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斜阳 ...

  •   太宰治被佐藤树人抓回来的消息,我是第二天才得知的。

      我杀了人——以残忍的、压倒性的力量杀了人——兴许是这件事传遍了组织上下的每一个角落,原本负责看守太宰治的狱卒特地跑来告诉我太宰治的近况。

      佐藤树人坐在长长的餐桌的另一头,撑着下巴告诉我,这是大家向我效忠的形式。

      “哎呀,连我都有些嫉妒了呢。”年长的狐狸笑得轻快,佐藤树人刻意歪了下脑袋,扯着喉咙,用虚伪又甜腻的声音和我说话。
      “别担心,奈奈子。”他说,“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小鬼,所以刻意给他留了一口气哦。”

      佐藤树人又在嘲讽我。

      我啃着面包不想理他,他却短促地笑了一声,像是早有预料般地坐直了身子。

      “怎么样?我们奈奈子要去给那个小鬼送药吗。”

      我停下了动作,抬眸看了他一眼。

      佐藤树人无辜摊手:“诶,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嘛,难道你真看上了那个小鬼不成?”

      我:“你好烦。”

      “这可不行啊,你是我们的小开膛手,山口组未来的继承人可不能有喜欢的人。”佐藤树人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故作叹息。

      我把面包捏得变了形,开始思考一招把他爆头的可能性。

      “你只需要狗就行了。”

      啊,面包掉了。

      我的目光在那可怜的面包上停留了片刻,又缓缓地移到佐藤树人脸上。

      他的脸上还是那欠揍的微笑,手里摆弄着黑漆漆的枪,目光却十分冷淡。

      “这可是你父亲说的话。”佐藤树人又重复了一遍。
      他刻意放缓了语速,咬着舌尖,使尾音听起来那么缱绻温柔。
      “奈奈子,你要驯服野犬。”

      他用了“驯服”这个词,我不喜欢。

      但佐藤树人哪管我喜不喜欢呢,他不喜欢我,也瞧不起我,作为我名义上的“老师”,只想看我笑话。

      你看,他一看到我皱起的眉头,立马又把笑容扯大了些。

      “那么你呢?”我问。

      佐藤树人:“嗯?”

      那大概是我第一次鼓足勇气直直地和他对视,我捏紧了拳头,学着他的样子又重复了一遍,“比起太宰,你才更像狗吧。”

      那天像气球一样胀大的人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陌生的男人扭曲着表情,器官流了一地。

      我尖叫着,想要哭出声音——可大家都在笑,没有人来救我。

      我只能自己救自己。

      在佐藤树人因好奇而微微睁大的眼睛里,我看见了自己坐在主位上的冷漠模样。

      我问他:“那么,作为不听话的狗——你想死吗?”

      -

      佐藤树人不来烦我了。

      我仔细数了数,距离太宰治被抓回来已经过了整整十天。

      我听着狱卒的汇报,暗示他们给他带去新鲜的食物和水,却没有去看过他一次。

      并不是生气,也不是觉得自己被背叛了,太宰治从始至终都是那么一个人,没能想明白是我自己的错。

      我只是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形式去见他。

      朋友吗?好像不是。

      那个一心求死的家伙大概只把我当做麻烦的人。

      或许我应该放任他死去。

      喜欢一个人,就得满足他的愿望不是吗?

      可那样一来,我来到这个世界,努力到现在的所有理由都不存在了。

      ——我单纯地成了一个杀人犯。

      一想到这里,我就开始干呕。

      疼爱我的“父亲”为此杀了为我准备饭菜的厨师,他用宽厚的大手拍了拍我的脑袋,以慈爱的姿态为我献上了血色的晚宴。

      于是我连呕吐也不敢了。

      我想要回家。

      我要疯了。

      我怀抱着这样的心情去见了太宰治。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待在那狭小的隔间里,歪着脑袋,十分可爱地戳了戳向他讨要饼干的小老鼠的脑袋。

      “咦?好久不见了啊,山口桑。”

      我现在原地,企图从太宰治对我的微笑中找到一点区别——

      我毫无疑问地失败了。

      在这肮脏的牢笼中的少年,注视着老鼠之时也是这么笑的。

      我有些崩溃地捂住了眼睛。

      “我不管你了。”我说,声音低弱,到最后甚至带了哭腔,“我不想管你了。”

      我想回家。

      我想回家。

      这样糟糕的情绪淹没了我的口鼻,几乎要让我窒息。

      我很没形象地当着太宰治的面哭了出来。

      这是我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哭,太宰治静静地注视着我,他的那双鸢色眼睛澄澈而干净,缄默良久后却引出了一丝笑意。

      “好哦。”他的声音轻轻的,可我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太宰治笑了起来,他温和地注视着我,模样一点也不像个九岁孩童。
      “这样才对嘛,我还以为山口桑明白这件事要更久呢。”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听着太宰治的话一点一点钻进我的耳朵。

      “只拿别人做理由的话,是活不了多久的。”太宰治将手里的饼干放下了,他屈着一条腿,似乎看到了很远的未来。“像我这样的人就算了,山口桑以后还是会……”

      “闭嘴!”
      我用带着哭腔的嗓音,失态地冲太宰治大吼。

      “什么叫像你这样的人啊……”

      我红着眼睛看他,不知道是在为他,还是在为自己可悲。

      “我才是算了,你以后会遇到一辈子的好朋友的,你会在酒吧里和别人干杯,会成为别人依赖的对象。”

      “你明明应该在阳光和鲜花里死去才对。”

      在这一刻,我才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无力。

      在太宰治惊愕的目光中,我一遍又一遍地擦着发红眼眶。

      “为什么……”

      “为什么你就是不信我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5 22:39:05~2022-01-18 01:36: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濑更华子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濑更华子 120瓶;零之来兮如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