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台下的观众懵了一下,转而大笑起来。
      
      “小哥哥我可以!”
      
      “小哥哥卖身吗!我出黄金万两!”
      
      主管没想到温柏榆看上去那么正经的人还挺幽默,一下子把气氛带动,他用手中的纸卷敲了一下身旁工作人员的脑袋说:“还愣着干什么?快放BGM!”
      
      “哦,哦!”。
      
      BGM响起,与此同时温柏榆举起了剑。
      
      脚尖轻点,身姿如燕,手中剑泛着月白色的光,手腕一抖,眨眼间挽出剑花,甩出一道道剑幕宛如花瓣。
      
      那一瞬间,所有人仿佛看见了一朵皎洁如月的莲花。
      
      一眨眼那朵莲花消失,温柏榆还是站在原地,单手负剑,好似刚才只是幻觉。
      
      “卧,卧槽!好帅啊!”台下有人说出了心声。
      
      顿时台下的人发出阵阵叫好声,嚷嚷着再来一次。
      
      工作人员张着嘴,久久没能合上,他转身,看着同样呆滞的主管,问:“主管,他好厉害啊……”
      
      主管揉了揉眼,确认不是幻觉后说:“BGM别停!我滴神啊,这是哪路神仙来渡劫了......”
      
      温柏榆微微蹙眉,淡然的神情染上疑惑。
      
      为何,没有打赏钱?
      
      难道是因为他手法生疏的缘故,在宗门切磋武艺时他极少使用挽剑花这等迷惑敌人的虚招,因为他出剑极快,通常只需要一招便能制敌。
      
      温柏榆默默反省自身,这时从四面八方传来笛声,他有些疑惑,转身便看到躲在暗处的两名男子举手握拳,用嘴型对他说了三字:奥利给。
      
      他不懂那三字是什么意思,但从目前情形来看,为了赏钱,他需要更加卖力。
      
      若是师尊得知传授的武艺被他拿来这般哗众取宠,定是会盛怒不已。温柏榆想到这心里阵阵苦涩。
      
      “再来一遍!再来一遍!”
      
      台下整齐的起哄让温柏榆藏起心中情绪,闭眼再睁开,灰眸只有一片淡然。
      
      剑起,风动。
      
      *
      
      “你要的动漫周边我都买了,我的姑奶奶,你记得代我向林姐求情。”周墨墨满头大汗,把提着的几袋动漫周边放到地上,甩了甩发酸的手臂。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漫展,之前有在各大视频和微博见过,这次要不是他旗下的一名艺人犯了事,导致他面临被解雇的危机,为了让上头的侄女替自己求情,便来购买对方要求的动漫人物的周边。
      
      “看你诚意啦。”对方说完这句话就挂断电话。
      
      周墨墨把手机塞回口袋,抬头见漫展穿着各异,外貌漂亮的COS人员,职业病一犯,眯着眼睛打量,时不时点头又摇头。
      
      这个身材可以,但五官用过多化妆品修饰,这一卸妆准见光死,不行。哎这个漂亮,但是太矮了,拍戏唱歌很吃亏啊。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达标的,名片递过去直接被丢掉,对方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骗人手段,好LOW。”
      
      周墨墨被气得半死。
      
      周边买齐,周墨墨准备离开,但一阵激动的叫好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远处舞台围着大量观众,几乎音乐声都被掩盖住。
      
      这引起他的好奇心,他提着袋子走过去,愣是挤不进人群。
      
      靠!我还偏偏要看看是啥表演这么多人,周墨墨作为经纪人,比这还夸张的场面见得多,有时候还得充当保镖保护艺人。
      
      当他终于一路挤到前排,抬头就看见一道白光闪过,下意识闭上眼。
      
      下一秒睁眼,他就看到台上身着青衣古装的男子,健步如风,挥动长剑,与灵气的笛声仿佛融为一体。
      
      男子屹立的身姿如竹,不经意间目光对上,周墨墨整个人仿佛被施了法般定在原地。
      
      音乐结束,男子同时收剑,如雷的掌声响起,周墨墨回过神想鼓掌,但手里提的东西太多,此时他感觉浑身血液都在涌动燃烧。
      
      这男子绝对能火!没想到今天能被他撞上!周墨墨见男子往后台走,便提前去后台的出口蹲守。
      
      温柏榆感受到台下真切的叫好和欣赏,但不知为何就是不见有人投掷赏钱,他只当是自己才艺不精,走到后台,他对那两名工作人员抱拳道:“笛声悠扬飘荡、绵延回响,极好,只可惜...”我不配。
      
      工作人员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温柏榆就快步离去。
      
      他之所以没有直接从舞台下去,纯粹是因为台下人太多,没有落脚地。
      
      温柏榆走到入口,就看见一名身材偏瘦,圆脸讨喜的青年,对方看他的眼神十分热切。
      
      对方身上没有灵气,没有威胁,温柏榆本想侧身走过,可对方又身子一移,挡在他面前。
      
      温柏榆停下来疑惑的看他。
      
      周墨墨拿出名片递过去,圆圆的脸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说:“你好,我叫周墨墨,这是我的名片。”
      
      温柏榆没有接过,他低头看了一眼,看到那张小纸片写的字:“周墨墨。”
      
      “重点是我的职业,我是娱乐公司的经纪人。”周墨墨见对方不接名片,以为对方不相信,“你可以去上网查证,我并不是骗子。”
      
      温柏榆略过不懂的字眼,只挑明白的回答:“你是不是骗子与我有何干系?”
      
