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星际都是她的舔狗》芙情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10 10:48: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昭荷于出发的前一晚在星际网上购买了她觉得需要的东西,并且和她哥哥昭琛说一句明天要出远门。第二天一大早联邦快递到了后,她背上包,告别了目含关切的哥哥就出门了。
      
      她的目的地是肯科山谷。从F区到肯科山谷的无人车,一天只有一班。坐在位子上,确定没有错过车的昭荷呼出一口气。
      
      肯科山谷是她在蓝星古籍上找到的唯一可能有菜存在的地方。
      
      蓝星现在是斯图帝国疮痍百孔的附属星球,经历过许多次灾难。最严重的是几百年前一次灭顶之灾,蓝星人称为末世。那次灾难生灵涂炭,所有植物动物都产生变化,也正是在那时候开始,蓝星的人们不再制作食物,而是从各种地方提取营养剂。
      
      长久不制作食物,渐渐地菜谱菜式也都消失在了历史长河里。人们习惯并只能选择难喝的营养剂,因此到如今,即便几十年前肯科山谷出现了仿古植株,也没有人觉得可以食用。
      
      距离很远,花了一个上午才从F区到肯科山谷。不过昭荷觉得还好,长途无人车行驶的速度很快,车窗外的事物都是以模糊的影子飞过。如果在京都,这个距离搭乘马车,昭荷觉得至少需要一年。
      
      她划入金币后下车。由于帝国环境法对于肯科山谷的管制,无人车只能停在最外围。昭荷下车后放眼望去,入目即是肯科山谷。
      
      古籍上记载肯科山谷终年迷雾云绕,现在一看的确如此。
      
      浓密的云雾,两旁矗立着的尖入云端的高山,笼罩在迷雾下狭窄而绵长的谷道。看上去倒有些像曾经昭荷迷恋的话本子中,描写的修仙圣地——终南山。
      
      当然,昭荷知道世界上的确有终南山,但修仙一类多半是人类臆想。
      
      一阵清风吹来,浓雾却没有散开半点。
      
      昭荷隐隐感觉到不对,她蹲下身,捏了一小点土在指尖慢慢搓揉。土壤不湿润,这儿最近没有下过雨,现在又是艳阳高照的大中午,这雾来得很诡异。
      
      她站起来时,见到这地方除了她以外,唯一的人类——站在她身边的男生迈出了脚。昭荷怀着友好善意开口阻拦,“请等一下。”
      
      男生转过头,横着眉冷声就训,“你是不是没见过男人,还是说你有跟踪癖啊!”
      
      好心好意的劝阻,却莫名其妙被训的昭荷一脸懵,但在看清男生的脸时犹如雷劈,面无表情地收回伸出去的手。
      
      她面前穿着黑色连帽卫衣的丹尼斯不耐烦地将帽子戴上,清俊的脸上嫌弃满满,冷声说话如下达命令,“别跟着我!”
      
      如果不是他爹说什么锻炼自己,他才不会来这个鬼地方。当然,如果知道这个女人也在,他就算瘫痪到暴毙,也绝对不会来这个地方。
      
      昭荷本来就是感受到危险后友好的阻拦,听不听和她没什么关系。因为坐在前排休息,下车以后才发现坐到终点站的人只有两个,因此她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如果提前知道是这个神经病,她绝对不会开口阻拦。
      
      为什么要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毕竟如果不是因为爱情,又有谁心甘情愿被当成跟踪狂。
      
      她懒得和神经病争辩,后退两步保持安全距离,扬起七分笑容,非常正经地说,“放心,我不会跟着你的,你请便。”
      有时候语言没有用,行动才能让人得到安全感,两者一起好上加好。
      
      没有预料到这个粘人精的反应。在对上她清眸时,丹尼斯忽然浑身不在。
      特别是在看见她柔弱而勉强露出的笑容时,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萌芽,和昨天在F4馆里一样,是从所未有的感受,令骄傲的丹尼斯不愿细想,下意识地直接忽视。
      
      ——靠,为什么会想抱一抱这个蠢货。
      ——他不该有奇怪的感觉,蠢货不缠着他了,他应该回去放三天礼花庆祝的。
      
      “最好是这样。”
      丹尼斯仓促收回思绪,将目光从她显眼的小酒窝上挪开,干咳了一声,扬起高傲的头颅,毫不留情地往山谷里走去。
      
      昭荷看着他宛如孔雀的背影消失在迷雾后,依照记忆,进入山谷后转了个身往前走。在碰见第一棵通体玉色的树时,她蹲下身捡起离树最近的一片树叶。
      
      莹绿的树叶在被昭荷捡起来的一瞬间变成了一条深绿的长蛇。猩红的蛇信对着昭荷迎面而来,气势汹汹,但是昭荷没有避开,反而直接抓住蛇信。
      
      在下一秒,蛇又变回树叶停在昭荷的掌心。只不过这一回的树叶并不是原先的通体玉色,反而一半是翠绿一半是枯黄。
      
      枯黄的树叶在下。
      
      昭荷将树叶放入包中,转过身向着刚走过来的方向前进。
      
      在她离开后不久,另一片树叶偷偷挪到第一位,接着所有树叶像是有灵感一样,在电光火石间将位置全部改变。最后老树归于平静,一切又像是什么没有发生一样。
      
      -------
      
      枯黄树叶指的路就像没有尽头一样。
      昭荷原本体质就不好,来到这个世界以后,除了没病外,也没有感觉好多少。走了这么久早就累了,刚好碰见一块干净的时候,她决定休息一会儿。
      
