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时小少爷的语调并不高,甚至相当平和,但音响师刚刚才因为简少在和人说话,关掉了所有背景乐。
      于是恰好此时,整个大厅格外安静。
      
      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时小少爷的声音。
      
      一时间众人反应各异,纷纷为克制表情而忍到面色古怪。
      特别是那些冲着时小少爷的名头来的,神情更是玩味。
      传闻里都说是这个简任把人吃得死死的,这回他们亲眼见了,分明倒像是小少爷在玩?
      
      那群习惯捧着简任的人们就没这种看戏的心情了,他们都被惊得不轻。
      不、不是说小少爷喜欢到寻死觅活的吗?
      怎么现在……
      
      最尴尬的是,就在他们面面相觑之时,门口忽然传来“哐啷”一声巨响。
      
      有人转头望去,就见大厅的门大敞着,一拨至少十几个服饰繁复的人拿着乐器站在门口。
      为首一个人面色尴尬,带着歉意笑了笑,匆忙催着队员赶紧把失手掉下的金属音叉捡起来。
      
      正是那几个被邀请来生日会的乐队,他们恰在此时到场,刚好目睹了方才那一幕。
      
      “……”
      
      大厅里弥漫开一种诡异的寂静,所有人都忍不住看向了简任。
      
      简任早在听见那句话时就变了表情,一张脸被气成了铁青。
      
      他心高气傲,最不能忍的就是丢面子,何况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
      简任手背青筋暴起,正要当场发作,视线却忽然被不知什么光亮晃了一下。
      
      是小少爷那件白色羽绒服上的几枚钻石纽扣。
      
      酒吧灯光靡暗,几枚淡色纽扣却依然闪出了点点璨然的绿芒。
      简任瞳孔一缩。
      
      “森林之梦”。
      ——那是刚在燕城佳士得拍出两千万天价的全套钻饰!
      
      天然彩钻极为罕见,在全世界钻石拍卖中都是最高价的级别,何况这还是彩钻里最高的鲜彩级别。
      当日拍卖时就有不少贵宾级老顾客开了价,最终此物却被一个匿名客人拍了去。
      
      谁能想到,这套天价钻饰居然出现在时家小少爷一件再日常不过的冬日外套上。
      被随手当成了一个毫不起眼的装饰。
      
      绿钻,寓意健康、平安。
      时家有多宠这个小儿子,可见一斑。
      
      认出天价钻饰的简任瞬间掐掌克制,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他还要靠时家翻身。
      
      这一冷静,简任也意识到了新问题。
      时小少爷一直被养在温室里,怎么可能突然转变想法?
      
      这句话八成是别人教的,让小少爷故作姿态,好来试探自己。
      想到这,简任豁然,不由冷笑。
      
      “不用拿这么幼稚的方法来激我。”
      简任挑眉,终于开了口。
      那双漆黑瞳眸盯着面前男孩,声线低冷,一字一句。
      “我不吃这一套,小少爷。”
      
      冷淡地说完,简任便转身朝门口乐队拍了拍手,冷冷宣布:“进来,开场。”
      直接把时二少晾在了一边。
      
      迫于压抑气氛许久的朋友们见简任这般应对,终于松了口气。
      就说嘛,占上风的肯定是简少!
      
      他们放松下来,又好奇地去看那位被反将了一军的小少爷的反应。
      
      但时小少爷看起来并没有被晾下的失落感,
      他径自找了个单人卡座坐下,还和简任的位置相距甚远。
      
      大厅里因为开场而重新热闹起来,乐队就位,音响调高。
      宴会还请到了一个小有名气的主持人来串场,一时间灯光闪晃,气氛上扬,让人不由自主地跟着音乐进入了节奏。
      
      明灭的灯光下,依然有形形色.色的目光在打量那位落单的小少爷。
      大厅暖气开得很足,周遭人又多,许是有些闷热,时小少爷脱掉了自己厚重的外套,露出了内里的衣着来。
      
      夜晚的酒吧里,来客穿得一个比一个骚气,到处都是皮革镭射的反光和白花花的肉色,格外晃眼。
      唯独时清柠一个人,白羽绒服里穿的却是一件杏色的羊绒毛衣,把那本就柔软的身形轮廓裹得愈发温和。
      
