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谢谢萧哥哥…… ...

  •   冷慕诗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摇晃的马车里面,她很确定萧勉气急败坏之下攻击了她,力气用得还很大,她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摸自己的脖子。
      
      还好还好,她脑袋和脖子还连在一起。
      
      就是后颈酸痛,冷慕诗哼哼唧唧地睁开眼睛,身边坐着的是她的庶妹冷天音。
      
      冷天音低头正在缝什么东西,纤柔的指尖捏着一枚针,正借着马车小车窗的缝隙照进来的光亮,十分细致地穿针拉线。
      
      冷天音从小就是个死人脸,明明是个庶女,还总要在她的面前摆一副清高孤傲的样子。
      
      冷慕诗用半个眼珠子都看不上她,当然也死不承认她比自己长的好看这件事,烦死了她整天一副上坟烧纸的表情,此刻她却神色难得的柔和,低头凑近手里的物件,脖颈低垂形成一截细白的脆弱的脖子,认真非常。
      
      冷慕诗撑着手臂坐起来,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萧勉的腰封。
      
      嚯!
      
      怪不得。
      
      冷慕诗推开了小窗子,眯着眼睛朝着外面看,艳阳高照道路平坦,这是哪里她不知道,但她看到了三位身着白色长袍的少年仙君,正在前面打马前行,她竟昏死了一夜加半天,这应当是第二天正午了。
      
      她的眼睛锁定住了其中一位腰上还缠着柳枝的少年仙君的背影,在三人当中,他显得脊背尤为挺拔一些,连骑马都是端端正正一丝不苟的两脚塞在脚蹬里面。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男主角萧勉,还真是和她的死人脸妹妹如出一辙的让人索然无味。
      
      怪不得是一对,一对铁树撞一块开花去吧!
      
      无声地呲了下牙,冷慕诗摸着自己的脖子,嘟囔道:“下手还真狠,不就扯断你一条腰封么……”
      
      她关上马车小车窗,侧头看向已经缝好了腰封的冷天音,她表情露出些许轻松,抿了抿嘴唇,掀开马车车帘朝着外面看了一眼。
      
      那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看得冷慕诗起了一身的小疙瘩。
      
      狗男女。
      
      噎人。
      
      正这时候,马车停了,外面有人说:“前面山上有山涧,在这里稍作休息吧。”
      
      车子停了,冷天音抓着腰封正要下车,突然冷慕诗感觉到了储物袋里面一热,接着她听到了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传音——下面剧情,抢腰封,送给萧勉,说是你缝的。
      
      要死哦!
      
      多损啊!
      
      冷慕诗心里骂着,手却很快,掀开车帘先冷天音一步跳下车,顺手就扯过了她手中刚刚缝好的腰封。
      
      等到冷天音反应过来张了张嘴,冷慕诗已经拿着腰封跑远了。
      
      跳下车之后,冷慕诗直接朝着正上山的萧勉的方向跑,边跑边捂着嘴小声问:“我怎么记得话本子里没有这段剧情啊……”
      
      储物袋里面石头模样的书中法则没有马上回答她,等到她截住了萧勉的去路,气喘吁吁地把腰封在萧勉面前晃悠的时候,才说——剧情里面你要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一切手段地对萧勉示好。
      
      冷慕诗撇了撇嘴,行吧,谁让她是个促进男女主角感情戏的恶毒女配呢。
      
      她把手伸到萧勉的面前,强行让自己进入状态,学着冷天音方才那一副含羞带怯的样子,扯着嗓子对瞪着眼睛后退了一步,似乎对她的拦路惊恐异常的萧勉说:“给你腰封,昨晚真是对不住,是我一激动太粗暴了,我已经亲手给你缝好啦,你就不要生我的气了萧哥哥。”
      
      萧勉还没说话,距离两人不远处,正准备上山去山涧取水的两个仙君闻言却笑了。
      
      这两个人是萧勉的师兄,昨夜萧勉抱着昏死的冷慕诗回来,腰封还撕裂了,师兄们本来就误会他,现如今冷慕诗这样说话,误会只会更深。
      
      萧勉并非擅长辩解之人,羞臊得耳根赤红,惯常肃正持重的表情绷不住了,羞恼道:“休要胡说!”
      
      两个师兄边笑着边上山去了,不臊萧勉,可是萧勉却连脖子却红透了,他看着冷慕诗像是在看什么洪水猛兽,腰封上面对他尤其重要的储物扣已经被他取下来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他没有马上去接腰封,而是蹙眉道:“腰封怎么会在你手里?”
      
