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凭什么! ...

  •   
      冷慕诗知道这家客栈里面没有活人,全都是画皮,只看大厅里面坐着吃酒的人桌子上精致的、未动几筷的酒菜便知异样。
      
      但这客栈之中有日重境界的画皮大妖,画皮以吞噬活人维持相貌,以鲜血画自身轮廓,大妖擅长隐匿妖气,依照萧勉和他两个师兄的星重修为,根本无法窥知出来。
      
      这段剧情里面本来萧勉和两个师兄已经拼尽全力,以两个师兄牺牲为代价,眼看要逃出来,却不料她这个恶毒女配拖后腿,回手把自己妹妹推出了保护结界……而恶毒女配注定自食恶果 ,结界破碎连带她自己也重新跟着跌了回去。
      
      接着就是非常经典的——你到底选谁游戏。
      
      画皮大妖让萧勉选择救谁,萧勉正人君子,自然不会选择,她这恶毒女配又企图去害女主角,最后自然又是她自食恶果,毁尽容貌……
      
      一想到要毁容,冷慕诗有点害怕。
      
      就算后期有机会恢复,可她毕竟也是个女孩子,毕竟也是第一次面对妖邪。
      
      可就是因为这段剧情,男主角更加厌恶她,女主角也看清了她的“真面目”决定和她恩断义绝,而男女主因为生死与共初萌情愫……
      
      这段剧情很重要。
      
      她不能改变,就像她知道了一切,也还是无力改变家族被灭的事情,她不能管,透露剧情法则会惩罚她,那种痛苦她实在无法承受——
      
      “我们不要住这里了,我们……我们找一个其他的地方去住吧?”冷慕诗突然抓住萧勉去接房门钥匙的手。
      
      她死死闭着眼睛,咬牙忍着储物袋里面的石头烫到她浑身要融化的痛苦,抓住萧勉的手腕说:“这里有……”妖。
      
      最后一个字她没有说出来,就浑身一软,昏死在了地上。
      
      冷慕诗感觉自己遭遇业火焚身,她的灵魂似乎都被烧化了,这太痛苦了,她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随便透露剧情!
      
      她猛地醒过来,浑身热汗地从床上坐起来。
      
      冷天音坐在床边上拿着帕子在她脸上擦,冷慕诗气喘吁吁地看着陌生的床顶,知道他们现如今已经入住了这客栈之中——进入了画皮大妖的嘴里。
      
      “姐姐,你醒了,易仙君已经为你把过脉了,说你只是惊吓过度,现在高热已经退了。”冷天音把毛巾搭在桌边的架子上,起身去给冷慕诗倒水。
      
      冷慕诗看了冷天音一眼,撑着手臂起来,接过冷天音递给她的茶杯,咕嘟嘟地连灌了三杯,然后才吁出一口气,问冷天音:“现在什么时辰了?”
      
      “已经过了丑时。”冷天音话音一落,冷慕诗心头一跳。
      
      下一瞬,房门直接被破开,三位仙君持剑且战且退地进来,冷天音竟“啊”的一声,手里的茶盏掉在地上摔了个稀碎。
      
      “两位冷姑娘,快进阵中来!”
      
      萧勉的一位师兄,在屋子里的地上以长剑划下了符文保护结界,回头召唤惊惧捂嘴的冷天音和坐在床上一脸状况之外的冷慕诗进入结界。
      
      冷天音站在地上,率先被那位师兄拉入结界,冷慕诗本来应该连滚带爬地冲进去的,可是此刻她看着和一众口歪眼斜的画皮乱战的三位仙君,还有这已经开始扭曲的屋子,突然间觉得无趣极了。
      
      她的人生也是,何尝不是像在这画皮大妖之口挣扎的众人一样,真的拼命挣扎,就能逃出去吗……
      
      “冷姑娘!”那位师兄又喊了一声,神色焦急非常。
      
      这位师兄叫什么名字,冷慕诗其实都不知道,她是故意不去记不去问,因为他们也是配角,注定今日死在这大妖之口。
      
      但是就在她求生欲开始动摇的当口,冷慕诗腰间一烫,那种置身业火般的痛苦立刻让她连滚带爬地下床,钻进了保护结界。
      
      去他娘的吧,毁容也比痛死好!
      