      灯束闪过,男孩微长的细软发丝被映照开一片金灿灿的暖色。
      喧杂吵闹的音乐忽地在他周.身退去了,让望过去的人眼底心里只剩那一个聚着光的身影。
      
      周遭气氛如此热烈,他最安静。
      却最万众瞩目。
      
      寻常人作这打扮来酒吧夜店必定是格格不入,时小少爷却让背景里一切光景都黯然失色,只剩作他的陪衬。
      他并未有什么动作,连神色都无波,眼角眉梢的柔软暖色却让人从心底涌.出甜意,忍不住贪恋再多看一眼。
      
      而细看的人很快也发现了新的端倪。
      
      时小少爷不只穿着羊绒毛衣,里面还叠了丝质的衬衣并一件高领打底,一层又一层裹得格外厚实。
      但他衣着如此,却不似常人般臃肿,反倒被暖绒绒的衣物衬得整个人愈显清瘦。
      时清柠露在袖口外的手腕瘦得厉害,腕骨上方凹陷出两个浅窝,淡青色的血管从薄而透的皮肤下清晰地显露出来,苍白的左手手背上还扎着一个显眼的留置针。
      
      让人看见不由呼吸一滞,心尖骤疼。
      
      远处的简任也看见了那个留置针,胸口仅剩的一点怒气也尽消散去了。
      只余一抹略显陌生的甜。
      
      针头都没拔下就来参加自己的生日会。
      果然,他真的是爱惨了自己。
      
      时清柠浑然不知旁人的想法,他正在整理思绪,思考简任像的那位正牌到底是谁。
      但才刚开始思考,那种从后脑生出的扎人痛意再度袭来。
      又是之前在时妈妈面前流鼻血时的那种晕疼感。
      
      时清柠只能按住额角,暂时停下了思绪。
      显然,这个身体的大脑记忆区受到了极大刺.激,连回忆都成了一种被动技能。
      连带着时清柠自己的记忆也变得混乱不清,以至于他现在连那本小说是在何处看的,到底什么剧情都回想不起来。
      
      时清柠点了点指尖,打算等这个过于羸弱的身体恢复一些再做计划。
      正想着,有个端着托盘的服务生走到近前。
      “您需要些什么酒?”
      
      托盘上的酒杯已经被其余客人拿走几只,全是五颜六色的混色液体。
      时清柠自然不可能去碰。
      “不用,给我一杯薄荷水。”
      
      以时小少爷这身体,时清柠没打算在外面乱喝东西,不过他在想事情,就习惯性地点了薄荷,闻闻香气。
      
      没多久,那位服务生就送来了一杯薄荷水。
      时清柠道:“谢谢。”
      
      服务生大概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温和,愣了一下才微笑回道:“不客气,您慢用。”
      
      他把杯子放下,转身刚走出几步,就被一股忽然袭来的大力推搡,直接撞在了墙上。
      
      “干什么呢?”
      一个吊梢眼的红毛揪着服务生的衣领,声调轻缓,神情却阴恻恻的。
      “你上班就是来勾引客人的?”
      
      服务生匆忙摇头,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人拎着又往墙上狠掼了一次,撞出“砰!”的一声重响。
      那声音即使是在嘈杂的音乐里也分外明显,惹得不少人看了过来。
      
      服务生疼得说不出话,被红毛指着鼻子骂。
      “少他.妈乱动不该动的心思,你冲谁笑呢?”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许多视线,红毛见状直接环视一圈,抬手一指不远处的时清柠。
      “那位,是我们简哥的人。”
      “都他.妈给我离远点!”
      
      周遭杂音都被他这话压了下去,众人皆是一静。
      
      红毛这才勾起唇,露出一个满意的笑。
      
      这招叫宣誓所有权,他们早用熟了的手段。
      以前也有人被简任钓太久,被他的冷淡弄到心灰意冷,打算放弃,红毛他们就会上去来这么一招。
      惹得人面红耳热,只觉得虽然简任表面冷淡,却让自己得到了他朋友们的认可,简任还是喜欢自己的。
      这样一冷一热的对比反差,效果绝佳,最后什么人拿不下?
      
      这回也一样,只不过红毛是第一次这么早用出这招。
      毕竟这小少爷是最得简少认可的一个,他们也都跟着格外上心。
      
      红毛身旁几个人也随声附和,他们都是简任的小弟,还继续放话说。
      “都给我听清楚了,识相的就别往简哥的人面前凑!”
      
      旁边有心结交时小少爷的人听了这话,也不由暗中皱眉。
      这意思是不许别人靠近了?
      
