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9、狂澜2 ...

  •   午后,云间仅存的一丝橘色光线打在皑皑山巅。

      湿冷空气充斥的时分,远方神圣宁静,仿佛一切呼啸永坠尘埃。

      奥斯陆东南乡镇警局一位20多岁的小警卫靠在滑雪场入口拉起的警戒线上,百无聊赖打了个哈欠。

      因地震而引发的区域性雪崩,从小在雪山脚下长大的小警卫着实见怪不怪。

      他拦下蓬头垢面、泪眼模糊的日本女人,对她想要擅自冲进滑雪场的行径,只能说,“夫人,里面有可能发生二次雪崩,很危险,任何人禁止入内。”

      那女人却不管不顾想挣脱他的桎梏,“可我女儿还在里面!”

      她用力抓着他的警服衣袖,仿佛在极度惊吓后的无边痛苦中攀住最后一块浮木,“警官先生,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快去救救我女儿,她才7岁,她是我唯一的、唯一的……”

      呜嘤哽咽,词不成句。

      警戒线的周围,四处充斥着诸如此类的嘈杂声响,山下滞留的游客都群聚在此,让无数与他同样身着警服的同事焦头烂额。

      “为什么会突然发生雪崩!我儿子如果在山上出了什么意外,我要告你们!让你们负全责!全责!”

      “我不管什么二次雪崩!你们警察不就是要救人的吗?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进山?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为什么我们要来这啊……”

      面对大自然突如其来的临时发难,山上的人们生死未卜,而侥幸留在山下的人似乎更加痛苦,他们无能为力、坐立不安,于是声嘶力竭、状若疯狂。

      不像历经许多残酷场面的前辈们能时刻保持波澜不惊,小警卫自己其实也有愤愤。

      在他所属管辖区内的这片高山滑雪场内,类似的雪崩事故大约两到三年就会发生一次,可尽管如此,这里却总是在停顿整改一段时间后便能再次经营起来。

      完全安抚不下焦躁的人群,混乱不堪中,一脸络腮胡须、神情略有倦怠的前辈逃出来,蹲在他身边点起一根烟。

      看出小警卫的情绪,吐着烟,前辈沙哑的声音带着足以看透人生的阅历感向他解释道,“有钱谁会放着不赚?”

      这片滑雪场接待的大部分都是没什么身份地位却有些积蓄的外邦人,能给市政带来暴利的旅游业,只要上面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凭他们这些无权无势的小警员又怎么可能轻易查封这样一个经营多年、关系盘根错节的旅游圣地。

      况且,山上的人就算有什么不测也只能归因于意外,他们又何必现在也赶着去送死?

      前辈将烟头按灭到纯洁白雪中。

      就在他要对不谙世事的小警卫告诫一句“年轻人少想些有的没的”时,远方忽然传来越发震耳的悠扬警笛声。

      与此同时,呜呜嗡鸣在出其不意间鼓动起耳膜。

      愈渐强烈的声音昭然宣示着数架盘旋在他们头顶的直升机的庞大存在。

      那些令人心惊的澎湃声响交织在一起,由远及近,很快便尽数来到他们面前。

      十几辆灯光闪烁的宽阔警车倏然而至,背后鼓起劲风的直升机螺旋桨在降落后渐渐停息。

      这样光用看的便令人哑口咋舌的庞大队伍,显然不会隶属于他们人员有限的乡镇小警局。

      声势过于浩大的缘故,原本喧闹的人群也面对这片如救世主般从天而降的庞然团队安静屏息,齐齐看过来。

      高大威猛的黑衣警察就在这时利落跳下直升机,男人于孑然冷风中朝最外侧的前辈和小警卫走来。

      他表情严肃,伸手展开自己的证件。

      “你好,我们是欧盟国际警方与山地搜救组织,受手冢国光先生所托,来对这里发生的高山滑雪场事故进行搜救,请务必配合。”

      那一刻,仿佛天地合拢,万物归寂,所有人默然无声。

      直至小警卫于茫然中颤声再次问道,“受、受谁所托?”

