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治反派不服[快穿]》沙茶茶酱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20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傲娇盲少俏护工(四) ...

  •   现在的医院基本上都实装了网络挂号服务。陈菌叫了外卖之后,就坐在客厅沙发上鼓捣网上挂号的事。夏穆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神通广大地把嘟嘟逮住了,抱着有点不情不愿的猫主子慢慢走下楼,皱着鼻子喊:“陈菌,衣服是不是要洗好了?赶紧晾一下!”
      “知道了,知道了。”陈菌摆手,“我在帮你挂号呢。”
      夏穆生听到这个有点开心,他抓着嘟嘟的肉垫捏了捏,但是表面上没表现出来,反而开始抱怨:“我饿了,晚饭呢?”
      “我叫了外卖,是寿司,这个你吃起来方便,一口一个。”陈菌实在是研究不明白这个挂号app,最后她选择把装死的系统戳起来,让它帮忙。终于系统嘤嘤嘤哭着黑了医院的系统,帮夏穆生挂上号了。陈菌满意地长叹了一口气,“好了,我去晾衣服了,你来沙发上坐一会儿吧,我给你放有声书听。”
      陈菌走到楼梯下,揽着夏穆生的双臂,慢慢护着他走向沙发。夏穆生总觉得他像是被陈菌环抱在怀里,手上摸着猫的动作都有些僵硬,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很快。直到坐下,他都有点飘飘然,陈菌问他要听什么有声书的时候他都没回应。
      陈菌撇撇嘴,以为小少爷又在闹别扭,自作主张给他选了一个种田文,打算让他听听,佛系一点,别那么怨念深重的让她费心消除。
      夏穆生往沙发里一窝,手上撸着猫,开始听有声书。这本小说的名字叫《极品小医女》,陈菌看了简介,说这是一个医女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成为当代最好的大夫的故事,开头小姑娘就在勤勤恳恳地种草药、背穴位名称,这种种田风应该能让夏穆生安分一点。这么想着,陈菌放心地走开了,去阳台晾夏穆生的衣服。
      夏穆生三心二意地开始听有声书。故事里的主人公小医女的确是个很勤奋的姑娘,但是她也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她在感情上非常别扭,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感情,面对她喜欢的锦衣卫,她表面上装作很凶很嫌弃,实际上心里特别想接近他,每次和他说话之后都特别高兴。
      夏穆生突然觉得这一对的相处模式好眼熟。
      呃,果然……还是……
      陈菌就是小医女那种类型的吧!
      一定是这样,夏穆生越想越觉得正确,他这么优秀的一个人,陈菌一定是喜欢他,所以才莫名其妙地扔下自家的大公司不管,跑来当他的小护工!恶声恶气也是因为她别扭,不知道怎么表达!
      唉,真是的,喜欢就要坦率地说出来嘛,夏小少爷又不是什么不解风情的魔鬼直男。
      陈菌在阳台晾着衣服呢,突然就收到系统的消息:【任务目标怨念值下降,目前怨念值65%】
      陈菌:???
      “夏穆生!”陈菌喊他,“你来一下,帮我晾床单!”
      夏穆生“哼唧”了一下,把嘟嘟放到沙发上。猫主子悠哉地开始舔毛,顺便嫌弃地瞥瞥它的夏小少爷乐颠颠地走向阳台的背影。
      陈菌没等夏穆生走出几步就赶紧来扶他,稳稳地把他牵到了阳台。夏穆生感受到了阳光的温度,矜持地伸出手:“被单呢?”
      “你拉着这两头。”陈菌把被单的两角放进夏穆生手心,“你抓紧了啊!”
      夏穆生点点头:“行。”
      陈菌后退几步,用力把床单抖开。夏穆生听着湿被单在空气中发出的“啪啪”响动,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把被单抖开之后,陈菌把另外两角也交到夏穆生手里,让他抻平胳膊,她拿着夹子把被单夹起来,然后用晾衣杆把被单挂到了晾衣架上。
      “好啦,被单这就晾完了。”陈菌捶捶腰,“走吧,我们回房间。”
      陈菌牵起夏穆生的胳膊,夏穆生原地踌躇了一下,小声说:“你是不是忘了说什么?”
      陈菌一头雾水:“啊?”
      “我帮了你的忙,你是不是该说什么?”夏穆生“好心”提醒。
      陈菌这才想明白,结果想明白之后又想打人了:“……你在等着我说谢谢吗?”
      “诶,这就对了。”夏穆生很满意,“以后要坦率一点啊,菇菇。”
      陈菌一下子停下来:“慢着,菇菇是什么?”
