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这是一个软妹A ...

  •   呵,alpha。
      
      严馨在心里第二次冷哼出声,然后手指微动,切下一块鳕鱼肉放到了嘴里。
      
      鳕鱼的焦香软嫩和着橙子酱的清新甜酸,甫一入口,便通过味蕾的反馈直接抚慰了严馨已经十分的饥饿的肠胃。
      
      宁嘉言并不在她身边,只有严馨一个人坐在餐厅用餐。
      
      严馨知道宁嘉言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因为刚刚在前厅发生的事情让宁嘉言脸上无光,觉得她让他丢尽了脸面。
      
      开始的时候因为宁靖远在他不敢发作,结果不知发生了什么,宁靖远就被老家主给带了下去。然后宴会继续开始之后,宁嘉言就把她带来了餐厅,然后告诉她一定要吃饱了,等宴会结束就送她回家。
      
      显然是打算就把她扔在这里了。
      
      虽然严馨对于摆脱宴会求之不得,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宁嘉言这个人当真是没有半点绅士风度,反而还是个重度直A癌。
      
      不过严馨很快就释然了。
      
      从另一方面看,这或许是个好事。
      
      不管怎么说,她让宁嘉言丢了脸,宁嘉言肯定不会再纠缠她了。
      
      那她就能安安心心地等到月底发工资还信用卡,简直完美。
      
      想到这里,严馨又快活地往嘴里里放了一块鳕鱼,然后满足地嚼了嚼。
      
      宁家厨师的手艺当真不是盖的。只是一块简单的银鳕鱼,在厨师的手里就变成了顶级的珍馐。一吃到嘴里就让她感觉到一种幸福的滋味。
      
      真的好好吃啊……
      
      但好像还是缺了什么。
      
      严馨看了看盘中剩下的大半鳕鱼,虽然这食物对她依旧有吸引力,但是严馨却觉得自己最想要吃的并不是这个。
      
      可她想吃什么?难道她还吃过比这个鳕鱼更好吃的东西吗?
      
      严馨吃完了一盘鳕鱼,正慢吞吞地抿着茶水。然而此刻一股食物的香气又突然飘了过来,这股香气和严馨刚刚在前厅闻到的一模一样。
      
      严馨的肚子顿时又咕咕地叫了起来, 令人难捱的饥饿感再次升起,这一次的冲击比刚刚在前厅的感觉更甚,几乎是在闻到这股味道的时候,严馨就陷入了一种难以自控的迷幻之中。
      
      邀请的宾客都在前厅,而餐厅中的侍者在给严馨上完菜之后就退下了。
      
      偌大的餐厅,竟然空荡荡地只剩下严馨一人。
      
      严馨意识到自己这种饥饿十分地不对劲,她根本无人求助。
      
      她也试图压制自己的饥饿,然而这种意识才升起一秒钟,就被内心的渴望全部击退。
      
      \"去看看那是什么。\"甚至是理智都在这么对严馨说:“我好饿,不管怎么样,我想吃到它!我必须吃到它!”
      
      严馨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她的脚步发飘,几乎地飞一般地跟着那股勾人的香味而去。
      
      她发誓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美味的味道。
      
      这个味道就像小龙虾,就像酸菜肥牛,就像芝士蛋糕,就像蓝莓山药,她无法描述这个味道到底是什么菜,是甜点,美酒还是主菜还是汤,但毫无疑问,它的每一丝每一缕,都能勾起严馨骨子里的渴求。
      
      严馨光是想想,觉得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随着严馨越走越近,那股诱人的香味也越来越浓,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走到了一扇门前。
      
      严馨已经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餐厅,前厅,还是厨房?算了,这一切都已经无所谓。
      
      只是这门里传出来的声音有些喧闹,像是器物碰撞,凶狠击打,仅仅听着就有些吓人。
      
      然而严馨现在根本不管这个,而是决心要把门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好吃的。
      
      如果换做平常,严馨肯定没有那么的大胆,然而此刻,她已经被其中的味道勾引得几乎失去了理智,然后毫不犹豫地压下了门把手。
      
      “咔嚓——”
      
      门中的声音静谧了一瞬,当然这点动静变化完全引不起严馨的任何注意。
      
      门被从里面上了锁,严馨使劲来回按压把手,然而依旧推不开门。
      
      香味愈演愈烈,饥饿感又再次拔高,内心的欲望驱使着她往里走,所有的障碍都足以让她暴躁到发狂。
      
      “咔——”
      
      在她的大力作用之下,整个门把手居然被她整个给掰了下来。
      
      迷迷糊糊中,严馨似乎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糟糕的事情,并且在醒来之后肯定会后悔。
      
      然而因为门锁的破洞,里面的香味飘出了更多,这点思绪立刻被严馨抛在了脑后。
      
      ——好气啊好气啊好气啊!
      
