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诛魔台上站着一名青衣剑修,身姿挺拔,俊逸的面孔毫无血色,他脖子缠着一捆金色的细绳,金光划破肌肤,鲜血一滴滴流入衣领内。
      
      “呜呜呜......”
      
      温柏榆转头对哭泣的男子温声说:“师弟,别哭了。”
      
      被唤作师弟的男子闻言哭得更加厉害:“师兄我不相信你和魔修勾结,杀死白师兄和毁去宝物,这一定有隐情,我再去向师尊求情!”
      
      温柏榆望向远处,目光仿佛穿过层层白云,看见坐在大殿高处的那人。
      
      他前些日子受命同白温间师弟一同去寒潭取回一件宝物,可在取到宝物的途中遇到了魔修,他在对抗过程却遭到一道暗剑,在昏迷的最后一眼,他看见了白温间和那名魔修相拥而笑。
      
      待他醒来后,宝物被毁,白温间的尸体便倒在他身旁,而致死的武器便是他手中的伴月剑。
      
      他解释过事情经过,可他身上之前受过的伤不知为何愈合了,加上白温间已死,他所说的一切都无从验证。
      
      宝物是众门派每一年轮流守护,出了这件事,各大门派上门讨要说法。
      
      当时温柏榆捆着诛魔绳,跪在大殿等候发落。
      
      “魔修勾结死不足惜!”
      
      “杀了他!”
      
      众人义愤填膺,似乎就在等一声令下,把他当场击杀。
      
      身着金丝白裳的庄月重坐在大殿之上,谪仙般的面孔看不出有一丝情绪,他起身时众人都安静下来。
      
      “温柏榆勾结魔修残害同门,废除仙根,入异世。”
      
      原本以为庄月重会心软的人们顿时没有再多言,废除仙根对于每个修仙人来说是比死还要痛苦的事。
      
      而异世,传言那是九死一生之地,从未有人进入后能活着回来。
      
      思绪回笼,温柏榆伸手扯下金绳,无视被金光所伤的手掌,对着师弟淡淡一笑:“师尊他不信我。”
      
      师弟愣住了,诛魔绳能捆住魔修和沾染魔气之人,师兄能徒手解下来便说明他没有和魔修勾结。
      
      诛魔绳是师尊的法宝,他不可能不知道这点。
      
      温柏榆是认罚的,就算是遭受了白温间的暗算,可他终究是辜负师尊临行前的嘱托。
      
      至于内心那点不甘和委屈,早已被废除仙根时的痛苦掩盖下去。
      
      他慢慢往诛魔台上的结界走去。
      
      “师兄!!!”师弟哭喊的想跑过去,却被一道无形的墙拦截。
      
      温柏榆站在结界中,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像是要把他五脏六腑揉碎般,他黑眸在那一刻变得寡淡,像是布满灰尘的珍珠。
      
      不知道异世是什么样的,温柏榆在极大的痛苦下还分神想着这事。
      
      他如今比凡人只好上一点,若是遇到魔物,大概就是身死道消的结局。
      
      *
      
      “咔擦咔擦——”
      
      “哎!好!麻烦举起剑好吗?”
      
      温柏榆睁眼便看到一道刺眼的白光,他下意识抽出手中的伴月剑,直指白光的来源。
      
      剑端距离男子的脖子仅有几厘米,可那名男子反而愈发兴奋,用手里黑色的盒子对着温柏榆不断释放白光。
      
      温柏榆没有伤人是因为他察觉到男子身上没有半点灵气,是个凡人,他四下打量,发现四周人来人往,像是凡间才有的闹市。
      
      每个人身穿异服,有的穿着甚至比他见过的魔修还要暴露。
      
      温柏榆垂眸,他知晓自己来到了异世,但这里似乎和传言不符,虽然到处是他不熟悉的景象,但灵气稀薄,无修仙之人。
      
      摄影师连续拍了十多张照片,他每次都会来漫展拍摄写真,拍摄过的cosplay不计其数,其中不乏有十分入戏和具有气质的COS。
      
      可令他感到惊艳的寥寥无几,眼前的青年正是其中之一。
      
      对方一袭简单的青衣,身形修长,执剑而立,束起的发丝有几缕落在脸颊旁,他脖子和手掌涂了血,摄影师想不出他到底COS哪个人物形象。
      
      但是他能肯定对方一定有武术功底,那行云流水的出剑姿势帅极了。
      
      见对方要走,摄影师喊住他:“等等!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和名字吗?到时候照片发到微博上我好艾特你。”
      
