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曾经的爱情 ...

  •   章恪也只是贪玩,见她走路都不敢用力,扶着扶梯下楼,每走一步都要休息一会儿才能挪动,他就舍不得了,只好:“行吧,我这几天就在家里卖货,到时候钱直接转你,你买新的。”
      “我缺你那点钱?”
      章恪:“嘿嘿,那你不缺,正好给我。”
      他心里想,姐姐还是疼他,卖了那些包包首饰衣服,怎么的也能收拢小几十万。

      章辛在饭桌上开始查看班级群消息和学校通知,她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延迟毕业,时间隔得太远,也不能这么说,是从前过得太浑浑噩噩,很多事情她甚至都没什么印象。
      她只印象深刻记得章恪出事后,她才开始工作,最先是在一家广告公司做策划,一个底层人累得要死不活,后来跳槽,最后自己和人创业一步一步,吃了很多苦头。
      那几年想起来就像噩梦一样。尤其是章恪出事后她很少能安然入睡。从前混日子的时光想起来真的恍如隔世。

      章恪也乖觉,一下午姐弟两窝在客厅,章恪来劲了,让阿姨帮忙搬东西,章辛见不得他这个蠢样子,指挥他:“我房间衣帽间最上面有块窗帘你去拿。”
      章辛也真听话,噔噔噔上楼去拿了。
      章辛又说:“你把窗帘拉上,把衣架拉过来,窗帘搭在衣架上,铺在茶几上,把包放在茶几上。”
      章恪起初不得要领,阿姨却明白了,帮着章恪铺好,章辛起身把餐桌上的花瓶拿过来,这么看氛围是有了,章恪看了会啧啧:“有点意思了。”
      他举着相机拍了会,这项工程很大,章辛衣帽间的东西太多了。
      章恪在张罗着卖她的旧东西,她躺在旁边沙发上买新衣服。
      她当初拘役了三个月,三个月后出来,名声扫地,好长时间都没办法工作。

      所以这三个月她能做很多事情。
      章恪还在上传照片,就看到有人购买了,最贵的两万的包有人问都没问就拍了,他激动的喊:“姐!姐!有人买了!”
      章辛还在看符合她实际年龄的衣服,漫不经心说:“当然了,都是限量款,折价这么划算,买的人自然多。”
      等晚上的时候,章恪已经进账小十万了了,这可比出门鬼混有收获多了。这会儿也不需要人督促了,他自己上楼搬运,把章辛的衣帽间清空,全都搬到楼下,开始挑选,章辛只挑出来几件不那么浮夸的衣服,将剩下的全都交给章恪。

      章恪这会儿了才想起来问:“衣服都卖了,你穿什么?”
      章辛:“买几件合适的,这些太丑了。”
      章恪:“那你给我也买几件。”
      章辛挑剔看了眼弟弟,长得有点清秀,身高也不矮,她慢吞吞上楼翻出来几件白T恤,和牛仔裤。
      章恪换上后,章辛问:“我给你理一理头发怎么样?”
      章恪有点抵触,主要是舍不得这个发型:“你会吗?你别是害我吧。”
      章辛才不管他,她早不是二十一岁的混子章辛了,压着他坐在洗手间,修修剪剪了一通,然后用吹风机给他吹干。
      章辛挑剔看了会儿,才说:“还行吧。”
      章恪生怕章辛哪里不高兴,毕竟她是个病号,他不敢惹她。主要是章辛这次真的有点瘆人,她也不哭也不闹,突然变得安安静静,他有点怕。
      这会儿站在镜子前看着,居然觉得还挺好看的。
      虽然穿着有点简陋,但是看着帅气不少。
      大晚上折腾了一通,结果听到院子里有车声,章恪嘟囔了一句:“谁啊。”
      不多会儿听到门铃响,阿姨开门听到门外的人问:“心心回来了吗?”

      章辛听到顾岩说话声,躺在沙发上动都没动,章恪看她的样子,起身问:“岩哥来了?”
      顾岩进来有些匆忙解释:“我才出差回来,怎么这么寸,前脚走后脚就出事了,怎么听说你姐开车出事了?怎么弄的?有没有事啊?人没回来?”
      章恪也说不清章辛和顾岩的事情,看了眼沙发指指:“在那儿躺着呢。”
      顾岩他绕过来就看看到了章辛。
      见她素面朝天,居然穿了身居家服,裹得严严实实的。
      要知道夏天她从来只喜欢热裤吊带衫,怎么潮怎么穿。
      顾岩吓了一跳,凑过来问:“你好点了吗?这是撞哪儿了?”

      章辛的态度就显得很冷淡,二十六岁的章辛只是静静看着二十二岁的顾岩,还有些稚嫩。
      想想,未来几年两人不停地分手、和好,最后分道扬镳……
      而此时的顾岩对她的喜欢是真的,花心也是真的。
      他就是这样的人,不停和她说,她是他最特别的人,但是听着真令人遗憾,最特别的,不是最爱的。
      年少的爱恨浓,三天五天的闹一场,居然几年都不散。
      “怎么傻了?问你话呢?”