      什么在阻止她吃东西?
      
      什么都不能阻止她吃东西!
      
      严馨焦躁地在门外转了几圈,被饿得眼睛都快冒绿光。
      
      她终于再也忍不住,直接抬脚狠狠地踹向了门。
      
      “彭!”只听得一声巨响,严馨的发挥超出了潜力,这个门居然被整个给踹飞了!
      
      所有的阻碍全部消失,那无与伦比的美妙味道从房中涌散出来,严馨顿时高兴地晕头转向,什么都不管地冲了进去!
      
      好吃的,好吃的,她好想吃!
      
      全部是她的!全部都是!
      
      然而下一秒,眼前的场景却惊得严馨的理智全部回了笼。
      
      “抱,抱歉……打扰了。”
      
      严馨看着这几个滚成一团的衣冠不整的人,忍不住抹了一把脸。
      
      她假装无视那几双通红瞪着她的眼睛,转身默默地捡起门板,然后试图把门合回去,假装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夭寿啦!
      
      人家在滚床单,她为什么会冲进来?!
      
      严馨加上上辈子活了几十年,从来没遇到过比现在还尴尬的场景。
      
      只见床上躺着两个身材健硕的大汉,而地上正叠着三个人……
      
      等会,床上两个人,床下三个人,五人共处一室,全部衣衫不整。
      
      咳,贵圈真乱。
      
      那股香甜的味道确实是从这个房间里散发出来的,此刻依旧在引诱着严馨。然而这气味中混杂着一股刺鼻的味道却让严馨留有了一丝理智。
      
      严馨没来及多想这是什么味道,只打算趁着理智尚存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再不离开,肯定会看到什么破廉耻的事情。
      
      她不想因为这种事情长针眼。
      
      就在这个时候,那床下的三个人动了起来。
      
      其中一个健壮的alpha看了一眼严馨,没有从她身上感觉到来自alpha的气息,便将其彻底忽略。他低吼一声,伸出手压制住了最下面的一个人,而另一个人更是暴戾,竟然伸出拳头狠命地往下砸!
      
      ——等会,这是要玩出人命啊!
      
      严馨目瞪口呆,就见着最下面的那个Omega挣扎着躲开了alpha的一击,试图将身上的人掀翻。然而两个alpha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严馨只看着另一个alpha再次把Omega压制住,然后胡乱扯开了身上的衣衫,朝着omega的后颈像是野兽一样咧开嘴,就想标记身下的Omega!
      
      严馨混沌的脑子这才反应过来一件事。
      
      她刚刚闻到的那股刺鼻的,足以帮她抵抗诱惑的味道,不是其他,正是浓重的血腥味!
      
      那为什么会有血腥味?
      
      这三个人、并不是你情我愿,而是两个失去理智的alpha正在试图强行侵占一个Omega!
      
      严馨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事,顿时慌了神,她左看右看,门外的走廊空空荡荡的,根本无人可以求助。
      
      而那地上的三人,两个alpha显然已经取得了上风,最底下身形瘦削的Omega被完全压制,他们正在迫不及待地等着享用他们狩猎的成果。
      
      如果严馨再选择跑出去求救,那等她回来,一切都已经晚了!
      
      严馨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感谢自己是个alpha。
      
      眼见着其中一个alpha已经俯下身想要咬上身下Omega的腺体,严馨直接就抄起了桌子上的台灯,duang地给那个alpha来了一下。
      
      台灯金属的底座上染上了一片鲜红,那个alpha顿时被得趴在了地上,然而alpha的脑壳大概天生硬一些,他还没有晕过去。
      
      严馨碰碰地又补上了两下,便打边骂:“垃圾,败类,给我去死!”
      