      美人就是美人,蹙眉也好看。
      
      冷慕诗站在上坡,和站在下坡的萧勉平视,阳光顺着斑驳的树影洒下来,被风一吹,在萧勉的身上流动,让他这张脸一下子就从不似凡人给拉到了人间,却更让人看了心神摇曳。
      
      只可惜这是旁人的小点心,不是她的。
      
      冷慕诗看了眼萧勉身后,正犹犹豫豫地朝着他们走过来的冷天音,心中无奈道了一声南无阿弥陀佛造孽啊!
      
      然后她开口说,“当然在我手上,不然呢?难不成萧哥哥还指望是我妹妹给你缝的吗?她可是从不碰陌生男子的东西,甚至不会多看男子一眼,若是给萧哥哥缝了这腰封,那不是玷污了闺名吗。”
      
      冷慕诗说的确实是真的,冷天音在家中恪守女德,比她这个到处胡混的嫡女名声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无论怎样倜傥风流的世家子,都得不到她一个侧目。
      
      若非这样,娘亲死后,爹爹也不会每每与她说话都是训斥,每每拿着冷天音来教训她了。
      
      萧勉闻言抬手去抓腰封,他一句话也不想同冷慕诗说,但是就在他伸手的时候,冷慕诗突然翻转手腕,萧勉一下没有抓到腰封,而是抓到了她手背上。
      
      萧勉:……
      
      “啪!”冷慕诗一把按住了萧勉的手背,不让他抽回去,特意当着不远处听闻她说的话后面色难堪的冷天音的面,对萧勉说,“萧哥哥,我们一起去取水嘛,我还有些饿了,也不知林中有没有什么果子可以吃……你找给我吃好不好?”
      
      冷天音见到两个人抓在一起的手,她从萧勉的后脑勺上自然看不出他嫌弃的表情,她更不可能冲上来解释那腰封是她缝的,于是抱着水袋转身回了马车。
      
      储物袋里面一热——剧情完成。
      
      冷慕诗立马松开了萧勉,他抽手的力气太大了,不料冷慕诗突然松手,他朝着后面趔趄了一步站定,抬头瞪向冷慕诗。
      
      冷慕诗抬起双手,做无辜投降状,抱歉地笑笑,当着萧勉的面把腰封折了几折,萧勉眼睁睁看着自己随身扣在腰身的腰封,在她的指尖弯曲扭转,最后柔软地成了一块小方巾样子。
      
      冷慕诗堪称恭敬地双手把腰封递到萧勉面前:“萧仙君别生气,快系上吧。”
      
      萧勉戒备地看着她,昨夜她就发现了她变脸快如翻书,他忍不住用神识又在她的身上扫了一下,确认没有妖魔气,这才抿唇去接腰封。
      
      这一次冷慕诗没有作妖,她在剧情之外,根本对于掺和男女主之间的事情全无兴趣,有那个工夫还不如好好琢磨下她今后怎么办呢。
      
      萧勉其实不想要这腰封了,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这腰封在冷慕诗手指尖折来弯去的样子,总是挥之不去,他系在腰上之后,连腰上也莫名其妙的跟着一阵阵滚烫。
      
      他烦躁地脚尖几点,头也不回地跃上山。
      
      冷慕诗则是折返回马车旁边,取了自己的水袋,准备去山上取水。
      
      “你,”冷天音在马车边截住了冷慕诗的去路。
      
      “你别用你同狐朋狗友相处的样子去招惹萧仙君,他对你我有恩,来日上了太初山,或许他还会是咱们师兄,你怎能……”
      
      “我怎么了?”冷慕诗本来一丁点也不想同冷天音说话,可是听到狐朋狗友四个字,顿时觉得自己心口被刺,“狐朋狗友?你倒是交个肯冒着灭族的风险为你遮蔽行迹的狐朋狗友来看看啊!”
      
      “爹已经死了,现在你是接替他来教训我了?”冷慕诗深吸一口气,对冷天音道,“你别妄想管我,爹都管不了,你凭什么管?!”
      
      “凭你母亲逼死我母亲,还是凭爹爹喜欢拿你教训我?!”冷慕诗真的不想在这时候让人看笑话,可是她实在烦透了冷天音这副说教模样,见冷天音面色发白,哼的一声抱着水壶跑了。
      
      她跑到山涧边上,喝了很多水,又装了一些,把冰凉的水壶抱在自己怀中,才感觉到自己心里的郁躁被清凉的溪水浇灭了一些,这才靠坐在山涧的树边,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她家灭族了,就在两月之前,可是冷慕诗却一丁点也不为此悲伤。因为她早就父亲娶回了带着崽子的外室,孩子竟与她只差一岁,逼死生性软弱的母亲之时,她就已经死光了全家。
      
      可是偏生她命比她娘亲还苦,就在家族被大妖全灭当日,她侥幸逃了一劫,却她得知了自己是活在一个话本子里面的恶毒女配。
      
      借用自称是书中法则的石头,她印证了整整两个月的剧情,最终不得不认命,她就是个生来给她庶妹冷天音做凄惨对照的配角。
      
      烦躁!
      