      那个无辜受牵连的服务生更是倒霉。
      “还有你这个服务生,啊,班都不好好上,去,赶紧把经理叫来,扣工资!”
      “哎呀直接开除算了!”
      
      小弟们嚷嚷着,还不忘观察时清柠的表情。
      他们这招屡试不爽,对方果然也有了反应。
      时小少爷的视线正落在他们几人身上,漂亮的眼眸目光专注,微微扬了扬眉。
      
      就是那表情,看起来并不像是小弟们预想中的欣喜。
      倒像是在看傻.逼。
      
      时清柠自叹阅人不够,还没见过这么纯种的傻.逼。不过想想这本来就是个狗血最大的地方,也就没那么难理解了。
      
      时清柠屈指敲了敲腕间手环,智能屏幕亮起发送出信息,没多久,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红毛和其他几人正是气焰最盛的时候,他们刚放完狠话,自然不肯放人靠近,当即堵了上去,开始推搡。
      “你谁啊,说了别靠近没听见?聋子……啊!!”
      
      红毛话没说完,就被眼睛都没抬的黑西装掐住手臂反折,胳膊猛地扭曲被别到背后,鬼哭狼嚎的红毛被一下重重地推砸在了墙上!
      又是“砰!”的一声重响,红毛被别了手的哀叫也戛然而止。
      
      他正好撞在刚刚服务生被推的那片墙上。
      还是正面朝墙。
      
      旁人看见都忍不住替这一下觉得脸疼,几个小弟更是吓傻了,一时忘了反应。
      
      从始至终都没有多看他们一眼的黑西装扔完人,直接走回时清柠身旁,俯身恭声道。
      “二少。”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这是时清柠带来的人。
      
      只见时小少爷也没再去看红毛那几人,只是认真地在和黑西装商量。
      “孙哥,刚刚那小哥送来的水温度不错,我想给他一笔小费。”
      
      黑西装立时应下:“好的,给多少?”
      
      时清柠想了想,问:“现在打狂犬疫.苗多少钱?”
      
      一直不苟言笑的黑西装眼底浮现一点笑意,声音依旧沉稳。
      “三针的总价大致在千元以内。”
      
      时清柠摸了摸下巴。
      这个略有些老成持重的动作被他顶着这张脸做出来,乖到惹人心.痒,忍不住就想去摸.摸.他的头发。
      时清柠问:“被狗咬和被狗抓,打狂犬疫.苗都有用是吧?”
      
      这下旁边终于有人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这摆明了是在说红毛几个人是狗。
      真是文化人骂人。
      狠还不带脏字的。
      
      黑西装一脸严肃:“是。”
      
      “那就一千吧。”时清柠点点头,还朝不远处的服务生道,“辛苦了,好好养工伤。”
      
      服务生愣愣地接过小费,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另一个黑西装的陪同下离开了。
      只剩下几个脸色涨如猪肝的小弟,和忍笑到神色古怪的众人。
      
      红毛被那一下撞了个半昏,最后还是在几人七手八脚的搀扶下才狼狈地离开。剩下几个小弟讪讪不敢去看远处简任的表情,因而没发觉此时简任的脸上并没有多少被打了脸的怒气。
      反倒带着一丝难得的玩味。
      
      这边闹出动静时,简任的视线自始至终都在时清柠身上。
      看见男孩这副反应,他反而被激出了更浓厚的兴趣。
      
      这感觉就像是一只曾被自己玩弄在股掌之间的幼小猫崽。
      忽然长出了奶牙来。
      
      牙尖嘴利的小东西。
      简任轻笑。
      有意思。
      
      时清柠并不知道简任在想什么。
      也幸好他不知道,不然他得把来之前好不容易咽下的一点蜂蜜糖水全吐出来。
      
      简任的小弟们吃了瘪没敢再出声,看完好戏的众人维持着礼貌的表情,大厅里一时弥漫着淡淡的尴尬。
      接连出了两场意外,饶是经验丰富的主持人也费了不少功夫才把场子重新热回来。
      
      好在生日会节目终于开始,流程一进行,场面也变得有序了许多。
      几支被请来的乐队依次演奏,满场热闹非凡。
      开满了环绕音效的音响让所有人都如同置身在舞台正中,这效果绝对气派,却也免不了会对身体有所冲击。
      
