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前尘往事 ...

  •   章辛看着李珩觉得很恍惚,他好像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从来没变过。
      时隔多年再见,她说不出什么话,犹豫了片刻真的起身跟着他的背影穿过酒店餐厅,心里还在想,她刚准备在这儿租个长期住房,偏偏转眼就撞上他了。

      李珩的院子就在湖正对面。随园最中心湖边别墅区,门口还停着车。
      李珩回头看了眼,见她落下一段距离,回头望着湖,他也不惯着她,只管进门去了。
      章辛没来过这里,更不知道李珩在这里有房子,前世等她拘役结束已经快七月了,连毕业典礼都没有参加了。

      想一想觉得真奇妙,她的时间仿佛被折叠了,居然越过了节点到了这里。
      因为她身上有伤,进门的时候提着裙摆,李珩一眼看到她腿上的青紫,白生生的腿泛黑的淤青看着触目惊心。
      她娇气的时候非常娇气,能忍的时候也是能忍。

      李珩皱眉问:“怎么回事?”
      章辛见他看着自己的腿,心里冷哼,不要脸。
      “没事。”
      她才不想提自己的丢人事。
      李珩见她嘴硬,也不问,就说:“进来坐。”
      章辛也不装了什么仪容了,直接瘸着腿进了客厅,中式风格,简约而有格调。她心里知道自己和他不是一路人。

      和李珩有了男女关系,也是巧合,因为开始的太混乱,从头到尾她心里很回避这段关系,大约觉得难以启齿和自卑吧。
      尽管李珩在金钱方面对她几乎不设限,她衣帽间里大半东西都是李珩的钱买的,最后也是她主动离开了。
      虽然她名声不好,脾气不好,简直一无是处,但也知道唾弃这种不正当的关系。李珩是影响她最多的人,她最后能进到最好的广告公司工作,都是李珩安排的。

      去年夏天,因为顾岩把妹,她撞见后冲着那个女孩子就是打耳光撕扯,闹得很难看,丢尽脸。自己太伤心就去酗酒放纵,也是作死,那晚借着酒劲去骑在李珩腰上。
      男人到嘴的肉,怎么可能拒绝,一切发生的顺理成章,二十岁交代给了李珩。
      虽然事后李珩给了她补偿,但是她心里难受啊,在令人讨厌,也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并不是酒吧里身经百战的常客。
      她脾气更坏了,面对顾岩就难免心虚,和顾岩关系缓和,结果没过两个月,顾岩故态复萌,她也是破罐子破摔,正好遇上李珩出差给她带了礼物,男女之间的联系,只要有人主动,就是藕断丝连。
      就这么奇怪而叛逆的不健康关系一直牵扯着。

      李珩大她十岁,他手里的权力和财富不是她能想象的,这样的男人可不会惯着她,更不会像顾岩那样嘘寒问暖,鞍前马后。

      两个人坐在餐桌上静静吃早饭,等饭后李珩就说:“回房间吧。”
      章辛瞪着眼睛看他,眼睛里都是不可置信,你是不是人?我都这样了,你就只知道睡觉?

      再说了,离上次见面好些年了,她对李珩的感情都很复杂。就算是当初,两个人也是几个月没见面了。
      李珩才不会惯她,前一晚他后半夜才睡,今早才回来,他需要补觉。
      章辛一个人坐在这里,也是悻悻的,没出息最后还是起身跟着他进了卧室。
      二楼的房间进门是八角屏风,屏风上是几幅字帖。绕过屏风李珩已经冲了澡坐在床上,她犹豫了几秒钟才说:“我脑震荡头疼,不想……”

      李珩冲她招手,她过去坐在另一侧还在试图和他讲一点人生的意义,比如,将来她应该有不错的事。没等她想好措辞,他已经撩起裙边看了眼她腿上的青紫,皱眉问:“怎么回事?”
      “那天喝酒,开车撞的……”
      “你不长脑子?喝酒开车?”,李珩骂得很不客气。
      “不是我开的。”

