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启动覆载 ...

  •   一束红色激光移动到身旁那人的额头上。砰的一声,半粘稠的血浆混合物喷溅到他手腕上。

      这是他醒来后眼前的第一幕场景,坏得像个噩梦。

      头脑空白,他坐在椅子上,盯着那个被爆了头倒在地上的男人。这人的眼睛和自己一样,直愣愣地睁着。

      “这是试图强行离开[圣坛]的下场。”

      伴随着脑内类似失调信号的噪音,他听见一个称得上十分圣洁的声音,如同教堂里的唱诗声。

      他发现自己的反应力慢得不正常,连将视线转移到手腕都需要花费不少精力。
      手腕受伤严重,皮肉外翻,里面的机械骨骼和液压关节裸露在外,三十秒前被击毙者的血浆沿着他手腕弧度流淌,速度缓慢,朝着泛着金属光泽的银色骨头缝隙去。
      手抖个不停,克制不了。

      他抬手在衣摆上蹭了蹭,试图擦掉他人的血,丝毫没感受到伤口蹭在衣服上的痛感。身上这件黑T恤似乎已经沾了很多的血,只是看不清。

      环视四周,身边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面对死在他们面前的人,每个人的表情不尽相同,有人的脸上能看到显然而见的恐惧,而有的人却只剩下麻木。

      在他投去目光时,其中几人的视线躲避开来,像是很怕与他对视似的。

      想把这些面孔看得更清晰些,可视野像是浸泡在水中,眼眶酸涩,下一秒竟毫无征兆地滑下泪来,他迷茫地抬手擦干。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恭喜各位幸存者进入本轮游戏,先结算一下上局游戏的结果吧。”
      “或者,你们也可以认识认识新一轮的朋友们。”

      话音刚落,他从脑内的白噪声中听到很细微的“滴——”声,下一秒,左边视野出现一个虚拟全息投影面板,上面显示的似乎是关于自己的信息:

      [变量名:安无咎
      属性:男,二十周岁
      游戏轮次:5
      ……
      胜率:100/100
      危险等级:SSS]

      安无咎。
      看到这三个字,海量信息如同过载的数据在一瞬间灌入脑中:这个世界的面貌与畸形的运作方式、从出生到成年的全部记忆、街道上每一张擦肩而过的面孔、秩序混乱的红灯区、人造的蔚蓝天空和下不尽的酸雨。

      庞大的信息令安无咎喘不上气,视角右方出现新的投影面板,上面显示他获得了一万枚圣币。

      所有的初印象开始拼凑出事情的一些轮廓——他好像进入了一个游戏当中,这里的获胜者可以结算获得所谓圣币,输了游戏……
      想到刚刚倒地的男人,他只是不遵守规则而已,输了的结果恐怕也是一样。

      五感真实,他能清楚感应到受伤带来的痛感。这是什么新的虚拟现实游戏吗?

      很快,安无咎意识到自己的失忆似乎不那么常规,更像是被人为剪辑过,只有部分的残缺。

      他记得自己所处的时代,这个行政组织瓦解、国家边界模糊、几乎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商品的世界。他甚至回忆起那些站在顶端的一小撮人,那些庞大到可以将国家机器踩在脚下的商业巨擘。

      那关于他自己呢?

      记忆中所有的画面都是如此温馨,是真实清晰的第一视角,里面都有同一个人。那位美丽温柔的女性拥抱着还是孩童的他,哄他入眠,教他识字阅读,对着他微笑。

      画面一帧帧向后,她逐渐衰老,但对他的呵护始终如一,她轻声叫他安安,是他的乳名。
      但一切终止在病床前,床上的她奄奄一息,浑身插满了透明细长的管子,呼吸罩遮掩住她努力露出的微笑。

      这是他的母亲。
      从童年到成年,与之相关的全部记忆,他真实获得的爱都重新流回这具身体。

      病床前的母亲似乎在努力对他诉说什么。
      画面开始晃动,一切变得失真。

      她蠕动着嘴唇,发出的声音完全被安无咎脑子里尖锐的噪声掩盖。

      被动地从回忆片段中抽离,安无咎痛苦不已,颈部的青筋暴出,太阳穴还在隐隐跳动。

      他猜想是不是脑子里的海马体被破坏了,或者插入了别的什么东西。安无咎想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上是否存在神经接口,一定有什么微处理器被塞了进去,可受重伤的右手连抬起都很困难,大概是骨头断了,手依旧在发抖。

