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中庸之道 ...

  •   “原来是这个咎字。”身旁的男孩终于开口。
      安无咎转过脸,在他过分冷淡的脸上捕捉到一丝好奇心得到满足的小表情。他的名字也悬浮着,叫吴悠。

      “啊,我也好奇这个来着。”右边的美女也开口,面前漂浮着[钟益柔]三个字。她手掌撑着下巴,指甲在脸颊轻轻敲打,“这名字一点也不像会来参赛的贫民。”

      她涂着浆果色的口红,眼睛很大很漂亮,“你的脖子……”钟益柔伸出手指指了指安无咎的侧颈,又凑近了些,“这花是纹上去的吗?”

      “花?”安无咎低头。钟益柔见他看不着,摊开自己的左手手掌搁在安无咎的面前,掌心嵌着一枚小小的圆形镜子,“喏,这个白色的,还挺好看。”

      从反射的镜面里,安无咎才发现自己脖子上一大片花簇,雪白细边勾勒出盛放的形态,花瓣繁复,层层叠叠,从左侧锁骨斜向上,一直蜿蜒到右侧耳后。
      但他的记忆里似乎没有过这些花。

      “我也不记得了。”安无咎将手指放在上面,把皮肤都搓红了,也没能弄掉。
      难道真的是纹身。

      “芍药。”一旁的吴悠插了句嘴,但很快又小声补了句,“好像是。”

      钟益柔很是惊讶,“芍药?你居然见过芍药花?现在这种观赏花卉已经快灭绝了吧。”
      在这个土地和水资源污染泛滥的世界,别说观赏植被,连可供粮食作物生长的土壤都不多了。

      吴悠抿了抿嘴唇,“ 我妈……”他仿佛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似的,停下来,又敷衍地解释道,“我家有收藏……”

      钟益柔听了只觉得更加奇怪,“你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啊?”

      “假的。”吴悠压了压自己的帽檐,两手交叠趴在桌子上,“人工的。”

      “这样啊。”钟益柔脸上的怀疑并没有完全消失,她收起自己的小镜子,又观察了一下安无咎脖子上的皮肤,自言自语道:“看起来不太像纹身……好像也不是人工皮。”

      安无咎没再多想自己身上奇怪的芍药花纹,毕竟现在已经失忆,多想也是无用。

      他微微低头,瞥见钟益柔旗袍开叉处露出她腿上的绑带。她左边小腿的皮肤和其他地方的不太一样,应该是一整块的人造移植皮肤,鲨鱼软骨多聚糖生成的材质,光滑得诡异。

      除此之外,她身后斜背了一个卷筒形状的包,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都有薄薄的茧,指侧有细微刀伤,是很锋利的刀才能造成的细长形状,指甲很短涂了红色指甲油,小拇指尾还蹭了一点黑色的东西。
      机油?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安无咎停止了观察。
      “本次热身游戏叫做中庸之道,规则很简单。”

      桌面上投射出全息投影,是八个数字不停轮转的显示屏。
      “在1到100这100个自然数之中,你们每个人需要在其中任取一个,用手指写在面前的手写屏上。”

      八个显示器上的轮转停止,随机地出现了八个数字,紧接着,八个显示器上方出现一个新的数字,“将这八个数字进行求和再除以8,得到一个均值。”

      “各位写下的数字距离真正平均数的1/2最接近的一位作为热身游戏的赢家,享有正式游戏的优势和决定赛制的权利。”

      “给大家五分钟思考时间,五分钟后写下答案。”
      “那么,计时开始。”

      圆桌上出现倒计时的数字,瞬间变成4分59秒,并不断减少中。才消停不久的噪音再次出现,安无咎的额头浸出冷汗,手又开始抖起来。他把手拿到桌子下,试图握紧,只听见对面一个壮汉开口,“居然给老子弄个数学题。”

      安无咎盯着刚刚说话的壮汉,名字显示是刘成伟,看起来年纪不小了,起码三十岁,但穿着打扮都像是混社会的,手臂上有许多细小的针孔,两只拳头都套着金属外骨骼,不过材质一般。

      “他妈的,老子最讨厌的就是算数。”刘成伟脸上有道陈年旧疤,从眉骨中间斜下来一直到颧骨,整只眼睛都受了伤,眼眶骨里的眼球有些萎缩,是灰色的。

      吴悠手里还在玩着魔方,低着头,眼皮也没抬,“你连算数都没学过吗?”