      章恪见姐姐不说话,就说;“她刚醒来的时候,连我都不怎么认识。我怀疑她有点失忆了。”
      有一个单纯而愚蠢的弟弟,总是能缓和一些莫名其妙的气氛。

      章辛坐起来一直都一声不吭,顾岩听了章恪的话,伸手过来想摸摸她的额头,被她一巴掌拍开。
      顾岩就笑起来:“哪里是不记得了,是头疼不耐烦多说吧?”
      章辛还没想到怎么和他处,他可以是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包容她的坏脾气和她的无耻。
      但真的没办法做恋人,即便她当年是真的很喜欢他。
      一个缺爱的女孩子,喜欢都带着肆无忌惮的试探和挑衅。还有完全的占有欲和嫉妒心。
      没人会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可显然顾岩是没见过她这么乖巧的时候,她从前化妆化全妆,穿着最潮,性格也最烈。要是知道自己出院他才来,这会儿早开始骂人或者揍人了。
      之前两个人闹的凶的时候章辛把顾岩的房子砸的稀巴烂,可想而知她的暴躁。
      但这会儿她就很乖,就那么静静看着他不说话,白白净净。剥离了那些光怪陆离的伪装,露出小白兔一样的迷蒙。

      章辛要是知道顾岩这会儿想什么,只会说他瞎了心了。
      因为他这会儿已经有几个好妹妹了。
      “怎么没把你的好妹妹们带来?”
      顾岩一个趔趄,惊疑不定看着她。
      是了,两个人之前就闹分手,已经闹了很久了。
      章辛再见到决裂的前男友这么焦急她,心里没有触动是不可能的。

      顾岩家里是做建材生意的,和章家不分伯仲,一直都是朋友。
      顾岩毕业就回家里公司上班了,一个年轻帅气有钱的经理,多得是女孩子追捧,而且他嘴甜性格好,女孩子们统一都是好妹妹,天底下再没有这么棒的情哥哥了。
      “那个,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章辛摇头:“我鬼门关走了一趟,哪都不好。现在不想谈感情这些事了,你那些好妹妹也不用藏着了,要不然总有人偷偷摸摸给我打小报告,我也觉得烦了,你到时候大大方方,就说我们早分手了。但是我要是要你帮忙,你必须帮我,要不然我会让你好看。”

      章恪惊的目瞪口呆,不知道章辛这是发哪门子的疯了。
      他可是知道,她去年还因为顾岩在夜店亲了一个妹妹,被她连着甩了几个耳光,闹的顾岩灰头土脸的。
      姐姐从十六七岁喜欢顾岩,这都多少年了?
      怎么可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

      顾岩是外面玩的花,但是对章辛是真心的好,有求必应,章辛的事情他办不到求人也要办到。
      章辛在他眼里就是他的老婆一样。
      她美丽、骄纵又脆弱,她永远是十六岁和他表白最真挚的章辛。
      这么多年两个人吵吵闹闹,他总说她是个坏脾气的孩子,章辛对他是满心满眼的喜欢,可是就是这样的章辛,和他说不喜欢了。
      顾岩直愣愣看着她,章辛笑了下回头;“你看我在处理这些了。”

      章恪吓了一跳,他一晚上才收获小十万,别是让他还钱吧。
      顾岩也看到了,整个客厅里乱糟糟的,都是拍照留下的,他缓和的情绪,觉得章辛这只是发泄情绪而已,只管说:“不喜欢这些了吗?那就买几个新的,你上次不是说定了包和衣服,到了吗?”
      章辛见他下意识逃避,又开始给她撒钱,还是觉得好笑。
      一觉醒来,早就成仇人的前男友还在上赶着给她花钱,这真是。

      “怎么这么晚来?”
      顾岩被章辛问的顿时口干舌燥,他一回来就听身边的人说,那个女疯子酒后驾驶撞车,差点没了,他吓得魂飞魄散,哪里顾上的吃饭。
      章辛又改主意了,回头和阿姨说:“方便给他煮碗面吧。”
      然后才说:“你们坐下说话,我仰着脖子头疼。”
      顾岩见她态度软和了,才说:“怎么回事?”
      章辛很无所谓说:“你说错了,不是我开车,是马慧敏开车,我坐在副驾驶。马慧敏被拘役了吧,估计人家嫌丢人就不吱声,只说我开车自己撞的。”

