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 ...


  •   报纸上,银锽集团的掌上明珠,即将在二十四岁生日时订婚的几行字印在上头。

      挽月将报纸撕成一半丢到垃圾桶。

      她不可能跟那家伙结婚,可也不愿意令父母失望。

      毕竟现在他们眼中的挽月,不再是那个被宠坏的骄纵小丫头,而是名温婉体贴、知书达礼的千金小姐。

      所有人也这么认为。

      而父母将她的改变功劳,归功于那个人身上。

      那个虚伪的男人。

      为了银锽家的财产声望,从小就算计著要跟她结婚的小人。

      她死都不可能跟他结婚,但为了解除婚约,她需要有证据去证明那人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可她再怎么拼命想揪出他的尾巴出来,怎么样就是抓不到。

      那男人真是太能装了,比她还能装。

      不过没有证据,自己创造出来不就好了?

      地点是间在市区内的普通宾馆,附近有许多商家,不过近打烊时分人群稀少,本来对那女人交件的地点有些怀疑,但想想那些东西确实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拿到,便不疑有他前去。

      她敲了敲房门,原本欣喜期待的笑容在见到门后人顿时消失。

      那男人面貌姣好的连女人都要自叹不如,微卷的黑亮刘海落在额上,更衬的肌肤白皙,他好整以暇见著挽月吃惊的模样。

      “你怎么在这里!伏婴……”

      伏婴立刻将挽月拉进房内,顺手关上门上了锁,他抓住她的手臂,唇边带著浅笑,“想用我跟其它女人上床的照片跟影片,让你父母解除我跟你的婚约,让我成为受众人唾弃的负心汉,你只需要在旁边哭哭啼啼的当受害人便好了……我没说错吧?”

      如意算盘被打破,挽月气愤的想抽回手,但却被抓的更紧,她瞪著伏婴,“是又怎么样……你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我付给那女人你给她的价钱双倍,而且她……不对我胃口。”

      “是吗?那我下次会找符合你喜好的!你可以放手了吗?”她不甘心回著。

      “你还真是处心积虑想破坏婚约。”

      “那是自然,我死也不可能和你结婚。”

      伏婴师点了点头,“确实,我们演恩爱戏码也演的够久了。”

      挽月双眼一亮,“你愿意解除婚约了吗?那……你做什么!”话未完她被大力拖到床上。

      伏婴一手就将挽月的双手制于她头顶,她对身上人怒喊,“你做什么!放开我!”

      身子挤在那双不停乱动的纤细双腿之间,伏婴用另一手撩起刘海,一道三公分长的疤痕在发际边上,“这道疤是我那没血缘的母亲给的,她就和你一样……总是在别人和我父亲面前装作温柔大方、装□□我如同亲生一般,可是暗地里却找各种理由伤害我……”

      他放下手,移向挽月那绣著蕾丝的衬衫领口,见她惊惶的神情眼里浮上满意,“然后,某一天,在我十岁的时候,我和她站在楼梯口,我故意说话刺激她,她打了我一巴掌,我看见佣人们走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自己跌下了楼梯……很痛,但很值得,我父亲与她离婚赶她出家门。”

      “你最好快放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压抑著泛上全身的恐惧,挽月故作无畏说著。

      伏婴没理会那无用的威吓,故意以极度缓慢的速度解开那些精致钮扣,毕竟单手解扣子也挺难的。他又说:“你知道吗?当你小时候跪在那里,哭哭啼啼为自己辩解时,让我想起她……不过这次我可不想让自己受伤。”

      “你、你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

      “你这样是犯罪……”她强撑镇定的声音略微颤抖。

      伏婴挑了挑眉,停下动作好笑的说:“我认为你该换个说法,这应该称作生米煮成熟饭,也可以说爱人间的缠绵交合,看你喜欢哪一个,我亲爱的未婚妻。”

      被自己(假装)恩爱又即将订婚的男友硬来?就算有人信了,爱面子的挽月也不可能说这种事情,想及此她忍不住大骂,“你、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我想,你在说你自己。”伏婴继续解开扣子,衬衫内被胸罩包复的浑圆令他双眸略变深沉。

      本来不过想吓吓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不过似乎……

      “等等伏婴,你住手!我向你道歉!”

      “我亲爱的公主,你的道歉我恐怕不接受。”

      “等等,拜讬你,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谢谢,我正在要我想要的东西。”

      “等……”在衬衫被全部打开挽月噤了声,那早发红的眼眶蓄满泪水,最后不受控全落下来。

      “……谁做的?”伏婴默了会问,修长指头轻轻触碰平坦腰腹上的怵目疤痕,那是烫伤后留下的疤,占住肚脐附近的皮肤面积。

      挽月不语只发出些抽泣声,伏婴看了她一会放开她,抓起棉被盖住她身体,她揪紧被子将身子裹紧,羞愤委屈和怒意全涌上心头,这让她控制不住哭泣。

      伏婴坐在床边,垂下眼看她,“你知道吗极大的自傲下,总藏著极大的自卑。”

      将脸埋进棉被里,挽月过了好久才以极小声的哭腔说:“……我讨厌你。”

      伏婴轻笑了声,“我也是,我的公主。”

      “别那么叫我,你在讽刺我。”

      “我是。”

      “怎么会有像你这么恶劣的人。”

      “你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可能跟你结婚的。”

      “由不得你。”

      “你要的那些东西……比跟真正相爱的人过一辈子更重要吗”

      伏婴注视著蜷曲起身子的挽月,“如果能跟你大哥在一起,你会愿意抛弃银锽家小姐的身分吗?”

      “当然。”

      “但这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朱武永远都不可能爱你……就算没有九祸在也一样。”

      挽月紧紧揪住柔软的棉被,她听见伏婴沉稳悠然的声音又传来。

      “但是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是吗?挽月?”

      她没回话,伏婴又问,“所以你不打算告诉我疤是怎么来的?”

      “你真的在乎吗?”

      换伏婴没回话,挽月也不再出声,但柔软棉被中传出低低的啜泣声,大概是哭累了,她最后发出平稳的呼吸声睡著了。

      “要不是知道你装模作样假哭的样子,我说不定会认为你现在的眼泪也是假的……”

      那声音听起来很遥远很轻,好像还带点淡淡无奈。

      睡梦中,似乎有人轻轻摸著她的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