      章辛觉得李珩对她仿佛像个严厉家长,总是对她充满不满,章辛从前很厌烦他这
      个人,但又惧怕他的严厉,在她眼里李珩的形象很矛盾,有一种长辈的气质。
      她心里想还是舍不得他给的钱太多。

      是的,从两个人有关系开始,章辛刷的卡大部分都是他的。
      她后悔自己草率的放纵,但性格别扭拧巴,痛恨顾岩的背叛,继而报复性的和李珩继续着不正当的关系。
      所以在弟弟出事后,她和李珩爆发了一场非常大的争执,主要是她对自己的厌恶和自卑。从那以后才开始学着自立,和李珩断了。
      可现在她不是二十一岁的章辛了,她已经不天真了,她现在只想要钱,要赚多多的钱。只要不犯法,道德不能束缚她。

      李珩看她一眼,见她低眉顺眼的,难得乖,头发扎起来清清爽爽,低着头后脖子的绒毛都清晰可见,白生生的让人忍不住伸手。
      他的手宽大而干燥,握着她的小细腿,看了眼才说:“以后开门口那辆车,跑车本来就不安全。”
      章辛脸上不以为然,心里诽谤真是有钱烧的,对女人倒是大方。
      也不知道睡了几个女人,车够不够分……
      李珩看到她的小表情就知道她心里骂他了,就像再看一个闹别扭的小孩,他这个年纪了对小女孩已经没有说情话逛街的闲心和悸动了。

      只是伸手捏了捏她的淤青……
      “嘶!……”章辛痛的人都变形了。
      这么不是人。
      李珩冷淡说:“还能骂我,看着挺有精神。”
      章辛也是赌气,拉着被子果真躺下了。
      狗男人活得真精致,盖的被子都比她的舒服。

      李珩见她赌气老实了,看着好笑,也顺着躺下,两人相安无事睡了一早上。
      这是章辛醒来后睡的最踏实的一次。
      章辛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缘故,她坏心思想,上年纪的男人气息沉静,所以助眠。
      她自从醒来开始,这么久了一直都整夜整夜睡不着,总是半醒半睡梦见的都是从前,有时候梦见的是章恪出事浑身是血,有时候是南面山里的雾气朦胧的山头,但无一例外都是她一个人在哭喊……

      其实李珩是被她吵醒的,她蜷缩在身边一直哭,大约是做了噩梦。
      他觉得好笑,一个性格这么霸道的人,能有多大委屈?
      章辛在他眼里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天真任性,想要的就要得到,得不到就翻脸,跟霸王似的,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任性又妄为。
      大约是自己活的太寂静了,整日应付那些老狐狸,反而和这种直白的人相处不累。连她的吵闹也不觉得吵。

      章辛被他叫醒来,迷朦中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好一会儿才问:“几点了?”
      已经过了十二点,居然睡了这么久。
      她起身太快,脑袋嗡嗡的疼,她捂着头嘶着声看了眼手机,未接来电几十个。
      她看了眼,章恪打了几个,剩下的都是顾岩的。
      将手机反扣在床上,她才问:“随园你有参与开发吧?”
      “没有。”
      章辛才不信,他这样的人,除了自己,谁也信不过,一句真话都没有。

      她也不在意,起身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的景色,问:“ 你们这个园子里生意可真好。”
      她笃定李珩在这里有股份,那年这里举办过两次商业活动。
      李珩见她这回不一样,也不问,他是一个从来不猜女人心思的人。
      想要什么就要开口管他要,看他会不会给。

      “我想做一点生意,不知道该做什么。”
      李珩没当回事,以为她今年毕业没地方工作。
      “你不是学艺术的吗?”
      “艺术是很空泛的专业,我不想做艺术。我想自己做点生意。”
      李珩听着有趣,就起身下楼吃午饭了,章辛以为他会问自己,结果老男人一句不问。章辛现在认识的干正事的人只有他。而且目前也只有他会帮她。

