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她静静站在他面前。
      
      轻声一句“我来迟了。”
      
      韩菀声音很好听,如琴瑟韵动,婉转动人,哭泣太多伤了嗓子略有些哑,却很认真。
      
      他不禁抬头,对上了一双漆黑剔透的眼眸。
      
      薄薄的秋阳从头顶洒下,她肌肤白得仿要透明,细细的绒毛,淡淡的粉,疲伤让她的脸庞染上一丝苍白,愈发衬得一双精致桃花眸夺目。
      
      这双点漆般剔透的瞳仁,正一瞬不瞬看着他,短短一句话,有一种亘古的错觉,目光仿佛穿透了时光,落在他的脸上。
      
      他逾越了,她却没有生气,还笑了笑。
      
      穆寒迅速低下头。
      
      “谢小主人。”
      
      “回去吧。”韩菀轻声说。
      
      她抬起头,环视眼前百十张或多或少眼熟的面孔,“委屈你们了,都回去吧。”
      
      屏息已久的诸卫激动大喜,忙跪伏:“卑职等谢小主人!”
      
      ……
      
      一众武卫尾随辎车折返。
      
      人太多了,她又来得急,只能让他们步行,她放慢速度。
      
      但其实没事,他们这些奴隶出身的武卫,都是极能吃苦的,这些许路程并不觉得有什么,反境况峰回路转,激动高兴情绪高昂。
      
      不少人身上带伤,韩菀特地打发人进城采买伤药,让他们暂先敷一敷,又使人问了可能支应。
      
      完全没问题,实在不方便行走的一路都有人轮着背,并不影响。
      
      女婢奉命特地问了穆寒,韩菀见他身上新伤旧伤,半边身体斑斑血迹看着有些厉害。
      
      穆寒简短回道:“无事。”
      
      他看着就是个沉默寡言的,异常强壮又半身腥红让人心头发悚,女婢得了答案见他不再语言,咽了咽唾沫忙折返回话。
      
      入夜,他们回到了东阳君府。
      
      回到旧日起居的营房,随后医士就来了,一一给他们检查包扎好伤口,针药不吝,甚至女郎还亲自过来探视,足半个时辰,才离开。
      
      同屋的阿亚伸长脖子望了眼,“小主人真好!”
      
      韩府仁厚,与外面外头相比不亚于天堂。老主人没了,幸好还有小主人。
      
      阿亚也习惯了穆寒的寡言少语,没答话也不在意,兴致勃勃说了两句,又说起今日那个彭陵夫人,低声咒骂几声,十分庆幸,若穆寒落在她手上只怕不死至少脱一层皮。
      
      幸好小主人及时赶到。
      
      他庆幸拍了拍胸口,忽想起一事,回头对穆寒说:“诶,好像小主人不是第一次救你了诶。”
      