      站在单人卡座旁的黑西装始终关注着身旁小少爷的情况,虽然他们离正中的舞池尚有一段距离,但这里到底有些过于吵闹。
      
      时小少爷的视线一直落在四处,不知在看些什么,他的眉心刚一蹙起,黑西装立刻俯身:“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时清柠回神,摇摇头,刚想说话,声音就被远处突然上台的主持人盖过了。
      
      “感谢NM乐队的精彩演奏!接下来,让我们有请今天的寿星出场——”
      
      震耳的立体音效如漾开的水波般划过大半个酒厅,追光灯随着音浪一起打在了舞台之上。
      那里站的正是身穿黑色高领无袖皮衣的简任,他怀抱着一把铂金色漆光的吉他,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全场。
      
      耀眼的灯光落在男人身上,愈发明显地烘衬出那两只手臂上结实有力的肌肉线条。
      台下不由响起小片的惊呼声。
      
      主持人笑吟吟地继续介绍:“大家都知道,简sir是艾利斯顿音乐学院的高才生,他平时从不轻易上台,今天我们是借了这生日会的好机会,才有幸听到他的亲自演奏。”
      “这是简sir自编自谱的一首曲子,名为——”
      
      “《新生》。”简任低冷的声音截断了主持人的话。
      
      那双沉寂的黑眸俯视着台下。男人音色冷淡。
      “为了庆祝今天我的生日。”
      
      简任停顿了一下,才意味深长道。
      “也为了送给一个人。”
      
      众人屏息聆听,只为等一个名字。
      简任却偏偏就此打住,指尖一拨,直接开始了弹奏。
      “叮——”
      
      他知道。
      简任勾起唇角。
      不说,反而更能勾得人心.痒揣测。
      
      乐声骤起,隔着拥挤的人群,简任的视线直接落在了远处卡座上那个独坐的男孩身上——
      那里,时小少爷果然也在看着自己。
      
      简任清楚地知道对方的心意,而他所见的对方每一个举动,都在加深描绘着对方到底有多喜欢自己这件事。
      
      简任还记得,两人初见时,正是自己的一段乐声吸引了时小少爷的注意。
      时小少爷似乎爱极了简任玩音乐的模样,那时不过是简任随手弹的几个调子,就吸引了对方的所有心神。
      
      现在专门写了一首歌送给他,简任猜都能想出小少爷那惊喜感动的模样。
      果然,从吉他声起,时小少爷就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
      
      简任面色无波地拨弹着,心下却是极度快意。
      没想到自己原本被.逼.迫修学的音乐,现在却起了这么大的作用。
      
      简家是帝都燕城的豪门,家大业大,子嗣众多,单是简任这一代,主房支脉全算起来,就有二十几个同辈。
      他们争得头破血流,也不过是为了讨得简老爷子的一点欢心。而简任正是落败被赶出燕城的其中一个。
      
      但在这么多小辈里,却有一个人独得简老爷子的欢心。
      那人甚至比简任还要小上几岁,简任的待遇与他相比却是天差地别。
      甚至就是因为那人会弹几首曲子被老爷子屡次夸奖,简任才被父母逼着去学了音乐。
      
      对这件事,简任一直耿耿于怀,却没料到有一天音乐会派上这么好的用场。
      有了时家的资金和在海城的市场,自己回到燕城后肯定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简任想着,越发觉得自己走运。他的动作也越发肆意酣畅,弹着弹着甚至就一步跃下了高高的舞台,在众人的惊呼叫好声中大步迈入了人群。
      人们随着乐声疯狂摇摆,气氛升到了最嗨。
      最后,简任以一个完美的滑音结束了这一曲。
      
      人群欢呼鼓掌,简任轻.喘着,却没去管那些惯常凑上来吹捧的笑脸,反倒一甩汗湿的额发,穿过纷纷自动避让开的人群,径直走到了时小少爷面前。
      
      大厅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此处,视线比追光灯更炫目。
      
      简任眼皮一扬,汗湿的额角有水珠破空滴落,展露出逼人的性.感。
      
      “怎么,你刚刚一直那么认真地看我。”
      他勾起唇角,微微沙哑的嗓音压低出磁性。
      “听懂我的‘心声’了么?”
      
