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1、第 61 章 ...

  •   隔天正式搬家入住,林荷的兽治点就算是正式开业了,这算是村里的大喜事,很多人都来凑热闹,其实也没搞什么仪式,就是大队里面出钱买了一串鞭炮放了就算完事儿了。
      
      但大家伙脸上都带着笑容,上林荷这个兽治点来看病的人很多,让林荷哭笑不得的是,大概是她之前给牛棚那位陈教授还有村里有个大婶的孙子治过病的缘故,她这个兽医治疗点不光有村民请她给牲畜治病,还有不少找她给人看病的,什么感冒咳嗽发烧腹泻甚至妇科疾病都找她来治,哪怕林荷解释了一遍又一遍这些人也说不通,总之就是要让林荷帮忙开药。
      
      这也导致林荷这个兽治点刚开工就忙得跟个陀螺似的,哪怕她把阎金霞带在身边帮忙做一些记录和捡药的工作,也根本忙不过来。
      
      柳大队长一看这情况,顿时也动了心思。
      
      之前他不乐意让林荷这个知青住到自己家,是因为自家还有好几个未婚的小子,怕那些小子心性不定对这城里来的知青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
      
      可现在林荷住在了这个兽治点,而且听说还跟阎副队长家的川子在谈对象,他原本的那些担心也就不存在了,所以这会儿柳队长也想让林知青也带带自家闺女了。
      
      林荷原本以为这个兽治点会很清闲,但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这要是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的,三两天的还行,长期这么搞她绝对吃不消。
      
      所以柳大队长乍一提出想让自家闺女也来兽治点帮忙,简直是正中林荷下怀,林荷哪里还会推辞,忙不迭地就同意了。
      
      反正已经收了阎金霞这个徒弟,也不怕再多一个,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只要来了之后守规矩听话,林荷一点都不吝啬再多教一个徒弟。
      
      只不过,柳大队长打算得挺好,哪里知道等他回去之后将他的想法跟家里闺女柳桂香说了之后,却遭到了柳桂香的强烈反对,柳桂香言辞激烈地拒绝了柳大队长的提议。
      
      “天天混在猪驴牛羊这些畜生堆里,不是检查粪便就是搞什么骟劁手术,浑身脏臭得很,哪里是个女孩子能干的工作,这玩意儿我才不要学!现在不是有工农兵大学可以上了吗,我要去上大学,以后毕业了就能直接分配城里的工作,体面还高工资,不比在这穷乡僻壤的靠山大队当个赤脚兽医强?”
      
      柳大队长闻言简直没气得肝疼。
      
      “这靠山大队谁都有资格说想上大学,就你不行,十七八岁的人了,连个加减乘除都算不清楚,就你这草包脑子还想去上大学,我看你怕是做白日梦还没睡醒呢!”
      
      别人也就算了,他自己的闺女他还不清楚?从小到大就只知道打扮臭美,心思从来没放在学习上,次次考试倒数,现在居然大言不惭说要去上工农兵大学,也不看看就她那个愚笨的脑子能不能通过考试拿到那个推荐名额!
      
      柳桂香可一点都不觉得丢脸和不好意思,甚至还大言不惭道:
      
      “怎么就不行?我可听人说了,就咱们公社这个上大学的举荐名额得靠考试才能拿得到,别的公社都是由大队里的干部举荐投票,爸你只要跟老支书提议学其他公社搞举荐制,到时候再稍微想点办法,让大队里面的干部都推举我,这工农兵大学的名额不就能落到我头上了?”
      
      柳桂香这话说得一脸理所当然,柳大队长听了却是脸色铁青,眼神都彻底阴沉下来。
      
      “你这话是听说说的?!”
      
      柳桂香想也不想地回道:“当然是何——”
      
      她话说到一半,一抬头就发现她爸正一脸阴沉恼怒地瞪着她,眼中的寒光让柳桂香心下顿时咯噔了一下,吓得她将即将说出口的名字都给咽了回去。
      
      她眼睛一转,意识到她爸眼神不善,也不敢把那人的名字说出来了,干巴巴地改口道:
      
      “我就是前几天去镇上,碰到了其他公社的同学,听我那同学说的,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柳大队长一听就知道自家闺女肯定是听信了谁的谗言,对上大学这事儿动了心思,但他这闺女没脑子,光想到了上大学之后的好处,也不看看她配不配得到这个名额。
      
      居然还想要他借用大队长的身份给她开后门去收买大队干部,她可真敢想!
      
      “我自己的闺女我清楚,你脑子愚笨想不到这么复杂长远的计划,我不管你是听谁给你出的主意,这个人你以后给老子离远点,别再跟他来往了!”
      
      “这人背后怂恿你,摆明了是想利用你,这人不安好心分明就是别有所图,你信不信你爹我真要是照你说的做了,赶明儿只要将你拿到上工农兵大学的推举名额,关于你爹我徇私舞弊以权谋私的举报信立马就会出现在革委会的办公室,你是想让你爹我名声尽毁,这屁股底下大队长的位子都拱手让人不算,还要让我一大把年纪进监牢吗?”
      
      柳桂香一听这话顿时吓了一跳,惊疑不定地看向柳大队长:“有这么严重吗?”
      