      温柏榆无心和摄影师交谈,他看见有一名女子着装和他类似,想起前些年一直有人误入异世,心下生出希望,动用灵气,快速穿过人群来到女子面前。
      
      摄影师揉了揉眼:我看错了吗?怎么一眨眼人就跑到那边了?
      
      “这位姑娘。”温柏榆定睛打量女子,确认女子身上的着装和他相似,布料极好,覆在上面的花纹华丽贵气,显然是大富人家的千金。
      
      女子正赶着去漫展大厅看演出,见有人突然拦住自己,下意识后退,抬头看见是个颜值颇高的古装帅哥,立刻把不满的表情收敛,挺直身子,甜甜一笑问:“公子,有事吗?”
      
      见女子说话并不像刚才那男子古怪,温柏榆松了一口气问:“姑娘,你来到这异世多久了?”
      
      女子表情一僵,心想:这是COS哪出啊?艹,我看过那么多剧,只要有点人气的我肯定都看过,可是这人形象和台词我是真没印象。
      
      接!不!下!去!怎!么!破!
      
      女子左右打量,也没见有人在拍摄视频,要不是对方站着没啥动作,她都要怀疑对方是想搞恶作剧视频了。
      
      “抱歉,我不认识你扮的这个角色,青衣灰眸......请问是出自哪部动漫或者真人剧?”
      
      温柏榆闻言心沉了下去,他知道是自己误会了,眼前这名女子并不是和他来自同一个地方。
      
      周遭人越来越多,温柏榆看见更多着装相似的人从身边经过,他们说的话语看似能懂,可某些词汇令他无法理解。
      
      “打扰了。”温柏榆抱拳,转身走开。
      
      “哎!你好歹告诉我你这个是哪部剧的人物啊?我想看看!”女子朝着他喊了一声,见他没回应,便感到无趣,转身进大厅去看演出。
      
      温柏榆生出天大地大却无容身之地的落寞感,但他还没惆怅多久,肚子传来的饥饿感让他开始尴尬。
      
      他修仙后便不需要入食,如果废除仙根,自然有凡人的一切需求。
      
      温柏榆闻到食物的香气,来到一辆马车模样的东西前,看见许多人排队,从马车里面的人手里接过食物。
      
      “你好,19块。”
      
      “我微信支付。”
      
      温柏榆清楚这些人虽然着装奇怪,但并不是像乞丐那般狼狈,所以这不是施助粮食。
      
      所以,要钱。
      
      而他除了伴月剑和缠在手腕变成一条普通绳子的诛魔绳以外,再无其他。
      
      温柏榆做不到讨要食物,他转身思考要如何生计。
      
      “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带着粉色帽子,身着粉色衣服的小姐姐推着餐车走过来,挂在餐车上的大喇叭毫无感情循环鬼畜叫卖中。
      
      见状的路人都会心一笑,还有人过去真掏了一块钱买了四个窝窝头。
      
      “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温柏榆肚子的饥饿感愈发强烈。
      
      餐车经过他身边时,小姐姐注意到被温柏榆高挑的身姿吸引,随后抬头一看,嚯!好帅!
      
      为什么他看我的视线如此强烈?我的小心脏都快要燃烧了。
      
      小姐姐低下头,为了打破沉默,她羞涩的说:“你要不要吃窝窝头,很好吃的。”
      
      温柏榆眼眸微亮:“可以吗?可是我......没带钱。”
      
      他不想被人知道他的落魄。
      
      小姐姐把窝窝头装进袋子里递给他:“当然可以,本来就是玩梗不收钱的。”
      
      “谢谢。”温柏榆接过窝窝头,咬下时那热乎和软绵口感让他三两下就吞咽进喉。
      
      他已经许久没有感觉到这种满足感了。
      
      小姐姐看他吃得香,又问了一句:“还要吗?”
      
