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不像了吧 ...

  •   不知道身份,胆子便格外的大,玄朱瞧见有人偷偷的靠近,掀他的披风和裤脚,大咧咧观他挂在一侧的莹白玉足。
      
      阙玉的脚丫子很秀气,又窄又瘦,足面皮白又薄,底下一层淡青色的细小血管清晰可见,趾头圆润,指甲淡粉,像小姑娘的,叫那人一双眼死死钉在上头。
      
      风从外头兜进来,阙玉应当也有感应,但不知为何,仅本能缩了缩,蜷起脚趾,没有阻止。
      
      他的默认助长了那人的气焰,动作越发大胆,将他整个裤腿揭起来,露出纤细的脚踝,和修长的小腿,同伴见状挤过去,凑热闹道:“让我也看看。”
      
      光看似乎满足不了他,他忽而伸手,想摸一把,那指头还未碰上,便陡然察觉到危机,像是大祸临头了一般,叫他赶忙躲去,果然下一刻一道剑光袭来,轻而易举划破了他尚未收回的袖口。
      
      ‘嗤啦’一声,法衣破了道大口子,防御阵法没有启动已经被毁。另一个人比他还惨,没来得及收手,腕脖上登时现出一道血痕,他惨叫一声,大吼道:“谁干的?”
      
      玄朱召回剑,重新插.入背后的鞘内。
      
      那俩人巡视一番,很容易便发现了她,手腕上有伤的那个要过来讨回公道,破了袖口的警觉地拉住他,“这是人家自己养的妖,咱俩乱来已经犯了大忌,人又是硬茬,看不透修为,不要惹。”
      
      同伴细瞅才留意到,果然看不透修为,说明境界只比他们高,没可能比他们低,打不过。
      
      “还是快快去疗伤吧。”俩人互相拉扯着,不敢吭声,默默退出人群往外走,准备去找医师治疗。
      
      冷不防头顶蓦地砸过来一个东西,接住一看,是块上品灵石,那女子赔的医药和法衣的钱。
      
      还算讲理,他们更没有理由找上门,息事宁人保命要紧。
      
      玄朱视线从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上挪开,望向围观的其他人。
      
      众人纷纷回避她的目光,躲闪似的,让出一条大道,叫她们顺畅离开。
      
      玄朱牵起大虎傀儡,忽略下众人各色各异的眼神,带着阙玉坦然继续逛街,走着走着,忽而听到身旁有人说话,“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那声音带着熟悉的轻松和漫不经心,尾音和他的嘴角一样,每天都在上翘,无时无刻心情很好似的。
      
      玄朱回答的一板一眼,“师父不仅让我送你回修真界,还让我保护你。”
      
      这个保护不止有保护安全的意思,也有无条件护着他的意思。
      
      “如果以后不是心甘情愿的,可以告诉我。”
      
      那脚丫子一开始缩了缩,说明他本心里不愿被人觊觎,后来也许是不想惹事,担心她不会帮他出头,自己到时候难堪,所以没拒绝。
      
      也有可能抱着其它想法,想看看她会怎么做,反正无论哪一种,她都不希望以后再出同样的事。
      
      旁人手贱无法控制,但他合该享有拒绝的权利。
      
      阙玉挑了挑眉,没说话,倒是握着灯的手不受控制紧了紧,尖利的指甲抠在油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想了想,将露在外头的脚丫子收回来,藏进披风下。
      
      他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不能再这么肆意的袒露什么,从前旁人连看都不敢看他,都知道九尾狐妖瞳术厉害,怕成为他手里的玩意儿,路过他的时候谨慎又小心。
      