      他抬起左手伸向自己耳后和后脑,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竟然长到及腰的程度,可自己浑然不知。

      实在不想这样让手抖下去,安无咎咬住右手指尖,拧着眉侧目,瞥见一个戴着面罩的家伙。

      这个人站在距离自己最远的地方,身材高大,一袭黑色风衣,看身形是个年轻男人。他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头上戴着用某种合成材料制成的机械面罩,表面像早已失传的甜白釉那样光滑洁白,泛着温润的光泽,但面罩上保留着块状拼接的痕迹。
      面罩正面是观音的模样,慈眸低垂,嘴角微抬,上眉中心一点红,横纵分割的组装拼接线和连接脑后的金属条扣,让这副观音像产生微妙的破碎感与机械感。

      似乎摸不到接口,安无咎放下了左手。

      对这里的一切,他感到无比疑惑。他记得自己和母亲相处的点点滴滴,他成长的过程,父亲早亡,他与母亲相依为命,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
      这时候的自己应当在病房里陪伴母亲,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和之前一样,正式的厮杀开始之前,我们为各位准备了热身游戏。赢得热身游戏的幸存者可以获得游戏优势或选择单人或组队等赛制的权利。”

      面前的白色虚空在那个声音出现的时候就开始闪动,如屏幕故障时闪现色条。他们的面前出现一张圆桌,八张环绕的高脚椅。

      “请入座。”

      其他人都依照指示入座,安无咎也不想在不明不白的时候就被扫射致死,于是也按照要求跟过去坐下。

      坐下的瞬间,周围的纯白色的背景出现数字脉冲条与高饱和色残影。闪动过后,他们置身于一个摩天大厦的天台之上,晦暗的天空被杂糅的霓虹光束晕出光亮,飞行器、盘错在高楼附近的轨道、多如污染的广告全息投影,看得人目不暇接。

      安无咎感觉自己视力也有受损,在光刺激下微微眯起眼,视野里还能看到三四十米高巨大全息投影的一部分,是一个珠翠满头的虚拟花旦,倚靠着摩天大楼。

      他们正身处在这个世界的最顶层,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繁华的光与声响,没有贫民窟漂浮化学物的水沟、堆积的废弃义肢和角落里腐坏且无人在意的尸体。

      收回视线,圆桌上的人面面相觑,各怀鬼胎,和外面的声色犬马相比,这里显得简单许多——八个人,八个座位,每个座位前的桌面上嵌着一块显示屏幕,其余什么也没有。

      至少不是需要武力决定胜负的游戏。

      安无咎想想自己的伤,目光望向其他人。
      其余七人年龄各异,乍一看没什么被选中的相同特质,从自己开始从右到左分别是一个穿旗袍的年轻女人、壮汉、西方面孔的金发老人、戴机械观音面罩的男人、干瘦穿西服的中年男子、两颊长着雀斑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还有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红发男孩儿。

      安无咎皱眉。
      为什么只有自己受这么重的伤?

      脑海里的噪音越来越大声,搅得他头疼,他转过脸,看向自己左手边。

      坐在他左边的就是那个看起来很小的男孩儿,火一样的红头发,穿了件宽松破旧的棒球服外套,戴一顶黑帽子,长相看起来倒是很好相处的样子。他的眼睛很大,盯着手里转个不停的旧魔方。

      安无咎近乎本能地开始了观察,见他两只脚踩在椅子边缘,整个人屈起来,手指灵活,没有厚茧,身形瘦小,手臂肌肉不明显,应该不太擅长打斗和使用武器。

      安无咎朝他伸出左手,“你好。”
      他想说“认识一下”,可就在他开口的瞬间,他发现自己的说话节奏很有问题,像是有语言障碍一样。

      男孩愣住了,两手还拿着自己的魔方,手指静止,像是正在模拟进食却卡机的仿生兔子。

      “怎么了?”安无咎轻声开口,他不觉得自己的态度有多吓人,何况他还把血淋淋的右手藏到桌下了。

      男孩眼神流露出防备,没有回答,但安无咎看到他不安地瞟了一眼坐在斜对面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视线尽头那男人看起来至少有40岁,两颊的肉瘦得凹进去,眼里透着精明。

      “还问怎么了?”
      没等安无咎说什么,中年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两手抱臂,十分典型的防备姿态,“安无咎,你心狠手辣害死那么多人,现在装无辜,你觉得会有人相信你吗?”

