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医院 ...

  •   
      *
      
      鹿饮溪甩开她的手:“不陪,我睡沙发。”
      
      简清单手撑着坐起身,半倚在床头,斜眼打量她,淡道:“客房在隔壁。”
      
      言下之意是让她去客房睡。
      
      鹿饮溪愣了片刻,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停下,转回身说:“我把药箱带进来了。”
      
      简清扫了眼鹿饮溪拎过来的药箱,没理会,指尖点了点身侧的枕头:“你的,抱回去。”
      
      客卧是供原主休息的,上半夜原主抱着枕头跑过来,说怕黑,怕冷,要和简清同床。
      
      鹿饮溪走过去,捞起枕头抱进怀里。
      
      在这个冰块眼里,今晚她就是一个抱着枕头过来蓄意勾引,临门一脚又反悔,扇人耳光,骂人有病,出尔反尔、反复无常的女人。
      
      鹿饮溪尴尬得想用脚趾在地上刨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简清拿起床头的杂志,借以助眠:“不走,要留下来?”
      
      还是那副冷淡的腔调,似乎对鹿饮溪提不起半点兴趣,还带有一点嫌弃。
      
      鹿饮溪踌躇片刻,抱着枕头,提醒了一句:“你左掌的伤口,要不要重新包扎一下?”
      
      简清看了眼被纱布缠住的左掌,又看向鹿饮溪,沉吟片刻,试探道:“我昨天教你的清创缝合,还记得多少?”
      
      此言一出,鹿饮溪怔在原地,拼命回忆剧情。
      
      原主是传媒学院大二的学生,经人介绍进了卫健委、宣传部、影视公司联合拍摄的医疗剧剧组。
      
      由于是国家单位联合出品的任务剧,意识形态方面不能太出格,医疗知识方面也不能错得太离谱。
      
      所以,导演专门组织剧组的演员到医院实习两个月。
      
      卫健委牵头拍摄的任务剧,医院自然不敢怠慢,让医教科安排各临床教研室的医生点对点带教。
      
      简清恰好是鹿饮溪的临时带教。
      
      鹿饮溪看着简清的眼睛,抱紧枕头,弱声说:“全忘光了……”
      
      她学过医,可大二结束就辍学了。
      
      大一大二的医学生,只上过组胚、生化、系统解剖、局部解剖等理论基础课,清创缝合一类的临床操作技能,等大三上《外科学》的实验课时才会接触。
      
      简清凉飕飕的眼神扫过来,鹿饮溪更加没底气,却还是小声反驳了句:“就算记得,也不能让我给你缝吧……”
      
      她大二时被临床技能大赛的培训老师抓去集训过,练过那些技能操作,但都多少年过去了,手法早生疏了。
      
      “就算我能缝,家里应该没有麻醉药品,没法局麻,总不能学电视剧里的人硬缝,那得多疼……要不,到附近的诊所缝一下?我可以开车,这个我会,我送你去。”这会儿鹿饮溪倒没存什么芥蒂,只把简清当做一个左掌割伤的普通患者,尽可能地释放自己的善意。
      
      简清低头翻杂志:“不用,明天再说。”
      
      看出这是在赶人了,鹿饮溪点头喔了一声,不忘提醒说:“那你记得把伤口重新清理一下。”说完,她抱着枕头走出去,顺带关上了门。
      
      房门合上,室内重新陷入寂静,简清低头翻看杂志上一篇关于多重人格障碍的文献。
      
      她根本没教过鹿饮溪清创缝合,何来忘光一说?
      
      *
      
      第二天清晨,简清直接收拾行李,带鹿饮溪从乡下别墅赶回江州市区。
      
      倒不是为了手掌缝针,而是组上几个病人情况危重,下级医生有些应付不来,一晚上打了十来个电话,明面上咨询汇报,实则在发求救信号——你快回来,我承受不来。
      
      元旦假期就此泡汤。
      
      工作以来的常态,简清早已习惯,稍一思索,把鹿饮溪也抓到了医院。
      
      简清在医院的形象向来是冷漠严肃,不苟言笑,忽然带着一道淡淡的巴掌印和一道5cm的口子出现在医院,同事看到都在揶揄地偷笑,想问又不敢上前问。
      
      简清视若无睹,指着一个娃娃脸的女医生:“魏明明,来缝针。”
      
      魏明明连忙拿上缝合包,感动不已:“呜呜呜老板你真好,那些病人看我挂着研究生的胸牌,都不要我动手,连自己人都不待见我,上回赵医生被划伤了我主动请缨,她都不信任我——”话锋一转,忍不住八卦,“话说这么大道口子,咋弄的啊?还有脸上,谁这么胆大包天……”
      
      鹿饮溪低着头,努力把自己的存在感缩到最小,在心底呵呵冷笑:那都是好色的代价。
      
      “切水果割的。”简清斜睨魏明明,没回答脸上的巴掌印怎么回事,反问她,“喜欢缝?那下个月去急诊科轮转。”
      
      “不喜欢不喜欢,我只喜欢鞍前马后伺候老板你。”魏明明把头摇得像拨浪鼓,生怕被发配到急诊科,一个劲地拍马屁,“瞧这伤口,处理得真及时,一点都没感染,一看就是——”
      
      “闭嘴。”
      
