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治反派不服[快穿]》沙茶茶酱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21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傲娇盲少俏护工(五) ...

  •   陈菌没动,她抬眼一觑夏穆生有些涨红的脸,说:“你转过来,我给你搓背。”
      夏穆生看不见陈菌的表情,无从判断她现在的心情,只好忐忑地转过身。陈菌见他犯错之后变得这么乖,好气又好笑地敲了一下他的头:“你怎么突然就有了愧疚感了?白天的时候不是很拽的吗?”
      夏穆生哼哼唧唧地说:“那是因为……我怕你拿着热水烫我。现在我又没办法反抗,只能对你稍微好一点,跟愧疚感没有关系。”
      陈菌看出来夏穆生的死鸭子嘴硬,她勾起嘴角,没有反驳,一边用力搓着夏穆生的后背一边说:“好,你识时务者为俊杰,一会儿也要乖一点,不然我真的拿开水烫你。”
      “那我告你虐待,去《H市日报》头版刊登文章说陈氏大小姐虐待夏氏继承人!”
      陈菌下手重了一点,夏穆生“哎呦”了一声,眼睛里又蓄起了一层水雾:“你报复我!”
      “你可真是娇气。”陈菌嘴上这么说着,搓到他被烫到的地方还是动作放轻。一时之间,小小的浴室里除了搓澡巾和肌肤接触发出的轻轻摩擦声之外,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夏穆生弓着腰等她搓完后背之后,立刻跳了起来:“好了!背搓完了,你可以出去了!”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陈菌帮他把花洒打开之后才走出淋浴间,夏穆生急不可耐地拉上淋浴间的门,一声不吭地背对着她把身上的泡沫冲掉。
      陈菌只当他是害羞闹脾气,嘱咐他不要自己随便碰调节冷热水的阀门之后,就打算出去给夏穆生找一床被子出来。但是在她关门之前,夏穆生叫住了她。他背对着陈菌,在哗哗的水声中闷闷地说:“你在我的衣柜里找一件能穿的衣服,你的衣服应该是湿了,就这么出去会感冒的。”
      陈菌怔了怔,心下突然一阵悸动,她赶紧定了定心神,关上了浴室的门。
      
      夏穆生的衣柜里装了很多男式的基本款衣服,陈菌挑了一件卫衣和一条有松紧带的沙滩裤,勉强穿了上去。夏穆生那边也洗完出来了,他简单擦了擦头发,湿漉漉的刘海贴在他的额头上,还往下滴着水,脸上红扑扑的。陈菌见状,赶紧上前把他领到床边坐下:“你的吹风机在哪里?我帮你吹一下头发。”
      夏穆生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在洗手池下面的柜子里……哎,你等等!”
      陈菌停住脚步,回头看他,夏穆生别过头,嘟囔着问:“你把湿衣服换下来没有?”
      看着小哈士奇关心却别扭的样子,陈菌没忍住,伸手揉了揉他还滴着水的头发:“我已经换上干净衣服啦,你放心吧。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给你拿吹风机。”
      夏穆生的头发不多,吹起来时间也不长。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洗澡水太热还是吹风机的风太暖,夏穆生脸上一直带着消不下去的红潮。陈菌把吹风机收起来之后,有些担忧地用手背贴了贴他的额头:“也不烫啊……怎么脸一直是红的,难道烧没退?”
      “我已经不发烧了!”夏穆生连忙说,刚说完就没忍住打了个小喷嚏。陈菌二话不说掀起被子把他塞了进去:“赶紧钻被窝吧,别在外头晃荡了,今天你早点睡,明天我7点来送你去医院。”
      夏穆生从被窝里伸出手,又白又瘦的小爪子在空中不断地摸索,好像要抓住什么,陈菌伸手握住他的手,夏穆生立刻紧紧拉住她:“我睡觉前要听故事。”
      “夏穆生你几岁啊!”陈菌惊了,“我6岁就不听睡前故事了!”
      “我,我22岁,但是我现在啥也看不见,我有听故事的权力!”夏穆生好看的脸上露出一种近乎耍无赖的神情,“你是我的护工,我可以叫你干任何事!快点,讲个故事吧菇菇。”
      陈菌实在没有办法,她坐在床头,把夏穆生的手窝进被子里,清了清嗓子,说:“那我讲一个哈士奇王子的故事吧。”
      夏穆生依旧拉着陈菌的手,睁着啥也看不见的眼睛认真听。
      “哈士奇王国有一个小王子,他有最蓝的眼睛,最响亮的叫声,还有最出色的扑咬能力,每次都能快速地弄散一整卷餐巾纸。大家都知道,小王子将来是一定会继承哈士奇王国的。”
      “可是哈士奇王国的宰相不喜欢小王子,因为他也想当未来哈士奇王国的国王。所以有一天,他往小王子的狗食盆里混进去一根有毒的棒骨头。小王子什么都不知道,他那天刚在外面扑完蝴蝶,累得直吐舌头,一回到宫殿就要吃东西。他把脸埋在狗食盆里,非常快乐地唏哩呼噜地吃,但是吃完之后小王子震惊地发现,他什么都闻不到了。”
      “一只失去嗅觉的狗是没有办法成为哈士奇王国的继承者的。哈士奇小王子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把自己关在小小的狗狗窝里不愿意出门,就连最喜欢的大棒骨都不吃了。”
      夏穆生像是心有所感,往被子里又缩了缩,小声问:“后来呢?”
