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恒泰长安股 ...

  •   李夏实在无能为力,她自己都手头拮据呢,现在手里面拢共就只有不到八千块。
      
      这里面有五千块,还是她昨天回过神来之后,重新回到那家4S店,强行从那经理手里要回来的上个月的工资。
      
      当时李夏扬言,不给钱她就要告到劳动局去。
      
      那经理怕事情闹大,没办法才通知财务那边支付了这笔钱。
      
      但也因此,那经理将李夏恨进了骨子里,直接放话说不会让李夏好过,甚至根本不肯给李夏开工作证明。
      
      李夏就是因为这事儿,怕那个经理在背后使绊子,也不敢在履历里面提这几年她在4S店工作的事儿。
      
      现在她拢共就这八千块钱,在找到新工作之前,就是她的全部家当,自然不可能借出去。
      
      她有些好奇地询问何阿姨:
      
      “您要借多少钱?”
      
      何阿姨听到李夏这话,顿时眼前一亮,以为李夏这儿帮得上忙,立刻就开口了:
      
      “十万有吗?要是不行,五万八万的也行。”
      
      对不起,打扰了!
      
      听到这话,李夏立刻将嘴巴给闭上了。
      
      十万?这何阿姨真敢说!她李夏这辈子都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笔的钱。
      
      李夏有些哭笑不得:
      
      “阿姨,您可真是高看我了,您看我这样,像是有这么多钱的主么?我身上的钱拢共加起来都没有一万呢!”
      
      李夏直言自己没钱,但何阿姨怎么会信。
      
      这李夏又没男朋友,而且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在家里呆着,什么花销都没有,总能有点积蓄吧,一万块,哄谁呢?
      
      何阿姨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
      
      “小夏,阿姨我诚心跟你借钱,你这骗三岁小孩呢?”
      
      “你不愿意借就直说,你说不借,阿姨还能逼着你拿钱出来不成?”
      
      “我这来找你,还是想着大家都是老邻居了,你这孩子又没了亲人,所以才想着帮衬你一回。”
      
      “阿姨也不瞒着你,这回我找你借钱,是真周转不过来。”
      
      “我这边有渠道得到的准确消息,就这段时间,有一只股票肯定会大涨!”
      
      “阿姨准备凑钱买下这只短线牛股,等一个月之后资金到账,立马就还你,利息算银行的三倍!”
      
      李夏一听何阿姨这话,顿时有些错愕。
      
      借钱买股票,她没听错吧?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何阿姨,该不会是被人给骗了吧?
      
      “不是,阿姨,你听谁说的啊,这人靠谱吗?您这是从哪儿来的消息啊,别不是被人坑了吧?”
      
      李夏有些紧张,担心地问道。
      
      何阿姨却是嗤笑一声,不以为意的同时又带着几分骄傲地道:
      
      “怎么可能,这消息是我未来女婿告诉我的!”
      
      “你还不知道吧,姗姗找了个男朋友,是个海龟,华尔街那边回来的金融才子,现在在一家证券公司当操盘手,年入百万呢!”
      
      “让我买恒泰长安的股票,就是她给我推荐的,她说这家公司最近在偷偷补仓,估计要有大动作,搭上这个顺风车肯定能赚一笔!”
      
      何阿姨一脸的得意,很显然她觉得自己那女儿叶珊珊找了个这样能耐的男朋友,很是给她长脸。
      
      但李夏这会儿关注的,却不是何阿姨炫耀未来女婿的嘚瑟表情。
      
      她的所有关注焦点,都是刚刚何阿姨提到的“恒泰长安”这几个字眼上。
      
      她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买啥?恒泰长安?是那家制药集团恒泰长安吗?”
      
      何阿姨一愣,没想到李夏竟然还知道这个,顿时就点了点头:
      
      “你也听说过这家公司?”
      
      李夏顿时傻眼了。
      
      恒泰长安接下来就要陷入假药丑闻,不出一个星期就要出事儿,到时候这家公司的股票肯定要跌停,买了这只股的所有股民都要被套牢了!
      
      这何阿姨还想着坐顺风车赚一笔呢,真是笑话,不亏得血本无归就不错了!
      
      李夏手里面没钱,但该给的善意提醒还是要有,她觉得这个叶珊珊的男朋友也太不靠谱了。
      
      你这是在推荐股票吗,你这根本就是在害人啊!
      
      “阿姨,股市有风险,您又不懂这个,我看您还是要慎重考虑一下。”
      
      “尤其我经常关注新闻,知道国家最近正好在严打,出台了不少相关政策,国内很多药企生产的药品都禁不住市场考验,极有可能接下来就是严打的对象。”
      
      “您再观察观察,别轻易下场啊!”
      
