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警醒 ...

  •   李夏没想到叶珊珊说话这么毒,跟她吵架竟然还扯上了她爷爷跟父母,差点就被气晕过去。
      
      她努力深吸了一口气,才克制住要跟叶珊珊动手的冲动。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到那何阿姨昨天上门借钱的举动,李夏就像看笑话一般看着叶珊珊。
      
      想一夜暴富嫁入豪门,叶珊珊这如意算盘打得是很精,可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自信和勇气!
      
      不说买恒泰长安股之后会不会破财,就看叶珊珊那个所谓的海龟操盘手男友,能够这样信誓旦旦地说某只股票会大涨,这人看样子也不是个靠谱的。
      
      想发财想嫁入豪门,呵,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样的命!
      
      李夏懒得跟叶珊珊理论,两个人相看两相厌,自然是不可能一块儿走,于是出了单元楼,一个往东一个往西,摆明了要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架势。
      
      不过,出了小区门,李夏不经意间还是看到了叶珊珊,就看到那女人一脸娇羞地扑到了一个男人身上。
      
      那男人还挺人模狗样的,打着发蜡穿着西装,俨然一副白领贵族的模样。
      
      只不过李夏对着这个男人很是怀疑,正规的操盘手绝对不会透露出什么所谓的小道消息。
      
      这人要么脑子里装的都是草,蠢得被人给利用了还没发现,要么就是故意为之,设了个局引叶珊珊一家入套。 
      
      李夏一面沉思一面往小区外走去,也不知道那两人说了啥,那叶珊珊冲着李夏这边微微指了指,然后就和那男人就凑在一块儿窃笑。
      
      那男人还用不屑的眼神瞥了李夏一眼。
      
      李夏也懒得去想那两人背后都编排了她什么,总之这会儿这两人笑得有多灿烂,接下来就会有多倒霉,所以她一点都不介意让这两小丑多蹦跶一会儿。
      
      之后那叶珊珊就坐着她男朋友的四个圈准备往市里去,路过李夏所在的街道旁,那男人还故意停下车来按了几下喇叭,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冲着李夏笑问道:
      
      “李夏是吧?你去哪儿,要不要我捎你一程?”
      
      叶珊珊一听男友这话,面上露出得意嘲讽的笑来,眼神里却是骤然瑟缩了一下,看向李夏的目光充满了威胁和敌意。
      
      李夏虽然蠢,但架不住那张脸长得好,叶珊珊可没忘记高中那会儿李夏抢了她心上人的事儿,所以对李夏格外警惕。
      
      李夏哪里会看不出来这两人的不怀好意,嗤笑一声,根本懒得搭理,径直就穿过街道往对面不远处的菜市场走去。
      
      被李夏就这么无视了,这两人脸色顿时都不太好看,但后面的车子催促得厉害,他们也不可能一直堵在街上,只能将车子往前开去。
      
      李夏买了新鲜食材后往回走,结果刚进小区,就看到那楼上何阿姨正在小区里,旁边有七八个老头老太正凑在一块儿,似乎是在聊着什么。
      
      李夏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拎着菜就要往回走,结果路过自己单元楼下,却看到有两个拎着菜篮子的老头正在楼道口小声议论。
      
      李夏耳朵尖,从那两人的口中捕捉到了“股票”两个字,顿时一惊,心下蓦地想到了什么,忙止住了自己的脚步。
      
      “赵爷爷,冯叔公,你们在聊什么呢?”
      
      站在楼道口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夏所在的单元楼住户,跟她爷爷当年一起在缫丝厂车间做工的工人,也是多年的老战友。
      
      这个筒子楼小区,正是当年缫丝厂分配下来的住房,已经有几十年来了,在这儿住着的,绝大部分都是当年缫丝厂的职工。
      
      因为跟李夏爷爷有一辈子的老交情了,所以赵爷爷跟冯叔公两人对李夏很是亲近。
      
      尤其是李夏的爷爷去世后,这两老就时不时会上门来探望,就怕老战友唯一的血脉再出什么问题。
      
      因此,这会儿李夏一问,那两老头一点也不遮遮掩掩,反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道:
      
      “小夏你来得正好,快过来,有好事儿跟你说!”
      
      好事儿?李夏想到刚刚从外头进来时看到那何阿姨身边凑着的那一堆老头老太,还有刚刚这赵爷爷冯叔公嘴里提到的股票,心里隐隐地生出了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一凑过去,她就听到赵老爷子神神秘秘地道:
      
      “这事儿一般人我还不说呢,就你家楼上叶家你知道吧,听说他们家得了消息,要买一支股票,说是会大涨,但手里钱不够,正在想办法凑钱呢!”
      
      “叶家那媳妇儿来找我们俩了,说是如果我们不买股票也可以,把钱借给她,一个月以后,她连本带利还给我们,利息算银行的三倍!”
      
      “这样一来咱们又不用承担股票风险,还能赚钱,稳赚不赔的生意!”
      
      “夏丫头你有没有兴趣,要不你也拿点钱出来试一试?”
      