      言毕,桌上其余几人也都望向安无咎,似乎在等待什么。

      “我不……记得了。”安无咎如实回答,语速很慢,断句也不太对。

      在其他人眼里,这个长发男人生得一副绝好皮囊,可漂亮得浑然天成,没有丝毫人造感。他皮肤白皙,干净得像没有污染时城市上空的月亮,只是脸色不佳,嘴唇苍白。
      他的一双眼纯净又柔软,略微失焦,手指轻微颤抖,感觉是吓到了,又好像不是,发抖的样子更像是有焦虑症或其他精神障碍。

      这副模样不像是杨明口中的坏胚,更不像是能在[圣坛]里获胜的人。

      安无咎垂眼思索。从刚刚那个男孩儿的反应来看,早在男人开口说这番话之前,这里的人已经认可了[安无咎很危险]的事实。
      无论这个男人说得是不是真的,这一局面都对他很不利。

      中年男人冷笑,“这次是装失忆?”他的手按住桌面,挑起眉,一字一句说得切齿,“别把人当傻子。”  
      “你这家伙真是死性不改,之前也是这样,仗着有张漂亮脸蛋装得不知道多纯良,拉拢别人结盟,实际上不择手段,谁都可以利用。”

      对于这个描述,安无咎有种不属于自己的脱节感,稍感无措。

      但他注意到对面那个机械观音听罢用手托腮,整个人倾斜向前,仿佛对那人针对自己的控诉很感兴趣。这好像还是他进来以后,头一次看到这人有动静,不然他都怀疑对方是个机器。

      中年男人放在桌面上的手握成拳头,“我就是上一轮遇到了他,那一轮是血腥赌庄。安无咎信誓旦旦说自己可以保住大家的命,让很多人加入他的阵营,但最后他自己猜透了规律却不告诉大家,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相信他的人一个个送死,最后自己带着他们阵营的所有筹码一个人活了下来!”

      话语间,他的声音竟然带着一丝颤抖,似乎是因为恐惧。他激动地指向安无咎,“不信你们可以检查他上一轮结算的圣币,一定比我的十倍还多。”

      这番话说完,安无咎愈发觉得不妙。

      “原来你们上一轮的战况这么激烈吗?”
      这句话是安无咎的右边传来的。

      他转过脸,自己右侧坐着一个穿着粉色旗袍的年轻女人,脖子上戴着一条蛇形项链,美艳动人,还有一头浓密漂亮的黑色卷发,散发着天然的、而非人造的光泽感,在这个时代也算罕有。

      她嘴角带笑,盯了盯自己指尖的指甲油,又转眼看向安无咎,故意打了个抖,“好可怕,看来帅哥都是不能相信的。”

      安无咎后知后觉地因她上一句话产生了些许想法。
      战况这么激烈,那同样活了下来的人应当也不简单。

      “无论如何,这局游戏的胜利者都不能是安无咎。我们其他人必须齐心协力,先把他排除出去,否则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他的牺牲品。”
      他说得掷地有声,其他人一时间也都陷入沉默,如同默认。

      安无咎知道自己这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
      因为这的确是个令人心动的提议。尽管接下来的游戏和规则都不明朗,但能够竖起一个公共靶子当然是最好的,否则枪口很可能对上他们之中的任何人。

      就在此时,那个声音再次出现,“既然各位已经落座完毕,那先熟悉一下彼此的名字吧。”
      话音刚落,每个人面前都出现一道蓝光,光芒逐渐变换成字符,是他们各自的名字。

      从安无咎的视角看过去,自己的名字悬浮在浓郁的夜色中,与对面那人的名字几乎重叠在一起。
      脑海中的嘈杂声响在某一刻暂停。

      [沈惕]
      就是那个神秘的机械观音。

  •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不见呀!
    先说一下这里虽然无咎失忆了,但是不是那种忘了你但是还会爱上你的情节,沈惕也是第一次在游戏里和无咎对上。
    两个人的文案简单点说就是“很不正常攻和老是犯病受”吧hh
    十分建议大家先看一下排雷。
    这本书是地狱开局,安无咎重伤、失忆(跟新手没区别)而且被针对和孤立,不适合锋芒毕露的打法,也没有那么容易翻盘,但即便如此他也在谋算。
    偏好开场就秒天秒地一直赢的读者可能不太适合看,不要骂角色拜托拜托~
    谢谢大家点开这本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