      现下神念微微一扫,便知道他没有修为,对待他的态度完全两样,不仅敢看,还想上手,大胆的很。
      
      他不想吃亏,便只能退一步,至于她的话,他并未当回事。
      
      也许她只是心肠好,也有可能一时兴起暂时帮他一回,若是当真了,去要求她,她厌烦不说,还有可能刻意为难他,不如从一开始就当没听见的好。
      
      阙玉用脚趾夹住披风一角往下拉了拉。
      
      披风是她的,算是她的法衣,能帮着御敌,内里有器灵,可大可小,往下扯一扯它自个儿读懂主人的心意变大,正好将他整只脚丫子都遮起来,还能多出一点护着他。
      
      其实拥有了三昧真火,已经不怕冷,那三昧真火被主人控制的很好,只会散发暖意祛除阴寒,他手捏着火,也没感觉到半分烫伤。
      
      不方便拿时,便干脆连下面的灯台一起掖进腰带里别着都没事。
      
      阙玉空出两只手,握着傀儡老虎背上的扶手。
      
      这大概是她以前弱小时经常骑的傀儡兽,已经上了鞍,背上的皮磨得发白,下面就是铁疙瘩,一只腿有损伤,走起路来一晃一摇,巅的人难受,但也比赤着脚踩在地上好。
      
      衣裳可以借她的,鞋子可不方便。
      
      说起来借衣裳的时候只给了他外衣,里衣没有,是嫌弃他吗?
      
      阙玉望着前面高挺消瘦的背影,还没琢磨过来,她已经领着他到了一家法衣铺,有男子穿的,也有女子穿的。
      
      阙玉在她背后,看她将铺子主人拉去一边说话,不知道在讲什么?时不时朝这边瞅一眼。
      
      半响后又带着他出来,换了家铺子继续逛,最后几乎把一条街的店、不管大的小的都跑了一遍,还没有看中的,叫他十分怀疑是不是真的想给他买?
      
      太没有诚意了。
      
      又过了半个来时辰,她终于选中了一家小破店,旧到什么程度?傀儡兽不能进去,会踩坏木板。
      
      他颇是无语的撑着下巴在外头等着,看她选了一套白色的衣裳,低头瞧了瞧身上,借来的衣裳也是白色的。
      
      其实她那个衣柜一打开,里面全都是一模一样的白色法衣,没有一点区别,整齐的像一家铺子买的,出自一个人的手。
      
      她到底有多喜欢白色?
      
      玄朱还在询问店家,店家说品级低,一百块下品灵石即可,她正要付钱,一只手忽而摁在衣裳上,阻止了她。
      
      “不要这样的。”
      
      阙玉目光在屋里观了一圈,哪个贵,看中哪个,哪个好看也要,依着他的喜好,一股脑拿了十几套。
      
      他这个人吧,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倔,越是舍不得给他花钱,他越是想要,还要买很多很多,叫她心疼。
      
      阙玉没出店门已经套了新的在身上,顺道把换下的外衣还给她。没忘提醒她,“脏了,丢了吧。”
      
      玄朱没丢,将那件外衣暂时搁进紫府空间内,其它他选的也在和掌柜对过数之后收起来。
      
      阙玉就在一旁看着,等着在她肉疼的时候谏言,把他放了他给她万倍的灵石,一条灵脉都行,结果她非但没有小气,还多带了两套,一套她要的白色,一套浅灰色的。
      
      阙玉登时有一种一拳打进棉花里的感觉,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他只好再等机会,接下来俩人又去买了鞋,一样也是挑了许久的,这回没有假装大方先带他去铺里看,再佯装不合适离开,露出了本性,直接在地摊上买。
      
      他对鞋子要求不高,没计较,她拿什么他就要什么。
      
      鞋子好了还挑了些七七八八的物件,少女选,他吊在后面,懒洋洋看着,意外瞧见她要了好些个镯子和璎珞项圈。
      
      果然是女孩子,再刻板也不会忘了买些让自己变漂亮的首饰。
      
      阙玉等了等,她终于选完了所有需要的,带着他回到船上,启程往天上飞,不过片刻而已,已然和白日一样,行在棉花似的云上。
      
      深夜,少女把给他买的所有物件都搁在船舱内的床上,他一个人收拾,当着她的面,将自己的衣裳挂在她的衣柜里。
      
      修仙者五感灵敏,还有神念时刻笼罩在身边,警惕着四周,她一定将他所有动作都观在眼里。
      
      阙玉忽而动了心思,把自己带色的衣物分开,窜进她的白色里。
      
      一件白色,一件芽黄,一件白色,一件浅粉,一件白色,一件天蓝,掺合在她的中间,叫她难受。
      
      衣裳既然都是白色,肯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绝对忍不了他这么干。
      
      阙玉挂好等着她发作,只要她有不满,他立刻趁热打铁提条件让她放了他,大家各取所需、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双双逍遥快活。
      
      很意外,少女什么都没说,身子都未起,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如何?
      