      周墨墨不和他兜圈子,他现在急需一名得到潜力的艺人来避免被公司放弃,他急切的说:“你的身形和外貌很适合当明星,只要加入公司,我们会有极好的资源培养你,到时候来看你表演的可不止刚才那点人。”
      
      明星是什么?温柏榆垂眸沉思,他并不想被异世人发现异常,纵然目前看这里的人没有修习灵气,看似不堪一击,但他从来不会轻视任何人。
      
      “当明星能得到什么?”温柏榆问。
      
      “得到什么......当然是名利双收啊!每天都有大量粉丝为你打CALL为你狂。”周墨墨说。
      
      名利双收。温柏榆心里一动,这是他现在需要的,他说:“我可以答应你,但我需要你为我寻一住处。”
      
      周墨墨挠头,心想对方可真入戏,说话跟个古人似的,看来以后可以往演艺圈发展,他说:“公司宿舍没房间了,这样,你先住我家先。”
      
      事实上是因为他面临被解雇边缘,没有资格为温柏榆安排宿舍,又怕被对方知道真相后拒绝他。
      
      温柏榆点头,他抱拳道:“在下温柏榆。”
      
      “我看我们年纪差不多,我27,你呢?”周墨墨看不出温柏榆的年龄,从皮肤看挺年轻,但是对方周身的气质却很老成。
      
      温柏榆看出异世的人寿命不长,他说:“比你大三岁。”
      
      “30?看不出来啊,那我得叫你一声哥了,你就叫我阿墨。”周墨墨说,“温哥是自小学武的吧,这身手现在没几个打星比得上你。”
      
      温柏榆垂眸:“嗯,过奖。”
      
      周墨墨看了一下手表,问他:“都到这点了,温哥你饿不?我请你吃饭。”
      
      温柏榆刚才只吃了几个窝窝头充饥,如今以凡人之躯挥剑不到一炷香便感到疲惫和饥饿,他认为自己接受了周墨墨的招揽,便没有拒绝对方的邀约。
      
      “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周墨墨提起袋子:“走起走起!”
      
      司机在漫展门口等了很久,见周墨墨打开车门说:“怎么去这么久?”
      
      周墨墨擦了擦汗说:“别提了,排队站的腿酸,不过我找到了一名未来之星!我距离金牌经纪人这个称号不远了!”
      
      司机毫不留情的戳破他的幻想:“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结果那位艺人被爆黑料,导致被公司雪藏,还连累了你扣工资。”
      
      “往事随风而去,现在新的未来展开了!”周墨墨信心十足。
      
      司机发现他确实一扫之前的阴霾,看到站在车外气质出众的温柏榆问:“他就是你找到的未来之星?”
      
      “没错。”周墨墨从副驾驶探头说:“温哥上车。”
      
      温柏榆打量着车,这是异世使用的马车,但他从刚才就注意到这里没有马,和他们驱动灵气御剑飞行不同,这辆车到底是利用什么气移动的呢?
      
      温柏榆不容许自己露出半点马脚,他观察入微,学着周墨墨开车门的动作打开后座车门,坐进狭小昏暗的空间。
      
      “好了出发,系上安全带啊。”周墨墨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提醒。
      
      温柏榆有样学样的系上,安全带紧缚的感觉让他想起当时被众人讨伐,捆绑押送的画面。
      
      车内昏暗光线很好的掩饰他发白的脸色。
      
      司机边开车,边通过后视镜打量温柏榆,他说:“你这次找的人还真是不赖。”
      
      周墨墨扬起下巴得意的说:“那是,我的眼光自然是越来越精准。”
      
      估计是想到前一个艺人看走眼,他没敢狂到说挑中亿里挑一的新星,虽然他内心是这么想的。
      
      温柏榆庆幸他们没有拉上自己闲谈,他转头透过车窗望着外面的景象,人来人往间都是他无法理解的陌生。
      
      不安忐忑笼罩内心,纵然手中有剑,可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拿来伤人。
      
      但既然死不了,他想好好的活下去。
      
      车子停在饭店门口,周墨墨先一步在车还没有停下来时解开安全带,停车后打开车门出去。
      
      温柏榆没能看到他是如何解开安全带,正在摸索时司机说:“你怎么还不下车?我得去那边停车。”
      
      没时间了。温柏榆抿了抿唇,缓缓拔剑,剑身发出幽幽冷光。
      
      随后温柏榆打开车门出来,周墨墨领着他往饭店内走去。
      
      司机则去停车库停车,在倒车时他通过后视镜看到后座的安全带断开了。
      
      “这安全带质量这么差,到时候得去投诉下。”司机不满的嘀咕。
      
      

  • 作者有话要说:  温柏榆:剑不能伤人,但可以用来割断安全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