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挽月还记得刚见到伏婴的那段日子。

      银锽家族的本家代代子孙都是儿子,这代当家与老婆想要女儿想的疯,便在挽月三岁时领养她,银锽父母俩和哥哥们很是宠爱她,做什么都惯著她,于是养成她骄傲任性的个性,认为谁都该顺著她。

      不过整个银锽家就大哥对她坏了些,嘴上老爱与她作对捉弄她,总是把她气哭,可她还是喜欢缠著大哥。

      偶尔大哥对她温柔些,她便心内一暖,满是欢喜。

      即便她年纪尚小,她很明确的懂得这便是喜欢。

      兄妹是不能结婚的。

      她不知从哪听来,于是总不叫大哥名子,爱直唤其名。

      那时的她十一岁,娇纵到无法无天,自负又善妒,容不下任何人分走她的宠爱。

      三年前才来位跟银锽家没血缘的表姊九祸,这会又来了一个堂哥伏婴,明明是男孩子却长的比女孩还好看,听佣人私下闲聊他是个私生子。

      已有老婆的伯父成天浸在酒店内玩乐,没想到搞出了孩子,而伯父最近因酒精中毒过世了,伏婴才十四岁,父母便带回来照顾。

      这才来银锽家没多久,整个宅子的人都喜欢伏婴,夸赞他的礼貌与聪明,连父母也是。

      “你只是个私生子!少巴结我的爸爸妈妈了!看了就恶心!别以为可以抢走他们!”

      银锽大宅外,她指著他鼻子说道。

      伏婴对这话没多大反应,反而脸上挂上微笑,这令挽月想起九祸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实在令人厌恶。

      “妳误会了,我怎么敢抢走你父母,而且我肯定也抢不过妳……妳这么可爱,我的公主。”他彬彬有礼走向她,扶起她的手,轻轻在她手背上印上一吻。

      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被这样称呼呢?

      挽月心里有些窃喜,哼了哼声说:“算你识相。”

      而这就是她被蒙骗的开始。

      不管她要求什么,伏婴每次都用著温柔微笑答,“是的,我的公主。”

      她那时年纪太小,看不出那微笑底下满满的算计与狡诈,只把他当成听话好使唤的优秀佣人一样。

      十三岁时,她满心欢喜去探望在道馆练武的大哥,可没想到却见到朱武与九祸吻在一块。

      她泪奔回家,伏婴瞧见她把本来要给朱武的食物全丢向垃圾桶,像真心关切她似的问,“怎么了,我的公主?”

      她立刻哭诉著对朱武的爱意和失望,还有对九祸的厌恨,委屈的像全世界都对不起她一样。

      “那个妖孽!都是那个妖孽!她凭什么抢走朱武!”

      “让妳这么伤心,她应该要受点教训……对不对,我的公主?”

      她仰起小脸望著他,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她跟著伏婴见了一些年轻小混混,花些钱让他们绑了那妖孽。

      可她不知道,伏婴让他们叫了朱武单独前去,用九祸安危要胁朱武任由那些混混殴打。

      这一切都不在她的预料内。

      “爸爸……”她跪坐在地,捂著脸庞望著从来没打过她的父亲。

      “我怎么会领养你这种恶劣的孩子,竟然做出这种事情!这传出去我们银锽家的名声能听吗!”父亲气急败坏的大骂,母亲则在旁劝阻他,眼里露出对挽月的一丝失望。

      “我没有,不是我……”

      “警方都调查出来了!你还敢狡辩!”

      极度害怕失去他们的宠爱与信任,挽月赶紧说:“我、我只是喜欢朱武哥,我只是见到他跟九祸姐姐在一起太难过,有人说要让我开心点,我不知道那个人会做出这么可怕的事……”她哭的无辜又可怜,彷佛一切都不是因为她,她只是受人挑拨。

      “那个人是谁!”父亲气冲冲质问。

      “我不敢说……”挽月欲言又止,一脸像害怕招供会受到什么报复的模样。

      性格温柔的母亲说:“没关系,挽月你说,别怕。”

      心想这招奏效,挽月怯怯的想开口时,那一直在旁的伏婴走到她身旁,立刻跪在地上。

      伏婴满脸愧疚懊悔说:“是我做的。”

