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相处 ...

  •   *
      
      鹿饮溪本能地后仰。
      
      简清站直身子,指尖在桌上敲了两下,桌面发出清脆的“笃笃”声响。
      
      她看着鹿饮溪,唇角微勾,罕见地笑了一笑。
      
      并非洋洋自得的嘲笑,而是一个年轻学者成竹在胸、气定神闲的微笑。
      
      宛如小孩做出了幼稚的挑衅行为,而大人在无条件包容。
      
      鹿饮溪蓦然涨红了脸。
      
      她确实觉得这人私德有些败坏,连带论文也想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学术不端。
      
      被这么一笑,倒像是她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简清低头卷白大褂袖口:“我去会诊,你慢慢查,待会回来打印一份考卷给你做。”
      
      羞意和惭意瞬间被考试的恐惧掩盖,鹿饮溪抓住简清的手腕:“你刚刚可没说要考试……”
      
      她怀疑这人在蓄意报复。
      
      简清慢条斯理回应:“现在说也不晚。”顿了一秒,拨开鹿饮溪的爪子,冷道,“在医院,没洗手,不要碰我。”
      
      鹿饮溪悻悻收回手,收起手机,不敢再查简清的论文。
      
      她看出来了,这人就是在公报私仇。
      
      死洁癖,小心眼。
      
      *
      
      会诊结束,简清没有返回科室,转身出了肿瘤大楼,脱下白大褂,走进医院南门口的一家饮料店。
      
      适逢期末月,店里几乎都是医学院的学生,面前放着厚厚的蓝皮书和白皮资料,一个个愁云惨淡,埋头苦背。
      
      让简清想到了办公室里委委屈屈背资料的鹿饮溪。
      
      年轻的女店员笑着招呼:“欢迎光临,有什么需要?”
      
      简清低头看菜单。
      
      菜单上的名词都很陌生,她问店员:“销售量前三的是哪些?”
      
      “噢,这几款,四季奶青、波霸奶茶、波霸奶绿,都是附近学生爱喝的。”
      
      “各来两杯,少糖,热的,配料随便搭。”
      
      “好的。”结了账,店员笑眯眯打量简清,寒暄问,“您是附一的医生吧?”
      
      简清点头嗯了一声。
      
      店员继续猜测:“请科里的实习生喝奶茶呀?”
      
      简清犹豫了一秒,继续点头。
      
      那小孩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像一只被捉回家的猫,惶惶不安,极度不适应陌生环境。
      
      她要安抚一下。
      
      店员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面前的医生穿着白色羊毛衫,臂弯挂着白大褂,淡蓝色口罩掩盖住口鼻,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清冷斯文的气质,与饮料店青春洋溢的氛围格格不入。
      
      像是一个沉稳的学者,突然闯进了零食店,来买小孩爱吃的糖果。
      
      打包时,店员额外赠送了一些甜品。
      
      简清道谢接过,拎着奶茶甜品,回到肿瘤二区的办公室,没看见鹿饮溪和自己手下的研究生魏明明。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住院总医师张跃和进修生赵文倩。
      
      她放下奶茶甜品,问电脑前的赵文倩:“她们呢?”
      
      询问的语气很平静。
      
      因为办公室剩下的两人——张跃正抽出空闲和女朋友视频聊天,赵文倩在安静地敲打病程。
      
      不是剑拔弩张的氛围,说明她离开的这段时间,病区没有出现特别紧急的情况。
      
      “两位妹妹去示教室里面背书了。”埋头写病历的赵文倩抬起头,看见奶茶和甜品,开心地一蹦三尺高,连忙跑去洗手,“领导我爱你!”
      
      科室的二线值班会轮流包下值班人员的早餐,但买奶茶甜品当夜宵属实不多见。
      
      简清面无表情,点点头,表示接收到了爱意。
      
      怕奶茶过会儿就凉了,她拿走几杯,放保温箱里保温。
      
      出来时看见赵文倩还在写病历,就说:“早点回去,明天再写。”
      
      “好咧,写完这份就回去。”
      
      不同的科室有不同的氛围。肿瘤科算是氛围比较压抑的科室,常年和各种癌症患者打交道,能在这个科室长久待下去的医护人员,大多是乐观豁达想得开,或是性格淡漠不轻易共情的人。
      
