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小说里,柏夜息的身世极度悲惨。他幼时被拐,之后拼死才从人贩子手中逃出来,却又因为扭曲经历培养出的孤僻性格,愈发受人排挤。
      但时清柠知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柏夜息只靠在窗外偷听就学会了寻常小孩怎么练都弹不熟的钢琴曲,不管多么复杂的曲目他只要听一遍就能默出琴谱。在那些涌现的记忆里,时清柠很轻易地找出了主角神色最明朗的一幕——
      正是柏夜息的初次演奏。
      
      那一天偌大音乐厅内掌声长久未息,全场为这位年轻至极的新人音乐家献上了最高的敬意,直到柏夜息连续安可了三次,演出才终于在观众的依依不舍中落幕。
      
      那是柏夜息的第一次登台。
      也是他的最后一次。
      
      小说连续给柏夜息安排了三个追求者,看起来是这个主角颇受偏爱,可结果却是,柏夜息被第一个追他的人毁掉了双手,被第二个追求者夺走了财富。
      然后被第三个人害得丢了性命。
      
      是的,小说讲的就是几个人.渣如何毁掉天才一生的故事。
      
      哦。
      时清柠想。
      一群进阶版的简任。
      加强型傻.逼。
      
      现在世界全然异变,整个故事都不再只是纸上苍白的文字,而是变成了一个人真实的命运。
      时清柠有先天心疾,比任何人都知道生命的珍贵。
      他做不到明知结局却袖手旁观。
      
      况且这次简任找碴,算起来也和自己有关。时清柠不记得小说里有这一段,大概率是自己的举动影响了剧情,才会让柏夜息被迁怒的简任注意到。
      那自己就更不能不管了。
      
      时清柠打定主意的同时,那边简任已经挤开人群走到了柏夜息面前。
      
      简任脸上刚刚还很明显的怒意现下反而隐去了,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沉默的年轻人。
      “吉他是你拿来的?”
      
      一旁有人似乎想帮忙解释,却被跟过来的经理一把拉住了,被警告似的瞪了一眼之后,只能噤声。
      
      但实际上,简任也根本没打算听什么回答。
      他缓缓抬高下巴,冷睨着柏夜息,脸上反而浮现出一点若有似无的笑意。
      “故意的,嗯?”
      
      经理被吓得一哆嗦,慌忙赔起好话。简任也很清楚自己发怒时有多吓人。
      他正等着看这个长发男生诚惶诚恐地向自己道歉。
      再被自己踩进泥里,痛哭流涕。
      
      但简任这次等得着实有点久。
      因为被威胁的那个人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男生大概十五六岁左右,在人群中有些过分的年轻。这个年纪的孩子相貌大多都圆.润柔软,他却因为极致的瘦削和冷漠,俊美的轮廓锋利如冰。
      男生的目光直直穿过了简任,仿佛眼前只是一团脏了的空气。他的视线不知落在何处,但这种态度已经足够把简任气炸。
      
      简任啐骂一声,直接上前推了人一把。
      “跟你说话呢,聋了吗?”
      
      男生个头高挑,身形极瘦,看起来一碰就能掰折,简任根本没把这人放在眼里,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一推似乎并没有推实。
      不过这下男生终于把视线收了回来,抬眼看向了简任。
      
      简任被看得更恼火了。
      
      面前这个人让简任生出一种极度的厌恶,照理说他那张极为出色的脸本该让人生出好感,但简任面对他,却像是对着一团阴冷的云雾,窒闷又死气森森。他看过来时那冷寂无波的眼神,更让简任暴躁烦怒。
      还有他的眼睛。
      
      距离这么近之后简任才发现,对方的眼睛居然不是常见的黑或棕褐,而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冷绿色。
      那颜色让人平白生出一种浓郁的不祥感,就像是骤然看见了恶魔的双眼。
      在这人群嘈杂的酒吧里,没来由地让人背后一冷。
      
