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危险的人 ...

  •   阙玉靠在枕头里,一双手不用刻意往被子里塞都感觉不到冻,三昧真火将这一小片地方护的严严实实,也将他完完整整笼着,腕脖上的青紫都小了许多。
      
      不过他并不领情,“真这么体贴的话……”
      
      他扯了扯脖间的银圈,“不如将这个也解了,不用你浪费真元,我自己就能护好自己。”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还不是被他们师徒二人坑了。
      
      一个封了他的修为,一个护送手无寸铁的他。
      
      但凡两者之间有一个讲道理的他都不会这么惨,像个玩意似的,任由人家做主。
      
      外头的人沉默着,不言不语,姿势也未动过。
      
      船行在白云之间,像落在一堆棉花里,远处是璀璨的星空,她就坐在其中,被包裹了似的,和四周的景物融为一体,也成为美色之一。
      
      阙玉靠在枕头上,耐心的等着她回应,许久她都没有动静,就在他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忽而听到一声拒绝。
      
      “不行,解了你会跑的。”
      
      声音像沉淀许久的白开水,平静到不起一丝波澜。
      
      阙玉挑眉,“我保证不跑。”
      
      当然会跑,不跑留着过年吗?
      
      对方又开口了,是指责的话,却没有半点指责的意思,语气平淡到宛如一滴白色落到墨水里,蓦地将黑色褪去。
      
      “骗子。”
      
      阙玉被拆穿,也没有不好意思,懒洋洋地换了个让自己更舒服的姿势,漫不经心问:“替你师父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不怕我报复你?”
      
      他提醒道:“我怎么说也是他儿子,他不可能关我一辈子,迟早我会出来,出来后你觉得我会干什么?”
      
      ‘天道桎梏’将他的原型击出,不仅有白绒绒的耳朵,还有锋利的爪子。
      
      他看着这双不知道沾了多少鲜血的手,笑的很残忍,“我会把你碎尸万段,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正道的弟子被教化的太过刻板,不会撒谎,实话实说道:“我没有父母,是师父捡来的,师父教我养我,于我有大恩,莫要说帮他做事,便是要我的命,我也心甘情愿。”
      
      她继续:“如果你因此要报复我,那就报复好了。”
      
      阙玉最烦这套,“难怪我当初要弃明投暗,原来便是看不惯那些迂腐的老头们,自己守旧倒也罢了,将自己的弟子们也教得没有人气。”
      
      他撑起手臂,托着自己的下巴,由衷劝道:“这个世间这么美好,还没有见过天有多高,地有多大,死了你对得起自己吗?”
      
      “这样吧。”他建议,“你放了我,我带你去天南地北走一圈,让你好好享受享受,其实这世上除了生啊死啊,还有很多值得留恋的东西。”
      
      玄朱没肯,“不行。”
      
      在意料之中,阙玉并没有觉得失望,“你以为你能带走我吗?”
      
      他给她分析,“到了化神期后修炼有多难,你不知道,我懂,为了更进一步,他们愿意做任何事。”
      
      他打了个比方,“譬如挖一个暂时被封了修为的半妖妖丹,也有可能抓了半妖日日带回去双.修,为此天涯海角也会追来,你觉得你能应付吗?”
      
      这不是假话,若他暂时失去修为的事被同样级别的人知晓,想取他妖丹的人数不尽数,他的皮毛、爪子、妖骨、血肉都是炼制武器和入药的无上瑰宝,会成为众人争抢的对象。
      
      要是打着长久修炼的准备,搞不好把他锁起来,日日用来双.修。
      
      他几乎可以预见自己悲惨的未来,还活着的时候被人商量着谁要他的皮毛,谁要他的妖骨,妖丹归谁?
      
      若是对方很强大,一个人占有了他,怕是天天要跟小黑屋为伍了。
      
      想一想一个长期的化神鼎炉,能助自己一直突破,怕是男男女女,妖怪魔头都会动心。
      
      运气不错,是个女子还好说,被男人压在身下……
      
      他登时一阵恶寒。
      
      其实男子退一万步讲,好歹是人,万一是什么妖魔鬼怪,那才惨呢。
      
      玄朱没有打保票,只坦然道:“我会尽力的。”
      
      “尽力?”阙玉扬了一侧的秀眉,“说的好听,到时候你自己死也就罢了,可别连累我。”
      
      玄朱语气肯定,“你不会死的,五方圆锁能封你的修为,也能保护你。”
      
      五方圆锁是师父留下的。
      
      师父既然缚了他的修为,当然会给他些保命的东西。
      
      一旦有强大的敌人来袭,五方圆锁内师父刻下的神通会自动激发,若是还不能逼退敌人,会化身他的武器,不仅解封他,还帮着他御敌。
      
      之所以将他修为彻底封掉,是因为师父知道他有多狡诈,怕他耍花招。
      
      他有九尾妖狐留下的天赋神通,谁要是盯上他一眼,会不受控制喜欢上他,甘愿为他做任何事,杀父杀母,自杀都愿意,无知无觉,恐怖至极,自己都发现不了。
      
      封他所有修为也是为了防他这道神通。
      
      没有妖力便启发不了。
      
      为什么是她来护送,也有一个原因,她是天生剑骨,玉体莲心。
      
      莲没有心,所以她能抵抗他的狐眼。
      
      就算封了他所有修为,那项与生俱来的神通也是有些威力的。
      
      “原来如此,我就说那老家伙是糊涂了还是怎么回事?封自己儿子的修为,戴上枷锁,塞给自己的弟子,就不怕你对我做什么吗?”
      