      这话不好听,刘成伟也一下子就被他激怒,“你这小子会不会说话?”他打量一眼吴悠身上不合身的旧衣服,“你以为你这样的,看上去像是上过学的人吗?”

      这个世界完全是资本运作的。
      占据了全世界近乎90%财富的资本家享受和浪费着过剩的资源,包括教育。阶级固化的要义就是掌握下层阶级的认知能力,所以义务的全民教育体系早已消解。基础数学教育标价不菲,一套体系完整的基础学科教育已经让许多贫民望而却步,更别提物理学、天文学或是人工智能学科。

      想要认识世界的本质?
      有钱就行。

      吴悠翻了个白眼,“至少我不是文盲。”

      “那个,不好意思打断各位了……”一个看起来呆呆的、戴了副眼镜长着雀斑的男生忍不住出声劝和,“只是猜数字,也不是很难的题嘛,大家还是不要争吵了吧。”
      他面前悬浮的名字是[上野大成],是个日本人。看口型好像说的是日语,但安无咎听到的是中文。

      上野的话并没能让刘成伟解气,对方反而把气撒到他身上,“你一个连植入式眼镜都买不起的穷鬼插什么嘴!”

      “我……不好意思。”上野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十分尴尬地推了推鼻梁上用了数年的旧眼镜。

      “他说的也没有错啊,难是不难的。刚刚圣音说了,最后和所有人数字总和的平均数1/2做比较嘛。”钟益柔笑得娇俏,挨个挨个指桌上的人,“你选10,你选20,这样依次选下去……”她转头看向安无咎,纤长的手指隔空点了点他,“最后到你,假如你选80,八个人,最后平均数是45,取二分之一,那就是选22、23的人最靠近。”

      说完,钟益柔笑了笑,“算倒是不难算,可谁能猜到彼此会选哪个数字呢?”

      “没错。”那个一直针对安无咎的中年男人杨明开了口,“这次的热身游戏也是奇怪,全凭运气来的。”

      安无咎盯着他的脸,这人说话的时候可以掩饰自己的语气,但脸上的细微表情藏得还不够好。

      “杨先生做什么工作的?”钟益柔笑盈盈地将话题转向了不相干的方向,却和安无咎心中所想不谋而合,“感觉你打着领带穿着衬衣,和我们这些人一比,正经很多呢。”

      她的语气里带着挑逗和戏谑,听起来的确不怎么正经。

      这是一个绝佳的观察点。安无咎沉默地注视着视线内的每个人,吴悠没有太大反应,依旧玩着魔方,刘成伟一副看戏的样子,对美女的暗示饶有兴致,老人手握着笔,好像没有太在意这句话,只是自顾自思考着,长着雀斑的眼镜男表情怯生生地瞟着钟益柔。

      安无咎观察的眼神落到自己正对面的机械观音脸上,却发现对方顶着那张观音像正对着他,一动不动,似乎也在盯着自己。

      美女开口奉承,坐在对面的杨明尽管谨慎,却也下意识理了理自己的领带结,“也不是什么要紧的工作,就是普通上班族。”

      “上班族好啊。”钟益柔笑得明媚,“我们这个社会想当个上班族,不知道得有多高学历呢,竞争这么大。”她像是觉得热,故意解开自己旗袍最上方一枚盘扣,“我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像是白领,那种……金融行业的。”

      安无咎盯着杨明,他的戒备显然放低了一些,一直绷着的嘴角也微微扬起,干瘦的脸颊似乎都因这几句阿谀之言变得饱满润泽,“还好,还好,没有这么夸张。”

      他没有否认钟益柔的猜测。
      意识到这一点的安无咎在思索中歪了下头,回过神却发现坐在正对面那个戴着面罩的家伙正盯着自己。

      身边的吴悠玩魔方的手没停下,只很小声嘟囔一句,“混得好的谁来圣坛啊……”

      吴悠的左边坐在一位一直不说话的老人,白金色的头发如同枯槁,看起来至少六十岁,但体格还称得上健壮。直到他开口,安无咎才注意到他。
      “五分钟只剩下三分半了,你们不多聊聊游戏吗?”他长着一副西方面孔,嘴型似乎是法语,但和上野一样,他们能直接听到中文。

      他面前投影着名字,是[老于]两个字,没有外文名。

      “聊什么?”杨明的领带歪着,瞥了老于一眼,“难不成你想让我们把要填的数字都报出来,你算好了再写?”