      放下沉重的背包,拿出准备好的水,小喝几口喘好气后,她才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走。
      
      刚才那一棵奇怪的树,她已经可以确定这是个什么地方了。
      
      世界上没有神仙与修仙路,但方士的确存在,道家八卦法阵幻术也的确存在。这个地方,应该就是许多年前哪位世外高人隐居的地方,因为不喜被打扰,所以设下迷障。
      
      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个迷障竟然可以留这么多年。或许这个高人是个很高深莫测的人。
      
      昭荷没有细想。
      
      反正不管怎么样高深莫测的人,几百年过去了,现在也早已化成枯骨。她来这儿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到可以做菜的植物。
      
      不过这地方被设下迷障,也不知道外界是怎么知道这里有菜的。而且一路走来,除了树以外,她就没有见到过其他的植物,连草都没有。
      
      昭荷越想越觉得可能古籍编写的人是猜出来的。当然,也有可能是科学仪器探索到的。不管有没有菜,总之走都走到这里了,就算空着手回去,也要一探究竟才能罢休。
      
      她看了眼似乎没有尽头的前方,喝了一口水,接着站起身将背包收拾好,准备继续上路。
      
      还没来得及迈开脚,她忽然感受到一阵风,接着就被生生撞倒在了石头上。还好有背包作为缓冲,但即便如此,也非常痛。昭荷几乎可以确定,她后腰绝对青了。
      
      “你……干什么呀?”刚被误解为跟踪癖,接着又被撞到的昭荷心里窝着火,脸上却是焦虑与慌张。
      
      “有蛇啊,有蛇在追我,一群蛇!!”丹尼斯被蛇追了一路,一碰到人也忘了她是谁,就记得是同类,惊慌失措地喊。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他。
      他天不怕地不怕,不怕星魂兽也不怕虫族,但就害怕软体爬行和有毛的动物。
      
      而且还是在不被允许使用机甲的地方,触碰实体。
      
      昭荷侧着头瞥了一眼他的身后,空空如也,她知道这人怎么回事了。
      
      “蛇没有追你了,你先起来。”不想被压着的昭荷哄骗说。
      “真的有,快点跑。”
      
      昭荷:“……”
      
      被压着实在难受,而且因为害怕再弄坏背包,她都小心翼翼挺着腰,这动作难度非常大。
      昭荷忍无可忍,呼出一口气沉闷的气,“你压着我怎么跑?”
      
      由于刚才的碰撞,他们现在四目相对,距离非常近。近到昭荷说话时温热的气息直接扑在丹尼斯的鼻尖,他整张脸发热,从鼻尖开始变得通红。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浑身燥热。但就是停不下来,可怕的蛇也被抛之脑后,脑海里只有在耳边云绕的清灵声音。
      
      在目光触碰到昭荷温柔而清冷的眸子时,他整个人犹如触电,立马清醒弹跳一般离开石头。
      
      他咳了一声,整理好自己散乱的情绪。
      
      昭荷终于能站起来。
      未避免背包被二次伤害,她还顺手将包挪了个地方,接着才看向丹尼斯。
      
      丹尼斯见她看过来,直接将目光移到后面的树上,像是解释刚才的失措,“有蛇。”
      他表情平静,声音清冽而稳重,仿佛刚才弹跳的人完全不是他。
      
      跟个戏子一样,昭荷又好气又好笑。
      
      “我没害怕!”丹尼斯拒不承认。
      “是我在害怕。”昭荷低低叹了一声,顺着他的意思说话,踮起脚伸手从他帽子里掏出一片让他陷入迷障的树叶,“没有蛇了。”
      
      丹尼斯觉得她在糊弄人。
      准备看眼蛇有没有追上来,扭头一看却发现后路空空,除了绿树外一无所有。
      
      “蛇迷路了。”他自圆其说。
      “哦。”
      
      “真的。”
      “嗯。”
      
      昭荷再次觉得这个人有疾病。树林就是蛇的家,见过谁在家迷路的。
      
      但她友好的没有拆穿。
      这个人一路走过来不容易,他不知道反其道而行,开头就迷路,接着兜兜转转居然还能遇见绿树,不知原由地将所有的树叶捡起来,然后被幻化的一堆蛇狂追。
      
      昭荷觉得那个隐士高人绝对没有想过,世上会有如此运气爆棚的人,第一关明明过不了,却阴差阳错,被蛇追赶着过关了。
      
      “你要和我一起走吗?”昭荷想了想问。
      刚才这个人还要带她一起跑,没有把她推出去挡蛇,也就不是个坏心眼的人,后面应该还有迷障,她也不太想置人于死地。而且运气如此爆棚,说不定是天选之子,她还可以沾沾光。
      
      “你在邀请我?”丹尼斯冷淡的挑挑眉。
      “算了。”脾气这么差,说不定路上还要当她别有用心,死了就死了吧,她也不欠他的。
      
      “那好吧,我勉为其难和你一路吧。”丹尼斯咳了一声。
      
      昭荷:“……”
      
      “怎么,还不走吗?”
      