      *

      作为合作警方,小警卫在游客中心大厅里见到手冢国光本人的那一刻,整个人都被震惊占据。

      一直身居偏远山区的他简直难以相信,从来只能在电视和杂志上看到的自己崇拜多年的顶级网球运动员,会有一天如此真实地站立在他面前。

      他在搜救人口统计簿的姓名栏处写下一弦星也这个名字,然后紧张问道,“一弦女士与您的关系是?”

      或许是名气使然,又或许单纯因为不凡的外貌,尽管在如此紧张的生死时速下,依然围过来不少想要一睹手冢国光本人的游客。

      此刻的男人已重新架上自己的无框眼镜,听到询问,他的声音在无数探视中依旧因冷静而显得毫不迟疑、无所隐瞒。

      他认真回答道,“未婚妻。”

      熟知手冢国光多年未曾传出婚恋音讯的小警卫笔尖一抖,如提前窥见了什么惊天秘密一般在瞬间的人声爆破中写下那三个字。

      统计工作结束后,实地搜救很快展开。

      为免人群喧嚣,手冢作为发起人被国际警方邀请到连通各路电子设备的直升机舱内。

      一同前来的,还有与手冢在旅途中同行的几人。

      众人甫一坐定,连通耳麦的刑警先生便转向手冢。

      “手冢先生,按照您的要求,我们的航空搜救已经率先启动,声波与红外线探测器都已经被投放,但有一点,您可能需要提前知悉。”

      刑警先生顿了顿,“雪崩的黄金自救时间只有15分钟,可现在距离发生时间已经超过半个小时,而且,不管被困者有没有自救意识,在被困的过程中他们都有可能遭遇窒息、失温等种种危险,所以我们只能尽力搜救所有可能存活的人,并不能保证这其中一定包括您的……”

      一直语音平顺的刑警先生望着男人愈渐冷然的侧脸难得卡顿一下,“咳,您的未婚妻。”

      冷风裹带起细微白雪从舱门吹入。

      沉默。

      整个狭小机舱都在这番话过后,随手冢平静外表下暗流涌动的背影一同陷入无边沉默。

      一路以来,所有同行者眼中,冷淡外表下意外令人感到温和的一弦光先生,此时此刻,却在找回手冢国光的真实身份后骤然褪去周身所有温度。

      仿佛一同随方才的雪浪全部埋藏在冰冷之下。

      空气静得可怕。

      直到从始至终知悉一切的导游率先打破寂静,尝试叫道,“一、一,啊不,手冢先生?”

      手冢这才回答,“我知道了。”

      听到他的声音还算冷静,刑警先生着实松了一口气。

      毕竟,背后投资人无数、影响力完全不可估量的手冢国光,他们只怕得罪不起。

      只是面对现实,冷静却不可能是全部陷入痛苦之人的所属,春生几乎是在下一秒便再也无法忍耐般失声痛哭出来。

      全然能够体会这种至亲之人遭遇苦难的悲恸心情,结城夫妇全程陪在她身侧,气氛一时凝重至极。

      就在这时。

      “所以,你们打算对整座山做全面搜索?”

      毫无征兆的,少年的声音从所有人不曾关注过的角落里响起。

      面对这个问题,刑警先生并不在意,只是坦诚道,“是的,这是最稳妥的方法。”

      目前为止,他们所完成的搜救任务都是全面搜索。

      “却也是最慢的方法,不是吗?”

      结城次郎从光线照不到的角落里走出来,那个瞬间,他的面容一下子清晰起来。

      “如果我的计算没错,要完成整座山的搜索,你们至少需要三个小时。”

      次郎用笃定的声音,面对经验丰富、装备齐全的国际刑警毫不畏惧。

      对面站立的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脸庞尚且青涩。

      可当刑警先生用目光扫过精密仪器计算出的3小时搜救预估时间后,面对这样堪比机器的计算能力,少年的一字一句反而令人越加无法忽视。

      次郎继续说,“要知道,超过130分钟,雪崩被困者的生还希望几乎为零,如果我有可能帮你们把时间缩短至两小时,可否让我尝试一下?”

      这时,结城夫人终于忍不住,像是预料到什么,她眼眶微红,“够了!次郎,这是别人的事!”