      面前的小少爷坐在卡座中,乖巧地仰头看他,那副神情与姿势都让简任顿觉喉咙更哑。
      
      小少爷声音也一如既往地清软动听。
      “不算听懂。”
      
      他说。
      “但是听出了曲子里有个错音。”
      
      “……”
      
      简任勾唇的笑容霎时凝固在了脸上。
      人群拥挤的大厅也同时陷入了一瞬僵寂。
      
      只有时小少爷依旧神色如常,还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时清柠听到简任弹吉他时就发觉,简任会音乐这件事也像极了那位正牌某人。
      但简任明显是个半吊子,那个什么音乐学院估计也是个水货,白瞎了时清柠在这认真听完了整首,结果烂到拉胯的音乐声根本没让时清柠多回想起什么。
      还聒耳朵。
      
      其他人并没有时清柠这么淡然的心态,那个主持人更是脸都僵了,干笑着打圆场说。
      “这个,这位小先生是不是听错了?这首可是简少原创……”
      
      时清柠眼睛都没抬。
      “从第六个八拍开始,就是《克罗地亚狂想曲》里的一段旋律,直接搬来用的。”
      “所以说他弹错了。”
      
      “够了!”
      简任脸色青白一片,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终于彻底冷下了神色。
      “你到底想和我闹到什么时候?”
      
      时清柠理了理衣袖站起来,毫无留恋。
      “那不如就到这儿。”
      
      他是真的打算要走,因为发现这儿已经没什么有用信息了。
      渣男身上都是些支离零散的碎片消息,现在也掏得差不多,而大厅里其他客人时清柠刚刚花了时间全看过,没有让他觉得眼熟的,提供不了助力。
      况且小少爷今天刚出院,早回去休息也比在这乌烟瘴气的地方强。
      
      时清柠的语气太过淡然,简任忽然生出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甚至开始怀疑对方是当真要走,下意识就想要上前一步。
      
      但还没等他动作,时小少爷身旁那个高大强悍的黑西装已经转过头来,锋锐如刀的视线直直剐在简任身上。
      那视线甚至莫名让简任觉得,要不是大庭广众之下,自己可能就真的要被这黑西装给活剐了。
      
      “不、不好意思……”
      就在局面僵持之时,一个经理模样的矮胖中年人终于从人群中挤了过来,他一边擦着汗一边不住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给二位添麻烦了。”
      
      中年经理是刚刚服务生出事时被叫来的,现在才有机会上前说话。他知道面前客人的背景,这两位他们酒吧哪一边都得罪不起。
      事情真闹起来,他们以后也别想干了。
      所以情急之下,经理连忙出面打圆场。
      “二位少安毋躁,实在不好意思,是今晚负责拿吉他的小孩搞错了,耽误了简少的演奏。就、就是墙边那个!”
      
      经理说着隔空朝远处一指,直接把锅推给了那个新来的年轻小孩。
      他记得今晚后台刚拉来一个年轻人,似乎就是个帮工的,后续处理起来也方便。
      
      “他把吉他拨片拿错了,真是抱歉,我们会立刻处理……”
      
      经理还在赔不是,而大厅内光束旋转,一束灯光扫过,终于照清了墙边那个年轻男孩的脸。
      
      那张面容甫一现出全貌,众人视野中的光线全黯了一分。
      
      仿若时间忽然被放慢,顶光灯旋扫的痕迹都在空气中清晰可见。
      光束转瞬挪开,年轻人重新隐没入了周遭的昏暗。
      
      但留在众人眼前挥之不去的,却仍是那抹已然无法忘怀的惊艳。
      
      不少人神色恍惚,又转头去看时清柠的脸,看到后才终于勉强添了些真实感。
      敢相信自己今天这一晚,居然就见过了两个绝世容颜。
      
      厅内大多数人都被接连的美色晃住,只有被经理挡住大半视线的简任没有第一时间看向墙边。
      他知道经理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日后还要在海城待,简任愿意给对方这个面子,况且他也懒得和一个小帮工计较。
      
      只是因为那么多人看向墙边,简任才抬头随意扫了一眼。
      但下一秒,他的瞳孔一缩,死死盯住了那个身影。
      
      简任缓缓眯起眼睛。
      长头发?
      
      他低啐一声,嗓音阴冷。
      “妈.的,老.子最恶心长头发男的。”
      
      骂完,简任就粗暴地拨开人群,朝那个年轻人走去。
      
      时清柠也看到了墙边那人。
      灯光扫过的瞬间,他正巧看清对方的脸。
      只那一眼,时清柠耳边就炸开了轰然巨响,视网膜烧灼出炫目星点,团团飞散。
      
      一瞬间时清柠甚至觉得自己仿佛被一股无形力量正正击中,意识被瞬间轰打出了躯壳。
      拉回他神志的是额角尖锐的抽痛,和鼻尖的酸.痒。
      
      有过初醒时流鼻血的经历,时清柠下意识摸了摸口鼻。
      掌心里果然有新鲜血迹。
      
      时清柠定了定神,熟练地从口袋摸出鼻腔止血塞,塞了进去。
      
      他早就习惯了没觉得有什么,却把身旁的黑西装紧张坏了。
      
      “您又流鼻血了?”
      黑西装眉心紧锁,低声问。
      “要回去吗?是不是心脏不舒服?”
      