      虽然也有事业单位的老毛病,论资排辈,等级严明,拉帮结派,但多数时候相处还算友好融洽。
      
      赵文倩离开后不久,鹿饮溪从示教室回到办公室。
      
      “简医生,我背完了,可以考了。”
      
      简清把打印好的考卷递给鹿饮溪:“45分钟。”
      
      试卷内容涵盖了江州附一医院的基础介绍,肿瘤综合治疗中心的业务范围,还有一些肿瘤基础知识。
      
      像是一份入职试卷。
      
      半个小时后,鹿饮溪提前交卷,张跃给她递了杯奶茶,笑道:“给,我师姐请大家喝的,还是热的。”
      
      张跃和简清师出同门,还在读博,如今正经历最难熬的住院总医师阶段,等熬过去了,博士毕业后,就能直接考主治。
      
      住院总医师,大家习惯称之为老总,是升主治的必经之路,一年365天,天天24h住医院,负责常规会诊和实习生带教工作,以及科里的大小行政工作。
      
      质控科医务科下临床督察时第一句话就是:你们的老总呢?
      
      原本医教科给鹿饮溪安排的带教是张跃,后面被简清以熟人的名义揽了过来。
      
      鹿饮溪接过奶茶:“谢谢张哥。”
      
      简清伸长耳朵,等了会儿,没听见鹿饮溪感谢自己,改卷子的手稍一停顿,把98分改成了89分。
      
      鹿饮溪接过试卷一看,气成了一只河豚。
      
      只错了一道选择题,怎么可能是89?
      
      简清没理会她幽怨的眼神,低头抿了一口咖啡,神情淡淡:“不早了,去休息。”
      
      *
      
      鹿饮溪喝完奶茶,消化了会儿,就被赶进值班室休息。
      
      医院的值班室又黑又狭小,没有窗户,床铺是那种铁架子式的上下床。
      
      鹿饮溪想起很小的时候,她爸爸还没去世,值班时不放心留她一个人在家,也会带她来医院。
      
      晚上,就让她躺在值班室里睡。
      
      也是这样漆黑的房间,也是这般老旧的架子床。
      
      冬天时,她的爸爸会在床上放一件厚厚的大衣,给她当被子盖。
      
      她不喜欢医院的被子,总带着消毒水味。
      
      如今这张床,没有异味,只有沁入肺腑的冷香。
      
      与简清身上的香味如出一辙。
      
      那个洁癖值班时都是从家里带床单、毛毯、枕头套,讲究得很。
      鹿饮溪有些认床,睡不着,枕着手臂,在心底默默计算时间。
      
      现在是新历1月初,导演让演员在医院实习2个月,拍摄大概要3个月。
      
      国内小演员的片酬习惯分期支付,不会一次性结清,待满5个月左右,全部片酬到手,大概能有一二十万。
      
      比不上大明星的成百上千万,但足够让她出国生活一段时间。
      
      她不打算参与纸片人的恩恩怨怨,更不想干扰故事的走向,初步计划是躲国外,远离这些剧情人物,本本分分当一条咸鱼,安安静静等待故事大结局。
      
      这样,说不定就能回到现实世界。
      
      鹿饮溪翻了个身,又默默思索——这5个月里,有没有办法不待在简清身边?
      
      这部医疗剧将来会在附一取景,聘请附一的专家进行把关,她饰演的还是一名肿瘤科医生,只要涉及肿瘤,就绕不开简清。
      
      除非不接这部戏了。
      
      但她在这个陌生世界身无分文,举目无亲,连个信得过的朋友都没有,要怎么存活下去?
      
      并非拉不下身段做兼职,早些年她发传单、当群演、当尸体、做模特,什么样的兼职都做过。
      
      只是性价比相对来说不高。
      
      除了捡现成的戏拍,有什么样的兼职,能在5个月内挣到一二十万?
      
      反正最终目的是活下去,苟到故事的大结局,回到现实世界。
      
      自我疏导一番,鹿饮溪枕着胳膊,瞥了眼房门所在的方向。
      
      房门底部的缝隙透进一丝微弱的光,那是办公室里照进来的光。
      
      简清让她进来睡觉,自己却还待在外面。
      
      不困吗?
      