      “后来呀……”陈菌眨了眨眼睛,“后来小王子的好朋友嘟嘟来找他……”
      “嘟嘟!”夏穆生瞪大眼睛,“是我的嘟嘟吗?”
      “是小王子的好朋友嘟嘟。嘟嘟是一只美国短毛猫,非常勇敢,她告诉小王子,在遥远森林里有一种可以让他重新获得嗅觉的草药,于是嘟嘟和小王子就收拾行李出发了!”
      “他们跨过了奔流的大河,越过了无边的沙漠,凭借智慧结识了守护遥远森林的精灵,精灵带领他们寻找到了草药。小王子吃下草药之后,立刻就能闻到了花香,还有他行李中大棒骨的味道。精灵还送了他们一个魔法飞毯,小王子就和嘟嘟一起坐着飞毯回到了哈士奇王国。小王子通过他灵敏的嗅觉查出来当初投毒的就是宰相,于是他骑着魔法飞毯,和嘟嘟一起打败了宰相,成功登上了王座,成为了哈士奇小国王。”
      夏穆生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他憧憬地说:“真好啊……但是,最后嘟嘟呢?嘟嘟怎么样了?”
      “嘟嘟……嘟嘟是美国短毛猫王国的公主,她回去做女王啦。”陈菌胡诌道。
      夏穆生认真地说:“嘟嘟一定很喜欢哈士奇小王子,我觉得他们应该结婚。”
      陈菌:?
      等等,这个已经跨越种族了吧!
      “嘟嘟可以和小王子结婚,他们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夏穆生有一点困了,他打了一个呵欠,眼角沁出一滴泪,“我还要听故事!”
      “一个就够了,我不讲了。我要走了。”陈菌想松开手,但是夏穆生紧紧拉着她,不让她离开:“我还要听!”
      陈菌啧了一声,想了想,说:“那我讲一个我上学时候的故事吧。”
      夏穆生乖乖巧巧地听。
      “医学院的基础楼负一层放着尸体,这件事所有学生都知道。”
      陈菌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干尸用蛇皮袋子装着,躺在铁柜子里。而用于解剖的正常尸体在福尔马林的池子里泡得发白发胀。他们都静静躺在基础楼的负一层,等待在需要的时候,有人开启他们面前的柜门……”
      夏穆生有些发抖。
      “有一天,有一个学生白天躲在基础楼背书。正值期末,课业压力前所未有地重,他需要背完整整500页的4本教材。因为这个,他躲到了解剖实验室,靠着标本柜,念念有词地背起了《生理学》。”
      “他背啊,背啊……从日上三竿背到了太阳西斜。一大早就起来背书的学生觉得很困倦,就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儿。醒来之后,太阳已经落山,窗外和屋里都一片漆黑。他点亮手机的手电筒,却听见了一阵不该属于这边的声音。”
      “他趴着的桌子下面发出一阵抓挠声,就像有人在用指甲扒着铁门。学生哆哆嗦嗦地往下看,发现他身下的桌子……其实是一个用来放尸体的放平的铁柜子!”
      夏穆生抖得太厉害了,陈菌不得不摁住他,强行继续把故事讲下去。
      “学生果断地采取了行动。他跑到教室前方去摁吊灯的开关,没想到灯完全不亮。他冲出教室,去大门口找值班的大爷。学生在走廊上飞奔,四下一片寂静,仿佛这栋基础楼像一栋死楼,没有一个活物存在。”
      “果然,门口的值班室也空无一人,大楼的正门也被锁死,学生捶了捶大门,绝望地发现他被关在这栋诡异的基础楼中,可能今晚出不去了。”
      夏穆生的上下牙关都在喀喀喀地响:“那后、后来呢?”
      陈菌平静地说:“后来,他回到解剖实验室,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就着灯光继续背他的《生理学》。背到困了,他就继续趴在那个发出声音的柜子上睡一会儿,醒了就继续背。一直背到手机没电,他才安心地躺在柜子上睡了一觉。”
      夏穆生很震惊:“什么事都没发生吗?”
