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星际都是她的舔狗》芙情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08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室外课,老师去培训了,这节课自由活动。
      蒂妮一蹦三尺高,拉着昭荷准备去打金羽球,但昭荷准备去F4馆看一看。
      
      她一向懒散,对这些运动没什么兴趣。再加上赚钱的事迫在眉睫,她不想耽搁。
      
      蒂妮没有阻止,也没有跟着她一块儿去。
      两个人在班级门口分别。
      
      昭荷利用掌上地图,找了一会儿才找到F4馆。
      和教学楼一样,F4馆也是一栋防弹玻璃的高楼。昭荷一眼看上去,觉得与京都宫里的藏书阁差不多,她刚来的时候没见过这样高的楼,现在看见已经可以完全适应了。
      
      她拿出学生卡,在大门处刷卡进入。
      
      也许是因为这会是上课时间,F4馆十分安静。
      除了昭荷外,只有一个一直走在她前面的男生。
      
      男生在最开始看见昭荷时,就显而易见地皱了皱眉。
      
      莫名其妙接受恶意,是不认识的男性。
      昭荷觉得也许这人有洁癖,不喜欢旁人同他在一块儿。
      
      她也没多想,顺着地上的指向标,专心致志往蓝星古历史区域走。
      
      前面的男生却忽然扭头,“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
      他拧着剑眉,青蓝的眼眸里显现厌恶,秀气的脸上是全然的不耐烦。
      
      吓了一跳的昭荷:神经病吧???
      
      这个时代的男性多半有病。除了昭琛外,她现在还没碰到什么正常的男性。
      不能和有病的人计较,就像在京都不能和纨绔生气一样。
      
      被误解为跟踪狂的昭荷深呼一口气。
      
      她看了眼地标,又往前走几步,最终站定在男生的面前,在男生的注视下,迅速垫着脚伸高手臂从他的头顶拿下一本书。她侧着头抿唇微微一笑,将手上的书晃了晃,自证清白地说:“我只是想拿这本书。”
      
      她的笑容明媚而灿烂,不深不浅却刚好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漂亮又温暖。
      
      和以往虚假的笑容完全不同,即便被驳了面子也没有显露丑态。
      倒像是真的只是想拿一本书而已。
      
      在这样的笑容与认知下,男生骄傲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他的羽睫动了动,匆忙错开与她过分明亮眸子对视的眼。
      
      “随便你。”男生像是没好气地说。
      
      昭荷也懒得搭理这人,转头坐到位子上开始专心阅读。
      
      蓝星古籍的字体与她在京都时所写的一样,一路看下来十分容易。只是历史实在太悠长,四十五分钟只够她看完写近千年的最新一本。
      
      看完后感觉时间也不早了,昭荷想到还在等自己吃饭的蒂妮,放下书,站起身来抚平坐太久后衣上的褶皱,准备去与在等待她的蒂妮会和。
      
      昭荷想要去将书放回原处,走到半途却被一条修长的腿挡住去路,一看竟然又是那个没礼貌的男生。
      
      她看着面前的腿,不觉得好看,心里就一个想法。
      ——好端端的要坐在地上,果然是个神经病。
      
      昭荷礼貌地微笑,“麻烦让一下。”
      
      正在被古籍折磨,非常不耐烦的男生俊眉一挑,十分冷淡地说:“滚。”
      
      昭荷垂了垂眼。
      她真的觉得这个世界什么都好,自由自在又能够随便出行。除了食物外,唯二不好的就是有些人太粗鲁了,比京都杀牛的屠户都要粗鲁。
      
      她没说话,男生以为她会绕路。
      
      然而下一秒,一截匀称洁白的腿不紧不慢地从他面前过去。
      
      男生恍惚了一下才意识到一件事。
      ——这是从他身上跨过去了?!
      
      接着他抬起头想骂人,却见当事人抱着书回头,向着目瞪口呆的他微微一笑,然后温声说了一句,“抱歉。”
      
      声音清澈动听,漂亮的桃花眼轻弯,小巧精致的脸上笑容温柔又随和。窗外的阳光铺在纤细的女孩身上,瞬间柔软得一塌糊涂。
      
      直接让从见过这种关于风花雪月温柔的男生呆滞在原地,忘记了呵斥。
      他没有说话,没有任何动作。
      
      昭荷却在说完句话后,放了书翩然离去。
      
      不能怪她没礼貌地从人家身上跨过去,是这和神经病无礼在先的。
      她可以对着外人温柔娴静,但并不代表她要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再三忍让。
      
      她动作流畅自然,没有半刻的回头。
      而后面看着的男生迟迟也没有缓过劲。
      
      直到她走后一会儿,发呆的男生才忽然醒来:“靠!”
      
      在蠢货面前发呆,自觉丢脸的男生对着晦涩难懂的书就是一拳。
      ——都是这破书和他老爹,要不是他老爹一定要他来看这鬼东西,他才不会碰见这个蠢货。要不是这破书看都看不懂,他也不用在这个鬼地方待这么久!碰见这个蠢货就没好事。
      
      ------
      
      昭荷没时间想无关紧要的人的情绪。刚才虽然只看了一本书,但她收获很多。至少知道确定了发家致富第一步。去与蒂妮汇合的一路上,她都在认真思考怎么样执行计划。
      
      也就因为一心二用,路上还撞到了一个人。接着昭荷才没有边走边想,而如今到了蒂妮的面前,她终于可以坐下来静静构思。
      
      “嘿,你怎么不吃?”蒂妮看向没什么动作的好友问。
      
      昭荷这才从思绪里回过神。她笑了笑,伸手错过那杯营养剂,拿起其苦无比的奇怪水果,折了一小片叶子,“在酝酿感觉。”
      
      “好吧。”蒂妮没多想,喝完最后一口营养剂,打了个嗝,整个人放松地瘫在座位上说,“刚刚打球打得我浑身舒畅,可惜你没有来。不过,你在古籍上找到你要的答案了吗?”
      