      魏明明瞬间噤声。
      
      *
      
      傍晚,简清和别人换了值班。
      
      她值的是二线班,可以在家听班,也可以在医院的值班室睡觉,有一线医生和住院总医师解决不了的问题再出面。
      
      今天搭班的一线医生怀有5个月的身孕,病区也有危重病人,她就在医院守着。
      
      肿瘤科的夜班相对平稳,但也只是相对外科系统而言,不用手术,不怎么需要处理门急诊病人。
      
      肿瘤病人会出现各种危急值,有时还会碰上棘手的抢救,倒霉一点的值班医生,晚上根本没得睡。
      
      危急值一线值班医生大多能应付,还有住院总医师协助,魏明明打下手,简清安静地在电脑上查文献,制定病人的治疗方案。
      
      鹿饮溪被简清塞了厚厚一叠的资料。
      
      她离开医疗行业已有五年之久,如今莫名其妙到了这个陌生世界,回到了熟悉的医疗环境中,心底还有一种茫然的不安感。
      
      她忍不住再次怀疑,这是不是一个离奇古怪的梦?
      
      她穿到了一个书中的世界,重返20岁,重返医院,重新学习医学知识。
      
      鹿饮溪曾在无数个日夜做过类似的梦,但从未有过如此真实的体验。
      
      她用力咬了自己手腕一口,手臂传来钻心的疼痛,手腕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牙印。
      
      鹿饮溪看着那道牙印,险些又要红了眼眶。
      
      欲哭无泪的茫然与无力,再度激起内心的惶恐不安,偏偏还不敢表露。
      
      简清似有所觉,转过头来,看着鹿饮溪,神情冷淡。
      
      她的气场太强大,不说不笑,面无表情时几乎压迫得人不敢大声喘气。
      
      鹿饮溪低下头,不敢和她对视,试图把惶恐不安的情绪塞到角落,不让任何人察觉。
      
      简清盯着鹿饮溪看了几秒,沉吟片刻,从自己白大褂口袋里掏出一颗奶糖,一声不吭,塞到鹿饮溪的口袋里。
      
      鹿饮溪愣住,抬起头看了看那张漂亮冷淡的面孔,又低头看了看口袋,犹豫几秒,伸手拿起,剥开,放进嘴里。
      
      甜意自口腔蔓延开。
      
      简清又掏出一颗,放到她口袋。
      
      鹿饮溪蓦然想起小时候,她的外婆背着她走亲戚时,也喜欢在口袋里放几颗糖。
      
      路途遥远,她在外婆背上闷得无聊,瘪嘴想哭,外婆也是这样,一颗一颗投喂糖果。
      
      便又剥了一颗,放进嘴里。
      
      奶糖带来的童年回忆驱散了些不安感,鹿饮溪向简清低声道谢。
      
      简清从口袋里掏出第三颗奶糖。
      
      这回,鹿饮溪伸出手心接。
      
      两人右手、左手一冷一热,短暂相碰。
      
      简清给了糖,收回手,继续在电脑上敲敲打打。
      
      鹿饮溪嘴里含着糖,一点点平复情绪,目光落在桌上的资料堆里,试图转移注意力。
      
      无论是不是梦,她都应该冷静下来,尽快熟悉这个环境,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存下去。
      
      江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是A省首屈一指的省会三甲医院,也是全省规模最大的教学医院。
      
      医院建设了专门的肿瘤综合治疗大楼。
      
      肿瘤科、放射治疗科、介入科、血液肿瘤科、肿瘤中心实验室都设立在这里,统称为“肿瘤综合治疗中心”。
      
      肿瘤科设有三个病区,简清是肿瘤二区的副主任医师,主攻肺癌、食管癌的诊治与研究,也会涉及胃、肝、乳腺等部位恶性肿瘤的诊治。
      
      鹿饮溪默默记忆这些信息点,看到一半,她拿出手机,悄悄搜索简清过往发表的论文,主看第一作者,以及SCI一区、二区的文章。
      
      她父母都是医生,她在医院的家属院长大,也曾立志投身医疗领域,对这一行再不熟悉不过。
      
      肿瘤是医学界的研究热点,相对来说容易出论文。
      
      但论文数量多少不代表科研水平高低,一个好的研究起码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出成果,有些人在SCI四区换汤不换药地灌水,不懂行的媒体也跟着胡乱宣传,什么医学天才年纪轻轻发表20余篇SCI。
      
      看得业内人士拍断大腿——竟有如此惊才绝艳的少年?
      
      一查,都是水刊,水漫金山。
      
      鹿饮溪点开简清的论文,一篇篇仔细看过去。
      
      “怀疑我学术不端?”
      
      耳畔传来一道清冷的嗓音,鹿饮溪绷直了脊背,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头。
      
      彼此鼻尖堪堪擦过
      
      ——差点亲上。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在第2章说左手烫伤了,只能单手敲字,居然没有一个人安慰我,一个都没有QAQ (难过到破音)
    难道不是该体贴地站出来说:啊既然烫伤了那就更慢一点吧,没关系的么么哒
    然后我假意推辞:没事没事,为了读者,我可以坚持坚持。
    你们再三劝阻身体要紧更新不急,然后我就勉为其难、心安理得更慢一点…………
    一个个都不按套路来,哼_(:з」∠)_
    *
    正经科普——
    医院科室内部一般会划分医疗小组,一个组里要形成三级结构,主任/副主任—主治—住院医。
    一般会让这个组专门收治肺ca、食管ca,那个组治胃ca、结肠ca等等。
    我想多科普几种肿瘤,文里面可能不会有具体的划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