      “什么事都没发生。”陈菌说,“第二天解剖教研室的老师来上班,吃惊地在实验室里找到了他。学生和老师一起把那个古怪的柜子打开,发现那个柜子里竟然莫名其妙地被关进了一只鸟,因为频繁地撞击柜门,鸟都有点蔫了,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飞走。昨天学生醒来得太晚,实验室已经断了电,门卫大爷也下班了。所以他不光十分安全,还很幸运地多背了两章《生理学》。”
      夏穆生:………………
      你们医学生,牛逼。
      “好啦,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不存在鬼,也不存在什么灵异现象。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吓自己。”陈菌给夏穆生掖好被角,“已经听了两个故事了,你真的要睡啦。我去关灯,你好好休息,明天7点我来接你。”
      夏穆生哼哼唧唧地拉着陈菌的手不让她走:“你再陪我一会儿……”
      陈菌叹气,不过很快,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这样吧,我把我的号码存在你的手机里,然后我用你的手机给我拨一个电话,你睡觉的时候就把手机放在枕头边上。我不会把电话挂断,如果你害怕,或者有什么事……就可以在电话里跟我说。我会一直听着的。”
      陈菌把手机放到夏穆生手里,小少爷把头拱出被窝,头顶有一撮毛毛翘了起来,他把手机贴在耳边,小声说:“喂,喂,菇菇能听见吗?”
      陈菌憋笑,把自己的手机拿起来,似模似样地说:“喂,我能听见,夏小少爷有没有乖乖睡觉呀?”
      “我有点不想睡……”夏穆生委委屈屈地说。
      “不想睡也要睡啊。”陈菌蹑手蹑脚地退出房间,关上灯之后轻轻带上了门,“你的烧刚退,需要继续好好休息。”
      司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陈菌顶着他诧异的目光,穿着夏穆生衣柜里的衣服淡定地上了车,继续跟他打电话:“你今天要是睡不够,明天去医院也会没精神的。”
      “我是病人,去医院本来就不应该生龙活虎。”夏穆生的歪理一套又一套,他在那头好像翻了一个身,贴着麦克风口撒娇,“你再陪我聊聊天嘛!”
      陈菌叹气:“有什么好聊的呀?”
      “之前我爷爷说,陈家的闺女是去国外读的工商管理,怎么你是学医的呢?”
      陈菌转了转眼珠:“你猜我到底是学的什么?”
      夏穆生长长地“唔”了一声,说:“我猜……我猜你其实学的就是工商管理,学医什么的是你骗我的!”
      陈菌看向车窗外,夏家和陈家的别墅都在郊区,外面一片漆黑,只有路灯静谧地亮着。她望着一片寂静,心情却前所未有地好了起来:“是吗,那我明天不带你去看病了,毕竟我其实一点也不了解医院嘛。”
      到达陈家大宅之后,陈菌下车打开自家大门,陈妈妈听见动静之后特地从楼上跑下来见她,结果只看见陈菌穿着一身宽宽松松的男式衣服,一脸甜蜜(?)的微笑拿着手机在打电话。陈妈妈小声叫住陈菌,指指她的手机,用口型问:“是谁?”
      陈菌用口型回复:夏穆生。
      陈妈妈:!!!
      
      当晚,在国外陪着继女夏文君处理业务的夏氏董事长夏朝文收到了一条神秘短信,一查,竟然是陈氏企业董事长夫人陈太太发来的。夏朝文扶了扶眼镜,认真读完之后险些从沙发椅上滑下去。
      “文君啊,爸爸不能再陪你了,明天我就回国,这些事情你慢慢处理。”夏朝文立刻给秘书打电话,“小杨,买机票,我明天就要回国!”
      原本想再拖住夏朝文几天的夏文君不明白出了什么事,她连忙走到夏朝文身边,抓住他的胳膊企图撒娇:“怎么了,爸爸?不是说好要再帮帮我的吗?”
      “穆生出事了,我得回国去看看他!”
      “啊,哥哥他不是只是发烧吗?过两天就能好的,爸爸你也别太担心啦。”夏文君根本没让人把夏穆生失明的事情告诉夏朝文。
      夏朝文捏了捏鼻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但是嘴角却慢慢地翘了起来,很快就扩散成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不是生病的这件事……你哥哥,穆生他……”
      
      陈氏大宅,陈妈妈给夏朝文发了短信之后,兴奋地冲回房间,对眯着眼睛看养生视频的陈爸爸说:“我刚才给老夏发短信,把好消息告诉他啦!”
      “什么好消息?”陈爸爸懒洋洋地问。
      “菌菌和夏家的那个男孩子,夏穆生,谈恋爱啦!”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在思考要给我们的男主角取个什么昵称……陈菌叫菌哥哥或者菇菇,他叫……
    夏狗狗?
    菌哥,狗妹?
    等等我到底在干什么啊(摁住躁动的自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