      章恪听得有点炸了,‘嘿!’了声:“什么人呢,我说怎么到处传的是你酒后开车撞了。”
      章辛也不说话,反正这种事像是她能干出来的,她就是那个暴躁的犟种。

      顾岩也认识马慧敏,点头说:“我知道她,不是你开车就行,那天一起出去的人多吗?”
      章辛摇头:“不少人。已经过去不想提了,等车修好就卖了,我也不开了。”
      章恪想说话,但是见她精神不好,也不敢说了。
      章辛也不想和顾岩说那么多。

      五年前那次车祸,等她出来已经六月了,本就不招人喜欢,性情暴躁,最后还成了个法制咖,她有理闹成没理,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没脑子成那样。
      那也是她和顾岩的导火索 ,他教育她可以胡闹,但起码要遵纪守法,她自尊心被挫,觉得顾岩侮辱她,想解释不是她开车,可拘役都受了,还在狡辩。真的属于品质问题了。

      她这会儿也不想面对顾岩,熟悉的陌生人,不想开口,恋爱是肯定谈不下去了。
      至于朋友怎么做,她还没想好。
      “行了,我已经没事了,不用这么小心翼翼。我头太疼了,要早点睡,你们聊,我先上去睡了。”
      顾岩想留下照看她,虽然两个人闹成分手,大半个月没见面,但是章辛就是章辛,可以让他无数次回头。
      章辛站起身,看也不看他,慢悠悠穿过客厅上楼去了。

      她要是像平时那样生气骂娘,章恪还能和她犟嘴几句,但是她这会儿跟个瓷娃娃似的,说话都轻声细语,本来就瘦白,现在更是瘦的吓人。
      章恪根本不敢犟嘴,只好说:“你先上去睡觉。”
      然后和顾岩说:“她自出事后就心情不好。这几天几乎一整天都不说话,我也不敢和她多说。”
      顾岩还没见过她这个样子,心疼极了,嘱咐章恪:“你好好照顾她,我明天过来看她。”
      等人走后章恪上楼,见她躺在床上看手机,问:“你不是说分手了吗?我看着不像啊?”
      章辛目光平静看着他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分手吗?他的好妹妹又多了三个。你觉得我要继续和他闹一场还是打一架比较好?”
      章恪哪里是她的对手,“祖宗,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就分了吧,不必在意。”

      结果第二天一早六点,章辛起来就破门而入催章恪:“快起床,等会儿出门。”
      章恪打游戏到后半夜,这会儿困的人事不省,坐起身好半天都没有意识。
      章辛威胁他:“你要是不想去,昨天卖东西钱给我,我自己去。”
      章恪一秒钟清醒,狗腿说:“我这不是迷糊了一会儿嘛。”

      果然他们前脚走,顾岩还有几个朋友后脚就来了。
      章辛是没什么朋友的,她性格嚣张惯了,可以说是目中无人,毫无教养。
      但是她认识的很多人也是顾岩的朋友,这些友情都是顾岩在维持。
      听说姐弟两一早出门去了,顾岩还急着问:“昨天还头疼的不能走,怎么就出门去了?”
      阿姨也说不上来,只是好脾气的解释着。

      章辛带着章恪去了随园,大早上的这里并没什么人,本来就是开发的园区,章恪也不知道她来这里做什么。
      但是章辛在园区酒店里开了套房,他在旁边小房间睡觉去了,章辛一个人去楼下吃早餐了。

      其实她自从醒来后,一直都没有睡着过,还一直觉得自己胃疼。很多伴随的疼痛,其实身体未必是真的疼,因为后来那两年她工作加班熬夜非常严重,她才有的胃病,现在身体还是有这种记忆反应,很不舒服。到后半夜会莫名觉得饿的疼。
      就连整夜整夜的失眠也是。

      她只记得七月份这里举办了一场宴会,当初家里花了很大功夫,章家的几个孩子才去参加了,从这场宴会上见了交往的对象。
      她走路慢吞吞的,几乎是蹒跚前进,穿过游廊,往餐厅走都要花很长时间,转过游廊听见有人说:“你得了吧,还不知道他,他从去年开始就戒色了……”
      然后听到那个声音说:“行了。”

      章辛听得一紧张,回头看了眼,游廊空无一人,盛夏的早晨还有些凉爽,她立刻决定折回去绕另一头穿过去,结果几个人听到了响声,转过来看人,只看到一个白生生的姑娘,绿色宽肩带吊带裙,走的慢吞吞,像残疾了似的。
      晨光下更显得人白得耀眼。几个人还啧啧了几声,回去吃早饭了。
      李珩眯着眼看了眼,就认出来了。

      等章辛慢吞吞到达餐厅刚寻了个位置坐下,就见李珩冲她过来了,见她慢半拍的样子,才说:“走吧,跟我回去。”
      章辛:“……”
      章辛和他之间的事,根本说不清,有心争辩几句,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李珩呢,只是觉得自己的女人,让别人色眉色目盯着不像样子。
note 作者有话说
第2章 曾经的爱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鸳鸯配》存稿中,求收藏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