      保护结界之外,三个仙君持剑战得满室银光,那些画皮妖被砍穿了也不会死,身首分离,也能歪歪斜斜地站起来,桀桀怪笑着再度冲杀上来,只是战斗力会削弱。
      
      这样看尚且能够敌过,但是冷慕诗知道没有用,这些画皮妖都只是些小傀儡而已——他们早已进入了大妖之口,这屋子已经开始扭曲变形,只等这些画皮妖傀儡全部被杀死,他们要一同被大妖咽进去,落入大妖腹腔。
      
      一只被砍杀在地的画皮妖,拖着成了一巴掌厚度的、扁扁的半个身体,血淋淋地朝着冷慕诗和冷天音所在的结界处爬过来了,冷天音生平第一次看到这场面,吓得四肢僵硬,蜷缩在结界角落。
      
      冷慕诗看得也是头皮发麻,但她腰间的储物袋一阵阵发热,提醒她该走剧情了,她得把冷天音推出去!
      
      冷慕诗眼见着那画皮妖口歪眼斜龇牙咧嘴地爬上了结界保护罩,他扁得就剩下两层皮的样子,内脏和骨头都没有,只有血不断地顺着他被剑斩断的腰腹潺潺流下来,血淋淋的染红了结界保护罩。
      
      而这时候门外又来了一批画皮妖,那三个仙君无暇顾及她们这边,又有其他的画皮妖过来了,这场面简直像是亲眼看着恶鬼自地狱爬出来到你面前。
      
      冷天音已经吓到发颤,只是教养让她死死捂着嘴不尖叫。
      
      冷慕诗却连害怕都顾不得,眼见着因为画皮妖的血落在保护结界之上,结界似乎被腐蚀一样越来越小,而她必须马上把冷天音给推出去——
      
      冷慕诗咬牙回头抓住了冷天音的肩膀,却察觉到她浑身冰凉,显然已经吓得要死了。
      
      冷天音本来一动不敢动,闭着眼睛不敢看,可是冷慕诗一碰她,她顿时抱住了冷慕诗。
      
      这是姐妹俩生平第一次拥抱,可把冷慕诗给膈应坏了。
      
      “这时候你演个屁的姐妹情深!”冷慕诗一把把冷天音给推开了,但却并没有将她推出保护结界,而是向后一仰,自己出了已经不足以容纳两个人的保护结界。
      
      “啊!”她碰到了这些画皮妖的血,双手顿时被腐蚀得血肉模糊。
      
      一直趴在结界上的画皮妖发现她出来了,拖着半截身子,直接跳到了她的身上,冷慕诗被这大力直接按倒,脸贴在了地上堆积的画皮妖血里面。
      
      滋啦啦——
      
      “嗯……”这一次她甚至来不及大叫,直接徒手抓住了她身上的画皮妖,血肉模糊的双手死死抠进它的身体,扯着它的脑袋,双腿抬起绞住了他的半截腰身,把它活活给扯得身首分离。
      
      这姿势是她常在画本子里面看到恩爱情侣情到浓时的姿势,可怜她生平第一次用双腿绞住的不是心爱男子的精壮腰身,是个丑的天怒人怨的邪祟!
      
      她捂着自己同样血肉模糊的脸坐起来,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
      
      冷天音的尖叫声简直就像魔音贯耳,冷慕诗凶狠地瞪向她,她半边脸被血水腐蚀,和这一地的画皮妖丑陋得不相上下。
      
      随着三位仙君终于将画皮妖傀儡尽数斩杀,房间彻底扭曲,冷天音栖身的结界也已经被腐蚀殆尽,众人一起朝着无尽的黑暗中坠落的时候,冷慕诗发誓,活着出去之后她一定要跟冷天音这个灾难源头恩断义绝!
      