      不服!
      
      可是细想来她这个嫡女活到如今,确确实实笼罩在她庶妹冷天音的阴影下,连温柔善良的母亲也因她母亲进门抑郁而死,爹更是心如铁石,眼中只能看到庶妹,连她交了几年的“狐朋狗友”收留她们躲藏,也是因为喜欢冷天音——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冷慕诗踢了一脚身边的小石子,抽了下鼻子,突然间有个果子递到了自己的面前。
      
      她侧头看去,逆着阳光,眼中模糊不清,伸手狠狠抹了一下,才看清了是萧勉,他眉目冷肃地看着她,把透红的果子递到她面前,“给你。”
      
      别哭了。
      
      后面一句,他自然是没有说出来。他刚巧在附近看见她无声哭泣,刚巧碰见了能吃的果子,又刚巧想起了她才死了亲人,所以才会这么做。
      
      冷慕诗下意识的反应是摸自己的储物袋,里面的石头并没有热,这也不是走剧情的时候,她疑惑地问,“你干嘛?”
      
      由于她是坐着萧勉是站着,因此她眯着水淋淋的眼睛看萧勉,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哭,她从来也不干这种没用的事情,娘亲死后,她即便是被爹施了家法也从来不哭,她只是有一点,一点点,很少很少的一点觉得老天不公。
      
      但很快储物袋一热,冷慕诗手比脑子还快,立刻抓住了果子,连同萧勉的手一起。
      
      甚至手指还在他的手背上摩挲了下,然后用刚刚哭过的鼻音娇声说:“谢谢萧哥哥……”
      
      又来了!
      
      萧勉后颈皮一紧,甩开她的手就跑。
      
      萧勉跑了,冷慕诗环视了一圈,没有看到冷天音的身影。
      
      石头一热,冷慕诗伸手摸了下腰上的储物袋,把手伸进去戳了两下石头,疑惑地嘟囔:“你是不是坏了?我妹妹又看不见,也没有什么剧情可走吧……”
      
      石头变成了普通石头模样,也不答话,冷慕诗把它拿出来之后又扔回去,这么一打岔,她短暂的伤心不见了。
      
      她捏起从萧勉手里接过的小果子,送到嘴边咬下去,霎时间口腔中汁水四溅,一双狐狸眼顿时瞪得提溜圆——这小果子其貌不扬,却甜得很!
      
      冷慕诗昨晚上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这么一个小东西不够她塞牙缝的,反倒是成功被勾得肚子叫了起来。
      
      饿的时候没有时间伤春悲秋,也没有时间彷徨什么未来,她毕竟能力十分有限,走一步看一步吧……填饱肚子要紧!
      
      于是她提着满满的水囊,准备回马车上去就着水啃干粮,却没等走到马车边,就看到了冷天音和萧勉在不远处的小树旁边说话。
      
      啧啧啧。
      
      这是急着解释腰封的事情了。
      
      剧情就是这样,无论恶毒女配造成多少误会,男女主角都会很快解开,并且因此感情更进一步。
      
      法则说,走完了所有的剧情,她就能获得自由,为自己谋一份属于自己的出路。
      
      冷慕诗也想拜入仙门,即便是她在剧情当中,灵根十分的杂,可能太初门根本看不上。
      
      但她不求长生,哪怕做个外门弟子也好,只希望能离这对狗男女远一点,摆脱冷天音的阴影,过自己的小日子。
      
      她嘴都要撇后脑勺去了,走到马车边上,萧勉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下意识地皱眉,冷慕诗本来都转过去了,却突然挤着自己的脸,朝着他做了个十分难看的鬼脸。
      
      萧勉:……他竟然被吓了一跳!
      
      倒不是□□的被鬼脸吓着了,只是他想不到一个女子这般不顾形象……
      
      “萧仙君?”冷天音见他不接话,继续道,“我姐姐其实无意冒犯你的,她就是……性子很活跃,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萧勉:……她无意的都这样,要是故意的得什么样?
      