      简任恼怒至极,但他还未发作,就见灯光流转,映照进男生抬起的眼睛,某个角度,那双暗绿色眼眸折射.出浅浅色泽,恍然间竟然像极了“森林之梦”。
      
      ……森林之梦。
      想起那套天价钻饰,简任才回过神来。
      时小少爷还在。
      
      简任吐了口气,提醒自己不能本末倒置。
      何况自己在生日会上动手,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好事。
      
      “三林,”简任叫了个自己的人过来,挥了挥手,“先把他带下去。”
      他缓缓道:“别扫了大家的兴。”
      
      反正结束后自己还有的是时间处理这人。
      简任吩咐完,就回头看向了时清柠的方向。
      
      他看见对方正在和身旁黑西装说些什么,黑西装听完点头,直起身来用蓝牙耳机说了几句。
      接着,时小少爷自己也站了起来,居然开始穿起了外套。
      
      简任皱眉。
      他真的想走?
      
      时清柠穿上外套,重新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他决定了要救人,却没打算直接出面。
      
      有刚刚那个送水服务生的经历在前,时清柠知道自己越是表现出对主角的关注,简任就越会针对主角找碴。
      所以他只让黑西装派人暗中将柏夜息护下来,自己并没有动。
      
      慢条斯理地穿好外套,时清柠转身准备离开,果然听到了身后的声音。
      “时清柠。”
      
      简任冷冷地叫住了他。
      “你真的要走?”
      
      时清柠回头。
      
      简任脸色阴沉,唇紧抿成一条冷而直的线。
      明亮的灯光下,男人的脸却被照出了浓重到无法驱散的阴影。
      他吐字缓慢,寒意极重。
      
      “走出这儿,我就再也不会见你了。”
      
      时小少爷身形一顿,面上血色似是又褪去了一分。
      他羽睫轻.颤,声音也隐有恍惚:“你说什么?”
      
      简任看着少年略显怔愣的表情,一字一句,吐字如冰。
      “今天你走了,以后我就再也不会见你。”
      
      大厅里针落可闻,恰逢此时音响电流声也消失不见,所有人都在屏息的寂静里看着这两人。
      
      然后他们就看见小少爷回头,声音淡然而轻快。
      “录下来了吗?”
      
      他身旁的黑西装点头:“录下来了。”
      
      录什么?
      众人纷纷疑惑,只见黑西装直接亮出手机屏幕,点下公放。
      
      ——屏幕上赫然正是刚才简任的脸。
      “今天你走了,以后我就再也不会见你。”
      
      被重复播放出的话回荡在大厅里,余音悠远,绕梁不散。
      
      时清柠拍了拍掌心:“有在场这么多人和视频为证,简先生记得说到做到。”
      他礼貌地朝简任说:“以后就永别了。”
      
      然后时小少爷环视一周,露出一个轻而浅的笑容,温文有礼地向众人道别。
      “各位玩得开心,晚安。”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这一笑惹得红了脸,怔怔地看着这位漂亮至极的小少爷优雅地离开了大厅。
      
      这一连串举动如行云流水,走出大厅时,跟着时清柠的黑西装都忍不住夸了一声绝。
      “二少可真厉害,那个简任被噎得话都说不出来,脸直接绿了。”
      
      时小少爷却在边走边系围巾,看起来刚刚的事对他来说还没认真保暖重要。
      
      “不只是为了气他。”
      围巾系好后,时清柠才道。
      “我是要彻底和他闹翻,省得以后他再想纠缠。”
      
      黑西装愣了一下,这时才反应过来。
      小少爷刚刚故意在众目睽睽下让简任难堪,并不是他凭心情在报复泄愤,而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两人根本不会有传闻中的关系。
      如此一来,就算日后简任怎么后悔,也无法再来打时小少爷的主意。
      
      在一场别人主场的宴会上,时清柠居然能想到这么周全,做得如此完美。
      
      “真是……”黑西装感叹,“真不愧是二少。”
      
      时清柠笑了笑:“我年纪小,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要请孙哥和大家多关照。”
      他说得很认真,并不是为了客套。
      
