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永夜1 ...

  •   一弦星也做了一个悠长的梦。
      
      梦里,她留着短发,在平城14年夏日尽头的狭长山道间一直奔跑。
      
      山雨将至,她竭尽全力,却怎样都找不到那个自己想要找到的人。
      
      细小雨丝陡然转大,庞然雨幕顷刻而至。
      
      滔天雨水拍打的山林间,女孩子抱起头,懊恼不已。
      
      完了完了,手冢同学一定变成落汤鸡了。
      
      然而陷入无边自责的情绪后,整个世界开始变得模糊、遥远。
      
      然后,她睁开眼睛。
      
      率先闯入视线的是上方的洁白墙面,床头灯光散射的昏黄光线晕出好看的形状,让人心生暖意,可身体还因微寒有些许麻木。
      
      一弦星也适应着光眨了眨眼,感受到半身上承着的重量,她侧过头。
      
      朦胧窗纱隔绝掉屋外寒夜,梦里变成落汤鸡的清瘦小男孩变大了好几圈,正闭目躺在她身旁。
      
      男人的清俊眉间挂着少见的疲惫神色,他将半边脸埋在她的肩膀上,温热吐息在她颈间。
      
      真实的触感与怀抱中,思绪被彻底抽离回现实,她记起来。
      
      平城14年,那场山雨来前,她最后其实是有找到他的。
      
      就像现在一样。
      
      勉力抬起绑着输液管的手,刚要触碰到他紧闭的眉眼,冰凉手背被人轻握着拉进被子里,很小心地放好。
      
      手冢睁开眼,“不要乱动。”
      
      见她终于醒过来,他起身,帮她掖好被角后离开房间,很快带回一个上了些年岁的白人先生。
      
      两人用德语交流片刻后,那位白人先生向一弦星也走过来,他用标准的英语缓速向她作了自我介绍。
      
      “一弦小姐你好,我是国光先生所在俱乐部的私人医生,在确认你的意识清醒前,我需要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见她点头,那人开始提问,“小姐,你还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发生了什么吗?”
      
      短暂回忆后,一弦星也记起当时的情景影像,距离山顶过近的缘故,尽管自己在雪体崩塌的第一时刻就抱起幸子朝避开雪流的侧方跑去,但还是被剧烈震荡与雪浪波及,卷进了一片松木雪体围困的丛林。
      
      好在搜救队员找到她们时,除了有一些失温,并没发生其他的意外与危险。
      
      简要描述了一些经过,见她吐字逻辑清晰,记忆也无遗漏,医生笑着继续,“下一个问题会涉及个人隐私,一弦小姐如果不愿意,可以选择不答,我会问,只是单纯为了满足个人的好奇心。”
      
      当然,也是为了满足此刻网络上无数人的好奇心。
      
      忽视掉身后手冢的轻咳,医生揶揄道,“请问,国光先生是你的什么人?”
      
      这种事,自然是两方当事人都问清楚才更好确认一些,也不枉他受俱乐部中的经纪人所托,连夜从德国飞来挪威。
      
      准确的消息更便于他们应对媒体嘛。
      
      澳大利亚公开赛在即,这个时候公开这种事,虽然有炒热度的嫌疑,但老实说,手冢国光的热度,炒与不炒其实完全没有区别。
      
      况且,有些人的年纪的确不小了,连粉丝都替他急了许多年,仔细想来,未必是坏事。
      
      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在这种时刻被问及这种问题,一弦星也眨眨眼,下意识坦诚道,“男朋友。”
      
      总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
      
      她的声音虽然虚弱,但语气笃定,丝毫不给人以怀疑的余地。
      
      片刻,医生点点头,表示相信。
      
      但他回头笑看了一下眼神有些躲避的手冢,“Hey man~人家女孩说,只是男朋友,这可和我在网上看到的不一样,看来是有人妄图加快进程?”
      
      手冢,“……”
      
      身体检查基本无碍后,看出有人想要即刻独处的迫切心情,医生又对他叮嘱过一些注意事项后便先行离开。
      
      一弦星也这才察觉到刚刚那番话中的不对劲。
      
      什么网上?
      
