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哪来的货色,竟敢说这话?
      
      汲宏深气不打一处来,冲着那说话的人后背喊:“你行你上啊?”
      
      温柏榆和周墨墨一起转身,后者看见来人时心想不好,赔笑着说:“宏深,温哥的意思不是你认为的那样……”
      
      温柏榆打量眼前的男人,对方一袭出尘的白衣,长发整齐的梳在脑后,露出俊逸文雅的脸庞。
      
      可此时对方因为愤怒而毁了这份雅气:“周墨墨你少他妈糊弄人,他是你带的新人是吧?特地来挑衅我?”
      
      周墨墨说:“误会,都是误会啊,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不要闹得这么不愉快。”
      
      温柏榆听到这明白眼前的男人正是这部戏的主演,他那番话并没有恶意,但看对方的表情,他思索自己那番话确实不妥,抱拳道:“是我言行不当,抱歉。”
      
      汲宏深本来还想说什么,但他的到来引起片场其他人的注意,他只好收敛脸上的怒意,冷哼了一声:“签了合同把自己当巨星了?你还嫩点了!”
      
      汲宏深甩手离开,周墨墨见状松了一口气,如果温柏榆刚进公司就闹出不合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遭遇冷藏,他说:“汲宏深是公司最近捧的艺人,你能这么顾全大局我很欣慰。”
      
      “确实是我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温柏榆说。
      
      周墨墨虽然和温柏榆相处时间不长,但是也看出对方对于娱乐圈完全不了解,仿佛是从深山老林出来的人似的,他说:“主演和替身的区别不仅是身手问题,还有外貌和演技。”
      
      温柏榆闻言对异世的戏子有了更多的了解:“原来如此。”
      
      “啊!”
      
      这时一声惨叫声传来,温柏榆转身看见那名替身吊在威亚上,双手抱紧一只腿,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流下,神情十分痛苦。”
      
      四周的工作人员,连忙将他下来。
      
      温柏榆走过去看情况,旁边的工作人员检查了一下说:“他的脚骨折了,现在必须送医院。”
      
      几个人扶着他往外走。
      
      “让一让!让一让!”
      
      众人赶紧让出一条路,温柏榆有些担心的说:“他不会有事吧?”
      
      周墨墨叹气,他擦了擦汗说:“替身本来就是危险性很高的工作,受伤时常发生,公司都有替他们买保险的,但是今天这场戏可是不好拍了。”
      
      温柏榆微微蹙眉:“为什么?”
      
      周墨墨指着布景说:“你看这些假山建筑都是为了这一幕特意搭建,现在替身受伤一时半会不能拍,这里就得拆掉,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另一边工作人员和明导说了情况,对方十分苦恼,但今天进度不能再拖下去,他摆手说:“先拆了吧。”
      
      坐在旁边的汲宏深说:“这布景搭起来费了大家不少精力,到时候要重新搭布景太麻烦了。”
      
      明导烦躁的点烟:“替身一时半会回不来,还能怎办?”
      
      汲宏深笑了笑,撇了一眼远处的温柏榆说:“再找个替身不就行了吗?”
      
      明导感觉他话里有话,挑眉问:“你现在能立刻找出个替身?”
      
      汲宏深不怀好意的指着温柏榆站的方向说:“那个男的是周墨墨新签的艺人,我刚才还听到他在那里说这个替身的动作不如他。”
      
      明导和周墨墨昨天电话联系过,知道今天对方会带个刚签约的艺人给他看看,他吩咐旁边的工作人员说:“让周墨墨带他的艺人过来。”
      
      周墨墨带着温柏榆走过来:“明导你好,这就是我在电话里说的温柏榆,温哥,这就是这部戏的明导。”
      
      温柏榆提醒着自己用异世人打招呼的方式,他伸手过去说:“明导你好,我叫温柏榆。”
      
      明导伸手和他握了一下松开,随后说:“我听宏深说你可以演着替身的戏对吗?”
      
      坏了!周墨墨一听就知道汲宏深一定是故意要在明导面前为难温柏榆。
      
      温柏榆看了汲宏深不怀好意的眼神,摇头说:“我没有说过这句话。”
      
      汲宏深坐在椅子上,翘着腿,手指夹烟,姿态散漫又嚣张:“你没说过?你不是说既然替身可以演出主角的戏,那凭什么不让替身当主角?你能说出这番话,那就只能说明有难度的动作你能做到,否则你这辈子都不配当演员,只能当替身。”
      
      温柏榆听到这明白汲宏深因为他先前不当的言语在刻意为难他,垂眸没说什么。
      
      明导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简单粗暴的询问温柏榆:“这段替身动作你能不能做出来?”
      