      天色渐沉,院里的绿植笼罩在一层漆黑的夜色中,远远院檐的两盏绢灯在冷风中摇晃着。
      
      穆寒回头看去,昏黄灯光投在院门前的青石板甬道上,素色裙裾的纤楚背影提着裙摆步上阶梯,渐行渐远,朦胧渐看不清。
      
      是的。
      
      她不是第一次救他了。
      
      ……
      
      穆寒生在一个北地与匈奴接壤的边城奴隶营中,他甚至不知道他的生父是谁。
      
      但能肯定的,对方是一个羯奴。
      
      中原各国屡屡与羯羌等族交战,战败俘虏沦为奴隶,而且还是最卑贱的异族奴隶。
      
      这是天底下最卑贱最肮脏最混乱的地方,没有之一。越是底层就越粗暴简单,弱肉强食是唯一真理,人命如草芥,每天都有许多尸体抬出去。
      
      他生下来的瞳色和五官,一半羯奴的血统注定他将处于奴隶营的最底层,连他的母亲一看清他脸,也叹他注定活不长。
      
      不是狠心,而是现实。
      
      可穆寒居然磕磕绊绊的,像个狼崽子一样地活下来了。会走路就会打架,反胜无数次同龄人的追打,躲避无数人大人的恶意,头破血流,奄奄一息,但他居然熬过来了。
      
      但可惜的是,幸运没有一直眷顾他。
      
      在他十岁那年,他所在的奴隶营内迁,中途为了救差点被强辱致死的母亲,他举起大石头往对方的后脑勺狠狠砸下去。
      
      但可惜的是,对方没有被一下砸死,没等他再补一下就爬了起身。
      
      穆寒的母亲拉着他兄弟夺路狂奔,这个往日逆来顺受的女人,居然拉着她的孩子成功逃出了营地。
      
      那是一个大雪天。
      
      伤痕累累的三人最终倒在山坡下的黄土路旁,冷,饿,鲜血在身下的白雪逐渐晕染开来,他努力往前爬,因为后面还有追兵。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见犬吠的声音,是追兵,但可惜他的意识开始模糊,已经爬不动了。
      
      那个冰冷寒冬,就在他感到绝望的时候,忽他听见远远有铃声。
      
      很清脆的叮叮声,风吹着辎车檐前的银铃,发出悦耳的脆响,叮叮叮叮。
      
      一开始他以为是幻觉,但一会儿,铃声越来越清晰,他勉强抬起头,见得远远的,一车队由远而近。
      
      发出铃声的,是最前头的一辆紫色帷幕的辎车,求生的本能让他生出一丝力气,他拼尽全力爬上雪堆,滚落在辎车的朱轮侧。
      
      “……救我。”
      
      唇动了动,但穆寒知道,他没发出声音。
      
      也是他命不该绝,就在这个时候,辎车车窗帘子掀了掀,他听到一个小女孩嘟囔的声音,紧接着,一张粉妆玉砌的小脸蛋出现帘后。
      
      “啊!”
      
      骤然见他,小女孩吓了一跳惊呼一声。
      
      他心不禁黯了黯,他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狼狈,血淋淋极吓人。这些贵人,哪怕他没伤,历来也不屑沾边的,更有甚者连看一眼都觉得污了双目。
      
      但出乎意料的,小女孩立即叫停了车队,她甚至自己亲自跳下车来,她可能就四五岁大,小小一团,手足无措,慌忙解下了自己的小披风盖在他身上。
      
      这可吓坏了随行的管事和仆妇,披风盖他身上不能要了,女婢赶紧从车上另取一件,急急忙忙裹住她抱起来,管事一叠声让将女郎抱进去,解救之事交给他就是了。
      
      小女孩被塞回车厢,不过她马上撩起帘子探头出来,穆寒挣扎仰起头,声如蚊呐告诉她,他后面还有母亲兄弟。
      
      很急切,因为他已经听到犬吠了。
      
      小女孩忙说:“你别怕,我让田阿叔去!”
      
      她连忙看管事,管事忙应:“小的这就使人去,无事,给些银钱买下就行了。”
      
      他喊人迎上去交涉,又扬声叫随队医士来,边喊边扯车窗帘子,苦口婆心:“天儿太冷了,受了寒可不得了,小娘子您……”
      
      穆寒的心这才一定,脱力栽倒。
      
      车窗帘子被扯了下来,但没一会,又偷偷掀起一点缝,小女孩悄悄伸出一条手臂,递给他一个粉红色的荷包。
      
      “这个给你!”
      
      荷包鼓鼓囊囊的,她把车上的糕饼都装进去了,小女孩很认真说:“吃饱就没那么疼了。”
      