      他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何为哭笑不得,看了马车边上一眼,冷慕诗已经坐在车边上啃饼子了。
      
      他点头:“没事,冷姑娘也去吃些东西吧,待会继续赶路,今日要一直赶路到深夜才能到下个城镇落脚。”
      
      冷天音点头,萧勉从怀中掏了个手帕出来,摊开来里面是方才他给冷慕诗那样的小果子,有五六个。
      
      “这个是山中找的,能吃,冷姑娘吃些。”萧勉把帕子递过去,冷天音抿唇道谢,正要伸手,结果被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冷慕诗一把全部给抢走了。
      
      “萧哥哥最好了,我妹妹不喜欢吃这些东西,刚才我尝了一个酸得很,还是我吃吧!”冷慕诗说着拿起一个,咬了一口,做出酸得要死的表情。
      
      萧勉动了动嘴唇……他也没吃呢。
      
      可他最终没有说话,看了眼愣怔的冷天音,转身朝着师兄那边走过去了。
      
      冷慕诗一面吃着小果子,一面朝着马车走,低声用只有她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嘀咕:“这剧情有些琐碎啊,法则法则,你老让我干这种事情招人烦没有问题吗,要是男女主角都烦透了我一拍即合,把我扔半路上,我不就废了……”
      
      ——放心吧,恶毒女配都能跳到大结局的,夜里城镇会遭遇邪祟,你要准备好。
      
      “准备……什么?”冷慕诗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法则说——准备好害死女主啊。
      
      冷慕诗:……小果子突然就不甜了。
      
      她虽然烦冷天音,可是这烦真的和恨挂不上边,她……
      
      法则简直像是听到了她心里的想法,又说——女主角害不死的。
      
      冷慕诗顿时放心了,根据她印证的剧情来看,冷天音确实很无敌,老天爷都向着她。
      
      这样就好,冷慕诗想,赶紧走完所有剧情,她好摆脱配角的命运。
      
      等到队伍重新行进,马车上冷慕诗把最后一个小果子吃了,冷天音突然开口:“你……”
      
      “无论你想说什么,都别说了,”冷慕诗坐起来把果核扔到车窗外,心平气和地对冷天音道,“到了太初宗,你我肯定分不到一个地方,家已经没了,你我姐妹本也没有什么情分可言,就此恩断义绝吧。”
      
      “你说什么话!”冷天音竟然急了,上前要来拉冷慕诗,却被她躲开。
      
      冷天音说:“可这世上,就剩下我们两个相依为命,我们是血亲,怎么能恩断义绝?”
      
      “怎么不能?”冷慕诗看着冷天音,心说到了太初宗,你是掌门弟子,我是入不得门的外门弟子,你我本就不可能相依为命,离开你我还好过一点,不然只会丑态百出被人拿来跟你对照。
      
      “你就给我条活路吧。”冷慕诗虔诚地双手合十,对着冷天音拜了拜,“你不是常年救治小动物,有小活菩萨之名,你就怜悯怜悯我行不行?”
      
      “姐姐!”
      
      这时候知道叫姐姐了,晚了!
      
      冷慕诗见她说不通,翻身躺在马车上背对着冷天音,把自己的裙子掀起来盖在自己的脑袋上,拒绝交流。
      
      她躺着胡思乱想,马车这么晃着晃着,最后冷慕诗竟然睡着了。
      
      冷慕诗再醒过来的时候,子时已过,他们已经进了城镇,但是街道上只有稀疏的灯笼光随着夜风轻晃,这个时间,大部分客栈酒家都关门了。
      
      他们走了两条街,总算找到了一家尚未关门的客栈,车马劳顿,冷慕诗睡眼朦胧地掀开车帘,这家酒馆大堂竟然灯火通明,有几桌客人还在吃酒谈天。
      
      冷天音靠在马车上神情疲惫,只有三位仙君依旧精神奕奕,他们本能够御剑飞行一日千里,只因为冷慕诗和冷天音的凡人身体经受不住御剑疾行,所以才只好以车马行进。
      
      车马交给迎出来的两个店小二,众人下车之后,进了大厅。
      
      开房间的掌柜生了一对三角眼,笑得和善,但就是透着一股子不舒服。
      
      冷慕诗睡了一路,已经睡饱精神了,萧勉师兄在同掌柜交涉订房间,冷慕诗打了个哈欠看了掌柜一眼,见他俩眉毛高低不齐,一个贴眼睛上头,一个扬得要钻进发顶,一看就是着急见人胡乱画的。
      
      那掌柜开口,声音也不甚灵活,一卡一顿:“客官,只剩,两间上房了。”
      
      来了,剧情。
      
      

  • 作者有话要说:  冷慕诗:不走剧情的时候不营业,谢谢配合。
    ——
    踊跃留言哦,前排宝贝有红包赠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