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这是一个软妹A ...

  •   如果问严馨,在她眼里世界上最不可能是omega的人应该是谁。
      
      就在刚刚以前,她的答案肯定就是宁靖远。
      
      她就是宁愿相信宁嘉言那只渣A会从一而终,都不会相信宁靖远会是omega。
      
      然而站在严馨眼前的omega确实是宁靖远。
      
      或许因为刚刚的搏斗,他的黑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细密晶亮的汗珠从额侧划下,沿着他的脸颊,脖颈,然后滑入锁骨,最后在衬衫上的浸染出了一片黑色。
      
      黑发的青年身上还穿着之前的黑色衬衫,然而此刻,却因为与刚刚alpha的搏斗而被撕裂,结实匀称的肌肉若隐若现。
      
      他的侧脸,锁骨和胸口都被溅上了鲜红的血液,红白黑三色的极致交映,加上他锐利的眉眼与乌沉沉的眸子,显得说不出的危险和邪气。
      
      看到这样的宁靖远,严馨心里有些发怂,顿时又变成了她假装的那个文静而柔弱的小beta。不,如果Omega都是面前这位的标准的话,她根本没脸说自己是个beta。
      
      宁靖远微微眯了眯眼睛,往严馨身上扫了几眼,似乎想问什么,但他还没开口,却突然又跪了下来。他的一只手紧抓着地毯,另一只手握紧了匕首,力道大的指节发白。
      
      严馨可以看见他肌肉绷紧,似乎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她这下什么想法都没了,反手一撑站起了身,强忍着饥饿感靠近宁靖远,想扶起他。但在她靠近的一刹那,宁靖远却瞬间绷紧了脊背,反射般地握住匕首朝严馨挥了过来。
      
      严馨霎时一身冷汗。
      
      如果不是因为她身体不适走得慢了一点,可能她就要被直接横劈了!
      
      宁靖远连头都没有抬,一击不中,立刻收回了匕首,支撑不住般的喘息起来。汗水从他的脸上像雨滴一样滑落,落在地毯上,不多时便浸湿了一片。
      
      严馨这才突然想到,宁靖远正在Omega最为虚弱的发情期。
      
      当Omega发情的时候,无论是Omega还是被他吸引的alpha都会变得毫无理智。
      
      但和alpha比起来,处于发情期的Omega才是最煎熬的。此刻的他们,不仅会被欲望支配,身体也会为此变得异常柔软而毫无抵抗能力。
      
      说实在,宁靖远能够在这种情况下维持理智,甚至还能和alpha搏斗,简直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范畴。
      
      可从宁靖远现在的表现来看,就算他再强大,能支撑到现在,应该也已经到了极限。
      
      严馨不敢继续靠近,鉴于宁靖远刚才的表现,就算他如今这虚弱的状态,对付她也不需要三个回合。
      
      但是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
      
      Omega的发情期会持续三到七天,如果没有alpha的标记抚慰,这种情况会越来越严重,甚至会把Omega逼疯自残。
      
      除了alpha的标记之外,唯一有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注射Omega抑制剂。
      
      但现在,他们连大宅都出不去,怎么可能拿到抑制剂!
      
      宁靖远的意识似乎已经陷入彻底的混乱,就连原本犀利而冷静的黑眸都泛起了一层雾色。
      
      ——必须要让他冷静下来。
      
      冷静,冷,对,用冷水。
      
      严馨连忙往房间里的卫生间跑去,随手抄一起一只铜盆,接满了一盆水跑出来。
      
      “我这是为了救你啊,你可不准记仇。”
      
      严馨自己叨叨着,然后也不管宁靖远有没有听到,直接对着宁靖远把一盆水泼了上去。
      
      冰冷的水到底是带走了不少欲望带来的燥热,宁靖远攥紧拳头,手指几乎要掐到肉里面去,他使劲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目光已经恢复了清醒。
      
      他抹了一把脸,把脸侧的头发尽数往后梳理,然后扶着墙站了起来。
      
      严馨能够清楚地看到,宁靖远扶着墙的手臂肌肉,都在微微地发抖。
      
      她对刚刚发生的事情还是有点后怕,依旧谨慎地拿着铜盆在宁靖远眼前试探着晃了晃。
      
      ——还好,不会攻击她了。
      
      青年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
      
      严馨觉得自己汗毛倒竖,立刻把铜盆扔到了一边,用手指了指宁靖远手中的匕首:“就,就……你刚刚状态有点不对。”
      
      宁靖远没有说话,倚靠在墙壁上微微喘息,带着一丝难掩的脆弱,然而他的手指却轻轻地摩挲着手中的匕首。
      
      严馨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想起刚刚被干掉的仁兄,觉得她这样的战五渣还是不要卷入这些大佬的战争了。
      
      现在还是离开比较安全。
      
      更何况从原主何蒋生的记忆里,严馨也明白omega的信息素会让alpha失去控制力,沦为被欲望支配的野兽,她可不敢保证再呆一会,会不会失去理智扑上去,然后分分钟被宁靖远捅成马蜂窝。
      
