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明导十分满意温柏榆的表现,谁不喜欢一遍过的演员,还表现得这么完美。
      
      周墨墨看他表情,便抓住机会为温柏榆推荐:“明导,温哥他刚进这个圈子,能不能给他一个小角色感受下气氛。”
      
      明导点头,思索着给温柏榆安排个角色。
      
      汲宏深怎么可能让温柏榆继续这么出风头,他沉声说:“现在拍摄进度过半,哪有什么角色给他。”
      
      周墨墨说:“不求有戏份的角色,不重要的龙套背景板也可以的。”
      
      “就他这模样一出镜抢了多少角色风头?观众只会看脸不看剧情!”汲宏深态度强硬,寸步不让。
      
      周墨墨一听也火了:“你还管得着观众爱看谁?”
      
      汲宏深猛地拍桌,一副气得要骂人模样。
      
      “行了。”明导轻飘飘一句话让两人都看向他,“宏深说得没错,温柏榆这皮相做龙套太明显,你不会想让他扮丑吧?”
      
      明导再欣赏温柏榆,此时也得顾及汲宏深感受。
      
      周墨墨还想让温柏榆走偶像路线,不可能同意扮丑:“明导,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
      
      明导听出了周墨墨言外之意,如果他为了汲宏深拒绝他,那么以后拍戏想找温柏榆合作就难了。
      
      他是欣赏温柏榆的,所以他说:“接下来有一场打戏,安排他在里面当个龙套。”
      
      汲宏深不满的说:“明导……”
      
      明导不满的瞥了他一眼,后者见状不吭声了。
      
      周墨墨闻言笑着说:“谢谢明导!”
      
      温柏榆在威亚解除后走出来,周墨墨上前和他说这个好消息,他知道这个机会是对方努力为他争取的,正色道:“我会努力的。”
      
      周墨墨就喜欢温柏榆不骄傲又努力的态度。
      
      温柏榆换上另一套布料普通的衣物,有人在他脸上和脖子涂了涂,他没有照镜子,但是看向其他和他穿着一样的人,他们脸上黑一块红一块的,就像是战乱中负伤的人。
      
      果然,工作人员告诉他们,接下来要打群打戏,站姿包括不能走过界限细细说明。
      
      温柏榆认真的听着,对他来说这是全新的体验。
      
      “周哥带来的人在哪?”工作人员看着脸上黑漆漆的人群,一时间没认出人来。
      
      “这里。”温柏榆乖巧举手,被淤泥遮挡的脸庞反倒是衬得双眼乌黑发亮。。
      
      工作人员走过去说:“明导特意吩咐,你待会是和汲哥对打,就站这里,他第三次挥剑时,你要做出不敌姿态倒地。”
      
      温柏榆认真的记下对方的话,他清楚戏子一言一行都是演的,他问:“那接下来我怎么反击?”
      
      工作人员:“???”
      
      “你是死了,死透的那种。”
      
      温柏榆恍然大悟:“原来我这么弱啊。”
      
      工作人员想起刚才温柏榆拍替身那段武术动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啥。
      
      汲宏深站在不远处,众人有拿着风扇对着他吹,有的人在为他补妆,他轻蔑的看着温柏榆,心想这么呆头呆脑的模样,不就是会打一点,火不了的。
      
      全员准备完毕,汲宏深走到温柏榆面前说:“这里是我的主场,你不会有镜头的。”
      
      温柏榆虽然表面看似淡然,但是根本不知道汲宏深说的镜头是啥,所以他只是“哦”了一声。
      
      他这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在汲宏深眼中就是装逼,极其装逼。
      
      导演一喊开始,汲宏深就憋着一股气,用力朝温柏榆挥剑,眼神犀利。
      
      在温柏榆眼中汲宏深的动作好似放慢无数倍,他心里默念第一剑,随后不紧不慢的举剑抵挡。
      
      “锵——”
      
      汲宏深这一剑是用了力气,结果被反震得倒退两步。
      
      “咔!”
      
      明导用大喇叭喊:“汲宏深你是没吃饱吗?剧组饭盒可多的是!”
      
      明导可不是什么和善好相处的人,一旦拍戏演员犯错就是毫不留情的嘲讽,更别提是汲宏深这种低级错误。
      
      “明明是他故意的!”汲宏深转头对着温柏榆撒气,“你挡得这么好做什么!”
      
      温柏榆老实回答:“我要在第三剑才死。”
      
      他淡然姿态和挑衅没区别了,汲宏深有些抓狂:“你挡得这么顺,怎么凸显我厉害?”
      