      时清柠摇摇头,随口扯了一个理由:“没事,看美人看的。”
      
      黑西装:“……”
      想起小少爷之前对同性的简任的执着,黑西装不由又生出了另一种担心。
      
      时清柠用指节按住额角,又抬眼看向墙边。
      那边光线依旧暗淡,年轻人的脸隐没在晦暗之中,看不清表情。
      
      但时清柠的收获已经够多了。
      消化掉这一波疼痛的同时,他也获得了涌进脑海的信息。
      比见到简任时多得多的记忆。
      
      没错,时清柠看到那年轻人的第一眼就发觉。
      这就是简任长得像的那位正牌某人。
      
      只不过之前时清柠想错了方向。自己会察觉这人的存在,并不是因为他对时小少爷影响有多大。
      而是因为,他就是这部小说的主角。
      柏夜息。
      
      小说拍成的影片时清柠看过,因此他一见主角的脸就回想起了不少东西,比如这部小说的主线。
      这就是一本彻头彻尾的狗血烂俗小说。
      
      时小少爷在书里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配角,就遇上了简任这种大傻.逼。
      而主角的凄惨遭遇,比之还要更甚百倍。
      
      小说像是不管不顾地直接将兜头的狗血全淋在了这人身上,毫无逻辑,肆无忌惮。
      像今天这样完全是被推锅的无妄之灾,对主角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
      
      光束灯被关停,厅内开了大灯,墙边人的身形完全显露出来。
      人群拥挤,主角却因为一张脸脱众而出,成了绝对的焦点。
      
      时清柠也一眼看到了对方。
      细看之后,他才想起,主角柏夜息正留着男生里极为罕见的长发。
      
      四下嘈杂,私语不绝,脸色阴沉的简任正朝墙边走去。明明是如此紧张吵闹的时刻,没来由地,时清柠的脑海中却忽然不合时宜地冒出一个念头。
      
      之前看小说和影片时都没注意过。
      直到真实见到之后,时清柠才发觉。
      ——那抹沉黑色,独属于柏夜息的、标志性的长发。
      ……似乎有点好摸?
      

  •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不仅可以摸,还会受不住去扯。
    -
    开新文后又可以写作话啦!开心心!(?
    本章300个红包,希望可以发完=u=,下章周日早七点更新~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唐陌 、46627442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polaris0630 2个;唐陌、薄荷柠檬水、江百井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番茄味薯片 8个;江戟 7个;sunny89、江百井 5个;龙深眠、一时钰 4个;薄荷柠檬水 3个;六百块买不了吃亏、驍戰斃狐、我是咩阿、江戟、Vixerunt、越來越圓滾滾的yos醬 、好吧 2个;ll、木子青、窝里疯、冰下的蕾蕾、草三心_q、mon、沐言、麦、东楼香菜夫斯基、江浣、致捂、就很气很烦很蓝瘦、砂糖、冷了吧唧的、玄彧、亡月、fumika、快谈恋爱叭求求了、檀痕、懒、卫敛、时光倒流、松鼠取不好名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请叫我陶冶情操! 220瓶;薄荷柠檬水 77瓶;桃风霜 59瓶;切尸红人魔 35瓶;鹿野 20瓶;小兔耳朵、奶黄包、嗒嗒哒哒、水风轻、今天丧丧的、下一年 10瓶;虾条蘸酱、明月何皎皎 9瓶;GypsyBard 8瓶;鹿彬彬 7瓶;soft亲爹、百里 6瓶;yu、槛外长江空自流、48286656 5瓶;幺爻、男女通吃的华仔仔、kkenma 3瓶;小叶籽lll、殷馨雅、呀吼、莫歆雨 2瓶;丁临乌、27272175、a□□on、碓氷拓海、长羿、团子的蛋蛋酱、辞酥白唯 1瓶;(营养液统计出了点bug,只统计了21年的数据,20年投的营养液我也有收到,非常感谢~)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