      可是,宁靖远看起来真的好可口啊……
      
      严馨的意识开始有些混沌。
      
      omega对于alpha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更何况这个omega处于发情期。这般浓烈的信息素,能够勾起任何alpha的欲望,并且燃烧成汪洋,就连严馨也无法避免。
      
      除了一点,严馨的欲望好像有点不一样。
      
      所谓饮食男女,所谓食色性也,食欲和□□或许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相通。
      
      总之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面对眼前的这个omega,严馨感觉到了十分的饥饿。
      
      这个饥饿不是那种用来形容□□蠢蠢欲动的饥渴,而是真的,要进食的饿。
      
      宁靖远现在这种脆弱又艳丽的美感,换在任何其他人的眼里,都称得上活色生香,被信息素引诱的严馨,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吞咽的咕噜声在房间内尤为响亮。
      
      好想,好想把青年整个吃到肚子里啊!
      
      青年的喘息顿了顿。
      
      严馨:??!
      
      这好像哪里不对?!
      
      空气中漂浮着属于omega的信息素,这种在书中所谓最顶级的情药,足以让最顽强的钢铁化为百般柔肠,让最冷情的alpha醉倒在温柔乡。
      
      可如今却只能让严馨感觉饥肠辘辘,半点没有严馨记忆中所认知那样诱人心脾,撩人肺腑,使人色授魂与,神魂颠倒。
      
      比起这两个形容词,食指大动或许更贴切一点。
      
      严馨:……
      
      她哪里像是个alpha,她根本就是丧尸吧!
      
      然而不管她是不是丧尸,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控制自己不朝宁靖远扑过去。
      
      可是他真的好香啊……
      
      不行!再怎么香也不能过去!快想想我大□□的美食!糖醋桂鱼锅包肉,蟹粉豆腐狮子头,哪一样不好吃!
      
      哪一样不好吃你特么还是想吃宁靖远!
      
      严馨十分想离开,脚下却生了根似的,对眼前的美食万分不舍,然而直觉却拉响警报,让她绝对不能向前一步。
      
      严馨的理智越来越薄弱。同样作为人的生理需求,食欲或许能比□□更加强烈。她都已经不敢想象在宁靖远眼里自己如今是个什么模样,大概真的和丧尸差不多吧_(:з」∠)_
      
      “唔——”
      
      浓烈的血腥味在嘴里蔓延,与此同时还有手臂上的痛觉。
      
      严馨为了控制住自己,狠心地一口咬在了自己手臂之上,喷涌的血腥味和痛觉给了她难得的几分清醒。
      
      靠着这几分清醒,严馨终于勉强自己艰难地迈出了走向门的第一步。
      
      “过来。”
      
      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一丝沙哑,分贝不高,却如同钩子一般,直接深深地扎进了严馨的脑海,让她顿时倒退了两步。
      
      严馨:……
      
      严馨十分悲愤。
      
      啊啊啊啊她明明已经快成功了啊!
      
      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叫她!
      
      她觉得自己如今就是一个励志节食减肥,却因为烧烤摊摊主吆喝而即将前功尽弃的可怜女生。
      
      真的太难了。
      
      严馨可怜地舔了舔自己手臂上的血迹,看着上面的牙印,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狠下心再来一口。还没等她下定决心,身后响起了有些沉的脚步声。随后,一只手揽上了她的脖子,湿热的呼吸随即喷在了她的后颈之上。
      
      她的后背就这么猛地贴上了一具灼热的身体,让她下意识躬起身体想要躲开。
      
      “别动。”
      
      话音刚落,脖子上的手臂收紧,随即腰后便顶上一个硬物,严馨立刻惊呼:“啊啊啊啊……刀,刀刀刀…………”
      
      宁靖远的匕首已经给严馨留下十分可怕的心理阴影,让她此刻汗毛倒立,生怕下一秒就被青年给捅了肾,说话都带着哭音:“先拿开拿开,有什么事你说嘛你说嘛……呜……”
      
      她干嘛了,她明明什么都没干嘛呜哇QAQ
      
      背后的青年呼吸微微一滞,随后严馨就感觉耳边喘息声加重,青年的指腹抚上了她的后颈。
      
      无论是alpha,beta或者omega,那里都是他们腺体所在的地方,也是他们身上最为敏感的部位之一。
      
      “唔——”
      
      严馨浑身过电似的一颤,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这么近的距离,青年能够闻到女孩发香,是一种雨过天晴的干净清润。然而在这丝丝缕缕的香味之中,那属于alpha的信息素却随着他手指的摩挲变得越来越浓郁……
      
      青年的眸色中诧异一闪而过,又陡然深沉起来。
      
      女孩的信息素太软了,在靠争夺占领配偶的AO世界里,她的信息素可以说被压制的毫无存在感。
      
      放在平常,就算一个alpha的信息素再柔弱,他身为一个omega也不会感觉不到,只是如今满室浓烈而嚣张的alpha信息素几乎完全掩盖了这个女孩本身的味道,让他之前还误以为这是一个柔弱的beta。
      
      然而等他靠近了,他就发现自己似乎犯了一个小错误。
      
      这根本不是一个beta,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
      
      “……alpha。”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1 22:07:37~2020-09-02 10:12: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Zz 10瓶;懒散dei闲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