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003
      
      停歇了片刻,枪声再度响起。
      
      子弹疯狂倾泻,弹壳坠地的声音密集如同暴雨,机/枪的扫射声震耳欲聋,分辨不出到底有多少枪口在同时喷射,楼层在枪声中隐隐震颤,一组组武装人员不断赶向交火地点,内线充斥着或者愤怒或者惊恐的喊声,混乱得仿佛在和一整支特战队伍交战。
      
      杰拉德坐在办公桌后,盯着面前屏幕上显示的监控画面,脸色阴晴不定。
      
      监控无法准确重现之前发生的所有事,但在他看来,一切似乎是从他的儿子又一次试图逃跑开始的。
      
      他走出门时,杰拉德就收到了消息,和以往一样,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甚至连眼角都没抽一下。
      
      他的孩子,只是他精心挑选的羔羊。他的一切都是属于自己的,血、骨、肉,无一例外。等到他准备好,他会吞吃他的全部价值,细细地咀嚼消化,将他的一切吞吃干净。
      
      在此之前,他完全可以把他当成一个小小的乐子。
      
      这些念头气泡一样转瞬即逝,杰拉德继续在宴会上谈笑风生,漫不经心地等着宴会结束,等那时再去享受自己的狩猎。
      
      但随着时间推移,事态的发展逐渐不对劲起来,似乎上一秒他才刚知道他的儿子不见了踪影,下一秒充斥耳边的就只有爆炸声,随着通讯器在火中损毁,忽然间所有声音都从他耳中消失,只余寂静。
      
      杰拉德隐隐感觉事情似乎脱离了控制,他和宾客告别,放下酒杯,大步走出宴会厅,再度接通小队的通讯,不等开口,激烈的枪声在耳畔炸响。
      
      “发生了什么事?”他耐着性子问。
      
      对面一时间没回答,队长正在大声下令,让队员不要停止火力压制,斥责的声音几乎压过枪声,如果不是杰拉德就在内线的这一端,恐怕听不出他声音里隐藏的惊颤。
      
      如果是往常,杰拉德会皱眉,但现在他无暇关注这点小事——不知为何,在杂乱的枪声里,有一道枪声让他格外分心。
      
      在队长的命令下,所有枪口都对准了同一个方向扫射,按理说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集火下幸存,然而那个方向,时不时会响起一声枪响。与武装队员相比,那道枪声显得突兀而凌乱,像是初学者在笨拙地尝试,但每一次那声枪声响起,这一侧就会传来一声倒地的闷响,队长的吼声似乎也越发失态。
      
      “B3小队B4小队!催眠瓦斯!”
      
      “火箭/筒搬过来!”
      
      “不要让他接近……躲开!躲开!”
      
      任谁都能听出局势有多混乱,这样的发展已经完全超乎了杰拉德的预料,他加快脚步闯入自己的办公室,监控视频很快出现在屏幕上,一连串黑屏中,有一处交战的画面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画面放大,一端是且战且退的武装小队,一具具人体不断倒下,大理石地面上歪歪斜斜涂抹了一地血浆,另一端却只有一道孤零零的人影,歪歪扭扭端着枪,踏过血泊一步步走来。
      
      子弹不断在他身上制造出可怖的伤口,但短短几秒钟,这些伤口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有一张无形的巨口吞噬了一切,他的身体不断被撕裂又不断愈合,来不及愈合的血肉仅仅靠着脉络支缀,看上去就像是支离破碎的血影。
      
      这样实力对比极度不平衡的交战并没有持续多久,武装小队就选择了撤退,画面里只剩下了血泊中交叠的尸体。
      
      血泊的另一头,人影拖着枪走过来,走到监控的下方时,像是察觉到了杰拉德的视线,突然抬头。
      
      他们对视一秒,那满是鲜血的脸上慢慢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笑容。
      
      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抢,枪口对准监控探头,一枪点爆!
      