      他忽而有些好奇,“我现在这个样子,便如砧板上的鱼肉,你会不会对我干什么?”
      
      玄朱:“……”
      
      她在缄默了许久之后才道:“不会。”
      
      “真的吗?”阙玉揭开被子看了一眼,“我都没有穿衣裳。”
      
      不等人说话,他又道:“如果我料的不错,五方圆锁只能在我生死之间护住我,你现在要是动了心思,想强了我,我完全没有反抗能力是不是?”
      
      玄朱没说话。
      
      因为他猜的不错,是这样的。
      
      五方圆锁只能护住他的小命,不可能小打小闹也激发,被强——算是小打小闹?
      
      不受伤不流血抵抗不够激烈,没有性命之忧都算小打小闹。
      
      “那如果我自己捅自己一下,五方圆锁会怎样?”他已经自顾自试了起来,猛地掏向自己的心脏,没成功,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护住。
      
      五方圆锁连他自己想伤害自己都不允许,那别人更没可能,小命是有保障了,但也限制了他,随便来个小喽啰怕是救不了他,除非碰上化神期,在化神期发起攻击的时候抵挡,五方圆锁激发,无暇顾及他时方有可能跑掉。
      
      他现在这个状态,无论是妖丹,还是别的,都挺吸引化神期,应该不难遇到吧?
      
      思及此,心情好了许多,又有功夫逗人了。
      
      “真的不心动吗?”他掀开被子,露出自己那副没怎么遮挡的身子,“只要你想,对我做什么我都挣扎不了。”
      
      他对自己还是挺有自信的,本就是狐狸精,修为也不错,多的是人愿意投怀送抱,他不感兴趣而已。
      
      “想想看我这个修为,睡了我会让你功力大增,助你突破瓶颈,更上一层楼,当真不来?”
      
      那船头上的人装起了哑巴,一句话不言。
      
      “你要付出的代价很小很小,只要放了我,我就是你的,你想怎样就怎样,就算把我玩残了都不要你负责。”
      
      船头上的人还是一声不吭。
      
      “瞧瞧你死板的,又不需要你干什么,你只要假装一点点失误,装成我被别的化神期劫走不就好了。”
      
      他连借口都替她想好了。
      
      “你不敌别的化神期,我爹还能怎么着你不成?”
      
      “他既然带你来,不带别人,便说明你在他心目中还是很重要的,我猜你修为也不错,他会为了这点小事罚你吗?”
      
      没有修为之后也看不透旁人的修为,但是能使出三昧真火的,最少都在金丹期以上。
      
      他爹不会那么傻,安排一个金丹期的人护送他,这人修为怎么也该有元婴期。
      
      元婴期在太清宗已经算是顶尖的人物,没那么容易被大惩,最多小惩大诫。
      
      “不会的,你完全没有顾虑。”
      
      “同意吧,这是双赢,我得了自由,你得了修为,我还能送你无上道器,修炼功法,神通秘籍,亲自帮你醍醐灌顶也成,这么好的条件,你有什么理由不同意?”
      
      他是半妖,修妖和道,为她醍醐灌顶绰绰有余。
      
      “怕我事后反悔?完全没必要,我可以发誓。”
      
      他举起三根手指,十分有诚意:“若是做不到,便叫我天打雷劈,五雷轰顶。”
      
      这个誓很毒,如果他没有少伸一根手指头的话。
      
      “你知道发誓对一个修士来说有多重要,如果做不到,将来很有可能再难寸进。”
      
      这是真的,誓言会被天道规矩所束缚,所以不能胡乱开口。
      
      “从前很多化神后期、巅峰邀我双.修我都没同意,现下还是处子之身。你应该知道的,第一次双.修威力有多大,搞不好直接帮你化神,省了化神丹和无数天材地宝。”
      
      “你要是放心,我还能暂时与你灵魂互换,帮你渡天劫,让你成为万中无一的尊者,抬手可使天变,跺跺脚山都要抖一抖,你确定不要?”
      
      船头上的人终于有了反应,先是弯了腰,用手扶在甲板上,很快背对着他站了起来。
      
      他狭长的眼尾微微上挑,“你同意了?”
      
      玄朱运转起真元,周身蓦地亮起光芒,双脚也离了地,朝空中飞去。
      
      他顿时明白,不是同意,是要走。
      
      阙玉蹙眉,“你要去哪?”
      
      放着大好的机缘不要,跑出去是几个意思?
      
      玄朱没有隐瞒,“下面好像有城,我去给你买几套衣裳。”
      
      阙玉眉头拧的更紧,所以说刚刚他在不断的劝说她,她还抽空看了看下面?
      