      他们一同朝着画皮妖的腹腔中跌落,底下是一片浓稠的血水,跌进去便会被腐蚀得尸骨无存。
      
      三位仙君以灵力灌注佩剑,御剑在潮湿且腥味浓重的黑暗中再度结下了灵力结界,兜住了朝着下面坠落的冷天音和冷慕诗。
      
      结界上流动的符文幽光,照亮了他们的周围,到处都是猩红的肉壁,而就在他们下方不远处,俨然是一片滚动不止的血池。
      
      冷慕诗从结界中爬起来,疼得要死,朝着底下血池……哦不,其实是大妖的胃袋看了一眼,顿时一阵毛骨悚然。
      
      她粘上了一点画皮妖傀儡的血,就已经皮肉焦糊,要是掉进去,肯定连骨头渣子也找不见。
      
      想到下面的剧情,萧勉的两个师兄会因为她牺牲在这里,她抬头去看向灵力结界之外的仙君,却一抬头,看到了萧勉的脸。
      
      萧勉的神情难以形容,他实在是被冷慕诗这样子给吓到了,他想,她肯定很疼,肯定很崩溃……女孩子多么在意容貌,萧勉纵使无法切身领会,却也知门派中芳草殿内的驻颜丹药多么受欢迎。
      
      可是下一刻,他又看到她在朝着他做鬼脸。
      
      萧勉脚底佩剑一晃,手上灵力一松,连忙低头静心凝神重新灌注灵力到佩剑,扭头不忍再看冷慕诗。
      
      冷慕诗就是吓唬他,但她疼得哪能做鬼脸,她只是呲了下牙,看萧勉那样子,她这样确实很吓人……
      
      哎,毁灭吧这个世界。
      
      她又看向其他的方向,看向两个全神贯注地在承托结界,浑然不知自己会身死在这里的仙君,冷慕诗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这时候冷天音从惊吓中回神,一边打嗝,一边朝着冷慕诗的方向爬过来。
      
      看到她的正脸之后,冷天音张了张嘴,眼泪汹涌且无声地流过她如此狼狈的状态下依旧秀美过人的脸颊,她抬起双手想要碰一碰冷慕诗的脸,却不知道落在哪里,整个人抖得厉害。
      
      说真的,她现在这样子,和见到她们爹的尸体的时候的表情一模一样。
      
      晦气!
      
      “你做什么?”冷慕诗抬手“啪”地把她的手从自己脸边上打下去,“我还没死呢,你就急着哭丧了!。”
      