      阙玉禁不住提醒她,“我把我的衣裳放进你的衣柜里了。”
      
      正常人都会瞧一瞧,什么情况?
      
      然而船头上的人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除此之外再没别的回应。
      
      ???
      
      没注意?
      
      他又道了一句,“和你的衣裳挤在一起。”
      
      这回总该留意了吧?
      
      阙玉躺在床上,等着她抱怨,等啊等,身子都僵了,才又听到她一声微弱的‘哦’。
      
      ???
      
      就一个‘哦’?
      
      不说点别的什么?
      
      阙玉难得的将眉头紧紧蹙起,有些不懂她怎么回事?就像一个好与坏的矛盾结合体。
      
      一边表现的很善良,给他准备被子枕头和三昧真火暖着身子,一边嫌弃他,只叫他套了件外衣,中衣和里衣都没有,差点没冻死他。
      
      一边说以后不愿意可以告诉她,一边侮辱他,宁愿随手丢出去一块上品灵石,也不愿意把这钱花给他。
      
      讲实话,给他买的所有衣服还没有那块上品灵石贵。
      
      叫他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仿佛他还不值一颗上品灵石。
      
      一百下品灵石换一块中品,一百中品换一块上品,一百上品换一块极品。
      
      化神用极品,她应该在元婴期,用上品,可难为她那么艰辛的在身上找下品灵石。
      
      阙玉望着她,微微的眯了眯眼。
      
      越发地琢磨不透她。
      
      每次在他以为她确实是个好人,几乎要相信她的时候,‘吧唧’插他一刀。
      
      在他已经觉得她就是坏人的时候,要挑衅她,她反而表现的很大度,不跟他一般见识似的,买衣裳时拿了十几套她也照样付了钱,刚刚把她的衣裳打乱,她亦没个表示,就像小孩对大人出手,大人随手接住,然后对他说,‘小心别伤着自己’,无力的紧。
      
      阙玉扯了扯身上的长袖,很是烦躁。
      
      “喂,”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无心问:“记好了,北海无际岛有一处前人留下的秘境,里面藏了颗化神丹,我找到它的时候已经化神,用不上,你要是需要就去取,卖个人情给旁人也成,反正我是不欠你了。”
      
      一颗化神丹,卖几条上品灵脉都行,她无论是自己取,还是把消息售给别人,都赚大了。
      
      用来抵她的那点小小人情债完全够了。
      
      孰是孰非他心里还是很清楚的,绑他的是他爹,让她护送的也是他爹,跟她没关系,她只是听命行事,完全可以对他不闻不问不理睬。
      
      为什么帮他对付觊觎他的人,给他付钱,他琢磨着可能想捞点好处?
      
      予她就是。
      
      “以后你该怎样就怎样吧,除了这个,我可没旁的给你,你在我身上捞不着别的好处了。”
      
      他语气难得认真,少了些平时的慵懒,多了点严谨。
      
      刚要继续劝她,鼻息下忽而闻到一股子淡淡的烟味,像是谁家烧火做饭飘上来的柴火香。
      
      本是极为普通的,他心中却是一动,如果没猜错的话,是方才在街上一路花钱,被人盯上了吧?
      
      就算不是,也是来追他俩的,既然敢,修为肯定在她之上,最不济也是有把握对付她的。
      
      最好是化神期,激发五方圆锁,一举破了束缚叫他逃走。
      
      阙玉绷紧了身子,觉得不能坐以待毙,思忖片刻,道:“差点忘了,认识也有一会儿,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似乎在倒腾什么,两只手没有掐决,背对着他活动,一边做自己的事,一边回答,“玄朱,玄是辈分,朱是朱色,赤红的意思。”
      
      也有赤子之心的含义在,师父起的,师父希望她永远不忘初心。
      
      “‘玄’字辈的?那辈分不小啊。”阙玉虽然早就离开了宗门,不过太清宗古板,以前留下的很多东西还没变,他心中大概有数。
      
      ‘玄’字辈已经当起了长老,她在太清宗不是师叔就是长老。
      
      “多大了?”他又问。
      
      对方很诚实,没有半点隐瞒,“一千零八岁。”
      
      比想象中还要年轻。
      
      “才一千出头,还是个小丫头嘛。”他比她大了整整五百多岁。
      
      “小丫头,”他叫的上嘴,“你现在什么修为了?”
      
