      
      打开鞋柜,井焰刻意忽略了那双摆在最显眼位置的、雪人造型的棉拖鞋。
      
      换好鞋之后,他从容地走过玄关,往右一拐先去了厨房。锅碗瓢盆应有尽有,下面的柜子里是摆放整齐的大米和面粉袋子;料理台很干净,没有落灰,可以看得出有使用过的痕迹。
      
      厨房外的冰箱正常运作着,里面还有几盒没拆封的鸡蛋、黄油、淡奶油。
      
      东西还挺齐全。
      
      井焰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记下需要的调味料,和几样他爱吃的菜,准备出门采购。
      
      公寓的地段很好,周围有好几个提供外送服务的大型商超。但井焰现在穷得响叮当,舍不得几十块的专人配送费。
      
      他给保姆阿姨打了个电话,问清楚水电气的剩余额度。
      
      “您就是井先生吧?”阿姨的声音很和善,还带着淡淡的口音。
      
      “嗯,阿姨叫我小井就好。”
      
      “今年多亏有你……”
      
      往年,楚君杭会住到除夕夜前再离开,阿姨自然得跟着留下照顾,错过回家的时间。作为补偿,她这段时间的工资翻倍。
      
      今年因为井焰的到来,楚君杭考完试就搬去了哥哥家,阿姨也可以提前买票回家。
      
      “嗯,好的,谢谢你。”
      
      挂断电话,井焰又打开备忘录,把阿姨刚刚告诉他的超市名字记下来。
      
      厨房看完,接下来去卫生间——井大爷就是如此特立独行。
      
      楚君杭住的主卧自带卫生间,井焰也不用担心会撞到什么尴尬的情景。
      
      洗漱台和毛巾架带着浅浅的绿,浴缸里很干净,看来阿姨工作非常认真努力。
      
      “滴”
      
      井焰按下马桶旁边控制板上的按钮,桶盖自动掀起。他想起来小时候自己第一次用自动马桶,结果开的是清洁模式……
      
      被滋一屁股水的感受,这辈子不要再来了。
      
      他谨慎地关掉所有不必要功能,只留下“普通模式”的□□还亮着。
      
      从卫生间出来,井焰在一楼和二楼之间犹豫了下,最后还是选择住在一楼客房,跟小老板岔开。
      
      每间客房的装饰都差不多,衣柜空调夜灯插座,还有让人难以忽略的绿色墙纸。
      
      井焰很好奇,这间公寓到底是按兄弟俩谁的审美来装修的,能如此清新脱俗。
      
      他关上卧室的门,走到玄关拉起行李箱,先把洗漱用品摆到了卫生间里,然后回到客卧里整理衣服和衣柜。
      
      他的衣服不算多,以舒适修身为主。西装抖平挂在衣架上,线衣叠整齐放在第一层,抽屉里摆内裤。
      
      还挺有料。
      
      华灯初上,井焰穿着睡衣站在客厅巨大的落地窗前。
      
      电视屏幕不断闪烁,主持人一改往日的严肃,带着洋洋喜气播报新闻。
      
      “今年春运突破……”
      
      “春晚彩排已近尾声……”
      
      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远离了赛场的生活,居然如此无聊。
      
      井焰收回视线,慵懒地靠在沙发上,随手揪了个抱枕搂着。
      
      ……
      
      这玩意儿怎么还带须?变异绿蟑螂?
      
      翻到正面仔细一看,原来是痞老板的玩偶。
      
      剑水蚤就剑水蚤吧,反正抱起来挺软的。
      
      钟表的分针和时针渐渐重合,井焰把所有台正着倒着翻遍,终于是打了个哈欠。
      
      睡衣睡裤被扔到了门口的洗衣篓里,磨砂玻璃后隐隐约约透出高大的人影。热气逐渐在浴室中弥漫,遮挡了其后的光景。
      
      热水澡冲散了疲惫,井焰裹上崭新的浴巾,站在镜子前吹头发。
      
      “嘶——”
      