      冷天音捂住了自己的嘴,哆哆嗦嗦地看向冷慕诗,但是看不清楚,她看不清楚,眼泪不断模糊她的双眼。
      
      “那里能落脚,我们到那边去,”一个师兄指着翻涌的血池旁边一处猩红的空地,三人便合力托着结界朝着那边落去。
      
      在这里面灵力消耗得很快,并且无以为继,这种情况只能是碰见了大妖,且已经落入了大妖的掌控,否则不可能灵力无法回流。
      
      三人心中都十分的慌乱,但谁也没有表现出,待到几人落在那片缓慢蠕动着的肉壁之上,三人连忙对外结阵,将冷慕诗和冷天音护在身后。
      
      冷天音一直看着冷慕诗哭,但是冷慕诗一眼都懒得看她,她观察着血池,根据剧情知道那里面很快就会跑出画皮妖傀儡,而其中一位师兄,就是生生被拖进去的。
      
      自从进入这画皮妖的口中,冷慕诗腰间储物袋里面的法则石头就一直在热。
      
      按照剧情,她应该作死对冷天音动手,不慎弄坏了本来就因灵力缺失无以为继的结界,拖所有人的后腿,让两位仙君在这里死去。
      
      太初门的弟子,入门之时,都会由尊长牵出一缕神魂,附着在门派特制的发带之上,名为——缚生带。
      
      无论因为什么原因死去,束发的缚生带就会断掉,这样门派就知道他们遇险,在人间距离罹难弟子最近的弟子,就会即刻赶过来。
      
      剧情中这附近正好有位长老在,只有两位师兄死了,长老赶过来杀了画皮大妖,她和冷天音还有萧勉才能活下去。
      
      血池里面已经先后有画皮妖钻出来,保护结界之外的剑光再度频繁亮起,三位仙君又和画皮妖傀儡打起来了。
      
      可是这一次画皮妖傀儡却因为有血池提供妖力的原因,斩断手臂甚至是头颅,也不足以让他们死亡,他们很快就会重新长好身体,甚至掉在血池中的肢体头颅,也会很快生出新的画皮妖傀儡。
      
      越杀越多,画皮妖傀儡也越逼越近,这样下去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可是腰间石头几乎要烫化了她的皮肉,冷慕诗看了好几次哭成个傻逼的冷天音,慢慢地抬起了手。
      
      这保护结界在外不易攻破,在内却很容易弄碎,尤其是设下结界之人灵力不济的时候。
      
      但是她看着那两位为了保护她和冷天音而厮杀的仙君,手指抖得厉害,迟迟无法下手。
      
      一路上他们都对她和冷天音这两个凡人照顾良多,纵使冷慕诗知道他们必死,因此故意不去问他们的名字,甚至如非必要,不去同他们交谈。
      
      可她却清楚地记得,这两个人都是十分好的人,一个生得面嫩,看上去比她还小些,活泼却很可靠,一个沉稳清瘦,空暇的时间都用来修炼了勤奋的很。
      
      这样活生生的两个人,他们都那么努力地活着,怎么会是配角?
      
      凭什么呢?!
      
      就像她一样,凭什么!
      
      毁灭吧这个糟心的世界!
      
      冷慕诗双手按在结界之上,对着结界外大喊:“砍他们和血池的连接处——再把他们用剑挑出血池。”
      
      她话音一落,顿时感觉到自己仿佛已经跌入了血池,周身烧灼得要被已经融化了一般,她痛苦地倒在结界之中,蜷缩着身体,咬牙忍着这来自法则的惩罚。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何必呢。
      
      法则问她,冷慕诗根本没有力气回答,她就算能说话,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但她也想问法则,何必呢?
      
      何必让她踩着别人的命活下去。
      
      惩罚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很久,冷慕诗硬是咬住了牙没有昏过去,冷天音不知道她怎么了,急得连忙上前去扶她,但是冷慕诗把自己蜷缩成了一个球,她根本扶不起来。
      
      等到冷慕诗终于缓过一口气,看到外面的战局稍稍有些扭转,那些被挑出了血池,斩断了和血池之间连接的画皮妖傀儡,果然只能在地上蠕动尖叫,却起不来了。
      
      冷慕诗这才张口,有气无力地,满脸操蛋的对冷天音说:“离我远点,你膝盖跪我肚子上了……”
      
      冷天音连忙后退,由于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又吓得快疯了,后退的劲儿用得有点大,直接把这摇摇欲坠,只剩云雾般的一层的保护结界给撞碎了。
      