      “你不是叫陈菌吗?菌就是菇,叫你菇菇多有意思。”夏穆生笑起来莫名像柴犬,“菇菇!”
      陈菌把他往餐桌椅子里一塞:“好了,外卖打我电话了,你消停坐着吧!”
      夏穆生托着腮傻乐,越想越觉得自己给陈菌取的外号形象极了!
      
      吃饱喝足之后,陈菌收拾东西,夏穆生又听了一会儿有声书,没过多久就打着呵欠说自己困了,要上楼洗澡睡觉。陈菌于是上前扶着他上楼,好好地把他送进卧室。夏穆生的卧室自带卫浴,陈菌一开始还有点不放心,问他能不能自己给自己洗澡,结果夏小少爷拍着胸脯保证说他这点自理能力还是有的。于是陈菌带着隐隐的担心,去隔壁嘟嘟的房间看看猫主子怎么样了。
      嘟嘟精神头还可以,它正坐在窗台上看外头的月亮,蓬松的尾巴荡在窗台下面,时不时弯一弯尾巴尖儿。陈菌轻手轻脚地开门,对扭头看她的嘟嘟打了个招呼。
      嘟嘟轻巧地蹦下地,肉垫和木地板接触发出“噗哒”的一小声。陈菌摸了摸蹭过来绕着她小腿兜圈子的嘟嘟的头,小声问:“嘟嘟,你现在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嘟嘟“喵”了一声,走到猫食盆前,抬起头用绿色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陈菌。陈菌的心柔软下来,忍不住又摸了摸它的背,嘟嘟把背拱了起来,“呼噜呼噜”地从嗓子眼儿发出回应。
      陈菌给它倒了满满一盆猫粮,又添上新鲜的水。嘟嘟埋头吃了起来,陈菌盘腿干脆坐到了地板上,一下一下轻柔地摸着嘟嘟软乎乎的背毛,爱怜地看着这只被卷入豪门争斗的无辜猫咪。
      唉,豪门真是辛苦,连猫都会变成勾心斗角的工具!
      嘟嘟不知道陈菌心里的复杂波动,只顾着埋头苦吃。陈菌叹了一口气,这时候她的手机“叮铃”响了一声,拿出来一看,是陈妈妈问她晚饭回不回来吃。陈菌斟酌片刻,刚想回复说她和朋友出去吃饭了,陈妈妈紧接着第二条消息发了过来:“妈妈听说了,你今天去见了夏家的那个夏穆生?”
      陈菌有点愣,心说她消息可真灵通。
      [大喷菇]:“你怎么知道的?”
      [轻舞飞扬]:“你就别管妈妈是怎么知道的,啊呀我们菌菌真是开窍了,知道主动考虑谈恋爱的事情了,蛮好蛮好,妈妈支持你呀!”
      [大喷菇]:“妈,不是你想的那样……”
      [轻舞飞扬]:“今天是在和夏穆生一起吃饭吧?以后多和人家小伙子相处相处啊!那妈妈叫家里的阿姨以后都不给你留晚饭了!”
      陈菌:……
      这是什么妈!
      陈菌把大拇指放到屏幕上,刚打算用自己的九键究极输入法指速和陈妈妈“讨论讨论”什么叫私人生活,突然,隔壁传来一声痛苦的叫喊。
      陈菌立刻站起身,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就冲进夏穆生的卧室。她脚底有些打滑,还没站稳就匆匆打开卫生间的门,着急地叫道:“夏穆生!你——”
      眼前的一幕让陈菌罕见地失语了。
      夏穆生跌坐在淋浴间里,淋浴喷头自顾自地淅淅沥沥喷洒着水珠,而他□□地蜷缩在淋浴间的角落里,被打湿的黑发贴在额头和脸颊上,还有一缕挂在他的嘴边,而后背雪白的肌肤上红了一大片,显然是被烫到了。夏穆生无神的双眼中也蓄起一汪泪,他的头转向陈菌的方向,有些哽咽和气恼地说:“你……你出去!你不许看我!”
      陈菌勉强从看到夏穆生身体的僵直状态中恢复过来,叹了一口气:“被烫到了?”
      夏穆生咬住下嘴唇:“我自己会关水龙头!”
      陈菌摇摇头,拉开淋浴间的门,伸手帮夏穆生把水龙头关掉:“我一会儿出去一下,你把内裤穿上,我帮你搓背。”
      “我说了不需要你——”夏穆生整张脸都红了。
      陈菌已经从架子上把他的裤子递给他了:“穿上。明天你还要去医院,总不能带着一身的汗垢去吧?”
