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2 章 ...

  •   百花楼,
      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对我来说简直太容易了。之前我就把当年的记忆写下来过。不过当时是用荷兰文写下来的,我现在还得重新翻译成英文。我很喜欢你说用的”puppy love” 这个词,真形象,虽然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依然清晰地记着1976年我第一次碰到芭芭拉时的样子。

      她总是一个人坐在CCAT (Cambridge College of Art and Technology 剑桥艺术和工程学院)的餐厅里。她总是在一本黑色的笔记本上涂涂画画。她从来不到CCAT另外一个很热闹的咖啡屋“蝙蝠侠”那里去。我对她充满了好奇,那个孤单的中国少女长发及腰。

      有一天我鼓起勇气走了过去,坐到芭芭拉的对面,问她到底都在本子上写了些什么。芭芭拉用带着伦敦北部口音的纯正英语跟我说,她正在写日记。她把本子递给我看。我完全看不懂那些中文字,但是我认出了里面 John Denver的“Leaving on a Jet Plan” 的歌词。我还看懂了一句英文, “You always □□ile but in your eyes your sorrow shows” ,(译注:你总是在笑,可是你的眼底藏着悲伤)。这句话来自于Harry Nilson 的歌 “Without You”。你现在明白为什么我要用“Without You”这首歌作为我放在YouTube上的短片的配乐了吧。这首歌对于我和芭芭拉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往后的那个礼拜,我们每天上学后都坐在餐厅里的同一个地方。几天之后,我的一些其他朋友也到餐厅里来了。芭芭拉很容易地就融合到他们里面,她非常地开心和享受大家的玩笑,但也不会让别人随意作弄她,因为对于我们来说,一个中国人长相的少女说着流利的伦敦腔多少有些好笑。

      芭芭拉很快发现另外的那间咖啡屋“蝙蝠侠”更好玩。很快的,我就得到那家咖啡馆去找她了。她和那些朋友们都相处得很好,其中有一个女孩名字叫做苏,她也有着一头金色及腰的长发,个头也和芭芭拉差不多。从背后看着她们俩肩并肩的走路是件极其好玩的事情,2个少女,个头差不多,都是一样的长头发,松散的搭在背上。除了颜色不同,其他的几乎都一样。

      可是,我现在可没法单独和芭芭拉相见了。她的周围总是有别人。好几次我邀请她周末和我一起出去,她都婉拒了,因为她周末要到家里的店里帮忙。

      后来我发现芭芭拉经常在课后到图书馆去,而不是马上回家。因为她需要到图书馆里去看看画册来为她的绘画寻找灵感。我就尾随而去跟她到了图书馆。这下我们周围就没有那么多人了,只有我们两个。一开始,她是真的在忙忙碌碌。慢慢地,我看得出她开始有些心不在焉。再后来,她干脆就不看书了。到了最后,我们干脆连图书馆也不去了。我们都觉得这样的相处非常开心自在。我们互相交流着自己以前的生活和看法。我们的生活是如此完全的不同。她跟我说中国的文化和她作为一个中国人在英国的生活,我说我作为一个荷兰人在英国的生活。我们非常享受于这种互动的过程。

      每当到了回家的时候,我总是陪着她走到剑桥的公车站,她从那里做车去Histon。在路上她又说了很多她的生活,那个在她年幼就去世的父亲,她不得不离开香港到英国的不舍。离开香港那么多同学朋友对她来说是那么的难受。在她离开的那天,她的朋友们还一起给她播放了那首”Leaving on a Jet Plan”的歌。当然也说了她如今在Histon的炸鱼薯条店的生活。

      一天清晨,芭芭拉和我一起坐在咖啡屋里喝茶。芭芭拉告诉我,中国的农历新年马上就要来了。她跟我说了十二生肖和他们对应的新的一年不同的预景。然后她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去伦敦唐人街庆祝中国新年。我当时非常地吃惊。说句老实话,我都已经放弃邀请她出去玩的努力了。因为她给我的答案永远是“不,我得在家里的店里帮忙”。

      芭芭拉说如果我要一起去的话,我们得一起好好计划一下。我们得先弄辆车,然后找几个朋友和我们一起去,特别是女性朋友。只有女性朋友去接芭芭拉,同时答应她的家人她们会一整天在一起,芭芭拉的母亲才可能允许芭芭拉出来。车不是什么问题,我可以借我妈妈的车,找个能让她家人信赖的女生才是个大问题。于是我们邀请科雷斯一起去,而苏特别喜欢科雷斯,所以她自然而然也要跟着去。这样苏就可以去芭芭拉家接上她了。

      在中国新年的那天,我接上苏和科雷斯,然后驱车去Histon。我们把车停下,我和科雷斯躲得远远的,确保她家人看不到我们。等过了会儿,芭芭拉和苏走过来了,我们才偷偷地发动车驶往伦敦。我和她坐在前排,科雷斯和苏坐在后排。芭芭拉带路,虽然我从来没有到过唐人街,但我们还是很顺利地到了目的地。

      我当时被震撼坏了,街道被各种各样钱模样的东西装饰一新,而人们舞着一条巨大的龙,跑来跑去吃红包,芭芭拉告诉我红包里面装的是钱。周围锣鼓滚滚。唐人街是如此地人头攒动,为了不走散,我们只能紧紧地互相手拉手。一开始,她羞涩地松开我的手,而渐渐地她不再拒绝我的手。好几次人流把我们推得东倒西歪,她倒向我,我幸福地偷偷拿手臂环绕着她。

      当我们结束这一天的时候,我们俨然已经是一对了。我们发现苏和科雷斯也成了一对。

      这就是我们两个怎么认识和开始恋情的故事。其他的问题我下次再回答。

      既然我们要接着谈很多事情,我想我们应当充分信任对方。你是否能跟我多说说你自己。很多我和你谈的东西和将要和你谈的事情是非常私人的,很少有人知道,因此,如果我知道我是在和什么样的一个人说话,能让我觉得更放松一些。

      对了,我还有个问题问你。我看了不少在因特网上关于芭芭拉在香港的资料。似乎从来没有人提起过她和我的这段恋情,这是为什么?是她故意对公众隐瞒这些吗?

      祝晚安!
      罗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