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行吧。】
      
      没想到所谓的虐渣系统还自带黄花大闺女属性,沈裴无奈摇头,赤着脚把狗子丢到了门外。
      
      因为青年先前将衬衫纽扣解开大半的缘故,谢易完全可以看清对方小巧精致的锁骨,以及那更向下的……
      
      “砰。”
      
      还没等见过各色勾引的谢总在心底惯性嘲讽,浴室大门便在他面前紧紧关上。
      
      顺手将化成实体的银白龙猫丢进毛衣堆里,沈裴慢条斯理地脱下衬衫罩在对方头顶:【老实呆着。】
      
      新手上路的0049:……
      
      马赛克和屏蔽按钮在哪?它下次肯定不用宿主手动!
      
      受到世界意识对外来人口的限制,“陈晨”这个被凭空捏造的身份不仅很穷,而且也没什么正式的工作。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认真瞧了瞧这间可以让自己容身且配有暖气的出租屋,沈裴觉得他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房租。
      
      不过一想到晚睡熬夜会导致掉发头秃,他立刻捂嘴打了个哈欠,果断决定等睡饱了再说。
      
      0049恨铁不成钢:【……懒死你得了。】
      
      【放心。】
      
      随手从衣柜里翻出件旧衣服给狗子当窝,沈裴牢牢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球:【我会完成任务的。】
      
      不管有没有0049收集悔意值的要求,他都没打算让那对狗男男好过。
      
      *
      沈跃近来很是快意。
      
      虽然养父养母多年前抱错孩子的乌龙让他在22岁才被沈家认回,但只用了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他就已经摆平了圈子里的所有非议。
      
      明明从小都在接受最普通的应试教育,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沈家亲子却不卑不亢进退有礼,半点没有八卦媒体猜测的小家子气。
      
      更加让人意外的是,号称从未接触过金融专业的沈跃,竟然在经商一事上极有天分。
      
      前后两者相加,与沈家实力相当的世家才会认可对方。
      
      然而只有沈跃自己清楚,他到底说了多少谎话、下了多少功夫,才得到外人那一句“天生是沈家骨血”的评价。
      
      每当这时,他都会想起自己刚刚得知身世那天。
      
      ——说来可笑,因为高考时的体检报告,沈跃早就清楚自己的身份有错,加之外表上的细小相似,他在上大学前便已经查清了真相。
      
      然而沈跃却一直没有向养父养母挑明,不仅仅是因为孝顺,更多是因为自卑。
      
      比起时常出现在新闻报道里、优雅矜贵的沈裴,他除了一副被女生们评为校草的好皮相,样样都是那么普通平凡。
      
      怀着一种糅杂了嫉妒与不甘的复杂情绪,他听从好友白嘉佑的建议,半有心半无意地模仿起沈裴的言谈举止……
      
      然后成功取代了对方。
      
      想起昨晚父亲有意把自己调去集团总部任职的谈话,沈跃志得意满,脚步轻快地走进街角的咖啡店。
      
      手头还有几封要处理的邮件,他眼也不抬地点单:“一杯意式浓缩。”
      
      “好的先生。”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声线跃入耳中,沈跃倏地抬头,嘴角的笑容霎时僵住。
      
      脑海里条件反射地闪过一具倒在血泊里的尸体,他死死盯着身侧青年那张巧笑倩然的脸,脊背发凉地冒出一身冷汗。
      
      像……
      
      实在是太像了。
      
      要不是曾经亲自参加过那场在雨天举办的葬礼,沈跃几乎要脱口叫出那个快被他忘记的名字——
      
      沈裴。
      
      既是曾经被沈氏夫妇如珠似宝捧在手心的老来子,也是在真相大白后被弃之如履的假少爷。
      
      【叮!检测到虐渣目标沈跃情绪波动,当前悔意值:5。】
      
      满意地欣赏着沈跃那副见了鬼的表情,沈裴故作无知:“先生?”
      
      像是被对方过于专注的目光吓到似的,身穿员工制服的青年偏了偏头,慌乱垂下的睫毛明晃晃地彰显着无措。
      
      身上沾染着咖啡店里似有若无的甜点香气,青年宛如一只森林里的小鹿,只让人觉得有种初入社会的天真。
      
      自打十八岁知道身世关注沈家开始,沈跃就没在沈裴脸上见过类似的表情。
      
      于是他放下心来:“抱歉,你长得很像我一位朋友。”
      
      清楚记得对方曾经出现在车祸现场的沈裴:朋友?谁TM和你是朋友?
      
      【和谐社会,宿主请不要说脏……】
      
      “原来是这样,”无视脑中某个正经系统堪比唐僧的碎碎念,黑发青年肩膀微塌,很明显地松了口气,“一杯意式浓缩对吗?我去帮您点单。”
      
      装作无意地看向年轻服务生回到吧台的身影,沈跃仔细打量着青年的侧脸,这才发现对方和沈裴有许多不同。
      
      老话常说:相由心生,纵然有着线条骨相极其肖似的漂亮五官,青年也没有沈裴身上那种充满进攻性的英气。
      
      更重要的是,对方酷似桃花的左眼下,还有一颗小而特别的泪痣。
      
      仿佛就是那画龙点睛的最后一笔,原本还会让人觉得生嫩过头的青年,无端便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沈跃心头一动。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因得无数次地揣度模仿过沈裴的言谈举止,他也曾在躁动的青春期里幻想过对方。
      
