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我不知道。】能量在保护宿主穿越时消耗大半,只剩下基础功能的0049诚实摇头。
      
      难得的善心还没来得及发芽便夭折途中,沈裴颇为嫌弃地啧了一声:【丢人。】
      
      【还不是因为没有悔意值入账,】害怕会被新任宿主小瞧,0049急匆匆地解释,【截止到我说话的上一秒为止,沈跃和白嘉佑的后悔进度都还是零。】
      
      零。
      
      听到这话,沈裴摸着狗头的手指停了下来。
      
      意识到自己脑抽说了不该说的废话,0049默默散去身形,明智地选择让对方单独静静。
      
      然而沈裴却没有如它想象一般失控。
      
      破掉一半的楼道窗户被冷风吹得吱呀乱响,黑发青年弯腰将门口的二哈拖进屋里,起身拍掉手上的灰。
      
      宠物医院的花销向来不小,他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所能做到的也只有这样。
      
      或许是被出租屋里突如其来的暖意惊到,趴在地板上的二哈抖抖耳朵,却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紧了紧身上完全算不上厚实的外套,沈裴揣好钥匙关门:【我得去个地方。】
      
      他这话说得客气,实则却根本没有要和0049商量的意思,刚下楼就被迎面而来的北风吹得一个激灵,生性怕冷的沈裴快步走到路边,招手打了一辆出租。
      
      “B市墓园。”
      
      没想到会在临近午夜时接到如此特别的一单,人到中年的司机大叔下意识地抬头,通过后视镜瞄了对方几眼。
      
      与常常出现在都市怪谈里的古怪乘客不同,此刻坐在车后座的青年眉眼精致,白白净净的模样看着就很乖巧。
      
      尽管一打眼就知道对方身上的衣物出自地摊,但只要他气定神闲地往那一坐,就能自动与周围混乱破败的环境分割开来。
      
      我滴个乖乖,这该不是哪个明星在录节目吧?
      
      被自己突如其来的脑补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的司机大叔偷偷张望两圈,这才脚踩油门直奔墓园。
      
      早已习惯自己因为这张脸所受到的关注,沈裴见怪不怪地低头,按亮手机搜索新闻——
      
      到底是被沈家养了二十二年的准继承人,就算已经知道自己是被抱错的假少爷,也总会有媒体去报道他的葬礼。
      
      发觉新宿主完全没有依赖系统的习惯,藏进对方识海的0049有些失望,却也清楚沈裴这样做的原因。
      
      拥有了整整十世被谋算致死的记忆之后,换做是谁,都无法再轻易地交付信任。
      
      更何况自己还是个系统。
      
      会让对方联想到攻略者的那种。
      
      不知道某个新上任的系统正在脑内自我反省,沈裴结账下车,特意避开了有保安的正门。
      
      眼瞅着对方就要撸袖子翻墙,0049无奈:【我给你的身份证是真的。】
      
      【我知道,】确定周围没有监控,沈裴蹙眉用袖子裹住手指,【但‘陈晨’不该和沈裴有过交集。】
      
      既然已经得到了重来一世的机会,他可不想因为“借尸还魂”被抓去切片。
      
      由于长到及膝的羽绒服碍手碍脚,再加上没有什么翻墙的经验,黑发青年最终落地的姿势颇有些狼狈。
      
      好在此时夜风呼啸,正在看电视的保安也没工夫注意这边的动静。
      
      从刚刚看过的几篇报道里推算出大致位置,沈裴很快就在一座墓碑前站定。
      
      也许是很少有人过来祭拜的缘故,这座墓碑前没有鲜花没有水果,有的只是几丛冬日里干燥枯黄的杂草。
      
      捏着手机的青年屈膝半跪,如愿看清了那张黑白照片。
      
      亏得此刻墓园里空荡的厉害,否则有不知情的外人看到这一幕,定然要被墓里墓外两张九成像的脸吓丢了魂。
      
      “果然还是有差别的。”
      
      指尖轻轻摩挲过照片里冰冷的眉眼,沈裴低声感慨。
      
      第一世的他是在二十三岁被车撞死,而现在这具叫做“陈晨”的身体,按照身份证来算才刚过二十。
      
      这年轻三岁的脸蛋就是鲜嫩。
      
      用调侃带过心底涌起的复杂情绪,沈裴拍掉腿上的灰起身:“四九同学,你可以随便捏脸对吧?麻烦再给我来颗泪痣。”
      
      既然还要用这具身体去面对两个渣渣,他肯定要再加上些更明显的区分。
      
      算了算自己所剩无几的能量,0049摇头:【你没有悔意值。】
      
      【那就先赊着,】干脆利落地在手机app上叫了出租,沈裴不在意道,【放心,我会赚回来的。】
      
      0049:……还赚回来呢,我真怕你先被饿死。
      
      不过吐槽归吐槽、担心归担心,考虑到这是自己接手的第一任宿主,0049还是忍痛替对方开了后门。
      
      【轻点轻点。】
      
      默默感受到左眼下传来的针扎般的刺痛,沈裴疼得嘶了一声,嘴角却不自觉地勾起一个笑来。
      
      就算只是由小说剧本演化出来的世界又如何?
      