      陈菌和夏穆生僵持了一会儿,夏穆生两只手都挡着下面,身上的水还没有擦干,没关严的门缝里溜进来一缕风,吹得他一激灵,打了一个小喷嚏。
      “别冻感冒了。”陈菌把裤子又往前递了递,“穿上吧,快点洗完就上床休息了,我也好下班。”
      夏穆生这才不大情愿地接过裤子,小声说:“那你出去,不要看我。”
      陈菌弯了弯嘴角,有些轻快地说:“好,我不看你。”
      她关上卫生间的门,背对着墙壁偷偷地开始笑。
      啊,满脸通红害羞的小少爷真是太可爱了!
      没过多久,夏穆生的声音就闷闷地从门里传来:“你进来吧。”
      陈菌赶紧调整好表情,摁下门把手进去。夏穆生果然已经穿上了裤子,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像一只被强行从窝里抱出来、委屈巴巴任人摸头的小哈士奇。陈菌脱掉外套,走进淋浴间,拿下花洒之后对夏穆生说:“来吧,我开水龙头了,一会儿我调试一下温度,你要是觉得水温合适,你就告诉我。”
      陈菌先自己试了试水温,然后把花洒对着夏穆生的小臂开始冲洗。夏穆生抿着嘴,眼帘低垂,半晌都没说话。陈菌不得不问他:“这个温度合适吗?是冷还是热?”
      “冷了!”夏穆生硬邦邦地说。
      陈菌微微调整了一下,夏穆生立刻又说:“热了!”
      陈菌不得不继续微调,但是每次只要她一碰把手,夏穆生都不满意。一直调整了大约十次,夏穆生这才松口,施舍一般地说:“好了,给我洗头吧!”
      陈菌反复告诉自己要忍耐,然后伸手去碰夏穆生的后脖颈:“你低一下头,我碰不到你的头顶。”
      夏穆生小声嘀咕了几句,似乎是在叨咕陈菌矮之类的,但还是乖乖地低下头,把发心都展露在她的面前。陈菌一只手举着花洒,用温热的水流冲洗着他乌黑的软发,另一只手按在他的头顶,轻轻拨弄他的湿发,争取让每一根都浸到水。冲了大约2分钟,陈菌关掉水龙头,伸手去够架子上的洗发水。
      夏穆生依旧乖乖低着头,陈菌往手心挤了葡萄大小的一坨洗发水,先轻轻揉搓出泡泡,这时候洗发水的柑橘香味就已经散发了出来,陈菌愉快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打出来的泡泡往夏穆生头发上揉。
      夏穆生的头发不少,而且很软。陈菌用指腹轻轻地摁揉着,顺手也按摩着他的头皮。夏穆生滑溜溜的头发带着泡沫从她指缝里穿过,陈菌挑起一缕搓了搓,看着柔顺的黑毛毛从她手心滑落,心里有一种给温顺的大型犬洗澡一样的愉悦感。
      不不不,夏穆生才不是那种温顺的大型犬呢!
      陈菌晃了晃脑袋,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洗头上。夏穆生还在享受按摩头皮的服务,舒服得都快哼哼了。陈菌见他这只大哈士奇这么乖巧,也有一点欣慰,低声说:“我要把泡沫冲掉了。”
      夏穆生点了点头,有一坨泡泡随着他的动作掉了下去。陈菌忍住笑,拿下花洒,顺手把手上的一点泡沫点到了夏穆生的鼻子上。
      “你现在像白鼻子驯鹿!”陈菌笑着说。
      夏穆生瘪着嘴用手背去擦,因为担心泡沫被冲进嘴里,他不敢说话,但是擦完之后他立刻撩水去袭击陈菌。陈菌连忙闪避,但是淋浴间空间不大,她避无可避地被潮湿了衣服。
      “夏穆生!”陈菌丧气地喊他的名字,“我今晚还要穿着这套衣服回家呢!”
      “陈大小姐又不缺衣服!”夏穆生趁花洒移开之后说,陈菌立刻用水流去冲他,夏小少爷只能乖乖闭嘴。
      陈菌有些自暴自弃,她把花洒重新挂好,也不管自己会不会被淋湿了,低落地从架子上随手拿了一瓶沐浴露和一条搓澡巾,低头去打泡沫。
      夏穆生半天没听见陈菌回答,小心翼翼地问:“喂,菇菇,怎么啦?”
      “你不会真生气了吧?”
      陈菌懒得理他,只想赶紧给他洗完,赶紧让司机来接她。
      “那个……”夏穆生突然向前迈了一步,凭借听力辨别出陈菌的位置,伸手抓住她的胳膊,“一会儿……你也洗个澡吧。我把我的衣服借给你,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