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韩菀的郦阳居庭院疏阔,屋宇轩昂,明堂厢房耳室,正厅书房琴房寝屋,无不齐备。她没有在待客或见家臣的正厅见穆寒,而是更家常的明堂。
      
      深秋时节窗牖紧闭,室内便燃起了烛,明亮柔和,韩菀撩裙摆在上首的三面围屏髹漆矮榻上坐定,不多时,穆寒便随着女婢登阶入内。
      
      他真的很高,天光从廊下投入,门庭投下长长的暗影。他脚步不快,却十分沉稳,猿臂蜂腰力量感满满的身形存在感十足。
      
      高眉深目,五官深邃刚硬,漆黑的浓眉下一双琉璃珠般的浅褐色眼眸,从前没细看过,如今端详,却是带几分异域感的铮铮伟岸男儿长相。
      
      气质沉静,给人一种沉默如山的信靠之感。
      
      她正细看穆寒,穆寒已缓步上前,在坐榻前五步的位置站定,“啪”一声单膝下跪。
      
      “穆寒见过小主人!”
      
      穆寒今日一身府中的黑色武卫便服,束腰扎袖,领缘袖口缀黑色皮革,掌宽的腰带一束,简洁有力。
      
      他下跪的动作也很有力,膝盖落在柚木地板上“啪”一声清晰,韩菀不禁皱了皱眉,他身上还有伤。
      
      穆寒拱手恭敬:“寒谢小主人恩典。”除了传召,他今日另一重要目的就是来谢恩。
      
      “快快起来!”
      
      韩菀赶紧示意去扶,“你的伤如何了?不是让你痊愈再来么?”
      
      看穆寒行动倒是未有迟滞,但韩菀知道他伤不轻,除了昨日的鞭伤之外,身上还有还没养好刀伤箭伤。
      
      韩父遇匪已过去两个多月,但他身上旧伤还是没能痊愈,一是因为很重,二是因曹邑宰的作梗治疗不及时,伤势反复。
      
      好在昨日医士已重新处理过了,说只要不碰水不再撕裂,有上佳伤药再后续好生调养,便无后遗妨碍。
      
      能卧榻休息最好,要是躺不住日常行动也行,但切切注意不能再撕扯到伤痂。
      
      韩菀是不赞同他这么快起身的,至少也休养几天再说吧。奈何穆寒却不这么认为,他旧伤已好了七成,伤好到这个程度对他来说已等同痊愈,至于新伤,不过一些皮外伤痕,根本就不碍事。
      
      他简短说:“卑职已无事。”
      
      人笔挺站着跟前,恭肃沉静,韩菀说了几次,他回的还是这句话,最后她无奈,“好吧,那你多注意些。”
      
      抬眼看面前高大挺拔的人,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寡言沉默,既不知顺势表忠心,也没有趁机投主所好,但上辈子,他却是唯一不肯放弃并几经艰难找到她,并为营救她毫不犹豫付出生命代价的人。
      
      韩菀温声:“父亲如今已不在了,你有什么打算?”
      
      是有意向去哪个院子?又或是想当个商队护卫统领?
      
      “来我身边可好?贴身拱卫,打理我身边卫队诸事?”
      
      韩菀解释:“我打算将父亲的武卫队一分为三,日后贴身拱卫三院。”
      
      穆寒惊讶。
      
      韩菀这话意思,就是日后贴身护卫她,兼任她卫队的统领,将防卫悉数都交予他。
      
      从昨日到现在,主子的看重让他有些无所适从,穆寒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她靠坐上首,正微笑看他。
      
      他讷讷,半晌,忽跪了下来,低头:“卑职护主不力,请小主人责罚。”
      
      他以为自己不配。主君意外身故,护卫责无旁贷。小主人不见处罚,反不远百里追赶叫回,好医好药,连责备都未曾有过一句,如今更是欲委以重任。
      
      他怎配小主人这般信赖器重?
      
