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当下》林舟1 ^第102章^ 最新更新:2019-04-30 2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2、一百零二、争吵 ...

  •   
      阳雨的这种状况,峰岚看在眼里,急在心理,试着去分担,经常对阳雨说:“有什么事别闷在心里。”可是阳雨偏觉得只能闷在心里,有一句恶俗的话怎么说来着?“人的本质是孤独的”,每个人都有个体独立性,没有一个人能完全站在另一个人的角度上去理解、去思考。峰岚还年轻,结婚、生子、工作受排挤等等统统未经历过,怎么可能理解?更不用提“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种不着边际的形而上问题。对峰岚的关心,阳雨一开始还或多或少搪塞几句,后来懒得理,往往就是撂下一句“说了你也不明白”。阳雨越来越宅,干脆连“当厦”都不去了,只窝在南郊家里。阳雨离婚了,峰岚反而越来越难见阳雨一面。
      
      峰岚记起和庄周子聊天时,庄周子提起她在家庭发生变故之后一度抑郁,“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连起床、吃饭都需要很大的毅力才能完成”。网上查找相关信息,雨果然有抑郁症的迹象,比如郁郁寡欢、反应迟钝、懒于活动、少言寡语、自我封闭等等。
      
      自己能做什么呢?言辞开导?雨越来越不爱听自己唠叨。聆听?雨越来越不爱和自己说话。峰岚三番五次拉阳雨出门散心,阳雨却总是不肯,说“没什么意思”,“你自己去吧”,“我有事”,“就是有事”……
      
      端午佳节将至,峰岚约阳雨去天津,说:“天津之眼、意风街、劝业场……一直想去玩玩。”阳雨照例说不。峰岚一再规劝,“都窝家里多久了?该透透气了”,“近得很,上午去,下午回来”,“闷在家里,只会越来越闷”。阳雨再三推辞,“真的不想去”,“门都不想出”,“你让我清静清静。” 末了,阳雨有些恼怒,大声说:“有什么好玩的?又不是没去过!”峰岚说:“我没去过啊,你陪陪我好吗?那天是我的生日。” 阳雨将信将疑:“真的?”峰岚心中不快:“你的生辰,我设成开门密码,天天念叨。你就这么不在乎我?”却尽力掩饰住语气中的不快,说:“我给你看身份证。”阳雨这才勉强答应下来。
      
      临行前一天晚上,阳雨一如既往地在床上辗转反侧,祈祷能早点入睡。实在睡不着,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刷朋友圈,看到前妻张婷晒娃的视频。视频里,床上的小浩哲翻身,四处张望几下,爬到床边,探出脑袋要看床下边是什么,被床沿挡住,浩哲“咿呀”两声继续往前爬。一只男子的手拉住浩哲,浩哲挣脱不掉,哭闹起来;男子将浩哲抱起来哄:“浩浩乖,浩浩听话,浩浩是个好宝宝。”是张雨的声音。视频配了文字:“自从学会爬之后,经常这样,劲还挺大,拉都拉不回来。准备将书房改成游戏室,怎么爬都不怕。”阳雨本就饱受失眠困扰,之前还能勉强睡两三个钟头,看了这视频,生平第一次一夜未眠。
      
      第二天峰岚打手机:“出发了吗?到哪儿了?”
      
      阳雨说:“不去了。”
      
      峰岚忙问:“为什么?”
      
      “就是不想去了。”
      
      “总得有个理由吧?”
      
      “就是不想去,需要什么理由?”
      
      “说好了的。”
      
      阳雨耐住性子:“说了不想去,下次吧。”
      
      “老是下次,你老是变来变去。”
      
      阳雨爆发:“那就不变了:以后无论什么,永远不去!”
      
      沉默一会儿,峰岚缓下语气:“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了,就是不想去。”
      
      “为什么?说好了的,总得有个理由。”
      
      阳雨大声道:“没有理由!”
      
      “可是我想去,那天是…….”
      
      没等峰岚说完,阳雨怒吼道:“要去你自己去。都说不去了,多少遍了!还没完没了了?你要去哪儿,别人就得跟着?你是明星呢?还是总统?你也替别人想想!”
      
      一番话激怒了峰岚:“我是‘别人’吗?……你为什么总把我当成不相干人?我要怎么做?才不是‘别人’?你说,我特么要怎么做?”
      
      阳雨本意不是拿峰岚当不相干的人,这是峰岚曲解了“别人”这个词。咬文嚼字本是阳雨的专业,但现在的阳雨没有心思辩解,直接挂掉电话。峰岚立马拨过去,阳雨拒接;如是几次,干脆将峰岚拉黑。峰岚拨微信音频,阳雨把峰岚删除。峰岚只得一遍又一遍请求添加阳雨为朋友,阳雨不理。阳雨一夜没睡成,现在冲人吼了一通,反倒有些困意,躺沙发上朦胧合上眼。
      
      醒来时已是傍晚。一天没吃东西,想出门,觉得浑身无力,懒得动弹。打开手机叫外卖,发现拨号界面上二十来个被屏蔽的峰岚号码。叫完外卖察看微信,又是一连串峰岚请求添加朋友的信息,诸如:“加我吧”,“我不去天津了”,“不该和你吵”,“就是接受不了你对我没有感情,拿我当外人”, “求你了”…….
      