      玄朱依旧没有遮掩,“元婴巅峰。”
      
      几乎她话音刚落,远处忽而亮起光芒,一道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来。
      
      看那个劈河砍山的架势和威力,来人最少也是元婴巅峰,不止一个,很快又是一道剑光闪过。
      
      两个元婴巅峰,对她一个。
      
      阙玉微微有些兴奋,她要惨了。
      
      然而下一刻天边亮起一道足有那两道剑光强十倍的剑气,仅一下便将那两道剑光斩断,反噬了主人不说,那道剑气根本不止,依旧削去。
      
      夜里太黑,什么都瞧不见,只听到两声惨叫,随后一把剑飞了回来,落入她手中。
      
      阙玉:“……”
      
      他望着那擦剑的人,不解问:“你不是元婴巅峰吗?”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轻而易举就击败了两个同级?
      
      玄朱替他解答了疑惑,“我虽只是元婴巅峰,但是我可以越级挑战。”
      
      也就是说,她能对付刚进入化神期的修士?
      
      难怪呢,父亲那么放心把他交给她,这实力确实,化神之下无敌,就算碰上化神初期也无妨,她能应付。
      
      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他刚刚的小心思,故意吸引她的注意力,给敌人创造机会,还骗她报了修为,这会儿提着带血的剑过来。
      
      阙玉现在就是个普通人,莫要说她,便是一般的筑基期都打不过,身子本能朝后靠了靠。
      
      “我是你师父的儿子,你不要乱来。”
      
      玄朱没有听他的,脚下不断接近。
      
      阙玉已经退无可退,身后就是床头,他挤在最里面,床小,还是轻而易举便叫她碰到了他。
      
      少女丢下剑,拉了他脖间的项圈,在他抵抗间将一个东西扣了上去。
      
      阙玉身上没有疼痛,也没有感觉到哪里难受?疑惑地低头瞧去,发现是璎珞项圈上的挂坠,她把项圈拆了,吊坠挂在他脖间的银圈上。
      
      阙玉愣了愣。
      
      她已经顺势握住他的手腕,找到上面的五方圆锁,开始套铃铛,一共挂了三个。
      
      过程中阙玉能清晰地感觉到腕脖上温热的触觉,从另一个人身上传来的,用的力道不大,可能嫌他的手碍事,大拇指抵在他手心,将他的手推去一边。
      
      另一只手和神念配合着,把几个铃铛牢牢固定在三边,距离和各方面都是一样才去弄别处。
      
      手腕上的折腾好,又如法炮制,握住他的脚腕,将铃铛挂在脚踝的圆锁上。
      
      手空下来,阙玉趁着机会晃了晃,银质的东西碰撞,腕脖处登时响起悦耳清脆、空灵好听的铃铛声。他又举起脖间的瞅了瞅,意外发现和她头先在城里买的一样。
      
      那会儿以为是给她自己买的,原来是给他。
      
      玄朱挂完了,坐在一旁,默默观着自己的杰作,“这样看起来就不像了。”
      
      阙玉又是一顿,忽而想起他前不久说过的话。
      
      ‘给自己儿子戴狗项圈,亏他想的出来。’
      
      原来买这个,是为了给他遮掩五方圆锁?
      
      多了些东西,它们看起来就和普通的装饰品差不多,没什么两样,怕是他爹来了都分辨不出区别。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我男德班至开业以来,带的最差学生~
    不过本质还是好孩子哈,放浪不羁的一面都是假的,是伪装滴~
    毕竟是拿了男德班毕业证书的,内心还是很保守滴~O(∩_∩)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