      还有,私人医生?
      
      她现在所处的地点很明显不是当地的诊所,整个房间的精致装潢昭然宣示着,这里应该还是,酒店?
      
      而且,果真是只有一张双人床的房间……
      
      就在她要起身取过床头放置的手机,想看一看网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偌大的床,身侧的位置轻陷下去。
      
      手冢坐到床边,他转过身来,一手解着扣子,一手挡掉她要来取手机的手。
      
      脱下自己的衬衫,男人赤着线条流畅、身形极好的上身掀开被子,她尚且微凉的身体即刻被醉人体温包围起来,柔软得溃不成军。
      
      想看手机的心思自然也被当即抛开了十万八千里。
      
      感觉到有只手主动解完自己的衣扣又在解她的上衣纽扣,一弦星也忍住气短,抗议,“诶诶,我现在是病人。”
      
      一只眼睛却被同样温热的双唇覆盖住,“嗯,所以,帮你暖。”
      
      因那场突如其来的事故而持续了一整天的不安情绪过后,男人的温度紧贴着源源不断渡过来。
      
      体温不断交汇的平静相拥中,两个人都带着些劫后余生的难舍难分和精疲力竭。
      
      一弦星也强撑睡眼,想起在冰冷雪流里吓到大哭不止的小朋友,问道,“对了,幸子怎么样了?”
      
      手冢,“在医院,没事,不必担心。”
      
      昏黄光线镀满的柔和中,她戳他胸口,明知故问笑着逗他,“那我为什么不在医院?”
      
      竟然把私人医生都从德国喊过来了,要不要再明显一点?
      
      知道她或许已经猜到怎么回事,手冢在她头顶轻叹道,“抱歉,你现在大概不能在医院。”
      
      眼下的情况,就算是单人病房,也难保不会有媒体记者捕捉到风声围堵在门口。
      
      如果不是这次情况危急不容许有任何迟疑,他的确不想将她就这样匆忙地暴露在公众视线中。
      
      感受到怀抱着自己的人心事重重,猜到他在担心,一弦星也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脸。
      
      “Hey man~ ”她浅笑着看向他,“你好像并不是很拿不出手?”
      
      手冢:?
      
      她撑起身体,主动吻上他的唇,“所以,承认手冢国光喜欢的人是我,明明是一件很令人羡慕的事。”
      
      她想,这种事,比起不安,开心会更多一些吧。
      
      而且,最坏的影响无非是要被人谈论一段时间,可那又能怎么样呢?只要不去在意,别人讲的话不会对他们产生丝毫影响。
      
      但和这些比起来……
      
      她眼睛一亮,“很快大家就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诶,感觉好像很方便?”
      
      这下可以彻底不必再纠结什么时候去和家里人坦白了。
      
      而且不光她的家人,她的各种朋友、同事都会马上知道,完全不必她再去逐一交代,果然就很方便啊!
      
      她想的居然是这个?
      
      手冢哑然失笑,“嗯,是很方便。”
      
      然而他看着她很高兴的样子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说,“但如果可以,我还是想让俱乐部那边帮忙压下你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
      
      只有切身体会过仅凭一个名字就被迫公开全部信息的人,才能真正明白舆论导向下网络无孔不入的恐怖。
      
      一弦星也愣住片刻,却又忽然意识到什么般,只是安静听他说完。
      
      “JAXA是涉密单位,被拿到公众视野中谈论,对你来说不是好事,不是决定要回去了吗?”
      