      碎裂的镜头仿佛刺痛了杰拉德的眼球,他低吼一声,像是被击中一般猛地向后摔去,撞在椅背上,浑身冷汗直冒,瞬间浸透了衣服。
      
      他认出了那双眼睛。
      
      不等他去思考,屏幕上的画面一个接一个黑下去,杰拉德慌忙看去,却来得及看见黑影掠过一幅幅画面,监控探头依次爆开。
      
      毫无疑问,不管那到底是什么,那东西——正冲着他来。
      
      恐惧无法控制地在心里炸开,杰拉德手忙脚乱地按下按键,联络自己的安保团队,迫不及待地吼道:“全部到我的办公室外,现在!”
      
      无人回答,对面响起一声轻笑。
      
      笑声犹如一捧冰水,沿着他的头皮浇下去,寒意渗入脊髓,刹那间,杰拉德全身的血都冷却了下来,遍体生寒。
      
      他听见门外远远地传来惨叫声和枪声,黑暗如潮水般吞噬了屏幕上的每一处画面,最后的画面是他的办公室门口,血红从画面下方攀爬上来,向着办公室的门蔓延,杰拉德死死盯着血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出现在画面边缘。
      
      “砰!”
      
      门外响起枪声,屏幕上画面倏地黑了下去,杰拉德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握紧手中的枪,一把拍下桌上的按钮,金属门从上下升起,“喀嚓”一声,锁死了办公室的入口。
      
      漫长得让人难以呼吸的死寂。
      
      有人轻轻叩门,三声。
      
      ……
      
      作为一直被关在家里的小朋友,奥格当然是不会用枪的,很巧,叶槭流也不会。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紧急对着奥格捡到的枪研究了一下,靠着新出现的视野摸清了用法,把操作要点告诉了奥格,接下来就是练枪时间了。
      
      “我……可能会失手……”奥格对叶槭流很有信心,对自己就成了信心的反义词。
      
      “没关系,你可以尽情尝试。”叶槭流倒是淡定。
      
      以奥格现在的状态,就算中枪也只是身体融化成血,呼吸间就能够复原,后坐力更是不成问题,手断了也就是一秒钟修复的事,相比起他的敌人,基本算是开了无伤模式,唯一的问题就是准头不行,不过距离这么近,倒也不至于打空。
      
      而在叶槭流插手后,这也不再是问题,瞄准的瞬间,他的视野里自然浮现出准星,只要把视野共享给奥格,最后的问题也解决了。
      
      校准,扣动扳机——
      
      “干得不错,换个目标,再试试。”
      
      看到奥格命中,叶槭流也很有成就感,当即满口不绝夸奖小朋友。
      
      奥格低低地“嗯”了一声。
      
      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叶槭流能感觉到他心里扑通跳跃的兴奋,很有想要表现给叶槭流看看的跃跃欲试劲头。
      
      他每分每秒似乎都在蜕变,原本被封闭在心里的什么东西逐渐萌芽,向着不可知的方向竭力成长。
      
      敌人接二连三倒下,叶槭流自己试了几次,教会奥格如何开枪,就继续挂机研究路线去了。刚睁眼就被神经病一通S&M,他可没打算这么简单就放过对方。
      
      他自带数据视野和地图,和奥格的沟通又是在意识里完成的,不存在延迟,而奥格俨然是个优秀的挂机脚本,把叶槭流的命令执行得分毫不差,这两项加起来,在敌人眼中,他就仿佛开了挂一样。
      
      目标在这一层横扫,他们紧急赶来,找一圈也没找到目标,内线忽然枪声一片,目标不知何时转移,在楼梯那边从天而降,哒哒哒一通扫射,楼梯那边顿时血流成河。
      
      他们把目标堵在走廊里,目标就干脆不闪不避,子弹用完了换匕首,走两步又捡到了弹匣,倒下的敌人全部成了他的武器库,他们只能搬来火箭/筒,刚架好,忽然对面滚过来一枚手榴弹……
      
      打爆监控探头,切断敌人的视野,在叶槭流的操控下,他们一路杀上了奥格他爹所在的楼层,路上的敌人被杀得人仰马翻,等到了办公室门前,已经看不到任何武装人员,不过叶槭流知道,boss的身边不可能不留人,起码还有一场激斗。
      
