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002
      
      绘制着左耳的卡牌从桌面飞到卡槽之中,随即如同灰烬般消散,一张新的卡牌出现在了卡槽里,金色的背景上,少年寥寥几笔勾出的面孔显得格外苍白,下方则写着卡牌的名字——“信徒奥格”。
      
      信徒……算了,听奥格刚刚说的祷告词也能明白为什么,这个少年明显是把自己当成了神,而且估计还是邪神。
      
      猝不及防经历了身份转变,新鲜出炉的邪神盯着卡牌,一时哑然,半晌才接受了自己的身份。
      
      他的视线落在奥格的卡牌上,相应的描述便出现在视野的右上角。
      
      【信徒奥格】
      
      【描述:奥格深知万事万物皆有其价值,于是他将自己的一切放上了天平。】
      
      【身份:你的学生、祭品、护卫、拥护者……也是你的所有物。】
      
      叶槭流:“……”
      
      不是他说,这明显就是邪神吧……这都直白地打上“祭品”和“所有物”的标签了啊!
      
      他越看越觉得心虚,赶紧略过这个往下看,终于看到了奥格所换取的力量。
      
      【特性:我的躯体开始融化,之后,我成为了流动的赤红。】
      
      光看字面意思实在搞不懂这是什么,叶槭流琢磨片刻果断放弃,打算等会再说,反正不管这是什么他们都是要行动的。
      
      他放开了对奥格身体的控制,果不其然,奥格很快重新掌握了身体,不过叶槭流感觉只要自己想,他随时能够再度接管奥格的身体。
      
      用游戏来比喻的话,就是奥格自己行动时叶槭流是在挂机,他控制奥格行动时是从挂机状态转为游戏状态。
      
      “感觉怎么样?”他问。
      
      重新获得身体的控制权,奥格怔了怔,手指慢慢摸上脖子,摸到手印后,他停下动作,微微低头,喃喃道:“我感觉身体……好轻。”
      
      “试试看。”叶槭流也不清楚情况,于是继续鼓励。
      
      奥格很听叶槭流的话,闻言握住床腿,只听见“吱呀”一声响,沉重的大床轻易被他拽离了原地。
      
      他飞快眨了眨眼,带着点不敢相信:“我的力气……?”
      
      嗯,看起来身体素质获得了加强,比正常成年人强许多……也不错,之前他还想着怎么智取,现在省事多了。叶槭流心下一安,将目光重新转向了他的新发现。
      
      刚才的桌面被他关闭,但和最开始相比,他的视野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房间里的所有事物上方都出现了一道淡淡的折线,折线指向物品的名称,目光落上去就能看到描述,就连奥格的身上也有折线,只不过【信徒奥格】这几个词是黄色,估计是用颜色来区分活人和死物。
      
      似乎只要他投下视线,就能够知晓世间的一切隐秘。
      
      简直像是有了信徒于是变强了……
      
      叶槭流收回视线:“你试过离开房间吗?”
      
      奥格从惊讶和迷茫中回过神,闻言乖乖回答:“是的,我有试过。”
      
      伴随着他的话,一段段记忆出现在叶槭流眼前:少年慢慢推开门,门外走廊上空无一人,他看了看左右,走出房间;他在走廊上行走,忽然听到脚步声;他向着电梯拼命奔跑,电梯门打开,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走出电梯,大手毫不犹豫地伸向他……
      
      小小的悬浮窗出现在叶槭流视野右上角,奥格一次次试图逃脱的记忆转化成了大厦的地图,只是因为他的逃跑过程总是很短暂,地图残缺得厉害,大部分区域都是灰色,需要叶槭流自行探索。
      
      从奥格记忆来看,这间房间并没有上锁,他似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在叶槭流看来,这点就很奇怪,他代入了一下奥格他爹的思路,很快就有了个猜测。
      
      对于猎人来说,狩猎死气沉沉的猎物没有乐趣可言,所以他要给猎物希望,让他觉得自己可能看到光……然后再剥夺他的希望,用猎物的惨叫为狩猎画上完美的句号。
      
      这座大厦就是他为奥格准备的猎场,所有安保人员都是心知肚明的猎犬,他有信心,无论如何,他的猎物都不可能逃出生天。
      
      哇,好一个变态。叶槭流简直想鼓掌。
      
      不过换句话说,在最开始,他会放任奥格逃跑,那些安保人员也不会追得很紧,这就给了叶槭流可操作的空间。
      
      “先离开房间。”他对奥格说。
      
      奥格听话地站起来,打开房间门,走出房间,站在走廊上左右看看,正打算向左。
      
      “向右走。”
      
      听他这么说,奥格收回迈出的步子,毫无迟疑地转向右侧,甚至没有问一句为什么。
      
      他似乎是按照字面意思理解“求你赐我安息在你的指引中”这句话的,叶槭流说一句他照做一句,一戳一蹦跶,比人工智能还听话,操作手感极佳。
      
      意识到这点,叶槭流干脆也省下解释的时间,直接指示奥格的行动。
      
      走廊右侧尽头有一扇隐藏的门,折线标着【工作间】,拉开门,密密麻麻的物品名称扑面而来,叶槭流点了几个让奥格拿上,装进工具箱,放在折叠梯上一起推走。
      
      推到离电梯间不远的地方,叶槭流停下,抬头看看四周,很快在天花板上找到了监控探头,他让奥格踩着梯/子爬上去,用胶带封住监控,一边计算安保人员赶来需要的时间。
      
      监控被封住,意味着接下来电梯前发生的一切对敌人来说都是未知的,叶槭流没有浪费时间,他在电梯门前的地毯上均匀撒了一桶有机溶剂清洁剂,确保浸透地毯,接着抬头分辨视野里的名称,很快他撬下一块天花板,隐藏在天花板上的结构随之暴露出来,空间足够把折叠梯拉上去。
      