      “哎……”冷慕诗眼见着她撞到结界,抬了抬手,又认命的垂下,行吧,反正剧情无论如何也要硬扭回正轨,结界她不捅,就只能冷天音撞了。
      
      画皮妖尖利的嘶叫声霎时间响彻在耳边,冷慕诗被震得险些七窍流血,她在心里骂娘,果然无论她咬牙扛住几次法则惩罚,剧情还是会朝着那个操蛋的方向走。
      
      暴露在外的两个人,顿时吸引了蠕动在地上的画皮妖,他们被斩断了和血池的联系,像三位仙君的灵力无以为继一样,他们的妖力也无法得到血池的补充。
      
      而冷慕诗和冷天音现在就是新鲜的血肉,新鲜的血肉能够帮助他们恢复战斗力。
      
      于是所有被甩在这片空地上的画皮妖傀儡,都尖叫着朝她们两个人爬过来。
      
      冷慕诗拉着冷天音在这一小片空地上跌跌撞撞地来回跑,地上都是血,太滑了,血还有腐蚀性,她们要是一个不小心滑倒,摔在地上就要被腐蚀掉一层皮肉。
      
      三个仙君有心要助她们,奈何这会血池中的画皮妖傀儡越来越多。
      
      “哎!萧勉,给个武器啊!”
      
      冷慕诗只知道萧勉的名字,便只好喊他。
      
      她总不能还徒手去撕,血带腐蚀啊,好在她们跑这几圈,让追在后面的画皮妖傀儡笨拙地叠在一起不少,一时间没能伤到两个人。
      
      萧勉朝着冷慕诗看了一眼,一剑将面前的画皮妖砍去,然后挑着他离开血池,从储物袋掏出了一把仙门弟子的入门佩剑,插在这画皮妖的身上,然后连这画皮妖和剑一同扔向冷慕诗和冷天音。
      
      “我说哥哥们,还有吗!”冷慕诗拿着一把佩剑,边砍边朝着另外两个仙君喊。
      
      其中一个师兄如法炮制,又扔下一把太初门弟子剑,冷慕诗和冷天音人手一把,开始边跑,边相互搀扶,边劈剁画皮妖傀儡。
      
      是的,是劈剁,她们都是娇养大的小姐,哪里会用什么佩剑,这种情况不吓得手软脚软,和这画皮妖傀儡一样在地上爬就已经是厉害了,可不就是乱砍胡劈加上剁。
      
      冷慕诗估计有冷天音这个女主运气使然,竟然还真的让她们抵抗住了。
      
      可是这并不能代表他们会胜利,会活下去,因为在他们自以为占了上风的时候,血池中不再出现画皮妖傀儡,而是咕嘟嘟地沸腾起来,然后冒出了一个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大的人脑袋。
      
      接着是上半身,最后是大得能够横扫整个空间的双手。
      
      这巨大的画皮上面竟然长了一张堪称美艳的脸,没有同之前的画皮妖傀儡一样口歪眼斜,她从血池里面探出上半身,看向了众人,然后咦嘻嘻嘻地娇笑起来。
      
      她开口,声音虽然大得慑人,却竟然腔调温柔:“你们几个小东西,这么有生命力,我喜欢。”
      
      “这样吧,我们来做个游戏……”画皮妖面上的血水彻底消失,她也稍稍变小了一些,变成个如同佛殿内硕大金身佛像般高大的美人。
      
      冷慕诗心道这也行?反正就是这个二选一的游戏必须做的意思呗?
      
      冷慕诗正心里嘀咕,就听这个巨型画皮女妖说:“自古痴男怨女相好时蜜语甜言,却不知大难临头之时……”
      
      她的声音陡然尖锐起来,震得冷慕诗脑子嗡嗡作响。
      
      “情爱就会变成淬毒的长剑,刺得人骨肉腐烂,体无完肤!”
      
      整个空间都回荡着她尖锐的、能刺穿人耳膜的声音,所有人都捂住了耳朵。
      
      等到她的尖叫声结束,又恢复了正常的、十分温柔的语调,她的手指在几人中间逡巡了一圈,指着萧勉:“你来选,这两个女子,你想要谁活着?你选了,我即刻就放她和你安然无恙地出去。”
      
      冷慕诗想要骂人。
      
      她想跳起来指着这画皮妖的鼻子骂人!
      
      她倒是会找,上来找的就是萧勉,可是萧勉会选谁活着,这还用问?
      

  • 作者有话要说:  冷慕诗:我当时愤怒极了,就不服。
    ——
    踊跃留言哦,前排宝贝有红包赠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