      但是他位高权重,反而不好安排。
      她只好起身跟着他下楼,午饭因为两个人睡到这会儿,吃的就简单。
      她胃口不好,给章恪回复:你要是呆不住就回去吧,我在这边住几天
      章恪难得长脑子了,问:你是不是在躲顾岩?
      章辛:不是。
      章恪:那行吧,你住着吧,这边还清净,等你想回来了,我来接你。

      李珩见她不吃饭,难得在饭桌上问:“你想做什么生意?”
      章辛以为他不准备搭理自己了,没想到他又问了,她赶紧问:“你有什么建议吗?”
      “没有。”
      章辛定定看他,老男人根本不为所动。
      “那你的生意呢?”
      李珩撇看她一眼,声无波澜问:“你要做钢材生意?”
      章辛:“……”

      她肯定是做不来钢材生意,她知道李珩的生意抠一点下来就够她吃半辈子,但是她不能做。
      就像他随便给她花钱,但是不会教她做生意。

      她挑挑拣拣不肯好好吃饭,李珩看她一眼,最后问:“那你说说,你能干嘛?”
      章辛犟嘴:“我什么都能干。”
      李珩又抬眼瞥她一眼。
      章辛见过他这种眼神,其实就是有点警告的意思了。
      “我给人做过广告,你知道我是学艺术的。”
      “我不知道。”
      章辛看着他有些倔强,这是有点抬杠的意思了。

      她想了想自己的话,确实没说清楚,没头没尾,有点说空话的意思。
      李珩是个务实的人,说话要落在实处,他才愿意听。而且和他说话要坦诚。
      就比如她要说自己喜欢衣服包包,他就会给钱。
      但是她要是说自己喜欢玩喜欢自由浪漫,他肯定当没听见。

      “广告分创意和媒介,我做过媒介推广,成绩还不错。”
      李珩有些意外,放下筷子说:“说说。”
      章辛没想到他这么难说话,别人养的女人,那是花钱捧着,要星星摘星星,要月亮摘月亮,她虽然算不上他的……,就算是,也不用像他的员工一样吧,说话居然这么费劲。
      但是求人就是这样。
      “就比如,一个产品上线,负责创意的出文案广告,另一条线负责出软广投放和推广,这是可以同时进行的,至于落地那是另一条线,我只做过媒介推广。”
      李珩有些意外,这大半年来他算是够了解她了。
      说难听点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混子,喝酒泡吧谈恋爱,什么混账事都做。
      说好听点,她是个天真的孩子。

      章家他也知道,只是没有业务往来,互相没见过面。
      章家起步晚,生意做得不少,他和她第一次有关系,他就查清楚了。
      毕竟年纪小,又是第一次跟他,只是个什么都不懂得孩子。他也不是无情无义,该保护还是会保护好她。

      李珩点点头,吃饭时候他是不怎么说话的。等他慢条斯理吃完了,才说:“这种活动倒是也有,也可以给你锻炼锻炼,但你干不了,因为你没有人。”
      章辛不是真的二十一岁女孩子,她吃过苦,受过气,被人欺负过,创业过,成绩还很不错,也见过凌晨三点的夜色,也被领导骂得狗血喷头过,她盯着李珩的眼睛保证:“我可以做,你相信我。人我随时都能找到。”
      李珩微微皱眉,不知道她受什么刺激了,他不是个胡闹的人,见章辛的时候不多,离上次见她已经一个多月了,要不然他也不会不知道她撞车了。
      想想也是,章家至今都像个民国家庭,大房二房共居,就有了利益纠纷。

      章辛知道,李珩看不上她的本事,但是这是她第一次开口,笃定他不会拒绝的。
      她务必要抓住这次机会,章家的生意她不可能沾手的,谁也不会让她进公司的。
      爸爸管理的制造工厂并不赚钱,那是爷爷起家时候的老底子,她也没兴趣掺合进去。
      二叔的地产公司才是重头戏,那一家人现在想转型,二叔的女儿章楠比她大两岁,研究生即将毕业,已经在科技公司任职,章家大小姐的名声很响。
      小姑的女儿李子妍比她小两岁已经把自媒体那套玩明白了,家里已经注册了娱乐公司,李子妍坐拥几百万粉丝,要脸蛋有脸蛋,要名声有名声,虽然学习一塌糊涂,但小姑送她留学,就等着她镀金回来进娱乐圈捞金。