      可这一次,少年微挺的脊背却没再塌下去。

      他回过头,看着自己泪眼已至的母亲,“哥哥出事的时候,在别人看来,也是别人的事。”

      的确,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但他却切身领略过,一个人的死亡为活着的人所带去的痛苦,绝不亚于一同死去。

      而正因如此,他才越发不能袖手旁观,哪怕成功的概率只有微渺。

      “你要怎么尝试?”刑警先生问。

      少年语音坚定,“如果可以,给我十年之内警方统计的这座雪山的雪崩事故数据。”

      “数学建模,在海拔、雪速、搜救地点三者之间建立相关性模型,根据被困者雪崩前一刻视频监控室拍摄到的所处海拔高度推断显著性最高的搜救地点,缩小搜救范围。”

      少年的吐字十分清晰,而正是这份清晰,让并非了解数学建模的刑警先生在不能完全听懂的情况下,却依然产生了这个方法或许值得一试的感觉。

      而且,他的确在国际刑侦案件上听说过,曾有欧洲警方利用数学建模的手段预测逃犯作案地点的成功先例。

      “但是……”次郎一顿。

      那些浩如烟海的数字绝不会比茫茫雪山更加容易掌控。

      所以,“这同样是个庞大的工程,想要在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完成这样的模型,我还需要一个精通数学或统计的人来帮我。”

      刑警先生皱了皱眉,一时之间实在想不起他们是否也有这样的人。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手冢忽然站起来。

      次郎看向他,只听男人的声音依旧冷静。

      他说,“有。”

      *

      远程视频连通的那一刻,次郎完全没想到,手冢帮他找来的人,就是东京大学数学系的数据相关性模型研究团队中的核心人员——柳莲二。

      简要了解了事故的来龙去脉与紧迫性,柳莲二在通讯屏幕那端很快推掉了手中的其他工作,对他们道,“义不容辞。”

      相隔一整片亚欧大陆,七小时的时差,青年与少年,电脑网络极速对接。

      无数代码在相隔时空的两个人的思绪间剧烈碰撞,无穷数集被眼中同样闪烁光芒的二人以极其精妙的方式合作组装。

      气氛沉郁紧张的直升机舱内,少年指尖跃动在键盘之上,用力敲出决心力挽狂澜、乘风破雪的数学的力量。

      而另一边,国际警方的搜救工作同样极速推进。

      时间在惶惶心跳中分秒划过。

      距离事故发生已经过去整整一个小时,期间,或者有人被搜救人员抢救出山直接送往当地医院,或者有人在意识清醒之后自行逃下了山。

      但无论哪种形式的获救,搜救名单上已经有过半人数确认行踪,却迟迟不见一弦星也和吉田幸子的消息。

      冷静的人终于不再冷静。

      然而,几乎就在手冢凛然起身的同时,次郎停止了敲击键盘的动作,少年说,“给我一个a值。”

      “2000米。”手冢脱口而出,“她在那里拍过照。”

      不由分说,代码一行一行运行下去。

      新的时代,由科学与技术引着时间推动历史洪流,飞跃向前,能够与死神赛跑的再不只是微渺的人类自身。

      而无数前人在不同学科中不断燃尽生命给予后世的意义,便在此刻,承载起生命的重量,无穷延续。

      航拍飞行器在耳麦连接的指令下扫过海拔1687米处被雪浪层层覆盖的密林边缘。

      直升机舱内,实时监控的前方,一切颜色在无边无际的纯净白雪中,淡的几乎要化开。

      就在世界仿佛都要溶解的尽头,鲜明色彩猝不及防跃入视线。

      镜头无限拉近,纯白之上,红黄蓝绿交错的微小正方体一点点清晰起来。

      屏息凝神间,手冢听到少年的声音响起来,“我的那个魔方,你放哪了?”

      男人的指尖骤然收紧在椅背之上。

      “背包里。”

  • 作者有话要说:  不联动会死星人必须把莲姬拉粗来闪现一下:D
    柳同学是另一篇《暗恋》的男主,已完结,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康康,戳专栏可见~
    另,作者明后要忙一下搬家,而且下一个大标题要开初ye车,鉴于口口江连车头都无情锁锁锁,大概要调整一下篇幅,所以端午三天只会抽空修文,不会更新章,大家不要蹲啦,等我回来带你们上高速(x
    提前端午安康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