      鹿饮溪盯着那束光,若有所思,半晌,慢慢爬起来,蹑手蹑脚打开门走出去。
      
      办公室里,简清穿着单薄的白大褂,趴在桌子上,枕着右臂,双目紧闭,浓密的长睫投下一片阴影,遮盖了淡淡的黑眼圈。
      
      这人不是不困,似乎只是不想在黑漆漆的值班室睡觉。
      
      她好像习惯在光底下睡。
      
      亮堂堂的月光,卧室明亮的灯光……
      
      鹿饮溪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没吵醒简清。
      
      她去换衣间取下简清的大衣,轻轻盖在简清身上,然后重新回值班室休息。
      
      *
      
      一夜天亮。
      
      鹿饮溪早早醒来。
      
      她想到简清的左掌昨天缝了针,不能沾水,洗漱时应该会有些不方便。
      
      可又不太好意思主动帮忙,显得像无事献殷勤,她就倚在洗手间门口,看简清刷牙,等简清开口请她帮忙。
      
      简清从头到尾没看她一眼,缠着纱布的左手负在身后,单手完成刷牙操作。
      
      鹿饮溪心说刷牙可以单手,洗脸总要用双手拧毛巾吧?
      
      简清无视鹿饮溪的存在,右手撩起清水,打湿面孔,抹洗面乳,拍洗干净,然后抽出架子上的一次性洗脸巾,擦拭水渍。
      
      依旧全程单手操作。
      
      洗完顶着一张白净的面孔,走到鹿饮溪面前,居高临下打量她:“干站着不动,等我帮你洗?”
      
      被冷冰冰嘲讽了,鹿饮溪轻哼一声,走进去洗漱,心想刷牙洗脸你可以单手操作,等你洗澡时看谁帮谁!
      
      她一边刷牙,一边在脑海幻想,高高在上的简医生到了晚上低声下气恳求她帮忙洗澡、帮忙擦头发擦身子的画面,用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
      
      *
      
      昨夜值班,上午还得在医院熬,下午才能休息。
      
      肿瘤科属于内科系统,没有外科系统的大型手术,早交班后,开始教学查房,查一两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开医嘱、看病人、写病历。
      
      下班后,鹿饮溪和简清回到家,共处一室,没有多余的交流。
      
      鹿饮溪猜想,也许简清本身就是沉默寡言的性子,工作原因,需要在医院和患者、家属、同事进行大量的沟通交流,回到家后,自然就不想开口多说话了。
      
      很多医务工作者都有的毛病
      
      ——临床上见惯生死与挣扎,情绪被反复刺激,情感阈值变得很高,只要不涉及生死,对身边人的病痛和情绪反而更冷漠,安慰与陪伴都留给了陌生的患者。
      
      如同她的母亲顾明玉。
      
      冷漠就冷漠。
      
      鹿饮溪根本不在乎简清的态度,也对简清提不起半点兴趣。
      
      她甚至没把简清当真实的人看待,只看作是虚拟世界里的纸片人,宛如游戏世界的NPC,可以利用通关游戏的工具人。
      
      需要在意工具人的态度吗?
      
      当然不需要。
      
      *
      
      昨晚没睡几个小时,鹿饮溪困得眼皮直打架,中午扒拉了几口饭,就回房间睡觉了。
      
      等午休醒来,迷瞪着眼走出卧室,客厅没有人。
      
      这间公寓在27层,四房一厅,复式结构,装修简洁,简洁干净到不像是有人住着的地方。
      
      没有一点烟火气息,像是嫦娥住的广寒宫,还真应了字面上的“高处不胜寒”。
      
      和公寓主人如出一辙。
      
      鹿饮溪走了几圈,没在室内发现人,就转悠到客厅外面的阳台。
      
      阳台上,日光正盛。
      
      鹿饮溪走过去,看见躺椅上的女人,裹了一身白色浴袍,身材窈窕,面容姣好。
      
      她闭眸仰躺在长椅上,露出白皙的脖颈,柔软的胸脯随着呼吸节奏微微起伏,浓密如海藻的长发未拧干,自然垂下,水珠自发梢滴落,砸在地上,碎成一片。
      
      金黄色阳光打在她身上,为她镀上一层朦胧的滤镜,恰似东风解冻,冰雪消融,融露出她的万种风情。
      
      鹿饮溪呆在原地,欣赏片刻,搬了张小椅子,坐下,戳了戳简清的肩膀,轻声开口:“哎,我帮你把头发吹干吧。”
      
      躺椅上的人睁开眼,冷淡地看过来。

  • 作者有话要说:  现阶段鹿饮溪看所有人:全都是没有灵魂的纸片人,只有我一个人类!
    后来:真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