      Omega如今虽然不需要像以前那样只能够被一个alpha标记,但是洗去标记对Omega来说依旧是一种莫大的痛苦。
      
      而且在没洗去前一个alpha的标记前就接受另一个alpha,这会让信息素在Omega体内紊乱,导致Omega生不如死!
      
      所以这种强行标记,甚至多个alpha同时标记一个Omega,根本就是禽兽不如!
      
      另一个alpha被Omega的信息素彻底吸引,没有注意到严馨,依旧像是一只发情的野兽一把扯开身下Omega的衣服,然后掐着Omega的脖子就要咬上去。
      
      浓烈的香味带着刺鼻的血腥,大概是因为少了一个alpha信息素的掩盖,这个Omega的香味越发得勾人,已经同样迷惑了同为alpha的严馨的理智。
      
      几乎没有alpha能受得了Omega发情时的味道,能够在这个时候不变成野兽的alpha,简直就是alpha中的圣人。
      
      只是严馨不知道自己是出了什么错,别的alpha闻到这股味道,满脑子就是标记和侵占,而她却只感觉肚子中饿得要命,饿到看谁挡在她美味前面都想发疯。
      
      严馨此刻已经把地上的Omega看成了一个大火腿,眼见着不知哪里来的混蛋要吃她的火腿肉,心中怒气一盛,一上去就把那个alpha踹翻了。
      
      她在来之前喷了alpha抑制剂所以地上的alpha才没有感觉到她的信息素,也没有把她当成威胁。
      
      然而此时此刻,因为Omega信息素与剧烈运动的双份累加之下,她身上的alpha信息素再也掩盖不住,顿时也开始在房中彰显自己的存在。
      
      也同样让严馨成为了那个alpha的攻击目标。
      
      作为一个十分omega的alpha,严馨的体力在alpha中可以说是垫底的存在,能够干翻另一个alpha的功劳百分之九十要归于台灯和偷袭。
      
      而如今这个五大三粗的alpha真正把她当做了来抢夺Omega的对手,严馨顿时就被完全压制,不过几个回合,就被alpha直接甩到床上。
      
      “咳,咳——”
      
      严馨感到胸口一阵闷痛,她慌乱地后退,却在床上撞到一个alpha,她正担心这个alpha突然暴起,手却摸到了一片潮湿。
      
      严馨抬手一看,差点尖叫。
      
      这床上,还有这alpha身上,全部都是血!
      
      血液还带着微微的热意,浸满了整张床单,因为alpha的衣服是深黑色的,所以严馨刚刚才没注意上躺着的alpha身上有几个巨大的豁口,还在不停地流着血!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么一分神,严馨就被那个alpha从床上扯了下来,直接毫不留情地摔在了地上,然后直接制住了她。
      
      严馨挣扎不开,感觉骨头都要被摔碎了,看着那个alpha举起的拳头,她算是彻底绝望。
      
      ……算了,往好的方向想,身为alpha也就是被揍一顿,养伤个十天半个月就好了,如果换成Omega,那这辈子就被毁了。
      
      也不知道那个Omega有没有来得及逃走。
      
      “噗嗤——”
      
      利器割裂了柔软的血肉,带着血液喷溅的噗嗤声,温热的液体淋落下来,带着粘腻而恶心的血腥味。
      
      拳头还没落下,严馨感觉到身上一重,压制她的alpha就这么摔在了她的身上。
      
      严馨挣扎着推开了身上的alpha,劫后余生的喜悦让她哇得就哭了出来。
      
      “安静。”黑发的青年随手将匕首上的血迹甩到一边,冷声开口。
      
      血滴在地毯上晕染,严馨还没出口的呜咽就这么吞了回去,抽了抽鼻子,颇为委屈地抬头,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冷酷无情。
      
      然而一抬头,她却愣住了。
      
      “……你,你是宁,宁靖远?”
      
      严馨都要捧脸呐喊了——
      
      我的天,她,她,她发现了什么?
      
      宁靖远特么居然是个Omega?!!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这里omega信息素没有特定味道,就是全靠alpha主观感觉。感谢在2020-09-01 09:04:54~2020-09-01 22:07: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西粥 2瓶;非墨妍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