      隔着厚重的金属门,黄色的人名依旧清晰可见,叶槭流确认完敌人的位置,敲了敲门,接着让奥格身形融化,血从缝隙渗透进门里,轻而易举穿越了堪比银行金库的防护层。
      
      血无声浸透了地毯,在血腥气弥漫开之前,叶槭流潜到一个武装人员身后,重新变回人形,轻易扼断了他的脖子。
      
      他夺下对方的枪,趁着房间里的所有人猝不及防,抢先向着四周扫射,霎时间枪声大作,碎屑横飞。
      
      等枪声停歇,房间里只剩下了浓重的血腥气息,叶槭流呼出一口气,看向办公桌后握紧枪的男人。
      
      他看过来的眼神充满了迷惑和不敢相信:“你怎么会……明明你……”
      
      这个眼神看得叶槭流一阵神清气爽,就差吹口哨。
      
      对面的男人明显无法接受这样的局面,他的面孔陡然狰狞起来,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儿子,连连开枪。
      
      大口径子弹直接洞穿了肢体,把对面的少年打得向后趔趄,血浆飞溅,染红了天花板和吊灯,杰拉德一边开枪,一边声嘶力竭地怒吼:“你怎么敢!你这个愚蠢的劣等品!”
      
      他无法相信眼前的景象,他全部的追奉和信仰,他渴求了那么那么久……他以为他才是手持猎/枪的猎人,然而他的猎物,他的羔羊,居然敢于反抗,甚至拥有了他梦寐以求的力量……!!!
      
      他形似疯狂地一次次扣动扳机,忽然发出一声惨叫!
      
      枪声戛然而止,他的左手软软地垂了下去,血从肩上的血洞向后喷溅,洒在玻璃上。
      
      坍塌的血红不断蠕动,再度聚合成人形,少年看着捂住肩膀痛呼的男人,眼睛一眨不眨。
      
      他慢慢移动枪口,对准杰拉德,再度扣下扳机!
      
      什么也没有发生。
      
      ——刚才的扫射消耗掉了弹匣里的子弹,刚刚的子弹就是最后的一枚。
      
      新的武装小队正在赶来,杰拉德也注意到奥格的枪里已经没有了子弹,他喘着气笑起来,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满是疯狂。
      
      “你以为你赢了吗?不,我才是猎人!我会杀死你,吃掉你的全部价值,让你成为我的一部分……”
      
      叶槭流的确没注意到续航问题,不过现在局势大好,他也不怎么担心,直接把枪当烧火棍一棍给神经病开个瓢都能解决他。
      
      他正要上前,忽然听到了奥格突兀的笑声。
      
      “不,的确是我赢了。”
      
      看啊。奥格愉悦地想。
      
      这场狩猎的赢家只会是他。主的手牵着他的手,是祂掌控着这场狩猎,也充当着他的导师,为他展现更多的可能,也指导他如何拯救自己,而一切……如此简单。
      
      被死亡阴影压制的情绪在奥格的心底飞速滋长,但这一次,他没有控制,只是放任它在心中肆意蔓延。
      
      他爆发出一阵大笑,面对眼前颤抖的男人,声音满是扭曲残虐的快意: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眼睛吗?”
      
      随着他的话,墨绿色的桌面重新出现在叶槭流眼前,一张鲜红的卡牌从桌面上飞向天平的一端,卡面是一枚眼睛。
      
      ——奥格将他的左眼放上了天平。
      
      卡牌烧尽,奥格的左眼随之灰暗了下去,只剩下深蓝的右眼,明亮如同燃烧着幽幽火焰。
      
      一枚子弹在枪口里浮现,叶槭流回过神,猛地扣下扳机!
      
      “砰!”
      