      银锽父母俩见著伏婴大惊,这彬彬有礼、相貌堂堂的优秀孩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挽月心中暗自叫好,她本就要将一切责任归于伏婴,她可没任何愧疚,本就也不是她提议的,而且受伤的人竟是朱武令她很生气,觉得伏婴办事不利真是失败。

      可接下来一切都超出她的控制。

      “我以为挽月会开心,她哭著说堂哥不喜欢她,我只是想让堂哥受点一点点小教训……说不定挽月会开心,我不知道那些人会这么过份……我只是想让挽月开心,我只是……喜欢挽月……”

      这些话说的句句真心真意,令人感动万分,伏婴眼眶泛泪注视著挽月,仿若他只是个因爱情而做傻事的孩子。

      银锽父母俩懵了,挽月也懵了。

      伏婴又说了许多令人信服同情的话语,到后面,竟还是父母去安慰他,甚至这时就十分中意他成为未来的女婿。

      对他们来说,养女与侄子如果未来可以结婚,可是亲上加亲在好不过。

      待只剩挽月与伏婴二人,她不解愤慨的指责著他。

      “为什么受伤的是朱武!而且你刚才说什么东西!我喜欢的永远都是朱武!不可能喜欢你!”她满满嫌弃的又说:“你只是个私生子!”

      伏婴不在像之前顺从听话,唇边仍是温柔的笑,可却冷然的令人生惧。

      “我的公主,谁都能喊我私生子就你没那个资格,因为你只是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小杂种。”

      她在此刻明白,这才是他真正的模样。

      * * *

      “我吩咐他们不要打要害……况且,你还要感谢我,你跟九祸不是在一起了?”

      “……要不是这一点,你以为我会原谅你敢叫人掳走她。”

      “你还要感谢我另一件事。”

      “什么?”

      “……挽月,她也算受到教训,以后应该不敢在放肆了。”

      “伏婴,我蛮中意你这堂弟,脑袋聪明懂得算计……虽然挽月令人头疼,可她年纪那么小还是我妹妹,你算计到她身上我是不会接受的。”

      “挽月喜欢你。”

      “我知道。”

      “所以你才老是对她那么坏吗”

      “不可能的事就不要给希望……”

      站在大哥的病房外,挽月听见伏婴与朱武的对话,难受的像快窒息一般,她本想离开,伏婴正好走出了病房。

      她用著愤恨的眼神瞪著他,恨不得把他全身烧成洞,“你这卑鄙的小人!”

      伏婴比了噤声的手势,“小声一点我的公主,你大哥可还没有准备好见到你。”

      “朱武不可能不想见到我的!”她不甘心回嘴。

      “我要是告诉堂哥,你原本想伤害的九祸,那可就不一定了。”

      “你、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亲爱的公主,你这么聪明怎么想不出来?”

      “我不可能喜欢你!”

      “我也是……不过我喜欢身为有银锽家小姐身分的你。”

      她脸上满满鄙夷,哼了声骂,“私生子……你做什么!”

      伏婴蓦地攫住她的脸,注视著她缓缓开口。

      “我说过你没资格这样说,你只是个假货,你拥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如果还想继续获得银锽家的宠爱,先学学怎么当个真正的千金小姐,妳这撒泼的粗俗样子,只会令人生厌……好好记住,我的公主。”

      他语气极轻,却字字清晰。

      而至今,她仍然未忘记过这些话。

      不知出于担心还是忧虑,银锽父母俩有意无意的希望挽月离朱武远点,毕竟养女喜欢儿子,可儿子不喜欢是麻烦的一件事,朱武在那件事后似乎也在疏离她。

      她以前便也听过佣人们背后议论她品性差劲、骄纵跋扈,根本不像银锽家的孩子。

      而后,她开始收敛性子装作体贴懂事,认真学习那些千金小姐应该会的谈吐才艺,即便她不像哥哥们与那妖孽一样资质聪颖,可她仍旧努力学习。

      她想当个真正的银锽家小姐。

      她希望朱武不再疏远她。

      在十八岁那年为了搏父母欢心,她假装与伏婴在一起。

      她还记得朱武听见时,神情像心中大石落下般轻松,总算露出温柔的笑,一个兄长对妹妹的微笑。

      “挽月,大哥替你开心。”

      她明白,她的喜欢对朱武是种负担与麻烦。

      清晨阳光洒进宾馆房内,挽月醒了过来,她揉揉哭肿的双眼,环视只剩她一人的房内,想起梦中那些儿时的记忆片段,令她怔忡许久。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