      真的一点都没有动心?
      
      定力这么好?
      
      阙玉掀开被子下来,“我也要去。”
      
      玄朱没有答应,城里人多,阙玉又狡猾,保不齐使出什么手段逃跑,她不想带他。
      
      “既然是给我买衣裳,当然要我喜欢才行。”阙玉已经几步走了过去,掀开帘子,登时瞧清了那女子的面容。
      
      第一反应是干净,像一朵圣洁的雪莲,白到无瑕,下一刻就要飞升成仙了似的。
      
      他心中那股子拉她下地狱的念头更甚。
      
      他就喜欢白衣飘飘正义凛然的人入邪后的模样,一定很精彩吧?
      
      玄朱望着他,刻意不看他的眼睛,盯着他精致的下巴和薄唇瞅,迟疑了片刻,同意了,但很快又遇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我受伤了,很严重,自己走不了。”阙玉嘴角翘起,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容来,“也许需要人背才行。”
      
      他已经自觉的伸出了双手,意图很明显。
      
      玄朱没背他,不过也没让他自己下来走,给他弄了个傀儡驮着。
      
      阙玉骑着冷冰冰的铁疙瘩,心里有些不得劲,这是他第几次被拒绝了?
      
      那个少女刻意不看他的眼睛,叫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虽然没有法力,但是瞳术是天生的,就算不催动,也能挥发几分作用。
      
      只要她看他的眼睛,被它吸引,多盯上一会儿,便能叫她动心,听他的话。
      
      可惜少女对他太了解,从来不往该看的地方看,每次都恰到好处回避,叫他找不着机会,阙玉也放弃了,乖乖地跟着她落了地。
      
      没拿三昧真火,一出来便被冻了一下。
      
      临出门时套了她的衣裳,一层法衣,一件披风,还是冷。
      
      玄朱发现了,应该说她几乎眼瞧着他将一套正正经经的弟子服,穿出了放浪不羁的感觉。
      
      胸口大片大片的肌肤露出,修长的脖颈也袒了个完全,像个花花玉公子,然而没坚持多久便本本分分将衣裳掖好,裹的严严实实,一丝不露。
      
      本来鞋子也不想穿,后来主动提出要买几双鞋,如此也禁不住,抱着手臂感叹。
      
      “怎么会这么冷?”
      
      不是天气冷,是他被封了修为后没有了抵抗力。
      
      极寒之地的阴最少也要金丹期才能完全承受,筑基期都受不了,虽然法衣防风又防水火,但那是修士穿起来的效果。
      
      对于没有修为的人来说,阴寒还是会透进来,冻到他。
      
      就像网大鱼的网,小鱼可以自由穿梭,网是法衣,法衣防大风大火大水,防不了小风小阴小寒。
      
      一般情况下,修士也感觉不到那些小风小阴小寒,他不行,现下身子骨太弱,承受不住。
      
      玄朱手一抛,一盏灯到了他手里,他俩都出来后,她将船收了起来,桌子上的灯自然也在她手里。
      
      被封印的三昧真火看着燃得旺,实则温和不伤人,只将他笼罩着,保护在它的光辉下。
      
      玄朱很快便有些后悔,因为他不冷之后又开始拉他的衣裳,露出漂亮的脖颈和胸口,将一双白瘦的脚丫子也伸出披风外。
      
      帽子摘掉,尖尖的、毛茸茸的耳朵登时变得格外显眼。
      
      她听到有人小声讨论,“这是什么妖?这么好看?”
      
      “眼睛好漂亮。”
      
      “男的女的?也太美了吧?”
      
      可能是赶路太快,他被抓的消息还没有流传到这边,见过他的人也少,没人认出他就是那个不能看眼睛的邪尊。
      
      只要看了他的眼睛,灵魂都会出卖给他,是个极度危险的人。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个男德班预定,估计一来就会夺走班长的位子,是个顶顶的优秀好学生哦,喜欢可以提前收藏~
    《仙尊六具化身里出了谈恋爱的叛徒》BY 花心者
    男主一心向道,为追求无尽仙路,分出六具身外化身去往不同的地方修炼,彼此之间为了互相照应,心意相通。
    有一天,其中一具化身背叛了他们。
    他谈恋爱了!
    因为他喜欢上一个人,导致其他化身纷纷沦陷,本体也中招了。
    男主和化身之间有相连,女主咬化身,男主嘴破了,女主要了化身,男主守宫砂不见了。
    *
    一开始男主觉得化身爱的太卑微,做饭,炼制法衣法器丹药给她,还像个深闺怨妇一样,日日期待能独占她的爱,她稍稍有点语重,便患得患失,难过许久。
    他不想让化身继续下去,将化身收回体内,从此做饭、炼制法衣法器丹药,像个深闺怨妇一样患得患失的人变成了他。
    男主:“……”
    眼里除了修炼什么都没有,就算被欺负也不在乎不管男主x看不惯总会偏袒男主的大太阳放浪不羁爱自由女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