      柳大队长冷笑道:“你说呢?你以为你爹我这个位置没人盯着,可以让你仗着大队长女儿的身份为所欲为?就算不进监牢,你爷奶爹娘还有你的兄弟都得在这个村子里生活吧,你想让你的这些亲人受人唾骂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柳大队长是真为自家这闺女头疼,他自认自己跟家里婆娘都不是什么笨人,可怎么就生了个这么蠢笨愚钝的闺女,谁在她耳边说点什么她都信呢?
      
      本来柳大队长厚着脸皮向林荷讨要了一个学徒名额,自认为算是给自家闺女提前铺好了一条路,只要柳桂香好好把握机会,以后哪怕只学到对方十分之一的本事,也能吃喝不愁了。
      
      可现在,他心里面不由得对自己做的这个决定产生了怀疑,他给柳桂香计划得再好,闺女不上道也没用,强按牛头硬喝水肯定不行,就柳桂香的这个脑子,他很怀疑就算去了他闺女也根本什么技能都学不会,说不定反而要帮倒忙给林知青拖后腿。
      
      柳大队长并不想逼自己的女儿,苦口婆心劝说无果,见柳桂香心意已决就是不肯去兽治点当学徒,柳大队长无法,只能考虑将这个名额给别人。
      
      林荷可不管柳大队长的纠结,她搬家的那天正好是胡支书安排的红星公社工农兵大学名额竞选考试,考场就安排在红星公社的晒谷场,借了公社小学的桌椅,一共在晒谷场摆了两百多套,前后桌隔得老远不说,还在公社各抽调了好几个干部上来当监考老师,完全杜绝了舞弊的可能性。
      
      一共就考了两场,到中午就结束了,试卷据说是胡支书请县里面的高中老师出的题,考完试卷收上去之后,胡支书就抱着两摞试卷急匆匆地去县里请人阅卷去了,结果如何谁也不清楚,但靠山大队这边的知青院里面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气氛很是古怪。
      
      叶芝芝心里面也没底,但她感觉自己发挥得还行,不过在知青点听着女知青们对答案她的情绪就跟着起伏不定的,索性也懒得再知青点呆了,干脆跑到兽治点来给林荷帮忙。
      
      林荷没问叶芝芝考得如何,实在是完全没时间关注这些有的没的,一整天的诊断下来,阎金霞的案例本上记录得密密麻麻,林荷则是累得连腰都快要直不起来了。
      
      就这,还有不少是情况特殊无法将牲畜赶过来,需要她亲自上门去诊治处理的,光是阎金霞等级在册的,就有十好几家,直看得林荷眼晕犯愁。
      
      胡支书也对林荷这边的兽治点第一天开张的情况很是关注,在去县里送完试卷之后就又着急忙慌地赶回了靠山大队了解情况,在看到林荷这边一天的诊治成果后,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林荷宽慰道:
      
      “这是大家都知道消息,整个红星公社三个生产大队的人都扎堆凑过来了,估计过完这几天等解决完这一波,应该就能松快不少。”
      
      林荷对胡支书的这番话半个字都不信:
      
      “是么?不是还有个春来公社要插队吗?而且我可还记得您之前说的,云陵乡这边现在根本没有劁猪匠了,整个乡里光是公家养的猪就不少,还有社员家自己养的生猪,这些要是都等着我去骟割的话,恐怕三两个月根本忙不完吧?等忙完这一茬,晚季稻又差不多到收成的时候了,到那时候牲畜们又要开始干活,累过头了就免不了生病,我这儿怕是就没个能歇息的时候了。”
      
      说到这,林荷也有些忍不住想哀嚎了,这么大的工作量,她是有多想不开,怎么就能为了个农技站的编制,把自己坑成这样?
      
      胡支书也没想起这一茬,现在听林荷这么一说,光听着他都觉得头大,嘴角都不自觉地抽了抽。
      
      但鼓励还是要鼓励的,总不能第一天上任就这么消极怠工,放眼这云陵乡,比林荷还能耐的兽医还真没有,不说别的,就那骟猪的工作,还就只有林荷才能处理得那么干脆利索。
      
      “有活干还不好?你这做得越多,回头到年底公社按工分分配粮食和肉的时候就能给你多分点,而且比起在外头起早贪黑干活的,你这可不知道舒坦多少倍呢,现在双抢结束,赶明儿整个云陵乡就进入了割胶季,所有社员还有下乡知青都得进山割胶,半夜就得上山,可不比双抢轻松。”
      
      胡支书也没说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将残酷的现实摆在了林荷的面前。
      
      一听到割胶,林荷顿时噎住。
      
      确实,比起普通社员们干的活,她这个靠医术坐办公室的可舒坦多了,不但不用跑去外头盯着太阳曝晒,拿着壮劳力才能拿到的高工分,若是给社员家养的猪骟割,还能额外获得一些嚼头,绝对是让整个公社众多社员们眼红心羡的好岗位了。
      
      不过那些人就算再羡慕,也知道林荷的这个工作不是谁都能干的,没那个金刚钻就揽不了那瓷器活,所以倒是也没谁蠢到盯上林荷这个兽治点,想要将林荷取而代之,哪怕是对林荷恨得咬牙切齿的吴凤菊,也有这点自知之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