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当下》林舟1 ^第91章^ 最新更新:2019-06-19 2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1、九十一、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

  •   
      话说除夕晚上,欧、胡、阳、龙四家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吃年夜饭。不等结束,沅湘就匆忙告别:沅湘蹲点送餐的南郊大饭店正在提供年夜饭,需要人手,一连几个电话来催。
      
      沅湘在饭店大堂端菜倒酒,各饭桌之间穿梭。正忙着,大堂经理叫住沅湘,让他去送餐。满满几大盒子,沅湘弄了半天,摞得高高的绑在电动车后座上。
      
      到了点餐客户的小区,是个别墅区,人车分流,电动车也不让进,只能停车将盒子卸下扛着。沅湘在黄色的门廊灯下呵着白气,跺着脚一手捂耳朵一手摁门铃,听见里面有女人抱怨:“怎么才来!打了多少个电话,也不接。文斌,怎么还不去开门!”传来年轻男子的声音“你那妆都补了不知多少回了,没用的,省省吧,怎么也PK不过年轻美女的。”沅湘正想着怎么解释,门开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站在门口,指着沅湘:“原来是你!”沅湘也惊讶:“你住在这儿?”原来文斌是北京四十六中在南郊的国际学校的学生,经常指名让沅湘去学校送餐,两人一来二去就熟络了。
      
      一位迟暮美人走到门口,见了沅湘,又吃惊又失望,上前几步,扒开沅湘向门外张望。远处黑漆漆的,哪有人?转身问沅湘:“来的路上有没有遇到一个男的?四十六七的年纪。”“门卫倒是五十岁左右的男的。”“有没有看见一辆豪华奥迪车?”“没有。”
      
      女人还不信,只管往外张望。文斌对沅湘说:“不用理她。外头怪冷的,快进来。”帮沅湘把几大盒子搬到厨房的吧台,把饭菜往吧台上摆。女人进来,指着一个镀金丘比特的座钟冲沅湘发飙:“怎么这么晚?我几天前就跟你们说好了,这是年夜饭,我们七点要准时开吃的!你看看,你看看,这都几点了,这都几点了!”沅湘忙不迭地道歉,女人不依不饶:“几句‘对不起’就过去了?团圆饭让你们给毁了,你说怎么办?”沅湘说:“您别急,我这就打电话问问老板。”“告诉你们老板,剩下的钱我不付了!怎么做生意的,你们?!”
      
      文斌扯沅湘的胳膊,示意沅湘让开,上前跟女人说:“你跟人家撒什么气?大过年的,把人家折腾得还不够?!”女人冲文斌吼:“还让不让人说话了?过年怎么了?说好了的事,晚成这样,我还不能说话了?”又冲文斌身后的沅湘吼:“我告诉你,没让你赔钱,算你运气!”文斌挡住沅湘,冲女人冷笑道:“为难一个打工的算什么?有本事跟你男人发飙去…….嗯,抓不着人家,人家说不定正搂着美女还有小鲜肉吃花酒,才没空理老娘们叫嚣。”
      
      一句话,让女人歇斯底里:“你个小兔崽子,我肚子里屙出来的东西,你敢跟我这么说话?!”说着,抄起吧台上的饭勺、炒勺就砸过去。文斌猫下身子,正砸中身后的沅湘,沅湘“哎吆”一声捂住脸。文斌赶忙起身察看“砸到哪儿了?”又说:“这老娘们儿,今天终于疯了。”沅湘说:“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妈。”“你问问她,从小到大,有个当妈的样没有。”文斌拿开沅湘捂住下巴的手,看见血迹,“打我还不够!上门的都打上了!”一语未了,女人已经扑上来扭住文斌:“我打你怎么了?打的就是你这个兔崽子。今天打死你,谁也别活了。”一面大骂祖宗爹娘,一面揉搓捏打文斌。弄得文斌睡衣上全是眼泪鼻涕,又挣脱不了,只骂个不停:“这个疯娘们。”
      
      沅湘愣了一会儿,赶紧上前劝架,好不容易将母子俩拉扯开:“大过年的,有话好好说。”女人被沅湘拉住,突然哭起来,异常凄凉。沅湘劝不住,只得先将女人扶到沙发上。
      
      文斌找出创可贴,上前拉住沅湘,让沅湘转过身,用纱布将下巴上的血迹擦去,撕开创可贴贴上。又拿出手机:“还差多少钱,我转给你。”沅湘收钱,说:“给多了。”将多出的钱转给文斌。文斌说:“还真是个老实人。这些算是赔偿。”又把钱转回去。两人推让,微信支付宝来来回回转500块钱。谁说“孔融让梨”的中华美德已经绝迹,世间仅存尔虞我诈?凡事都有例外。最后,文斌抢过沅湘的手机关掉:“你赶紧收了回去,家里人等着你过年呢。”
      
      沅湘只得作罢。收拾送餐盒子,见女人还在沙发里,头埋在扶手上抽泣,电视里春晚一片欢声笑语,这边女人哭声凄惨。沅湘想上前宽慰几句,文斌拦住说:“也不是今天这样,多少回了。别理这个老娘们,就是个贱骨头。”女人突然扬起头:“我是贱骨头?你就是贱骨头养的小杂种。”随即大放悲声,抽抽搭搭骂道:“你那王八蛋老子,就是牲口,良心都让狗吃了。”又说:\"你这个兔崽子,果然是姓方的种。爷儿俩一个德行,就知道欺负家人、欺负女人。”还对着沅湘哭诉:“我们方家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方文斌冷笑:“还说不是贱骨头?!不过就是个二奶;二奶、三奶都算不上,不知道第几个。一个N奶,赶着贴着要人家认自己是方家的人,还要把我给拉上。这不是贱骨头什么是贱骨头?”
      
      沅湘赶紧把方文斌拉到一边:“怎么说长辈呢?”文斌也有些激动:“你知道什么?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知道些什么?”沅湘见这水越搅越浑,说“有事给我电话”,裹紧衣领,捧起盒子,顶着寒风,一路小跑去找电动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