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2、第 62 章 ...

  •   既然搬家了,也不能悄无声息的,林荷既然想要融入靠山大队这个大集体,就得入乡随俗,趁着要正式进山割胶之前,林荷跟柳大队长说好要在新房子这边简单做个搬家宴,请大队里的干部还有当时给她修缮房子的那些壮劳力上家里来吃席,胡支书那边也捎了信通知了。
      
      为了这顿宴席,林荷很是舍得下血本,把之前熏制的腊肉都拿出来了好几公斤,又拿她之前从清江市带下来的碎布头在村里好些农户家里换了不少笋干菜干和鸡蛋,加上她在村尾磨坊买来的豆腐和豆干,以及阎婶子从自家自留地里摘来的豇豆茄子黄瓜空心菜等,准备了一厨房的食材,足够张罗出五六桌完整席面了。
      
      在得知林荷家的铁锅是新买回来的还没用过后,阎婶子头一天晚上就要来帮林荷开锅,只见阎婶子切了一块肥腊肉,炉灶底下小火烧着,肥肉在锅内旋转涂抹整个锅的内部,持续了三五分钟后,整块肥肉就变黑变焦了,接连这么几次之后,整个锅就锃亮反光,放在炉灶上晾凉静置一晚上,第二天将锅洗刷干净之后就能用了。
      
      “这个锅底很厚实,质量不错,只要不干烧把锅底给烧穿的话,这样的大铁锅能用几十年都不坏。”阎婶子对这个新锅很是满意。
      
      这锅是阎金川托人买来的,这事儿林荷也没藏着掖着,大大方方地就跟阎婶子说了。
      
      阎婶子果然也没生气,反而还觉得儿子开窍了,连连笑着点头道:“要的要的,你是川子的对象,他就应该多替你考虑,这种事儿就应该交给他来办,屁事儿都靠不上的那你还找他干啥?”
      
      林荷听得直乐呵,她是真的很喜欢阎婶子的性子,个性直爽也没那么多算计和花花肠子,难得的是拎得清,对后辈不挑剔也不刻薄,跟这样的人相处没什么负担,林荷觉得她愿意跟阎金川交往,光是阎婶子这一项就给加了不少分,毕竟她婚后的日子要想过得好,有一个容易亲近好相处的婆婆可太重要了。
      
      虽然是晚上的宴席,但怕准备太仓促,第二天一大清早阎婶子和阎金霞就来帮忙了,林荷并不太擅长云陵乡这边的菜系,怕自己做的菜不符合这边的口味,索性将掌厨的活计让给了阎婶子,她主动退位让贤,跟阎金霞两个专心打下手,摘菜洗菜准备各种配料。
      
      这边忙活得正不可开交的时候,她这边的院门忽然就被敲响了。
      
      这时候才不过早上六点多,兽治点那边要早上八点半才正式上班,这会儿按理来说应该是没人来才对,但门外确实是有人在敲,林荷心下纳闷,还是出去打开了院门。
      
      见林荷去开门,在院子里趴着的两只小狼崽子也不动声色地跟在了林荷的身后,绿眼睛警惕地盯着院门外。
      
      门外站着两个陌生男人,其中一个脸上都是粉刺痘印,另外一个则眼角一道刀疤,看起来都不像什么好人的样子,林荷顿时心生警惕,把院门打开后刻意将声调提高了几分:
      
      “你们找谁?”
      
      何癞子和鬼老二一看到林荷就不自觉地想到了这个女知青面无表情骟猪的场景,下意识地就夹紧了菊花,表情都有些生硬:
      
      “林知青,我们是来给你送鱼的,这些都是我们昨晚上在河里抓的——”
      
      两人话还未说完,就被从里屋走出来的阎金霞给打断了,阎金霞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瞪着门外的两人:
      
      “何癞子鬼老二你们这么大清早的鬼鬼祟祟跑这儿来干啥?你们可别上这儿来使坏,林知青现在可是咱们大队的能人,整个公社就指望着她一个人看诊,我可警告你们别打林知青的主意,不然别说是柳大队长,就是胡支书都饶不了你们!”
      
      何癞子和鬼老二简直憋屈死了。
      
      他们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打这位大佬的主意啊,不说那位活阎王老早就警告过他们了,让他们别不长眼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就算没那位吩咐,光是看这位一言不合就动刀子,那精准狠辣的刀工可不是盖的,他们除非不想活了,否则哪里敢上这位跟前使坏?
      