      他把吹风机从右手换到左手。
      
      离开赛场是迫不得已的选择,王经理只不过是在他困的时候递了个枕头。
      
      腕关节的伤必须要时间来修复,他短期内不能再进行高强度的训练。
      
      一夜无梦。
      
      井焰的作息很规律,第二天早晨7点自然醒。
      
      而且他不是回笼教的教众。
      
      打开手机,微博推送的第一条新闻就是“德玛西亚杯”开赛的消息。
      
      井焰瞧了眼,把手机扔到旁边开始穿衣服。
      
      爱看天气预报的井大爷知道今天首都大风,所以特地换上了自己最厚的羽绒服,刮完胡子出门采购。
      
      阿姨给的建议果然很不错,井焰买到了很多打折新鲜菜,心满意足地推着车离开超市。
      
      “这次CES成绩还不错。”
      
      “现在打的都是垫底队伍,等后面再看。”
      
      “没了Flame,大家打团都正常了。”
      
      “队霸实锤。”
      
      “Flame都不敢开微博,也不澄清,破罐子破摔了吧。”
      
      真是阴魂不散。
      
      井焰跟在两个学生后面,慢慢走着。
      
      他懒得去开社交媒体账号,只专心于工作,没想到这点现在也成了他的错处。
      
      回到家之后,他点开王子的私信,发了条消息过去。
      
      【Flame:比赛怎么样?】
      
      王子的状态栏马上变成“正在输入……”
      
      【K1ng:别提了。】
      
      【K1ng:脑残辅助,还有那个新来的打野,我真的,靠。】
      
      井焰叹了口气,心想果然还是发展成这个结果了。
      
      【Flame:心态放平。】
      
      【K1ng:哥,道理我都懂。】
      
      【K1ng:下场教练就把我骂了一顿,问我下路团为什么传送。】
      
      【K1ng:我tm是听打野的指挥传下去的,他说可以包。】
      
      【K1ng:结果呢?事后埋怨我不清兵线就传送,导致上路炸线。】
      
      王子委委屈屈说了一堆,井焰都耐心听着。
      
      “焰哥,我好想你,真不回来打吗?”
      
      最后,王子发了条语音过来。
      
      【Flame:……别恶心我,好好说话。】
      
      【K1ng:嘿嘿。】
      
      开导完老朋友,井焰打开电脑调出德杯CES对阵FT的视频,一帧一帧播放。
      
      他离开CES有自己的理由,不是什么“任性”,更不是“自毁前程”。
      
      这件事只有井焰知道,而且他暂时不打算告诉别人。
      
      ——
      
      很快就到了春节,外面张灯结彩。市区有“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井大爷又懒得去郊区看,索性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直播。
      
      “嗡——”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井焰抬起眼皮,捞过手机回了句“新年快乐。”
      
      每年雷打不动的群发祝福,井焰还是会礼貌回复。
      
      【安宜:哥,你在吗?】
      
      一条本不该出现在他手机上的消息被顶到了最上面。
      
      温安宜是井焰父母收养的孩子,兄妹俩的关系还不错。
      
      下一秒,妹妹就塞了二十个红包过来,震得井焰手发疼。
      
      【安宜:这是我用生活费攒下来的,祝哥新年快乐,事业顺利。】
      
      哪儿有过年哥哥收妹妹红包的道理?
      
      井焰失笑,一个都没点开。
      
      没过多久,舅妈又打了电话过来。
      
      虽然家里人都不支持他打职业,但他们还是时刻关注着他的动态。
      
      妹妹没说“比赛夺冠”,想必也是知道他跟战队解约了。
      
      井焰哭笑不得地跟舅妈解释自己现在有工作,没有睡天桥也没有睡大马路,这才打消了对面要给他转账的念头。
      
      “小焰,你爸是脾气倔。”
      
      “过年了吃点好的,要是觉得孤单,就来舅妈家。”
      
      井焰轻轻应了一声。
      
      “嗯。”
      
      ——
      
      春节过去,寒假也基本宣告结束。
      
      楚君盛提前联系了井焰,告诉他楚君杭过几天就会回公寓。
      
      “好的。”
      
      井焰点开楚君杭的头像,自从他们加上好友,对话记录里只有一句孤零零的“您已添加了wood,现在可以开始聊天啦”。
      
      想了想,井焰还是决定给小老板发个消息。
      
      【Flame:想吃什么菜?】
      【Wood:?你谁?】
      
      井焰气笑了。
      
      合着这小孩儿连备注都没给他一个。
      
      【Flame:我是井焰,你的私人助理。】
      
      【Wood:哦。】
      
      然后呢?
      
      井焰在等着楚君杭的下文。
      
      【Wood:换个微信名字,别用Flame。】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井焰:这熊孩子。
    楚君杭:熊保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