      提及父亲,韩菀黯了黯,但很快她站了起身,下榻亲自将穆寒扶起。
      
      她长吐一口气,“我知道,你已经竭尽全力了。”
      
      况且……韩菀想起一事,在她上辈子被囚禁在山中的时候,那个李姓阴翳头领无意冷笑说过一句。
      
      “……你以为,你父亲真是意外身死的?若识相,就马上把东西交出来,否则……”
      
      她抿紧唇,也是因此,她知道了父亲死因有疑。
      
      这就更不能怪穆寒了。
      
      “父亲死因或有疑。”
      
      韩菀制止面露震惊的穆寒,她知道的也只有这一句,现在说也无益,“这事日后细论。”
      
      深呼一口气,韩菀抛开那些暂不想了,略调整心绪,她抬眼看穆寒,说:“后途或多有艰险,若论信重,唯汝一人。”
      
      “我欲将安危尽托于你,你可愿意?”
      
      非常郑重的一番话,其中信重溢于言表,教闻者热血沸腾。
      
      穆寒蓦跪倒在地,锵声:“寒见过主子!卑职万死,亦敢不负主子所托!!”
      
      掷地有声。
      
      他跪得同样铿锵有力。
      
      韩菀欣慰,也很牙疼,这人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是个伤患啊?!
      
      “好!”
      
      她俯身扶起穆寒,“你欲不负我,当先好生保重自己才是。”
      
      “卑职无事,请主子放心。” 穆寒还是那句话,
      
      那好吧。
      
      端详两眼,没见伤口渗血,韩菀无奈,只好随得他了。
      
      接下来,两人就亲卫队一分为三的事情商量了一下,这个穆寒熟,很快就确定下来了。
      
      “那就这么定了,罗阿叔就放到二郎院里,田荭是阿娘陪嫁孙媪之子,阿娘这边交给他合适。”
      
      韩菀说的这位罗阿叔,全名罗平,韩氏世卫出身,是目前武卫队的队正。原来韩父就是打算他退后才让穆寒接手的。最是忠心耿耿,她就打算放在弟弟身边。
      
      孙氏不管分析还是上辈子事实,她身边的危险系数都是最低的,所以优先弟弟。当然,韩菀也极重视母亲安危,询问过穆寒后仔细调配了护卫人手。
      
      约莫半个时辰,名单就拟好了,韩菀交给女婢,吩咐拿去武卫营房。
      
      即日就开始。
      
      ……
      
      屋里清净下来了。
      
      韩菀经坐在炕几旁,而穆寒肃立在她身后的坐榻一侧。
      
      她搁下笔,回头瞅了他一眼,想起从前,他也是这么一动不动一站半天的。
      
      她勾勾手指,“过来。”
      
      穆寒依言上前,韩菀指了指他面前的脚踏,“坐。”
      
      他身上还有伤,这么绷紧站着一动不动,久了肯定不行的。
      
      穆寒犹豫了一下,照理主子有命,他是毫不犹豫执行的,可这……
      
      韩菀笑:“你不仔细养伤,怎么好好护我?”
      
      “快坐吧。”
      
      穆寒迟疑一阵,韩菀作势拉他,他最后还是矮身跪坐在脚踏上。
      
      至于炕几另一边,韩菀知道他肯定不会坐的,索性也不提了。她不在意,但穆寒显然并不是。
      
      脚踏宽大,垫了羊绒软垫,也很暖和舒服,也行的。
      
      乳母欲言又止,觉得不合规矩,韩菀没理,随手将屋里伺候的人都挥退了。
      
      将跪坐的小腿放开,盘膝斜倚在身后的弹墨大引枕上,她手撑着下巴,叹了口气。
      
      姿态闲适有些慵懒,很随性,美眸灵动,眼角微红平添一分天然妩媚。
      
      很久没见了。
      
      外面多传韩女郎娴贞淑静,但其实并不是,这不过是父母要求罢了,韩菀嘀咕不乐,但也不得不装装样子。
      
      她装得挺好的,不过在父亲跟前不会,旧日穆寒拱卫在侧,也是知道的,并不诧异。
      
      “不装了,装也没意思。”
      
      父母拘她是因为襄平侯府,怕她被人挑剔。但韩菀上辈子装了好几年,投奔郇都住进襄平侯府后更是人前人后没放松一点。
      
      可即便是这样,最后母女还是没了,商号也没了,那她何必再为难自己?
      