      随着最后一声枪响,男人眼底的神情最终定格在了错愕和恐惧上。
      
      血洞出现在男人的眉心,他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直直向后倒去,摔向后方的玻璃幕墙,鲜血溅满玻璃,宛如盛放的花。
      
      这一枪仿佛带走了奥格的精神,奥格的意识陡然沉寂,似乎直接昏了过去,叶槭流甚至没来得及说什么,就重新接管了奥格的身体。
      
      叶槭流:“……”
      
      他迅速看了眼奥格刚才换取了什么,描述依旧看不懂,不过从效果来看,大概是能够将血变成武器,比如刚才的那枚子弹,也就是说,只要还有血,就不用担心枪里没子弹。
      
      这是什么氪命枪法……叶槭流越看越觉得奥格这是一路往着自残的方向发展了。
      
      事情到这里算是告一段落,剩下的就是想办法离开,不过叶槭流没打算原路返回,他很清楚出了门又是满满的敌人,就算他能杀进杀出最后也逃不了多远。
      
      他捡起奥格他爹手中的枪,对着玻璃幕墙开枪,几声枪响后,玻璃幕墙上绽开蛛网般的裂纹,子弹撞上去,“哗啦”一声,碎成了千万片玻璃碎片,边缘折射出微弱的闪光,倏地被狂风卷走。
      
      几乎同时,厚重的金属门重新打开,成群的武装分子冲进办公室,将房间里的情形尽收眼底。
      
      看到这些人,正准备逃跑的叶槭流停了下来。
      
      叶槭流认出了几个在奥格的记忆里见过的人。面对遍体鳞伤的少年,他们和所有人一样选择了无视,就算有人不忍,也会被同伴拦住,告诉他们这个孩子精神不正常,这些伤口都是他自己弄出来的。
      
      在他们的印象里奥格是什么样的?叶槭流回想。
      
      一连串记忆流过他的脑海,古怪,偏执,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经常伤害自己,令人毛骨悚然……让他们继续保持这个印象似乎也不错。
      
      他举起手中的枪,指向对面的人群。
      
      这一举动仿佛激起了连锁反应,一瞬间,所有枪口都对准了他。
      
      狂风灌进房间,少年被血染红的衣摆随风猎猎翻飞,冰冷的光在枪管上流转,忽然从人群上移开,毫无征兆地指向了自己。
      
      他爆发出一阵大笑,嘴里发出枪声:“Bangbangbang!”
      
      子弹飞旋着洞穿他的太阳穴,单薄瘦弱的身影凭空爆开,巨大的血花肆意飞扬,随着风消失在夜色之中。
      
      只余下那个肆意疯狂的笑容,久久停留在在场所有人的记忆中。
      
      ……
      
      完成这一系列操作,叶槭流也察觉到了一丝疲倦,在重新闭上眼睛之前,他勉强想了一下后续发展。
      
      不出意外奥格是能够逃掉的,最多是重新聚合成人形需要点时间,想从这么大的城市里找出一滩血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按照正常的逻辑,惹出这么大的事,之后他将会面临大规模的追捕,最好能够找个地方躲起来。
      
      如果这是游戏,不知道自己能拿多高的评分……
      
      他刚有个想法,眼前再度出现了之前的墨绿桌面,窗口里依旧是“创建你的密教”。
      
      【信徒奥格】的卡牌自动飞进卡槽,没几秒,几张全新的卡牌出现在窗口里,其中一张,卡面画着涂抹成绿色的神庙废墟,下面写着【教派总部】。
      
      另一张就不怎么美妙了,漆黑的剪影下方写着【邪名】。
      
      【作为一颗在神秘世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你获得了同行的关注,但或许会引来追踪者。】
      
      叶槭流:“……”算了,他都在搞密教了,名声没有就没有吧。
      
      他重新看向窗口,里面的文字也发生了变化。
      
      【你创建了你的密教。】
      
      【你呼唤生者,你悲悼死者,你击碎雷霆。你可以发现隐藏于重重历史中的奥秘,成为奥秘本身。】
      
      【世界终将坠落,但在那之前,你将不断向上攀升。】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呼唤生者,我悲悼死者,我击碎雷霆。——瑞士夏夫豪森市大教堂大钟铭文。
    ·
    我忍不住了,我一定要问问,现在这个文案,它,尴尬吗【】
    写它的时候我怕不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面爆笑出声一面脚趾抠圆明园!然而各方反馈都是一面哈哈哈一面说好!我震惊困惑不敢相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