      周墨墨想替温柏榆回绝时候,只听见后者说:“我可以试试。”
      
      他吃惊的看向对方,就连汲宏深也一脸诧异,他还以为对方会直接认怂,然后他就会以言语再踩对方几下。
      
      明导欣喜的问:“你有武术功底吗?”
      
      温柏榆现在已经不是修仙者,他想了想说:“有一点。”
      
      明导拍了一下大腿说:“行吧,就让你试试,来,带他下去换服装。”
      
      “温哥,温哥!你疯了吗?”周墨墨担心的跑过去,他以为温柏榆是被汲宏深挑衅,意气行事。
      
      温柏榆浅浅一笑说:“不用担心,我会尽力而为。”
      
      周墨墨朝他背景喊了一声:“安全第一啊!”
      
      在更衣室工作人员拿着古装正想为温柏榆换装,只见他自然而然拿起衣物往身上穿。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他看着温柏榆穿衣方式和顺序井井有条,丝毫不乱,他说:“你平日里喜欢穿古装吗?我之前遇到艺人们都需要我们帮忙才能穿上古装,你还是第一个能自己穿还不出错的。”
      
      对温柏榆来说古装才是他的常服,他点头说:“我确实喜欢穿古装。”
      
      温柏榆换好古装,工作人员替他梳理长发,因为他是替身的缘故,自然不会有化妆师替他化妆,但工作人员看到温柏榆整体装扮后,还是被对方给惊艳到了
      
      温柏榆从工作人员手中拿到长剑,眉眼淡然,站姿如松,像是一名行走江湖的侠客。
      
      工作人员心想只要资源好,对方火是迟早的事。
      
      温柏榆身着古装走出去时明导眼睛亮了几分,心想周墨墨看人的眼光是挺好的,如果他在拍戏前就看到温柏榆的话,那么他一定会邀请对方来出演他的主角。
      
      “温柏榆的气质很适合古装剧。”
      
      周墨墨闻言自豪的笑说:“是啊,而且他的长发还是真的呢。”
      
      明导点头:“难怪看上去那么自然,最难得的是丝毫不显女气。”
      
      汲宏深在一旁几乎要听不下去了,他冷冷的说:“光长得好没用,得有真本事才行。”
      
      明导听出他有些不高兴,附和说:“是啊,花瓶可是没有办法在这个圈子真正立足的。”
      
      温柏榆走到导演面前,抱拳说:“明导,那我开始了。”
      
      明导点头说:“去吧,期待你的表现。”
      
      周墨墨担心温柏榆,跟着他过去,对方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正在安装威亚,他在旁边叨叨说:“不要逞强,安全是最重要的事情。”
      
      温柏榆点头,虽然他仙根被废沦为普通人,但身体素质还行,他们口中的威亚反而限制了他的动作幅度,但他并不想太过与众不同,毕竟他刚来异世,太过出挑只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注意。
      
      这时工作人员拿着剧本和他详细说明动作,温柏榆记在心里后说:“我记住了,可以开始了。”
      
      工作人员诧异:“不用试试?正式拍?”
      
      温柏榆手腕一转,长剑背在身后:“不用试。”
      
      温柏榆站在指定位置,点头向工作人员示意可以开始,在听到工作人员喊开始后,立刻飞快奔跑,在跑到一处假山时脚尖轻点,飞身一跃,在空中漂亮的挥剑,他挥剑的速度太快,众人看见无数道剑的残影在半空构成一道道银光。
      
      温柏榆脚尖轻点落地,衣摆随着他缓缓飘落,白衣执剑的身影尽是清雅出尘。
      
      片场鸦雀无声。
      
      温柏榆站了一会,不自在地转身问:“请问是不是哪里出错了?”
      
      工作人员这才回过神,喊了一声咔。
      
      明导都惊得站了起来,喃喃道:“这哪里是只有一点武术功底呀?这身手不是从小练起的根本不可能!我的电影如果是以他为主角一定大火!”
      
      他太激动,没有注意到身旁的汲宏深铁青的脸色。
      
      温柏榆询问工作人员:“需不需要再拍一次?“
      
      工作人员说:“不用,非常完美。”
      
      周墨墨比任何人都激动,他又发现了温柏榆的优点,他跑过去说:“你小子怎么不告诉我你武术功底这么深,我刚才差点以为你就腾空而起御剑飞行了呢。”
      
      温柏榆心想如果你需要我也可以做到那个地步,他说:“小的时候身体不好,跟着师父学过几年武术,强身健体而已。”
      
      “总之你给我长脸了!”周墨墨看着不远处脸色难看的汲宏深说,“他现在可不敢再拿那句话来堵你,否则的话主演可就让给你这个比他牛逼百倍,好看百倍的替身。”
      
      温柏榆没有说什么,对他来说汲宏深的针对为难像是无知孩童打闹一般,不痛不痒。
      
      用他刚学到的词就可以形容。
      
      滑稽至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