      李夏听到赵老爷子这话,顿时警铃大作,面色瞬间变得铁青。
      
      她没有料到这叶珊珊跟她妈的胃口这么大,光是自己掺和进去就算了,居然还打算号召小区里的这些人也加入!
      
      这可就太过分了,这小区里住着的,大部分都是跟她爷爷年纪相仿的老头老太,基本上都是缫丝厂的老职工,年轻一点的都想办法换房子搬出去了。
      
      而这些老头老太,辛辛苦苦一辈子,手里如今就攥着那么点养老钱跟棺材本了,真要是投到恒泰长安股里面去,绝对会血本无归,到时候这事儿只怕就收不了场了!
      
      李夏不愿意看到那样的场景,光是想想就知道,如果真出了事儿,这些一辈子勤俭节约的老人家,一定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她的脸色变得格外严肃,盯着赵冯两个老爷子道:
      
      “别买,这只股票你们不能买,钱也不能借!”
      
      “财帛动人心,真有这样的好事儿,您二位觉得还轮得到你们吗?真当外面那些人都瞎,把证监会当傻子呢?”
      
      “不是我危言耸听,这事儿绝对不正常,二老手里存点钱不容易,可别入了这个套子!到时候钱追不回来,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们!”
      
      赵老爷子跟冯老爷子顿时怔住,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想到李夏会是这个反应。
      
      “可是,那叶家媳妇儿说得信誓旦旦的,还说那消息是她女婿嘴里得来的,保证来源可靠……”
      
      赵老爷子还有些犹豫,将信将疑的。
      
      李夏直接开口问道:
      
      “何阿姨说的您就信?她那女婿还八字没一撇呢,您怎么就知道那人跟他们是一家的?”
      
      赵老爷子一愣。
      
      李夏可一点都不客气:“现在外头骗局那么多,您也是活了这么大把年纪的了,就没点防备心?”
      
      “我知道您肯定想说,您不玩股票,您只是借钱给何阿姨炒股,打算收点利息而已。”
      
      “可是这有什么区别?”
      
      “叶家这架势,只怕是打算倾家荡产奋力一搏了,您知道他们家这是准备在外头借多少钱?万一这事儿出了纰漏,钱打了水漂,那叶家等于欠了一屁股债,到时候您借出去的钱还想要回来,可能吗?”
      
      “说是不用承担风险,但是实际上呢,风险同样架在你们头上,这三倍的银行利息这么好拿的?”
      
      “就算到时候您跟叶家耗上了,可他家没钱怎么还?而且这么多年的老邻居了,又是一个厂的老职工老同志,您能豁得出去跟他们闹?”
      
      “一把年纪了,日子过得也安稳,就别折腾了,买股票这事儿,还是歇歇吧,别回头连手里头攥着的都被人给坑没了!”
      
      这一番话振聋发聩,如同一盆冷水一般浇了下来,瞬间就将赵老爷子跟冯老爷子的热情浇没了。
      
      他们都不是蠢人,只不过是被那何阿姨说出来的巨大利益给蒙了心,这会儿李夏一提醒,两人顿时醍醐灌顶,马上就清醒冷静下来。
      
      一细想这事儿万一没成会造成的后果,两人后背都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
      
      心有余悸的对视了一眼,他们俩当即就做下了决定,这趟浑水,他们是不打算去淌了。
      
      知道这两位是醒悟了,李夏顿时松了一口气,只是想到小区外头那何阿姨只怕还在卖力宣传,她又不自觉地蹙紧了眉头。
      
      这事儿不对,这么下去,只怕整个小区大半的老头老太都要被诓进去。
      
      到底是跟自家爷爷当年一个厂的老同事,李夏不可能见死不救,哪怕出于人道主义,她也要想办法提醒这些人。
      
      但李夏心里也清楚,这些人里面,肯定有不少是被金钱迷住了眼,利欲熏心下,是绝对不可能听从她一个外人的意见的。
      
      她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儿,最后这些人听不听她的,做出什么选择,那就不是她该考虑的问题了。
      
      她但求问心无愧。
      
      眼下,赵老爷子跟冯老爷子也算是友军了,有这两帮手,不用白不用。
      
      李夏请求赵老爷子跟冯老爷子兵分两路,一个去社区街道办找人来介入调查了解情况,尽可能地阻止事态恶化,一个则是当卧底进入那些老头老太的圈子里,想办法提醒那些人别上当受骗。
      
      而李夏自己,则是打车去了离小区十多公里以外的一个安置区打印店,打印了上千份的宣传单。
      
      宣传单上有李夏专门搜索出来的一些科普股票和借债风险的资料,以及最近医药股的一些动荡情况与分析,提醒这些居民们别听风就是雨,借钱跟买股票都得谨慎。
      
      之后,当天晚上趁着夜深人静,李夏就将这些宣传单偷偷地从小区各家各户的门下塞了进去。
      
      忙活了一个通宵,才将整个小区的住户都跑完,剩下的事儿李夏也无能为力了,最后这些人会落到什么样的结果,只能是自求多福,谁也帮不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