      “不是,小霞妹子,你这可真误会了,我们这回真不是来使坏的,这不是林知青乔迁了吗,我们哥俩听说她今天要做几桌席面,我们就抓了几条活鱼给送过来了,正好给林知青添个菜。”
      
      说着,这俩人就老老实实地将手里拎着的竹篓子递了过来。
      
      竹篓子里面还真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条鱼,嘴巴一张一合还时不时地弹跳两下,确确实实是刚刚从水里面捞出来的新鲜活鱼。
      
      阎金霞很有些怀疑:“你们会这么好心?”
      
      不怪她不信,而是这何癞子鬼老二就是这靠山大队最有名的二流子,平日里不事生产吊儿郎当,干的尽是些偷鸡摸狗投机倒把的事儿,以这两人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做出给人送鱼贺喜这样的举动,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阎金霞很怀疑这两人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说不定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何癞子鬼老二是真想喊冤了,天地良心这回他们还真没有,不过送鱼这事儿确实不是他们自愿的,某个阎王大老远的隔空指挥,敢不听安排就得去蹲号子吃牢饭,他们能不老实吗?
      
      这两人被拿捏住了把柄,只能夹着尾巴乖乖给人跑腿,但这会儿被阎金霞不信任的看着,他们自知这个行为跟他们平日的作风很不搭噶,要解释的话三言两语根本说不清,他们也是要面子的,不想让这两个人知道他们是受人胁迫来当苦力的,索性把那竹篓子直接一扔,一把扔到了林荷的脚边,然后转身一溜烟就跑了。
      
      “哎——”
      
      林荷有些懵,没搞懂这是闹的哪一出,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两人三两下就蹿进林子里不见了。
      
      “这咋回事啊?”林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阎金霞嗤笑一声:“林知青你以后可别理那两个,他们是村里有名的二流子,臭味相投狼狈为奸算是懒到一块儿去了,成天不务正业尽干些讨人嫌的事儿,还喜欢调|戏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和媳妇子,闹得鸡飞狗跳的,村里没人喜欢他们。”
      
      林荷一听这话顿时微微皱眉。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具身体的原主,当初嫁的就是个二流子,还是被吴凤菊和何泽宇算计的,但书里面没提到那个二流子的名字,所以林荷也不知道原主嫁的到底是谁。
      
      希望不是刚刚那两个人。
      
      “这鱼怎么办?”林荷拎着那个竹篓子,有些为难地问道。
      
      阎金霞可一点都不客气:“既然送过来了,不要白不要,那两二流子这些年可没少偷摸村里的鸡狗,这些鱼不过是收他们一点利钱而已!”
      
      林荷听言也没反驳,把鱼背篓拎进厨房,阎婶子听到了动静,看到林荷拿进来的鱼,顿时就笑开来,跟阎金霞一个反应:
      
      “既然送来就收下,反正这鱼是从小河里捞上来的,属于咱们大队的集体财产,我们做成席面给村里的壮劳力吃正好。”
      
      “这鱼看着就新鲜,先养在水缸里,等到晚上快开席之前再现杀下锅,那样做出来的鱼最鲜甜美味。”
      
      猪吃叫鱼吃跳,就是要现杀现吃,阎婶子的这个安排没毛病,林荷来到这个时空也有一段时间了,确确实实还是头一回见到活鱼,她有些馋那奶白的鱼汤了,顿时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看到林荷难得露出这孩子一般嘴馋的模样,阎婶子不自觉地就笑出声来。
      
      林荷顿觉不好意思,上辈子活了三十多岁,她什么东西没吃过,现在居然因为一碗鱼汤就这么没出息,实在是太丢脸了。
      
      她赶紧转过身去,把鱼篓里面的鱼尽数倒在了水缸里。
      
      一共有六条鱼,每条都在三四斤的样子,膘肥体壮个头可不小。
      
      “哟,都是青鱼跟草鱼呀,这鱼不错,看样子这何癞子和鬼老二这回还真用了心了,不是随便送几条杂鱼来糊弄人,有这几条鱼,晚上的大菜可就齐全了,村里那些壮劳力今儿个算是有口福了。”阎婶子目光盯着水缸里的这几条鱼,已经在琢磨着晚上的鱼该怎么烧了。
      
      双抢结束后,社员们都在家里歇着,休整几天缓一缓再上山,阎副队长自然也不用去上工了,就把阎婶子那边放牛的活计接了手,阎婶子腾出空来,刚好可以来给林荷掌厨。
      
      林荷把宴席的事儿全权交给了阎婶子处理,打下手这事儿也只忙活到了八点多,等到兽治点那边快要开门了,她就去上班去了。
      
      不过,原本已经安分了有一段时间的吴凤菊,在这回考完了工农兵大学的推荐竞选考试后,也不知道是知道自己考得不好,肯定没希望被选上还是怎么回事,居然又开始闹幺蛾子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