      她呢?什么都没有。
      爸爸这个长房长子的位置都保不住,哪里顾得上管她呢,再说了她也不喜欢,制造工厂是个讲资历和真本事的地方非内行是管不住下面的人的。
      再说了她和爸爸见了面就能吵起来,爸爸呢,始终都不放弃工厂,他像个幼年的孩童,一心去讨好他的父亲,帮助家族完成资本累积,然后供家里的其他新型公司去起飞。
      在家里和所有父亲一样,宠着她和弟弟,可惜他从来没有时间把心思花在他们姐弟身上。
      所以她需要赚钱,需要很多很多钱。

      李珩在吃完饭,就进了书房,关于刚才说的,他没有确切消息的时候是不会再和她多说什么的。。
      章辛只是和他有关系,对他的事情其实一概不知,包括他的朋友。

      二十岁因为少女肆无忌惮的任性和霸道,和顾岩闹僵了,才和他有了关系,但是对二十岁的她来说,毕竟是第一次和异性有亲密关系,她心里是恐惧的,而掩饰恐惧的办法,只有蛮横无理,虚荣和自卑,因为她没有别的本事。
      令人厌恶,但不是犯罪,没必要背负那么大的道德压力。
      得到一些东西,就要付出一些代价,这是很公平的。

      二十六岁的章辛,再见到李珩,已经没有了怨恨和不甘心。
      因为她不喜欢顾岩了,自然对李珩也没有脾气和怨恨了。
      只是还没想好怎么和这个人相处,因为李珩对她来说其实有点陌生,他站的太高了,她从前仰头都不曾看到他身上的荣光。

      李珩感觉到她不一样了,见她盯着自己,但是只当她受了刺激。
      又从抽屉里取出一张卡递给她,“想买什么自己去挑。”
      章辛看了眼银行卡,连一秒钟都没有犹豫,将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立刻收起来,甚至冲着他虚假笑着说:“谢谢李董。”
      李珩看她一眼,不知道她撒什么邪风。
      章辛问:“这个项目着急吗?我这样还不能自理,可能还要半个月才能行走自如。”
      “你自己去沟通,你不是人多吗?让人提前准备。”
      章辛刚吹的牛,这会儿就被顶回来了。
      大男人心眼这么小。

      李珩的生活很规律,说是休息。果真一点都不谈工作,连同朋友过来找他,他也是坐在客厅里喝茶聊天。
      章辛得了他的确切消息,就继续回去午睡了,她难得有睡意,自己都觉得惊奇在李珩身边居然这么好眠,等再醒来已经下午了,她睡眼惺忪站在楼梯上看着客厅里的人,没想到李珩居然把朋友带到家里来了。
      她知道自己不是李珩的女朋友,这会儿站在楼梯上,也不知道该不该下去。

      徐斯年最先看到章辛,一回头看到楼梯上站着的小姑娘,这不就早上遇见那个么。
      白生生的,看着身条,怕不是很有料,跳舞的吧?
      没想到李珩爱这款,怪不得这几年清心寡欲的,妈的,居然喜欢这种,藏的真好。
      因为徐斯年扭着脖子,另外两个都跟着回头,杨元松是个爱开玩笑的性格,戏谑:“哟,小嫂子好。”
      李珩看了眼,见她睡的头发乱蓬蓬的,刚睡醒来大约是还没清醒,一脸惊疑看着楼下的人,大约是吓着了。
      还是个任性的小孩子。

      李珩招呼她:“下来坐会儿。”
      章辛这会儿也知道要脸了,回了句:“等等,我拿个手机。”
      转身就跑上楼了。
note 作者有话说
第3章 前尘往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鸳鸯配》存稿中,求收藏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