      韩菀一气喝了半杯茶,痛快搁下茶盏,又看了穆寒一眼,发现他嘴唇有些干,就随手另倒了一杯,塞到他手里。
      
      她坐直,沉吟半晌,说:“母亲昨日和我说,要准备启程去郇都了。”
      
      屏退众人,独留穆寒,当然是有原因的。
      
      或许两人还不算很熟悉,但有些话有些事情,韩菀谁也说不出,唯独一个穆寒。
      
      这郇都,要去吗?
      
      上辈子,她和母亲都死在郇都。
      
      但韩菀左思右想,“不去只怕不行。”
      
      父亲临终叮嘱,不是没有原因的。东阳君三代而斩,韩父去世,韩氏商号和韩家娘仨都没了倚仗。这等世道,想保住自己和家业,韩家急需一个新靠山。
      
      另外再有一个。
      
      韩菀垂眸,有关她的遭遇和父亲死因疑点,她唯一知道的线索是在郇都,她心里其实也是想去的。
      
      她很在意后者,无论如何她都要查个水落石出。
      
      不管主观客观,她都趋于重入郇都。
      
      只不过,韩菀却不想事事都和上一次一样。
      
      “穆寒,你有什么看法吗?”
      
      她侧头看穆寒。
      
      穆寒跟在韩父身边多年,目濡目染,见识不浅,闻言垂目思索片刻:“卑职以为,府中当独立为好。”
      
      于是韩菀就发现,他是个很认真的人,反复思量过后,才认认真真地说出自己的意见。
      
      “独立?”
      
      和韩菀想的一样。
      
      襄平侯府再好,那也是寄人篱下,不但各种不方便,这依附进去,人也不独立了。
      
      上辈子只有母女二人,没法推却,这辈子韩菀却是不愿意的。
      
      可弟弟还太小,十五都没有,不算成人。
      
      不够啊!
      
      韩菀撑着下巴,那要怎样才能顺利成章独立呢?
      
      ……
      
      室内静谧,鎏金博山炉青烟袅袅,淡雅的香息慢慢氤氲开来。
      
      韩菀在思索。
      
      穆寒不动无声,以免扰了主子思绪。
      
      两人坐得很近。
      
      韩菀一手拄着炕几,一手托腮,靠在炕几一侧。
      
      穆寒就紧坐在炕几之前。
      
      两人相距,大概就一掌长宽。
      
      一丝淡淡的馥郁暗香,不同于香炉里的百合香,有些类似桃花,是韩菀的体香。
      
      淡淡的桃花香气沁入肺腑,室内安静,便一下子清晰起来。
      
      穆寒一顿。
      
      他觉得自己冒犯了主子,顿了顿,他便低头无声往后退了一些。
      
      他手里还端着个彩釉陶盏,这是主子刚才亲自斟给他的。
      
      嘴唇有些干。
      
      静静看了半晌,他低头喝了一口。
      
      上好的茶汤,温热浓醇,很甘甜。
      
      他默默想,主子如此信重于他。
      
      他当万死以报才是。
      
      

  • 作者有话要说:  贴身侍卫√,嘿嘿(*^▽^*)


    再推荐一下阿秀的完结文:皇子妃奋斗史/嫁给表哥之后/和大反派互穿的日常/太子妃的荣华路/八十年代翻身记/高门庶女/穿书之女配不上岗/皇后的锦绣之路
    (戳作者专栏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