      虽然早已有了从高中起便陪在自己身边、即将迈进婚姻殿堂的恋人,可沈跃却不得不承认,他从未忘记过那些荒唐的梦境。
      
      若非太想看这位风光不再傲骨犹存的沈少爷向自己折腰,他也未必会那么着急,发了狠地想把对方毁掉。
      
      被这样腻到冒油的目光来回打量,沈裴心头恶寒:【等会儿我能直接挖了沈跃的眼珠子吗?】
      
      【保证让他痛得后悔出生。】
      
      0049:【……抱歉宿主,我是正经系统。】
      
      违法乱纪的事情它不干的。
      
      【行吧行吧,我就是说说,】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沈裴慢吞吞端起托盘,【……其实泼热咖啡就不错,凑合凑合先让他毁个容也行。】
      
      0049忍不住提醒:【沈裴同志,恕我多嘴,每个小世界都非常真实,杀人犯法,故意伤人也是,你会被抓起来的。】
      
      【哦,杀人犯法。】
      
      轻声重复着银白龙猫的话,黑发青年似笑非笑地挑眉:【那白嘉佑怎么还好端端地当着他的公子哥呢?】
      
      沈裴不是傻子,尽管脑海里关于前世的记忆并非是攻略者们的上帝视角,但当天出现在车祸现场的白嘉佑就足以说明一切真相。
      
      要不是还在救下自己的“无名氏”手里欠着债、要不是脑子里还住了个正经过头的虐渣系统,整整惨死十世的沈裴,倒真想和对方同归于尽一了百了。
      
      再次直面宿主藏在温软笑容下的幽深恶念,曾经被青年威胁炖汤的0049打了个哆嗦,认真思考起对方接受心理疏导的必要。
      
      全然不知某只龙猫已经把自己归到“精神病人”的行列,沈裴规规矩矩地把咖啡放好:“您的咖啡,慢用。”
      
      “你叫什么名字?”
      
      完全没有觉得自己的问题有多唐突,回过神来的男人主动递上名片:“我叫沈跃,是这儿附近的员工。”
      
      那是一张没有标注公司职位的私人名片,不动声色地瞥了眼上面龙飞凤舞的姓名电话,沈裴故意迟疑两秒:“……陈晨。”
      
      名字也不一样。
      
      愈发觉得青年的出现只是巧合,沈跃笑容爽朗,心里却想着要再查查对方。
      
      还有就是,这事儿绝不能让嘉佑知道。
      
      任由对方坐在店里一次又一次地续杯,深谙欲擒故纵之道的沈裴也不搭话,继续没事人儿一样地工作。
      
      好不容易得到一会儿空闲,负责甜点的妹子张瑶立刻用手撞了撞他:“诶诶,陈晨,你说他是不是看上你了?”
      
      ——拜Z国近几年来越发开放的风气所赐,喜欢同性虽然有点特别,却也不再是什么让人避之不及的“病症”。
      
      “说什么呢,”早就注意到窗边男人时不时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黑发青年脸有点红,“那位先生只是觉得我长得很像他一位朋友。”
      
      “朋友?这搭讪的借口可真够老套,”半点没把青年的解释放在心上,张瑶撑着下巴嘀咕,“不过我怎么觉得他有点眼熟……”
      
      “每个帅哥你都觉得眼熟。”
      
      自然而然地打断对方的思索,沈裴抬眼看向墙上的挂钟:“时间不早了,我还得去赶下一班兼职。”
      
      家里养着条还在长身体的二哈,他真是不想努力都不行。
      
      好在这个看脸的世界总会对漂亮的人多些优待,再加上沈裴本身学过乐器也会唱歌,找个小酒吧上班倒也不难。
      
      意料之中地发现有车不远不近地坠在身后,他紧了紧领口冷笑:【男人。】
      
      尽管已经有了即将订婚的“完美恋人”,但在重新遇到自己求而不得的那张脸时,对方仍旧会控制不住地心动。
      
      怪不得上辈子沈跃总是疯狗般地咬着他不放,原来在斩草除根的背后,还藏着这种龌龊的理由。
      
      担心宿主情急之下剑走偏锋,0049吞吞吐吐:【我说沈裴同志,虽然悔意值是很重要没错,但咱们可千万不能做那种、那种出卖身体的事。】
      
      【出卖身体?你是说和沈跃上床?】
      
      虽然他确实是个喜欢美人的颜控没错,但也不至于饥渴到没品的地步。
      
      满耳哔哔哔的0049:【别说别说!】
      
      【放心,】默默盘算着还要多久才能攒够启动资金,心思都在赚钱上的沈裴不在意道,【与其睡这种朝三暮四吃锅望盆的人渣,我还不如去睡一条忠心耿耿的狗。】
      
      【或者直接阉了他也不错?小龙猫,沈跃喜欢吃腌黄瓜吗?】
      
      【什么黄瓜……】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0049原地尖叫,万万没想到宿主居然这么重口。
      
      好在一直跟着青年的车子已经开始调头,否则它真的担心,会有什么不可控的事情发生。
      
      然而天不遂人愿,还没等0049再说些什么转移话题,一个刺眼高亮的红点便忽地闯进它的扫描范围——
      
      是白嘉佑。
      
      那个雇凶撞死宿主的攻略者。

  • 作者有话要说:  沈裴:听说狗狗也要绝育来着。
    谢总:……???
    PS:因为攻略者完成任务的条件和主角好感度挂钩,裴裴肯定要去接近主角的,不过小天使们放心,裴裴只会有分寸的演戏,然后花式虐渣。
    日常比心,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