      李夏这真的是良心建议,肺腑之言了。
      
      但听在何阿姨的耳朵里,却跟打了她的脸一样,她立马就拉下脸来,直接冲着李夏翻白眼了:
      
      “你懂什么?!你一个三流本科大学出来的,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这几天我看你还在打印简历呢,是不是前面那工作也黄了?”
      
      “就你这样不学无术胸大无脑的学渣,能看得懂股票?你还是先找一份工作糊口要紧,可别到时候要我们这些老邻居来接济!”  
      
      说完这话,这何阿姨又不屑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李夏这下脸色也黑了。
      
      她好心好意给人建议,怕这个何阿姨在恒泰长安这只股上面吃了大亏,这人倒好,不但不领情,反而还对她一通嘲讽鄙夷!?
      
      真特么日了狗了!
      
      本来李夏还想再查点资料来证明自己说的没错,以此来打消何阿姨借钱买股票的念头。
      
      但现在人家分明一副根本瞧不起自己的模样,李夏当然也不想再费力不讨好,去做这个热脸贴冷屁股的恶人。
      
      她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就将这个事儿撇在一边不管了。
      
      第二天早上,李夏一大早出门去买菜。
      
      这两天她光顾着找工作,没吃过一顿正经饭,所以今天她也不急着去人才市场,先给自己整一顿好吃的补补再说。
      
      结果这才刚刚出门呢,正好楼上那叶珊珊就背着个小香包下来了。
      
      李夏正要打招呼,却不料那叶珊珊却是脸色一变,勾着嘴角冷笑了一声:
      
      “哟,这不是咱们掌握时事动向,慧眼如炬的李大才女么,你这么厉害,怎么没给你自己找个体面点的工作?”
      
      “天天跟个哈巴狗一样在别人后面点头哈腰,还跑到我妈跟前卖弄,你也不撒泡尿先照照自己?”
      
      李夏只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了。
      
      昨天这何阿姨肯定是一回去就将她说的话转述给她女儿听了,所以这叶珊珊一大早的就对她冷嘲热讽呢。
      
      李夏脸色顿时就变得不好看起来。
      
      李夏跟叶珊珊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上学那会儿又在一个班,关系其实还算不错的。
      
      但后来上了高中,两人关系就开始恶化了。
      
      李夏长得漂亮,学习成绩好,学校追的人不少,有一个男生正是叶珊珊喜欢的,后来那男生却当着全校同学的面当众给李夏表白。
      
      但那会儿李夏一心扑在学习上,根本没打算谈恋爱,就直接拒绝了。
      
      就因为这事儿,叶珊珊看李夏不顺眼,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总是阴阳怪气,两人关系就此破裂,此后可以说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再后来,上了高三,李夏家发生骤变,李爸李妈出了意外,李夏受到严重打击,一蹶不振,大半年都没能缓过神来,成绩更是一落千丈。
      
      原本一直被她压在底下作为对照组的叶珊珊,反而后来居上,高考更是考上了海市的重点大学,反而是李夏只考了个本地不入流的二本学院。
      
      于是叶珊珊自觉彻底扬眉吐气,逢人就说自己是学霸,鄙视李夏光长头发不长脑子,并且从此看李夏如同手下败将,每次碰面都跟个斗赢了的公鸡一样仰着脖子。
      
      那时候李夏沉浸在父母双亡的悲痛中,根本无心跟叶珊珊计较。
      
      到大学毕业,两人都在本地找到了工作,但叶珊珊成了白领,而李夏却是个没什么前途的销售员,叶珊珊每次看到她,都会冲着她翻白眼,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李夏用脚趾头都猜得到叶珊珊在想什么,毕竟在人家眼里,两人层次不一样了,一个是白领上层,一个是底层销售,只怕叶珊珊觉得跟她搭话还跌份了。
      
      李夏倒是无所谓叶珊珊对她的态度,毕竟两人虽然同处一个单元楼,但上下班时间错开了,一个月根本连面都碰不上一回,更别提说话了。
      
      但这会儿李夏不这么想了,一大早的就被人劈头盖脸找晦气,换谁心情都不会好。
      
      她冷笑了一声,想到接下来就会出事儿的恒泰长安股,再看看一脸张扬跋扈的叶珊珊,冷声道:
      
      “我是不如你厉害,找了个能未卜先知的男朋友,不过但愿你能一直这么自信,到时候人财两失也还能笑得出来!”
      
      叶珊珊顿时恼了,她嘲讽李夏那会儿可是一点都不客气,但这会儿被李夏随便讽刺一句,她就先受不了了。
      
      她的眼神愤怒又怨毒,阴鸷地道:
      
      “那你只管放心,我们家就要一夜暴富了,你就等着看我嫁入豪门,从此过上富贵荣华的好日子吧,而你,就像阴沟里的臭老鼠,一辈子都得窝在这筒子楼里,守着你那父母爷爷的牌位过日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