      看到这些,阳雨忽想起今天是峰岚的生日。觉得愧疚,想打过去说“对不起”,“生日快乐”。犹豫一会儿,决定“还是等他打过来”。半个多钟头过去了,手机没动静。“不会不打来了吧?”“也好,就此断了,实在没精力维持一段感情。”“真不理我了?”“还是打个电话过去,到底是一片真心,这么实在的人不多。”……
      
      正犹豫间,峰岚来电。赶紧接上:“您好,请问您找谁?”
      
      电话那头的峰岚楞了一下,说:“我找阳雨。”
      
      “他不在。”
      
      “那你告诉他,有人想他,担心他。”
      
      “你等一下,我好像看见他回来了。”阳雨故意高声叫:“阳雨,有人找你,你的电话。”又故意对峰岚说:“你等一下,他马上就来。”然后装模做样清嗓子:“谁呀?”
      
      那头峰岚忍住笑:“我!”
      
      “你是谁啊?”
      
      “杨峰岚!”
      
      “哦,是小峰啊。”
      
      “是谁越来越像个小孩子?”
      
      “嗯……好像今天是小峰的生日?”
      
      “才想起来?”
      
      “生日快乐!”
      
      “嗯。还以为今天不会快乐了。”
      
      阳雨逡巡片刻,说:“我不是故意要那样。就是最近老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峰岚也逡巡片刻,说:“我也不是故意要那样,不想成为你的压力。话说……是不是压力太大,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没用。以前在Y大也有过一段时间,学业压力大,狂燥易怒,经常赖在卫生间不愿出去。导师让我去校医院资讯心理医生,真没什么用。”正说着,门铃响了,阳雨说:“外卖来了,你等一下。”
      
      阳雨接下餐包放在橱柜台面上,不经意道:“一天没吃饭了,真有点饿。”
      
      “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嗯。”
      
      “天天这样?”
      
      “有时候这样。”
      
      “这样不行。”
      
      “没事,别瞎操心。”
      
      “怎么没事?”峰岚想想,“要不我暂且搬你哪儿去,照看照看。”
      
      “不要。”
      
      “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的。”
      
      “不行。”
      
      “为什么?”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没有为什么。”
      
      “总得有个理由。”
      
      “犟脾气又上来了?!”
      
      峰岚还真的犟上了:“犟得是你吧。我说什么你都不行。担心你,去照看一下,为什么就不行?我又不图你什么。”
      
      “都说了没有为什么。不想说的事,还一个劲问!”
      
      “你都这样了,我能不问吗?父母不在身边,除了我,还有谁关心你?!”
      
      “我怎么样,和你无关!”
      
      “和我无关?那我是什么?”
      
      “......”
      
      “为什么?你要我怎么做,你才会在乎我?"
      
      阳雨又爆发了:“还要问!”
      
      “我偏要问。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我怎么欺负你了?怎么欺负你了?”
      
      “你不正把人往死里逼吗?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峰岚大吼,“为什么!”
      
      “为什么?就是因为你,才离婚丢了儿子。我不想见到你……满意了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不想再见到你!”
      
      “你这是要断了?”
      
      阳雨歇斯底里:“是!”
      
      “你别后悔!”
      
      “为什么要后悔?我巴不得你离我远点!”
      
      “你玩完了就要甩,是吧?”
      
      “谁玩谁?每次不都是我让你爽?”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就一开始发福的中年大叔,谁要你!多少人垂涎我,讨好我,男的女的都有……”
      
      “那你找那些人去!有人拦着你了吗?”
      
      说完,阳雨挂掉电话,为防峰岚再次不依不饶地“骚扰”,直接拉黑,微信删掉。
      
      类似这样的争吵,不知道多少次了,将来还会有很多次。阳雨肆无忌惮,一次比一次更任性。而峰岚,脾气也被怼出来了,一次比一次更犟。但是到最后,总是峰岚认输、求饶。有好几次,阳雨自己都寻思:“这次太过了,换成我,早拜拜了,肯定把小峰给气跑了。”不出三天,峰岚还是低声下气求饶:“我接受不了你对我没有感情”,“我们至少是亲人”,“雨正是非常时期,需要发泄,我愿意承受这些”,“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对阳雨,峰岚跟得了强迫症一样,只要想到阳雨在生气,就会不安、自责和焦虑,生怕阳雨会离开,阳雨若是说出“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给我滚得远远的”之类的话,真的就是末日来临。这种感觉,可能就是亲人之间异常强烈的牵挂、维系、依恋和依赖。峰岚记起小时候,母亲离开后,非常害怕父亲也离开,有一段时间,只要察觉到父亲不在身边,就会不安和恐惧,就会发疯似地寻找父亲。峰岚还没有孩子,换成阳雨,可能会说,这种感觉,就像儿子不在身边:什么都做不了,烦躁,焦虑,跟失了魂魄一样。
      
      对峰岚,阳雨却搞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是因为自己是孟磐口中的“冷情”之人?是因为自己在抑郁,对包括感情在内的任何东西都丧失了兴趣?还是因为被峰岚惯的,吃准了峰岚离不开自己?吵架的时候,是真烦,真心想:“你离我远远的,我才心静”;每次感觉峰岚被骂跑了再也不会回来的时候,心里又虚空、惊慌乃至恐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