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斜阳 ...

  •   现在想来,那时的太宰治的的确确是被我吓到了。

      他很少有被吓到的时候,尤其是长大以后——中原中也总说他是垃圾中的垃圾,喜欢把别人的快乐碾碎,再一脚踹进苦难。

      “真没办法。”

      可九岁的太宰治却这么对我说。

      我泪眼朦胧地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他像是自暴自弃似的叹了口气。

      太宰治站起身来,他脚上的锁链摇晃,刚试着往前走了几步,却又因脖子上勒紧肉里的枷锁停了下来。

      小小的少年苦恼地歪了下脑袋,打了个响指。

      我震惊地看着锁链就这么从他身上掉了下来。

      太宰治走到我面前,像对待小狗那样摸了摸我的脑袋。

      “哟西哟西,别哭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那一瞬间,我眼前的水雾散去。
      在清明的视野中,我看到太宰治半垂着眼睛,对着我笑。

      于是我真的停止了哭泣。

      我感到疑惑,更感到不可思议。

      我皱着眉头问他:“你在做什么?”

      太宰治无辜地眨眨眼:“因为山口桑很伤心,让我想起了我被抓进来前那只被佐藤桑踹死的小狗。”

      ……

      我迟疑片刻,有些犹豫地开口:“我以为你讨厌狗。”

      太宰治轻轻地“嗯?”了一声。

      “唔……这么说来是挺讨厌的。”

      我深吸一口气,感到挫败:“算了。”

      我和太宰治较什么真呢。

      “不过山口桑刚才说的……”

      “虽然听起来完全不可信——啊,可能是山口桑说话的神情太过拼命的缘故吧。”

      我一顿,抬起头来看他时,太宰治恰好也在看着我。

      他低垂着眼睛,睫毛洒下一片阴翳,皮肤很白,眸色却很黑。

      太宰治整个人笼在轻纱般的光里,看上去有了些人气。

      我恍然发现,他身上的伤已经愈合,薄薄的一层痂脱落下来,在病态的苍白上划出一抹红痕。

      我听见太宰治轻轻笑了声。

      “能让我对这种不切实际的梦期待起来……”

      他垂下了搭在我脑袋上的手。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

      在那之后的两个月,父亲让我随他出了六次任务。

      我没逃过杀人的命运。

      山口一郎因此对我的喜爱与日俱增。

      人真的是种适应性很强的动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不再会因杀人而呕吐了。

      我觉得自己应该被抓起来。

      至少我十四年来的教育经历告诉我——我应该被绳之以法。

      但在横滨这座城市里,法律的存在简直比蚂蚁还要渺小。

      更别提现在的山口组比港口黑手党还要残暴不堪。

      我叹了口气,下巴陷进枕头里。

      人人都对我继承山口组充满了期待——但我清醒地知道,我不可能继承这个组织。

      从犯这个词已经太过严重了,我可不想变成主谋。

      直到佐藤树人告诉我父亲的情人怀了孩子的时候,我都是这么想的。

      我对未来充满了希冀。

      我想象着有一天,那个孩子诞生,他会取代我的位置,吸引父亲的目光。

      也许这么想太过恶毒,但我需要他代替我接受这份“无上荣光”。

      “奈奈子。”

      “嗯?”

      “再过一个星期就是你的生日了,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

      山口一郎坐在主位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和佐藤树人那个狗头军师的对话,转而把目光投向我。

      也许是山口一郎的目光实在太有压力的缘故,我下意识地就按他的话想了想。

      “算了。”没等我接话,山口一郎自顾自地咧开嘴笑,他脸上的那道新鲜的刀疤因此崩裂开来,鲜红的血渗得有些可怕,“老子的女儿,老子自己想。”

      我无语凝噎:“……您说的是。”

      山口一郎哈哈大笑:“佐藤说你最近进步得很快,下个月就能单独带队出任务了。”

      我惊得差点把手机的勺子折弯。

      “是老师过奖了。”半晌,我斟酌着开口。

      山口一郎不在意这些客套话,他挥了挥手,旁边的下属瞬间上前,将他面前的餐盘换了一套。

      我看着他站起身,走过我的时候像寻常父亲那样拍了拍我的脑袋。

      “干得不错。”他夸奖道。

      身后的雕花大门关上了,周围的人对我投来羡慕的目光。

      只有我知道自己差点被山口一郎拍成了脑震荡。

      脑震荡诶!!很痛的诶!

      我捂着脑袋,在心里默数三秒。

      三、二……

      “老师啊~”佐藤树人拖长了语调,开始了他的欠揍行为。

      我面无表情地手里的叉子对着他比划了一下。

      瞄准——发射!

      佐藤树人躲过了。

      好可惜。

      我惋惜地摇头,佐藤树人看起来却心情大好。

      他接过手下的报告:“不过啊,奈奈子,我很快就不是你的老师了。”

      我:“……太好了,你终于要死了吗?”

      佐藤树人:“诶!怎么这么说!好伤心!是同事啦同事!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怎么样,很期待吧?”

      我:“哈哈。”

      我敷衍地回应他,实际上却不太理解他的意思。

      但佐藤树人却神神秘秘地告诉我,我很快就会明白的。

      很快就会明白的。

      很快……

      父亲的情人流产了。

      议论这件事的还是同一波人。

      在这具身体生日的那天,山口一郎亲手剜出了他还未出世的孩子,送到了我的面前。

      那是一小团还未成型的血肉,没什么重量,只隐约可以看见蜷缩的形状。

      我掀开被褥就看见了“它”。

      它静静地躺在我的床上,陷进柔软的被子里,好像是在诅咒我这辈子都不得安宁。

      我痛苦地佝偻下背,想要尖叫出声。

      可父亲就站在我的背后。

      他告诉我——
      “我们的[小开膛手]有一个就够了。”

      他告诉我——
      “继承仪式已经通知了下去,各地的干部正赶过来。从下个月开始,你就是我正式的继承人。”

      他问我——
      “怎么样,奈奈子,对你的生日礼物满意吗?”

      ……

      我应该被绳之以法。

      “那小鬼呢?”

      “送去洗澡了。”

      “啧,真慢。”

      “毕竟是要送给大小姐的礼物,得好好打扮才行啊。”

      也许是太过痛苦的缘故,那时的我并没有听见周围的讨论声。

      但有人很快将我从漩涡中拉了出来。

      “奈奈子。”

      他喊我奈奈子。
      和父亲口中截然不同的奈奈子。

      我回过神来,对上太宰治的眼睛。

      他穿着熨帖妥当的黑色风衣,对我弯起了眼睛,单手搭在我的后背。

      “奈奈子。”
      “直起腰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2-01-18 01:36:31~2022-01-25 01:44: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濑更华子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