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斜阳 ...

  •   这样下去,在父亲杀掉太宰治前,这个九岁的孩子就将饿死在这个又脏又臭的地方。

      我也许救不了太宰治。

      在我第三次看见盘着腿的太宰治表情平静地给两只老鼠喂饼干吃时,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

      我没有什么文化,也不可能说出撼动太宰治内心的道理,为了不让太宰治死去,我能做的不过是简单的威胁。

      “你要是不吃饭我就把你肚子剖开。”我一如既往地抱着父亲送我的洋娃娃,额头抵在冰冷的栏杆上,恶狠狠地瞪着太宰治。

      他的唇因许久未进食而失去了血色,唯有他牵动唇角的伤口时才会浮现几分美丽的殷红。
      太宰治无辜的神色一滞,他似乎十分惊讶我能说出这种话,比起前日,他对我的兴趣似乎加深了几分。

      被太宰治用这种眼神一看,我有些失去了底气,但还是强撑着挺直了腰板,“你要是讨厌吃饭,我就用这种方式折磨你。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痛苦地活着,怎么样,你怕了没?”

      太宰治盯了我一会儿,眉眼弯起,“听上去的确像是山口桑的风格呢。”

      我的风格?什么意思?

      我刚疑惑地眨了眨眼,脑袋就因突如其来的重量而被压低了几分。

      父亲粗犷豪放的笑声从我头顶上传来,他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想到这就是你说的惊喜啊,佐藤。”

      我僵硬地抬起头,首先入目的就是父亲下巴上青色的胡渣,还有站在他身后低着头看不清神色的佐藤树人。

      父亲的心情似乎不错,他把我的头发揉的一团糟,“奈奈子是吧,今年几岁了?”

      我背对着太宰治,有些结巴地回答道:“八、八岁?”

      父亲拍人时明显是扣不住力气,他一巴掌下来,我差点就被他拍进了地里,“不错,不愧是我的种,这狠劲有我当年的风范了。你最近就跟着佐藤练一练你的异能,下个月的任务跟着我一起上。”

      我腿一软,差点没昏过去。

      跟在父亲身后的佐藤抬头看了我一眼,他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没什么意见地领了命。

      在那之后,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见到父亲。我甚至不知道他口中的我的“异能”是什么,就勤勤恳恳地在佐藤树人手下被他折磨了三四天。
      那男人一点也不觉得和我这小屁孩对打无趣,他在外人面前对我毕恭毕敬,在训练场里却屡次三番地放狗咬我,看我努力地和大黄狗争我的裤脚的时候,就捂着脸哈哈大笑。

      我并不想继承父亲的衣钵,也不想杀人,但要是有一天我搞明白了我的异能是干嘛的,我一定要第一个折磨佐藤树人。

      抛开这些槽心事外,唯一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太宰治终于打起了活下去的念头,开始吃饭了。我问他是不是对未来的生活和朋友充满了期待和向往,而黑发的孩子只是歪了歪脑袋,笑容灿烂地回答我:“因为山口桑的手法一看就很不熟练,我并不想被山口桑剖开肚子痛苦地死去。”

      ……难道饿死就不痛苦了吗?!!

      自从上次父亲在地牢中夸奖我后,看门人除了任意放我通行外,偶尔还会交给我惩治“犯人”的权利。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佐藤树人的指使,他们把钥匙藏得好好的,倒是把血迹斑斑的鞭子交给了我。

      我对此感到了小小的不满。

      “太宰君也觉得我一定是被佐藤那家伙针对了吧。”我以公谋私,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太宰治的牢房前,托着下巴向他一股脑地倒苦水。

      太宰治已经习惯了我这样麻烦的行为,他起初还在装睡,听到我气急败坏的叫喊声后便捂着肚子笑醒了。
      太宰治只有这个时候才像一个真正的九岁的孩子。

      “那山口桑就做给佐藤君看吧。”太宰治用他那纯良的大眼睛看我,声音轻快又清越。

      “?”

      “杀人之类的。说到底就是因为山口桑胆小,才不会被佐藤君认可的吧。”

      我惊得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不不不,我不会杀人的。”

      太宰治的唇角弯了弯,带着爽朗的笑容看我,“可是山口桑不是想要救我吗,比起从大人那里偷钥匙,还是早点获得山口君和佐藤君的认可比较快哦。”

      我后退了一步,抿着唇角盯了太宰治许久,才憋出一句硬邦邦的话:“那不一样,我是有原则的。”

      太宰治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紧锁的眉宇使得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苦恼,“但是,要是山口桑一直不杀人的话,就会被人杀掉的吧。”

      我一顿,指甲紧紧地掐着我怀中娃娃的手臂。

      大概是最近的日子过得太欢快了的缘故,我几乎要忘了父亲说的一个月后一同与他执行任务的话。

      这已经不是我原来的世界了。

      “比起我太宰君才更像黑手党老大的孩子吧。”我脱力地坐回了椅子上,瓮声瓮气地说道。

      太宰治的眼珠子转了转:“黑手党吗?我倒是无所谓哦。”
      “反正在哪里都一样嘛。”

      “上一个说在哪里都一样的是一只叫小强的昆虫。”

      “那是什么?”

      我故作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宰君不知道的东西吗?”

      面对我故意的逗弄的太宰治并没有生气,他反倒非常配合我:“我也不过只有九岁而已嘛,连小学都没有上完。”
      他注视着我,又温温柔柔地笑起来:“相比之下,还是山口桑比较博学。”

      我笑不出来:“……绝对是在讽刺我吧,太宰君。”

      太宰治:“看吧,佐藤君的特训果然颇有成效,山口桑短短的几天已经进步到这种程度了呢。”

      我把手伸进栏杆的缝隙里,企图去揍太宰治。然而黑发的孩童只是笑眯眯地坐在角落里,鸢色的眸子里映出我张牙舞爪的模样。

      在那一瞬间,我几乎要自大地以为,我和太宰治能够成为朋友。

      “算了。”我放弃了去揍太宰治的这个念头,重新站直了身子,眼珠子乌溜溜地转了一圈,“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说不定到时候父亲都忘了这件事呢。”

      太宰治:“欸,这句话是谁说的呢?”
      他指的是“船到桥头自然直”的这句话。

      我思考了一会儿,没从满是废物的记忆里得到答案:“总之是古人得出的伟大经验吧。”

      太宰治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神色。

      我没再和他拌嘴,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拖着凳子就欲要离开。

      太宰治在那个时候第一次主动叫住了我。

      “这个世界的道理和山口桑的船可不一样哦。”

      我回头望去,太宰治正隐在角落的阴影中看我。他向前踏了一步,半个身子便被新添的烛光所笼罩,触不到的光辉淌过他长长的睫羽,映得少年眉眼艳丽,唇瓣嫣红。

      “黑手党的世界里,可不会像打扑克牌那样,收集了所有的差牌就会变成一副好牌①。”

      他分明只有九岁,身影却与我记忆中十五岁的他重合在了一起。

      “不杀人的话,就会死掉哦。”

  • 作者有话要说:  ①改自太宰治的《维庸之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