      温柏榆摇头,微微一笑说:“在下温柏榆,一饭之恩当涌泉相报,姑娘请伸出手。”
      
      他灰眸染上温度,整张脸柔和下来,温柔到了骨子里。
      
      小姐姐脑子一下子卡壳,只是照着他所说伸出手。
      
      温柏榆在她手掌利用仅剩的灵气画下一道召唤符:“倘若有天你遇到危险便唤我名字,我定当及时出现救你于危难中。”
      
      小姐姐还在发呆。
      
      温柏榆没在意,在这里他碰见太多奇怪的人,他抱拳后转身往人多的地方去。
      
      待小姐姐终于回过神,看了一下自己的掌心喃喃:“太帅了吧妈耶!刚才他说自己叫啥来着?”
      
      温柏榆清楚既然来到异世,就应该尽快熟悉异世的规矩,那自然是人多的地方可以获取消息。
      
      他来到人最多的地方,在那里摆着台子,上面有女子随着歌声跳舞。
      
      温柏榆身边的男男女女都不停发出激动的叫好,如果不是他通过他们的表情确认并非生气不满,恐怕他都要以为他们是在羞辱楼上正在卖艺的女子。
      
      是的,温柏榆认为台上的女子正在卖艺赚钱。
      
      温柏榆自认为找到了一条生计,歌舞他不会,但武艺尚可。
      
      “怎么回事!下一个表演舞剑的人怎么还没到!”负责后台的主管攥着手中的纸卷正在发怒,身边的工作人员缩着脖子没敢说话。
      
      “据说是堵车了,要,要十分钟才能到。”工作人员说完看见主管瞪大的眼睛,立刻低下头。
      
      “十分钟?等他来了我看舞台所有表演都结束了!”主管看了一下表演单,却发现没办法临时让后面的人替上,那些会乱了套。
      
      “冒昧打扰下。”
      
      说话的人声音清润明亮,主管看过去,是一名身着古装青衣,带着灰色美瞳的俊逸男子。
      
      “你是谁?谁让你来后台的?”
      
      温柏榆笑了一下说:“在下温柏榆,只是正巧听到贵地缺一名舞剑者,我可以胜任。”
      
      温柏榆眉目俊朗,因修仙关系,肤色白皙毫无瑕疵,在后台光线昏暗下还是难以遮盖白得发亮的脸庞。
      
      主管看着他身后别着的剑,心想这样的人上台,哪怕不会舞剑,随便摆几个pose也能吸引观众视线。
      
      “主管,表演快结束了。”工作人员说道。
      
      赌一把!主管对温柏榆说:“行,她表演结束后你就上。”
      
      温柏榆抱拳:“谢主管。”
      
      台上的舞蹈妹子表演完走下舞台,突然一道身影从台下闪现到台上。
      
      没人能看清那瞬间发生了什么,只见一名身着古装青衣,带着灰色美瞳的俊逸男子。
      
      温柏榆拔出别在身后的伴月剑,扬声道:“在下温柏榆,初到贵宝地因身已无盘缠,故在此卖艺,望各位有钱的捧钱场,没钱的捧人场!”
      
      主管/工作人员:“???”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这是第十三本作品啦~(≧▽≦)/~
    推荐基友2042的连载文《穿越到星际后我只想搬砖挣钱》
      文案:荆池突然穿越到了一个以嗅气味来找伴侣的未来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每个人的身上都会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味。而在这亿万种气味里,每个人只会对一种特有的气味动情。
      而散发气味的那个人,即为:灵魂之契。
      为了能回去,荆池去高等学校上学。
      谁知,皇太子兰斯洛特竟嗅到了他的气味,然后动情了。 
      【注明】软白甜弱受,非ABO
      【CP】一心只想赚钱的哭唧唧·弱受X前高冷后闷骚·禁欲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