      她努力探胳膊。
      
      穆寒喘了两口气,勉强支起身,把那个荷包接了过来。
      
      就这样,穆寒很幸运的,进了东阳君府。
      
      韩家仁厚,收容解救过许多流民奴隶,韩父甚至还会给予机会,这么大小进府的孩子,都有机会学习手艺的。
      
      穆寒被挑中了学武,这是最好的出路,以后能成为家丁府卫,或商队护卫,甚至其中佼佼者还有机会被选作主君的亲卫。
      
      穆寒极刻苦,他在十五岁那年通过考验,被挑中进入家主的亲卫队。
      
      一晃眼七年过去。
      
      从一开始至如今,已经十二年了。
      
      阿亚说的一点不错,他们确实很幸运。
      
      灯光朦胧,素色身影沿着甬道渐行渐远,出了院门,没入黑暗,看不见了。
      
      良久,穆寒要收回目光,却见一女婢折返。
      
      女婢先往穆寒所居的屋舍而来,穆寒直起身,女婢进门,递过一玉瓶,说这是女郎唤她回去取的碧玉散,另传话,女郎让他好生养伤,待伤愈再去说话不迟。
      
      碧玉散是上佳金创药,治疗外伤效果极好,市面上是没有的,得各家自寻药材配置,炮制方法繁复配置不易,非常珍贵。
      
      穆寒垂目看了眼,碧色玉瓶剔透晶莹,他握在掌心,沁凉沁凉的。
      
      “谢小主子。”
      
      ……
      
      韩菀奔波一日,有些疲惫,但还是先去看弟弟。
      
      韩琮睡了,他等了阿姐好久,后服了药,撑不住睡了过去。
      
      韩母孙氏正翘首等她。
      
      两人给韩琮掖了掖被子,转去正房说话,孙氏见她面露疲色,颇心疼,让下仆赶紧端晚食上来。
      
      母女二人坐下用膳,关切几句,孙氏不免说起韩菀的去向,她蹙眉:“不过是些护主不力之人罢了,你又何必亲去追赶?”
      
      曹邑宰确实给她回过一句,孙氏先前并没想起,只丧夫之痛,一经提起不免怨责,对于穆寒等,她是极不喜的。
      
      韩菀只得劝:“阿爹如今不在了,只剩我们娘仨,外事不通,正是用人之际,忠心者实属难得。”
      
      上辈子她令人回头去赎的时候,不少人已不在了,实在太过可惜,韩父挑选亲卫的第一条件就是忠心。
      
      如今有机会再来一次,这些忠心耿耿又有能的人,韩菀自是不肯送走半个的。
      
      “留下他们,也能安稳府里人心,阿娘,你说是不是?”
      
      劝了好一阵子,韩菀说的也确实是道理,孙氏最后还是压下不喜同意了。
      
      只说起韩父,她悲从中来,不免又痛哭了一场。
      
      哭罢,抹了眼泪,她环视曾留下无数欢声笑语的屋舍,强忍悲伤,对女儿道:“二郎病已痊愈,我们也差不多要启程了。”
      
      说着取出一封信,是姨母从郇都送过来的。
      
      如今已是九月深秋,再不收拾起来动身,待大雪封路,就难走了。
      
      韩菀顿了顿,半晌她“嗯”一声当做回应,扶起母亲,“夜深了,娘你早些歇吧,诸事明日再说不迟。”
      
      待母亲睡下,韩菀步出正院,深秋寒夜,星斗漫天,她吐了一口气,快步回了郦阳居。
      
      她也累得很了,回屋梳洗倒头就睡不提,一觉直睡到次日天色大亮。
      
      她问了问母亲和弟弟,得知都未醒,她也不急着去,坐下慢慢转动着手里的彩釉茶杯。
      
      韩菀正想事,不妨听见女婢快步进门,禀道:“穆卫求见。”
      
      穆寒?
      
      韩菀惊讶,他伤不轻,她不是传话让伤愈再来吗?这才第二天。
      
      不过她马上站起,往外间行去,“快叫。”
      
      

  • 作者有话要说:  老规矩中午十二点半更新哈!v前日一更的。至于周末加更,v后咱们看情况嘿嘿!


    很开心~ 给你们一个超大的么么啾!!(づ ̄3 ̄)づ╭
    宝宝们,我们明天见啦~~


    最后还要感谢给文文和专栏投雷的宝宝哒,比心心~
    鱼扔了1个火箭炮
    绯雪扔了1个火箭炮
    绯雪扔了1个地雷
    梨子酱扔了1个地雷
    梨子酱扔了1个地雷
    啾啾扔了1个地雷
    当归半两扔了1个地雷
    天空华炎扔了1个地雷
    .
    YUZURA扔了1个地雷
    当归半两扔了1个地雷
    当归半两扔了1个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