      手冢收紧揽着她的手臂。
      
      他所在的那个世界纯净又嘈杂。
      
      纯净到他只需要关注每一场比赛的每一颗球;却又嘈杂到每一颗球的背后都连动着无尽金钱与舆论。
      
      他不想她也被那些无关的声响干扰分毫。
      
      只因为,他喜欢的人,从他遇见她的那一刻起,便拥有着从始至终只属于星空的清澈双眸。
      
      手冢永远不会忘记,多年以前,在那样一个漫天初雪的傍晚,他几乎用尽了所有勇气奔向那个天台,想要坦白自己付之年少悸动的全部心意。
      
      却只听到女生用冷静的声音说:无法给予对方安心,反而生成束缚与牵绊的喜欢,本身就该被留存于心底。
      
      所以,比起匆匆向世界宣告他推迟了多年才宣之于口的心意,他更想做到的,是可以让她不需要为他的喜欢而有所束缚、捆绑手脚。
      
      她会一直是她,不必为任何人,停下对那片遥远星河的无尽仰望。
      
      而那双一如从前、每每令他心动的眼眸中,可以永远盛满宇宙奥秘。
      
      鲜明纯粹,永不后退。
      
      *
      
      网上各路捕风捉影的消息传出后不久,当事人在从来只用国际英语公布赛绩的官方个人推特上,大方作出回应。
      
      男人第一次用自己最熟悉的日语亲自写道:
      
      「陪你到星辰大海,也做你归途。」
      
      仿佛多年岁月沉淀后,曾经无力承诺以后的男孩,终于能以坚定的语音,对着身处世界某个角落的那个人许下有关长久的诺言。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没有配图,没有指明,却在推文发出的短短几十秒内被赞千万,转发无数。
      
      几分钟内,手冢国光公开恋情被置顶到话题榜第一的位置。
      
      而那条推文的评论区如浪涛般,汹涌叠加。
      
      「This is from Tezuka ??Really??」
      
      「难以想象,采访里的手冢国光让我一度以为他的一句话最多两个字……」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冰山讲情话,我没了:)」
      
      「啊啊啊啊我失恋了,但我好开心!!!」
      
      「我就说怎么会忽然休了年假!果然是有好消息了!男神9999」
      
      「据说是在北欧玩的时候,滑雪场出事故,大佬找国际刑警和直升机来救未婚妻才被爆了……」
      
      「北欧???未婚妻???Oh my God!!!之前刚和朋友在北欧的游轮上偶遇了酷似手冢国光的男人,他就说是陪妻子来旅行的!如果是真的,那我先羡慕他一下,他老婆是仙女,超漂亮TT」
      
      「所以这就是关注人从0变成1的理由?我居然才发现,草啊,数字1为什么会这么甜!」
      
      「But关注人点开显示错误什么鬼?所以女方到底什么背景?半天搜不到,被撤了?(只是想看仙女」
      
      「应该是素人,被保护起来了吧,感觉这样很好啊,人家自己默默幸福,不用被路人视监……」
      
      「但也太突然了叭!倒是很符合他的作风,低调恋爱,高调官宣哈哈哈哈」
      
      ……
      
      网络上因他们而掀起的波浪逐渐可控后,手冢终于把她的手机使用权物归原主。
      
      朝阳轻敲入窗时,一弦星也心情很好地背靠在他怀里刷手机。
      
      枕边人还未醒,手冢几乎一夜未睡,和俱乐部远程连线,所有与她相关的信息一有流出就被很快撤下去。
      
      一弦星也自然睡得很好,在他身边的世界,安安静静的,完全没人吵她。
      
      发酵了一整夜的推特,热度还在持续,连他们俱乐部的官媒和各大国际体育娱乐媒体都在竞相转发他的推文,聊表祝福。
      
      而她点开自己只有几十个小粉丝的推特,界面依旧干干净净。
      
      这让一弦星也忽然有一种,他的世界万般喧嚣,而她却能在他背后一切如旧的安心感觉。
      
      那个瞬间,好像所有风雨都绕过她,向他倾斜。
      
      于是她放下手机,再不理会那些评论,想起什么,她笑着翻转过身。
      
      男人的安稳睡颜近在眼前,明知道他可能听不见,但一弦星也还是很认真地回应道:
      
      “归途先生,我们去看星辰大海吧。”
      
      令和1年,12月22日。
      
      一天24小时的极夜出现,漫天星光点缀永夜。
      
      那一天,一弦星也终于来到了这场旅途中,她最初想要到达的星夜以北处——
      
      冰岛。

  • 作者有话要说:  回来啦~感谢还在等我的小天使,爱你们~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