      “算的过来吗?”刘成伟大笑。

      杨明的表情显得很轻松,放在桌上的两手交握,“其实这也不过是一个热身游戏,只要赢的人不是安无咎,是谁都无所谓。只要他拿到了游戏的优势,我们就危险了。”

      安无咎沉默不语。

      “我赞成。”刘成伟掰了掰自己的拳头,提议道,“要不咱们把这小子绑起来,不让他答题,这样保证他拿不到优势。”

      脑子里的噪音变得异常严重。

      老于有些迟疑,“这……不算犯规吗?”

      钟益柔挑了挑眉,“犯规的人要么直接死了,就像刚刚那个家伙一样,要么被push进惩罚堆栈①里,你们可小心点,没有几个人能精神正常地从那个鬼地方里出来。不过……”

      她耸了耸肩,“要是真的能直接消除一个危险分子,我也没意见。”

      这些竞争者在肆无忌惮地商讨着有关自己的“处理方式”,可安无咎却顾不上听,他的脑子里出现如同倒计时的滴滴声。

      最后一声停止,片刻的寂静过后,一阵尖锐刺耳的噪声让他不由得低下头,下一秒,他听到一个不真切的电子模拟女声,内容不完整,只有断断续续的几句话。

      [还来得及……]

      [相信我,你会找到所有的记忆。]

      [……一定要活下来,活着来见我吧。]

      [你需要同伴,永远不要一个人。]

      声音戛然而止,如同终止的心电监护仪,只剩下长眠的单音。

      这是妈妈最后留下的声音吗?
      记忆芯片在哪里?

      安无咎用手扶住头,大口喘息,可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他受重伤的那只手,手背上浮现出一个数字印记,像是编号——99。

      他的失忆果然是人为的。

      吴悠看出他的不对劲,“你怎么了?”

      “别管他。”杨明冷嘲热讽,“他又开始演戏了。”
      他笑了笑,挽起衬衫袖口,“游戏快开始了,反正是碰运气,大家就别纠结了。”

      是吗?安无咎抬起头。
      这场游戏根本不关乎运气。
      而是情报。

      不仅他知道这一点,他相信杨明也知道。

      光是听规则,这个猜数游戏看起来好像是看谁能碰巧压中平均数的范围,但本质上是一场关于情报与预判的战争。
      如果他记忆系统的其他部分没有出现太大偏误,这个游戏是脱胎于经济学中的“选美博弈”模型②。

      选平均数的过程就像是赌一场选美比赛中的获胜者,最重要的不是她是否真的是自己心中最美的,而是大多数人心里最美的那个,赌的是不是游戏本身,而是其他参赛者的心理。

      杨明在钟益柔的献媚攻势下没有否认自己就职金融行业的身份,并且一直夸大运气的成分,他知道这个理论的几率至少八成。

      安无咎脸上没太多表情,盯着自己面前空白的手写屏。

      “最后三十秒,倒计时开始。”

      “30——”

      他很清楚自己此刻的处境,如果杨明之前说的是真的,根据他对之前游戏的描述,似乎都不是单打独斗的类型。如果是这样,就算自己能在热身赛获胜,取得一定的优势,在正式游戏里也会成为众矢之的。以这样的重伤,可能撑不了多久。

      “29——”

      在赛制不明的基础上,他无法保证自己作为一个公共靶子一定能活下来。
      锋芒毕露没有任何好处。

      “28——”

      消除他人的恐惧很难。
      最好的办法是转移恐惧。

  • 作者有话要说:  ①栈是一种数据结构,一种在同一端插入和删除数据的线性结构。先push进去的数据后pop出去。
    ②选美比赛博弈,又叫“美数猜”,经济学家凯恩斯在《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中提出来的,“专业投资大约可以比做报纸举办的比赛,报纸上发表一百张照片,要参赛者选出其中最美的六个,谁的选择结果与全体参加竞赛者的平均偏好相似,谁就可能获奖,在这种情形下,每一个参加竞赛者都不选他自己认为最美的六个,而选别人认为最美的六个。运用智力,推测一般人心目中认为的最美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