      既然本该浑浑噩噩死去的炮灰已经醒了,那无论是大气运加身的主角还是手握剧本的攻略者,大家谁都别想好过。
      
      *
      心里惦记着那只被自己捡回家的二哈,沈裴回家时还带了份没加盐的肉汤。
      
      注意到宿主口袋里那叠面额越来越小的钞票,0049满心忧虑,老妈子似的嘀咕了句败家。
      
      突然听到钥匙扭动锁芯的开门声,因为暖气苏醒过来的二哈趴在原地一动不动,紧绷的四肢写满警惕。
      
      直到这时,沈裴才发现对方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
      
      半点没有富家子弟落魄后的局促,黑发青年从柜子里翻出一个泡面用的不锈钢盆,轻轻把肉汤放在二哈面前。
      
      保持着足够安全的距离半蹲,他淡定平视那双幽蓝的兽瞳:“吃吧。”
      
      然而“二哈”却没有动。
      
      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一个人。
      
      若是三天前有人告诉他,堂堂谢氏集团的掌权人会在某天清早醒来后变成动物,谢易绝对会怀疑对方脑子有病。
      
      但事实证明,这个世界就是如此荒谬且不靠谱。
      
      作为一条满身是伤营养不良的流浪狗,尽管谢易成功逃离了那个脏兮兮的垃圾堆,却依旧没能联系上自己的心腹。
      
      因为不会像楼下那只胖胖的橘猫一样卖乖讨巧求收留,他饿了几天肚子,然后就迷迷糊糊地晕在了用来临时挡风的楼道。
      
      虽然知道就是面前这个漂亮到过分的青年救了自己,可碍于骨子里属于人类的自尊,他还是无法做出舔食的动作。
      
      “怎么不吃?”发觉对方只是趴在地上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沈裴好脾气地问道,“没力气吗?”
      
      秉承着送佛送到西的原则,他起身找了个还算干净的铁勺,耐心十足地一勺一勺给对方喂汤。
      
      0049哽住:【……你这是要拿他当储备粮?】
      
      否则以对方那种懒到极致的性格,怎么会有心情去照顾一条捡来的狗。
      
      【相逢就是缘,】悠悠然端着手里逐渐见底的不锈钢盆,沈裴笑了一下,【好歹也是我重生回来遇到的第一个活物。】
      
      0049跳脚:【???难道我不算吗?!】
      
      沈裴没有接话。
      
      对于这个来历不明的虐渣系统,他多少还存了点戒心。
      
      想起曾经在散魂阵里挡在自己身前的那道玄衣身影,他忽地顿住:【之前救下我的人……是你的制造者?】
      
      【没错。】
      
      【那他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
      
      没等青年再张嘴补上一句“要你何用”,0049就紧接着补充:【他消失了。】
      
      自打跟着沈裴通过时空裂隙回到过去之后,不管它再怎么努力感应,都没有再捕捉到那位的气息。
      
      听出对方语气里浓浓的失落,沈裴在识海里揉了揉胖龙猫的头:【别太难过。】
      
      【既然收集悔意值的功能还在运作,就说明他还活着。】
      
      毕竟按照0049先前对规则的描述来看,后悔这种可以提供能量的情绪,正是那位“制造者”钦点的要求。
      
      摇头收回思绪,沈裴垂眼看向喝完肉汤的二哈:“你要走吗?”
      
      作为全身上下只有一百三十二块的贫穷本穷,在许多爱宠人士眼中,他这种处境确实不适合养狗。
      
      生活不易,总裁叹气,考虑到出租房外愈发肆虐的风雪和很难接触到的手机,谢易犹豫两秒,到底还是学着那只橘猫的样子在青年手边蹭了蹭。
      
      陈旧却干净的袖口被染上一层尘土,方才还一脸温柔的沈裴立即嫌弃蹙眉:“好脏。”
      
      听得懂人话的谢总正想凶狠呲牙表示抗议,就见黑发青年卷起袖子伸手一捞,直接把自己抱进了浴室。
      
      记得对方身上还有几处才结痂的伤口,沈裴便拿了块干净的抹布用水浸透。
      
      故意掀开某只二哈牢牢挡住后腿的尾巴,他轻笑一声:“哟,还是个男孩。”
      
      谢易羞愤欲死。
      
      在他有记忆以来的三十年里,还没谁敢对他这么放肆。
      
      然而老话总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一想到刚刚那碗暖心暖肺的牛肉汤,谢易就没法理直气壮地张嘴咬人。
      
      水声哗哗,脏兮兮黏在一处的皮毛被细白指尖一缕缕地梳开,又被噪音巨大的吹风机一点点吹干。
      
      谢易觉得很吵,却又觉得有点安心。
      
      实在不想让对方湿哒哒的四爪弄脏地板,渐渐犯懒的沈裴干脆把昏昏欲睡的大狗抱到一边,旁若无人地脱起了毛衣和衬衫。
      
      于是,拒绝睡在马桶盖上的谢易刚一睁眼,就看见了个衣衫半褪的美人。
      
      水雾氤氲间,本就容貌绮丽青年被衬得愈发唇红齿白,尽管有些俗套,但正处于半饥半饱的谢易,确实只能联想到剥了壳的鸡蛋。
      
      咕嘟。
      
      完全没有注意角落里默默吞口水的狗子,0049慌乱捂脸:【流氓!】
      
      【我、我可是个正经系统!】

  • 作者有话要说:  谢易:我也是正经人。
    沈裴:但我不正经啊。
    这次想写个偏主动的受,所以裴裴可能会有很多骚操作233
    日常比心,mua。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