      时小少爷才十五岁,就算他再怎么娇气、任性、和家里闹别扭,也不该被一个渣男害得丢掉性命。
      
      活着。
      时清柠太明白这两个字有多珍贵。
      
      他不知道小少爷还会不会回来,但既然现下自己借用了对方的身体,便帮对方打理好。
      等人真的回来之后,也可以继续正常生活。
      
      “有时我也可能会任性、犯错,谢谢你们照看我。”
      少年唇边抿出一个腼腆的浅浅笑窝。
      “刚刚在里面也辛苦孙哥了。”
      
      黑西装喉咙哽了一下,向来严肃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怔然。
      来之前他听了太多传闻,甚至直到刚刚也不是没有过担心。
      
      但现在孙.明看着眼前的男孩,却只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小孩子稚.嫩、淘气,耍性子的时候真恨不能把她拎起来揍一顿。
      可是被叫哥时还是会绷不住唇角笑意。
      
      黑西装摇摇头:“不辛苦,分内之事。”
      
      他没有一丝笑纹的眼角慢慢柔和下来,声音低缓而笃定。
      “二少,我们一定会照顾好你。”
      
      *
      
      时清柠离开时没有走正门,他被黑西装领去了酒吧侧门,刚刚主角柏夜息就是从这儿被护着离开的。
      简任的人已经被处理了,时清柠走出大厅不久就看见了被扔在走廊拐角的三林那几人,其瘫软叠摞的姿势像极了某种新潮摆件。
      
      计划中柏夜息此刻应该已经被带到停车场,不过时清柠一走出侧门,就看到了门外正沉默对峙的两方。
      三个高大强悍的黑西装保.镖,和背对门口独身而立的柏夜息。
      
      时清柠意外:“怎么了?”
      
      他一开口,原本僵持紧绷的气氛忽然一松。
      
      背对门口的长发男生身形微顿。
      复又不易察觉、极缓慢地松下了自己的紧绷。
      
      他对面的几个保.镖却比刚才更戒备了几分,还有一人直接跨过半步,横截住了男生转身偷袭侧门的可能。
      “二少。”
      几个保.镖低声向时清柠致意,对那个男生的防备却丝毫没有减少。
      
      时清柠并未察觉这其中的暗流涌动,他只感觉到了疑惑,和走到室外后袭来的冰冷夜风。
      毕竟正是寒冬。
      
      时清柠问:“怎么站在这儿?”
      
      一位保.镖向前,解释了离开大厅后发生的事。
      简单来说,就是柏夜息不同意和他们走。
      
      保.镖们解决简任的人并没花多少功夫,但在这个瘦削到看似风一吹就倒的男生身上,却意外踢到了铁板。
      还是厚度恐怖、双层加固过的那种铁板。
      
      时清柠很快反应过来,毕竟主角在小说里就性格孤僻,防备心极重,会拒绝也不难理解。
      至于武力值,柏夜息从小受尽欺辱,各种打骂围殴都是常事。他自己拼出了一条血路,打架技巧全是见血见肉的斗殴里一拳一拳地砸练出来的。
      所以才会这么凶悍。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主动攻击别人。
      
      所以时清柠主动打圆场说:“这应该是个误会。”
      “抱歉,吓到你了吗?”他对柏夜息道,“我们没有恶意,只是不想让那些人伤害你。”
      
      酒吧侧门相当偏僻,四下并无人影,门顶的灯光笼罩下来,映得空气中寒尘毕现,也清楚地照出了时清柠的脸。
      
      冬夜风冷,少年的眼角被吹得微微有些发红,与稍显苍白的面色衬比得愈发分明。他的眼廓本就精致,天生自带眼线,此刻被红色晕抹过,就更显得惊人地漂亮。
      像在这暮冬的一片荒芜里,绽开夺目的艳色。
      
      被询问的人停顿了数秒,迟过许久,才吐出两个字音。
      “没有。”
      
      话语简短,音色却极为出众。
      柏夜息的声线低醇冷冽,许是因为刚刚受到了惊吓,此刻还带着微微的低哑,漾出一种磁性的余韵,很好听。
      
      但在说着“没有”的时候,他却缓慢地向后退了半步。
      
      时清柠:“……”
      自己有这么吓人吗?
      