      温柏榆蹙眉,十分不解的说:“我已经让你三剑砍死了。”
      
      若是来真的,汲宏深连他一剑都接不住。
      
      其他人都觉得此时的汲宏深有点无理取闹,明眼人都看到温柏榆就是很普通的去挡剑,自己没力气站稳还怪别人站太稳,不讲道理。
      
      “汲哥算了吧,拍戏要紧。”汲宏深的助理注意到片场大部分人眼里不善的目光。
      
      汲宏深同样注意到周围人的态度,深吸一口气说:“给我补妆。”
      
      重新拍摄,汲宏深没有再分心为难温柏榆,而是拔剑袭来。
      
      温柏榆感觉到对方明显的变化,心想这就是周墨墨说的演技。
      
      完全变了一个人般。
      
      ……
      
      修仙界。
      
      宋山竹来到明宝殿前,这里通常都是放置一些极少用到的法宝,他特意蹲到看守殿前的人轮换空隙,左右查看四周无人,便偷偷开门进去。
      
      他要找的法宝是传世镜,这面镜子可以让施法者看到想看的人。
      
      宋山竹打开箱子翻找,喃喃自语:“奇怪了,我记得是放在这里的啊,怎么不见了……”
      
      他站起身,转身就看见传世镜竟然被摆放在显眼的桌上。
      
      “有人拿出来用过吗?也不好好放回原位。”宋山竹抱怨了一句,然后拿出一条青色发带,这是他在整理师兄房间时找出的物品,传世镜不仅需要口诀,还需要拿出想见的那个人的贴身之物才能成功。
      
      师兄待他极好,自打对方去了传说中九死一生的异世他就日日担心。
      
      宋山竹将青色发带放在镜子前,随后默念口诀,但镜子毫无动静。
      
      他又念了两遍。
      
      难道镜子坏了?宋山竹正想着再念一遍,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你念错了一个字。”
      
      宋山竹顿时如炸毛的猫似的,浑身汗毛都竖起,这声音直达灵魂,勾起他深处的恐惧。
      
      他怯怯地转身,看到立于身后的人时,脚一软坐在地上。
      
      “师,师尊……”
      
      庄月重一尘不染的白衣曳地,衣袍用金丝绣着复杂的符文,黑眸古井无波,如画的眉目清清冷冷,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宋山竹。
      
      宋山竹快被他这冰冷的眼神吓哭了,谁都知道庄月重为人冷酷,嫉恶如仇,就算是自己徒弟犯错也绝不留情,温柏榆就是一个例子。
      
      “师尊我错了!我只是很担心师兄,所以想借用传世镜看他的近况……请师父责罚!”宋山竹跪在地上,低头看着冰冷的地面。
      
      他说完这句话,切身感觉到四周的温度又降了几分,瑟瑟发抖。
      
      完了完了,他明明听其他师兄们说师尊从来不会来明宝殿的,为什么他一来就撞到。
      
      庄月重短短几个字宛如冰锥刺得人心口发冷:“我刚才说了什么?”
      
      “啊?啊!”宋山竹差点没反应过来,“我念错了口诀?”
      
      庄月重薄唇掀动,一道口诀从他口中传出。
      
      “记住了吗?”
      
      “师尊我记住了。”宋山竹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回头看,只见传世镜的镜面宛如被石子打破平静的湖面般,泛起了层层波澜。
      
      一时间他忘记庄月重还在他身后的恐怖事实,专注的盯着镜子。
      
      庄月重竟也没出声,墨色眸子在看到镜面显现出来的人时微动,可很快在看到镜子显示的场景时,整张脸逐渐阴沉。
      
      ……
      
      温柏榆一边用剑以十分艰难的姿态抵挡汲宏深的攻击,一边在心里默数。
      
      第一剑。
      
      “师兄……”宋山竹惊讶地站起来,他没想到师兄被废除仙根后竟然武艺变得如此不济,面对可恶的异世人竟然连反击之力都没。
      
      第二剑。
      
      温柏榆往后退了一步,身姿摇摇欲坠,长发散落,沾到污泥的脸上难掩苍白的脸色。
      
      第三剑——来了!
      
      温柏榆眼神一变,整个人气场褪去淡然,宛如化身成一道出鞘的利剑。
      
      然后——倒地装死。
      
      “师兄!!!”宋山竹从未见过温柏榆如此狼狈的境地,哪怕被废除仙根时都不曾这样,他抓住传世镜的两侧,恨不得整个人钻进去。
      
      他转身过去,重新跪在庄月重面前说:“师尊,让我去异世吧!师兄他快不行了!”
      
      宋山竹等了半晌,只等到庄月重冷冷的两字。
      
      “无能。”
      
      宋山竹颤了颤身子,抬头就不见庄月重。
      
      他没注意到的是,一同不见的还有传世镜和青色发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