      等她缓过神来的时候,丹尼斯已经站在不远处等待她,清俊的脸上依旧是高傲的不耐烦。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昭荷摇摇脑袋,背起包说,“走吧。”
      
      两人往前走了好一段路,才遇到第二棵奇怪的树。
      这是一棵通体纯蓝的树,诡异却又漂亮。
      
      昭荷伸手准备拿第二近的树叶,却看到一只不长教训或者无知的白嫩嫩爪子临近树叶了。
      
      “住手!”
      
      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蓝叶子,准备拿一片做成书签,有收集癖的丹尼斯被昭荷的呵止吓了一跳。
      
      “你别动,等会儿会有熊瞎子追你的。”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昭荷柔弱地解释。
      
      “我会不知道吗?”丹尼斯反驳,“我就是看看。”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收回手。不过没有站起身,像颗蘑菇一样,非常乖巧地蹲在旁边。
      
      昭荷确定他不会再捣乱后,没有理会他,伸手去拿第二片叶子。
      
      接着丹尼斯就眼睁睁看见一头熊出现在他面前。
      ——蘑菇被风吹倒在旁边女孩的裤腿上。
      
      然后再眼睁睁看着昭荷伸手掏出了比她人大三四倍的黑熊的眼睛。
      ——蘑菇萎了。
      
      最后,他看见成为瞎子的黑熊变回了一片树叶。
      ——蘑菇窒息了。
      
      丹尼斯用了一会儿才缓过神,然后看着昭荷干干净净的手指,他舔舔唇,犹豫着问,“这是怎么回事。”
      
      “是幻象。”昭荷言简意赅地解释。
      “你怎么知道这些?”丹尼斯反应灵敏。
      
      昭荷在F区可是出了名的蠢货,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东西。
      
      “出来玩的时候听别人说过。”昭荷想了个比较符合原主的借口。
      要真说是怎么知道的。那是她年少的时候,拘于礼数难于出门,只能用读万卷书来代替行万里路。无论什么样的书,在家偷偷看了好多本,刚好也看过这些阵法幻象而已。
      
      “哦。”丹尼斯虽然觉得有些疑惑,但又觉得好像是这个道理。反正在他这几天见到昭荷后,所有事情都变成了这样。
      
      昭荷将原先的树叶放在地上,把这片蓝黄的树叶放在手掌心,准备再次出发,却感觉右脚被捆绑住。
      
      “我们走吧。”昭荷提示。
      “走啊。”
      
      “抱歉,可是你得把我的腿放开,我们才可以走哦。”暗示不成,昭荷只能明示。
      
      丹尼斯又通电了。
      当他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再一次直接从昭荷身上弹开。然后总觉得心脏里有星魂兽在乱撞,他用了好一会儿才杀死星魂兽。
      
      “走吧。”平静的丹尼斯说。
      
      昭荷已经习惯了他的演戏人生,没讲什么话,点点头继续背包前进。
      
      在第二关和第一关差不多的时候,昭荷就预料到第三关可能换汤不换药。
      果然,第三关是毒蜘蛛幻境。
      
      昭荷觉得这个隐士高人肯定是个非常懒散的人。
      她撇撇嘴,得心应手的过关,让旁边的丹尼斯沉了眼眸。
      
      三关一过,浓雾在瞬间散开,和外面世界一样的阳光照射在密密麻麻的翠绿树叶里,透过间隙打在随意摆着的石头上。
      
      丹尼斯对于这种景象叹为观止。
      昭荷却觉得不过尔尔。
      
      他们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前进,不知前进多久,树木消失,山谷变成平原,地上是比人高柔软却锋利的枯黄色长草。
      
      昭荷还真没想到这位隐士高人会来这一招。
      不待她深思,不远处忽然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丹尼斯自然也听见了,两人不约而同对视一眼。
      ——肯科山谷除了他们外,还有别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昭荷:我觉得这个时代的男人真的很奇怪。
    狗头作者:怎么说?
    昭荷:你看这种神经病,明明让我离他远点,自己却投怀送抱。
    狗头作者:我也觉得。
    丹尼斯:我是投怀送抱?我这是怕你害怕。
    昭荷:你麻烦你从我腿上下去。
    【疯狂输出,唰唰唰疯狂打脸的爱情。】
    按照我的尿性,大家应该知道谁是男主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一只顽皮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喝开水烫嘴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