      时清柠摸了摸自己的脸,估摸着可能是被冻得久了,苍白得有些厉害。一旁的黑西装见状,低声道:“二少,人已经救出来了,外面太冷,不如先回去吧。”
      
      时清柠却还有话没说完:“稍等一下。”
      他又转头问柏夜息:“我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吗?”
      
      柏夜息又顿了一下,微微皱眉,嗓音沉而冷。
      “为什么?”
      
      他眉目冷寂,灯光从侧边投来,光与暗自那高.挺得鼻骨处一分为二,半张脸都隐没在浓重的阴影中,更让人看不清神情。
      
      戒备之意格外鲜明。
      
      几个保.镖因为他的态度而更加提防,时清柠却一直在直视着对方。
      
      这小朋友也太瘦了。
      时清柠想。
      
      主角现在看起来至多十六岁,当真还是个小朋友。他的身形极为瘦削,此刻墨色的长发自颊侧垂落,稍稍遮住了那苍白消瘦的面庞,让人显得更加单薄。
      时小少爷瘦是因为先天性心脏.病,怎么好生将养都长不了肉。可柏夜息身形看起来居然和时清柠这个病人有几分近似,只除了比他高出半头。
      配上微哑的嗓音,就更显得有些单薄瘦弱。
      也不知道平日里吃过多少苦头。
      
      还有他的手。
      
      时清柠看见了柏夜息垂在身侧的双手,那双手瘦直而修长,指甲干净整齐,虎口有凸起的筋络。长指握拢时,大拇指根靠近手腕的地方,还会凹下去一个很好看的小窝。
      那是一双天生适合弹钢琴的手。
      
      一想到主角买不起琴只能用画着琴键的纸板偷偷练习,还总是用这么漂亮的手去和别人打架。
      时清柠就很想现在、立刻押着他去弹琴。
      
      时清柠也清楚自己刚参加过简任的生日会,主角肯定会心存警惕,他耐心地解释着,摊开双手表示自己并无恶意。
      “我和刚刚那个简任不是一起的。”
      
      为了不让对方误会自己也是来找碴寻乐的,时清柠找了个很充分的理由。
      “我想找个同龄人陪我练钢琴,之前也是因为见简任的手指好看,才会和他认识。”
      
      “现在我发现你的手更好看,非常适合弹琴。”时清柠问,“我想雇你做我的琴伴,可以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别夸手指了……怕你以后会哭着后悔。
    本章100个红包,感谢所有阅读和留言=3=
    绿色和黄色两个封面分别是攻和受的人设,双人设封可能要等到中旬,现在大家喜欢挂哪个呀?
    感谢在2021-01-01 23:46:10~2021-01-03 02:42: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回忆 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就爱芝士排骨汤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番茄味薯片 3个;山楂叉烧包、阿西、迷雾七、D. Mire. Endless、折枝、wing、江百井、微啊微、明月何皎皎、临溪而渔、huahu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碳烤兔爪 100瓶;代表太阳温暖你? 39瓶;荀祷数学又崩盘 30瓶;唉呀妈啊 27瓶;小雪、没有小新的蜡笔、狐狸皮皮、壳壳 20瓶;kkenma 15瓶;茱与、艹耳、xxxxxxxx、停停停停云、九君 10瓶;huahua、远山 9瓶;enihswons 8瓶;明月何皎皎、42692206 6瓶;W一一、包子 5瓶;么西么哒、lul 3瓶;月雅、南边一帜 2瓶;HHW、。。。。。。。、椒盐皮皮虾、段小纯儿、小菊花、wing、a□□on、殷馨雅、季白十九、开心桃子汽水、九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