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斜阳 ...

  •   “喂,山口,不用等了。”
      我十八岁生日那一天,梦见黑着脸的中原干部把我从总部大门揪了回去,他的身上一如既往地带着鲜血、硝烟和酒的味道,声音却比平日更加冷硬。
      “你这家伙还不知道吧。”
      中原干部皱着眉头,点燃了手中的一根烟。

      “太宰那家伙叛逃了。”

      *

      我穿越到了一个名叫《文豪野犬》的世界,这说起来一切都要源于我中考前许的那个狗屁不通的生日愿望。

      ——“希望能去到屏幕那边的世界”。

      现在想起来还挺可笑。

      总而言之,我穿越了,穿成了横滨有名的地下组织山口组的老大的小女儿,父亲名叫山口一郎,是个右脸有着一道可怕伤疤的壮汉,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日本警方管不了他,异能特务科派过几个间谍来搜集证据,只是一天没到,那些男人就被统统打碎了牙齿扔进了地牢。

      父亲无聊的时候偶尔会带着我去地牢里踹他们几脚,向他的弟兄们介绍我这个将来的继承人。

      我就是在那里看到了太宰治。

      他那个时候还是个孩子,比我身体的原主人大了一岁,刚刚跨过九岁的槛没多久。要算起来,他那时正应该是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

      油灯里的火苗噼里啪啦地燃烧着,我两只手抱着父亲送我的洋娃娃,透过冰冷的栏杆看他。
      黑发的孩童看上去没什么生气,他的皮肤呈现病态的苍白,满脸都是血污,手腕上的锁链深深地勒进了他的肉里,只有那双鸢色的眼睛亮的惊人。

      太宰治毫无疑问地看见了我,他似乎非常惊讶穿着粉色的小洋裙的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肮脏的地牢里。男孩长长的睫羽颤了颤,目光在望见向我毕恭毕敬地弯下腰的看门人ABC时稍稍一滞,又很快地冲我露出了了然的笑。

      我抱着洋娃娃的手一僵,手足无措地跑走了。

      我喜欢太宰治。

      不管是哪个太宰治。

      那个时候还没度过中二期的我突然就明白了自己穿成了这个正剧里都没出现过的龙套的意义。

      ——我得拯救太宰治。

      “地牢里的孩子?”佐藤树人摸了摸下巴,毫不敷衍地认真回忆道,“哦——你是说那个冒犯了老大的黑发小鬼吧?怎么,奈奈子感兴趣?”

      佐藤树人是我父亲的左右手,不过我更乐意称呼他为狗头军师。他看上去文绉绉的一人,坏心眼却出乎意料得多,馊主意一个接一个,总爱摸我脑袋企图把我按矮。

      “我才不敢兴趣呢。”我这么对面前的男人回答道,半张脸埋进了洋娃娃里,“我只是有些好奇。”

      那个时候的我说到底心智也不过就是一初中没毕业的小姑娘罢了。生活在一个法律系统健全的时代的坏处就是,当我看到父亲一枪把人崩的脑浆都出来的时候,我决定做一个绝不违抗他的命令的乖乖女。

      佐藤树人笑得眯起了眼:“那你就趁热打铁好奇吧,等你父亲把手上这一票干完,那小子的命差不多也到头了。”

      临走前,佐藤树人又摸了摸我的脑袋,他弯着唇角饶有兴致地看我把翘起来的头发按了回去,用食指推了推金框的眼镜。

      “你可别做什么傻事哦,奈奈子。你父亲最近心情可是差得很,说不定他一生气——”
      佐藤树人做了个用枪抵住脑袋的手势。
      “砰——”

      “奈奈子可是未来的继承人,死了也太可惜了。”

      我发现我的这点想要藏起来的心思,在这些大人们面前根本不够看。佐藤树人威胁了我,就像他威胁他那群比蝼蚁还要卑微的部下一样。
      我这个继承人的身份在他眼中什么也不是。毕竟我是个女孩子,只要父亲的情人们争点气,我这个“继承人”的头衔马上就要让位了。

      “死”这个结果实际上没什么可怕的,我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说不定死了就能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去了。
      我害怕的是死的那个过程。说句不争气的,我胆子看起来挺大,其实怕痛怕的要死。我去游乐园从来只敢坐旋转木马,离地的最高纪录就是第二层的旋转木马。

      佐藤树人的话打消了我去求父亲放了太宰治的念头。我想了想,决定等熟悉了地形后去偷看门人的钥匙。
      反正地牢里没有监控,只要我死不承认,父亲应该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怀抱着这种心思,我第二天下午又一次地光顾了地牢。看门人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给我放了行,就又忙着对新来的“客□□打脚踢去了。

      关押太宰治的房间在最里面——至少他是一个人住一间,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墙壁上的蜡烛已经快燃尽了,白色的蜡油凝固在底部,堆砌成高高的锥形,遮蔽了明明灭灭的光。
      九岁的太宰治看起来比我昨天见到时的还要糟糕,他的黑发打了结,乱糟糟得像一团稻草。他背靠着的墙上,黑的是血迹,黄的是尿迹,周围还隐约看得见老鼠的踪影。

      “太宰君。”
      我试着轻轻地喊了他的名字。

      黑发孩童的眼睫颤了颤,他的眉梢眼角带着清冷的郁色,可在睁眼之际又很快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太宰治静静地看着我,他没有什么反应,更准确地说,他没有什么力气来做出反应。

      至少他还活着。

      我小小地舒出了一口气,紧张地看了眼周围后,颤抖着手将怀中的洋娃娃里的棉花掰出,掏出了一包饼干和半瓶水。

      太宰治的目光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我,他垂下了眼睫,静静地看着被扔到自己面前的食物,却并没有抬手去接。

      我有些急了:“吃了东西才能有力气逃出去哦,太宰君。等晚点我再偷偷给你送药来,你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可以出去的。”

      暖黄色的光在太宰治的身上笼了一层轻纱,他的眼睛看上去不像是个九岁的孩子,我一眼望去竟望不到底。

      我听见他笑了一声,说不上有多少善意,甚至可以说是装满了嘲讽与轻蔑的情绪。

      “您和传闻里的有些不一样,山口桑。”
      太宰治喊出了我的名字。
      “我们之前应该没有见过面吧,你的眼神是在透过我看谁呢?”

      太宰治真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存在。
      十五岁的他是这样,九岁的他也是这样。

      他聪明过头了。

      我惊得后退了一步,局促的神色在确认的确没有人听到我们的对话后才舒缓下来。

      “不是这样的。”
      我迟疑了一下,抬手握住了生锈的栏杆。
      “我在看您,至始至终都在看您。”

      太宰治没有说话,他白瓷般的脸上表情沉寂下来,看向我时的眼神里带了毫不掩饰的探究。

      我忽然意识到我对太宰治用了不该用的敬语。

      “可是我并不想活下来哦。”
      太宰治坐直了身体,他脸上的笑意分不真切,低垂的眼睫在他高挺的鼻梁上落下小小的光斑。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嘛,山口桑。”

      太宰治终于扯动了锢住他手脚的沉重锁链,他一点一点地撑着身子缓缓站了起来,笑着看我。

      “难道不抵抗也是罪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