      准备工作完成,叶槭流让奥格带着工具箱爬上去,重新安上撬下的天花板,安排好等下的行动,便隔着金属,静静注视下方的名称。
      
      渐渐地,叶槭流察觉到自己的心跳节奏变了。
      
      胸腔随着心脏的擂击震动,他感觉自己在发热,虽然奥格还不理解会发生什么,但这具身体似乎已经先一步兴奋了起来。
      
      呼吸带来的热气氤氲了他的视野。他在黑暗中安静地等待。
      
      片刻后,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一堆黄色名字从走廊一端涌来,在电梯前停下。
      
      发现目标消失后,为首的敌人没有迟疑,很快对着内线下达了命令。
      
      “注意,目标在33层不见了。”他说完,嗅了嗅空气,“怎么会有香蕉的气味……”
      
      话音未落,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撤退!”
      
      几乎同时,奥格点燃了打火机,将打火机从金属板缝隙丢了下去。
      
      明亮的火苗在空气中翻滚,坠入武装人员惊惧的视线,陡然爆燃开汹涌的火海!
      
      ——天那水,一种广泛使用的有机溶剂清洁剂,具有香蕉气味,经常用于溶解油漆,但其蒸气接触明火后,会直接发生燃烧爆炸。
      
      警报声在楼层中拉响,喷水器开始工作,喷洒的水流仿佛滂沱暴雨,暴雨中,熊熊火海沿着走廊迅速蔓延,烈焰如同潮水般奔涌。
      
      火海霎时肆虐开,血液在血管里涌动的声音充斥了叶槭流的耳朵,他感觉奥格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分不清是恐惧还是别的。
      
      叶槭流自己倒没什么感觉,他看了眼大火,打算就此离开。天那水燃烧后会生成一氧化碳,再加上短时间不会熄灭的大火,就算水雾能够减少蒸发,这里也不适合久待,趁着骚乱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他收回视线,无意一瞥,猛地看到奥格满手血红,仿佛浸没在了血中。
      
      一氧化碳中毒?不对……
      
      叶槭流定了定神,再度看去,果然看出了端倪,虽然看起来很惨烈,但那些血并没有流下去,而是覆盖在奥格的手背上,血液表面微微震动,就仿佛在高热中融化的蜡油——
      
      叶槭流忽然想起了有关奥格特性的描述。
      
      看起来就像是……在奥格受到伤害时,他的身体就会融化成血,从而获得伤害豁免。
      
      这样的话……
      
      之前的逃跑计划从叶槭流脑海中划去,他现在发现了更简单的通关方式。
      
      一道被火焰包裹的人形在火海中翻滚,滚到了叶槭流下方,叶槭流观察了下,位置正好。
      
      “看到他了吗?”他说,“结束他的痛苦,怎么样?”
      
      他准备的理由全没用上。听到他的声音,奥格不假思索地松手,让自己摔向火海。
      
      火舌吞噬了他的衣服,他的身形迅速融化拉长,赤红奔涌,将翻滚的人形彻底吞没。
      
      火海中,巨大的血影翻涌片刻,重新聚合成形。
      
      瘦弱的少年缓缓直起身,他穿上了武装人员的衣服,手中握着对方的枪,长发被烧得只到耳际,脚下的骨骸被烈焰染红。
      
      奥格没有去看脚下的骨骸,他低下头,用一种奇异而迷茫的神情注视着自己的手,仿佛第一次见到自己。
      
      他听到脑海中的低语:“你随时可以离开了。”
      
      “我随时可以离开。”奥格无意识重复。
      
      脑海中缥缈的声音似乎染了笑意:“但这就是你想做的吗?”
      
      这就是他想做的吗?
      
      在被关在这里之前,他被关在庄园的房间里,他从窗帘的缝隙往下望,看见他的父亲站在花园里,医生站在他的旁边,眯着眼睛听他说话,忽然两个人转头望向他的方向,医生的眼神糅杂了怜悯和惋惜,而他的父亲看着他,嘴角含笑。
      
      他终于找到时机从窗口逃出庄园,却在公路上被警察抓住,送回了庄园,他的父亲送走好事的警察,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向他,手中抓着电击项圈。
      
      鸟停在自己的窗台上,他在饥饿带来的眩晕里,不由自主地想,撕扯下羽毛后的血肉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
      
      杀死他,或者被他的欲望吞噬,选哪个?
      
      “往哪走?”他听见主温和地问。
      
      奥格闭上眼睛,虔诚地低声说:“追随您的指引。”
      
      他踏过火海,走向走廊的尽头。
      
      ——在上方,在某一层,他的猎物在那里,等待他加入这场狩猎。

  • 作者有话要说:  梯/子为什么会被和谐,救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