      昭荷吞下苦涩的水果,“找到了。”
      她已经知道该去哪里摘菜,也知道为什么星际的人类只有营养剂了,更在刚才的交流里,想好了该如何去赚第一笔钱。
      
      蒂妮对有关于书的一系列话题都不感兴趣。听见念书就如同耗子见了猫,于是也就没有再追问,反而想起别的,看了昭荷两眼,干咳了一声后小心翼翼地问,“我之前看见丹尼斯也过去了,你有撞见他吗?”
      
      “丹尼斯?”昭荷回问。
      
      她琥珀绿的眼眸里全然是疑惑,半分没有作假。
      ——她真的不认识丹尼斯。
      
      认识到这个事实,蒂妮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天啊,你把丹尼斯也忘了。”
      
      昭荷:“……”
      她忘记不是很正常吗,原主都死了,她也没有继承记忆,哪里能记得那么多人。
      
      “就是一个青蓝色眼睛的男人。”蒂妮指了指营养剂,“和这个差不多颜色。”
      
      昭荷想起来了。那个藏书阁里的神经病原来叫丹尼斯。她的记性不错,而且那个神经病也的确让人记忆深刻。
      
      “碰到了。”昭荷说。
      “他有没有凶你……我本来想和你说一句来着,但是你走的太快了。”
      
      ……
      昭荷忽然就明白蒂妮为什么会问了。
      
      原主在学校有一个疯狂追求的人,长相在原主笔下犹如天神降世,名字不详。原主在日记写了很多关于他的事情,但全部用的代称——亲爱的。
      
      记录的事情多半是:亲爱的今天喝了什么吃了什么看了她一眼。
      甜腻腻的东西,比她收过的红笺情诗要少好多风花雪月,昭荷不大感兴趣,没有多看。但她还真没有想到这个‘亲爱的’如此厌恶原主。
      
      不过,她还以为天神长相会是什么样,没想到也就那个样。或许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其实那张脸其实不丑,但落在看过无数京都风流儿郎的昭荷眼里,也就只是个一般般。
      
      “我还真没有想到你会把丹尼斯也忘了。”蒂妮感慨,“毕竟星际联网的小说里面,大部分女主角失忆也会记住最爱的男主。”
      
      昭荷慢条斯理吃完最后的菜叶,站起来轻松一笑,“也许我是女配。”
      
      她懒得在这个话题上费工夫,疯狂追求是原主的事情,和她没什么关系。反正她是不可能去追求一个男人的。她现在有更紧迫的事情要做。
      
      “蒂妮,你明天准备做什么?”昭荷一边洗手一边问身边的人。
      “明天校庆放假,我应该会去看机械球。”蒂妮想了想说。
      
      “好吧。”
      “你去吗?明天格雷会有比赛哦。”
      
      昭荷摇摇头。
      她从机器人瑞达那里知道机械球是什么,对那种野蛮又刺激的运动完全没有兴趣。
      
      而且明天她要去摘菜。
      原本是想问蒂妮要不要一块儿去的,既然她有事,昭荷也就不问了。
      
      吃完饭后,又是新的一堂课。
      下午一共有三堂课,昭荷听得云里雾里,而蒂妮则直接睡了一个下午。
      
      醒来的时候刚好下课。
      
      昭荷在校门口与蒂妮告别。
      她们俩本来住在一块儿,但是蒂妮今天有事要晚一些回家。
      
      等蒂妮走后,开往昭荷家的末班车才缓缓而来。
      
      昭荷坐上车,她听了一天不熟又生涩的理论,又想了许多赚钱的办法,现在坐下来停止思考,感到有些困倦,额头抵着前面无人的椅背。她家是终点站,完全可以在车上睡一觉。但昏昏欲睡时却总感觉身后有一道奇怪的视线,没办法忽视却又不带有恶意。
      
      她疑惑地回头看。
      
      这是学校与边际区域的末班车,车上人很少。除了她就是一个男生。
      
      男生穿着与她同款颜色校服。刚才在等车的时候,似乎也正好站在她与蒂妮的身后。
      
      不过此刻,这位男生正侧着头看车窗外,半个眼神也没赐给她。
      
      昭荷皱了皱眉将头转回来。
      没有任何人在看她。也许是她的感觉错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昭荷:丹尼斯那样的男人,放在京都是没人要的,追我都不够格的。
    丹尼斯:可是你追过我。
    这本书最让我痛苦的是名字呜呜呜。
    这本书其实有bug。
    问:女主怎么会看得懂繁体字又看得懂简体字呢?
    答: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就当她用听不用看吧。如果太在意细节,我可能还得让女主哑巴一段时间。
    毕竟古人他妈的好像不说普通话,而可能星际时代说英语。
    你妈的,就当全世界都说中国普通话。
    最后一句,不留言我真的好孤独【哇的一声哭出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