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feit(神话)》崇致 ^第63章^ 最新更新:2019-05-25 14:41:4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3、Life ...

  •   胜戴憋红了脸说:“才没有!才不是!只是……只是……”
      赞莉雅的思念的香气将她舌头打了个结。胜戴呜呜咽咽,顿时软下心来,亲昵地抱住赞莉雅。她撒娇说:“才不是那样的事情。所以说,可以……可以吸吗?”
      她就差摇尾巴了。赞莉雅又抱抱她,点头说:“当然可以。”
      
      接下来她吸了个够——往常她都吸的是赞莉雅做的一些别的东西上的思念,那些类似于口粮,稳定,但不怎么好吃,新鲜的,活动的欲念则甜美又柔软,像一块刚出炉的小蛋糕。胜戴吃饱了,倦倦地靠在赞莉雅身上,任由对方抱她去沙发上。
      赞莉雅几乎被她嗅了一遍,如今有点心猿意马地坐着。她深吸一口气,强压下些奇怪想法,就任由胜戴趴在自己怀里。
      
      一个新的开始。她想,情侣应该怎么相处?或者说,这种恋人未满的关系,是应该怎么样的?她没经历过。她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但她一想:只要胜戴不讨厌就可以,于是她问:“胜戴。我可以说些别的吗?”
      胜戴点头,她于是说:“我其实在想,要是我有几次恋爱的经历该多好。那样我一定就知道怎么处理关系,也就能更好的……那一定是个更好的我。”
      “才不会呢。”胜戴因为有点困,声音也软乎乎的:“谁又能知道一段恋情是好是坏呢?所以……别在意那些啦。”
      
      她探下身躯,胜戴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看她,蓝汪汪的眼睛湿漉漉的。赞莉雅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可我想和你做。”
      胜戴在她怀里炸成一团。她眨巴双眼,反应过来,顿时撇开眼神说:“您真是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赞莉雅急切说,“我不想让你认为我是个为了做这事才——”
      
      “要我这样想才奇怪了吧!”胜戴打断她,“那,那我怎么会喜欢上你啊,笨蛋!赞莉雅是大笨蛋……”
      她娇蛮地扯过赞莉雅的项圈。胜戴盯着她看,又凶又命令地(像只嗷嗷叫的小奶猫)说:“亲我。不然我就……唔……”
      她本来想说就生气了,可对方没给这个机会。赞莉雅当机立断堵住她的话。她又狼狈又不自知,本来射箭都不会动摇的手一边颤抖一边晃,最后爱怜摸上胜戴的肩膀。
      
      她怎么可能给胜戴生气的机会。赞莉雅堪堪放开她,又被胜戴搂住,小胜戴把玩她已经变得很长的辫子,亲吻她的辫子顶端,含含糊糊说:“我也想和赞莉雅做。赞莉雅真温柔,可是温柔也是一种色情吧?”
      赞莉雅失声笑出来。她不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我温柔吗?或许是吧,我确实……变得温柔了。可我也没有那种锋利的东西了,我安逸了,我……变成了现在的我,胜戴,所以我也能理解你。或许你不会喜欢这样的我。”
      胜戴摇头:“赞莉雅还是赞莉雅。”
      
      她们轻轻笑,胜戴抬起眼看她,故作诱惑却又笨手笨脚地解开扣子。赞莉雅耐心抓住她的手,帮她解开扣子。胜戴只发出轻微的喊声,眼神落在花瓶上,手却毛手毛脚摸赞莉雅的脸。赞莉雅仍然不说话,只拿她的手摸自己的脸,然后轻轻咬她的拇指。
      她低敛了眉眼,濡湿的湿意逐渐发痒,胜戴呆呆看她做这样的事情,直到赞莉雅停下说:“胜戴……你口水都流出来了。”
      胜戴一下儿回过神,一擦嘴没有,顿时反应过来赞莉雅在诈她,恼羞成怒——她正要说话,又被赞莉雅吻住——她没法阻止赞莉雅轻松将她抬起来,也没办法阻止恶魔温柔地将她抱在自己腿上,又轻又柔地咬她的脖子:“胜戴,今晚和我一起睡……”
      她讨厌赞莉雅。
      特别是这么温柔的赞莉雅。说什么都不想去反抗,真讨厌……
      
      “您没带衣服啦……”她哼哼唧唧。赞莉雅搂着她笑,亲热地咬她耳朵:“那我现在回去拿。”
      她说拿就拿,还真起来就穿上衣服,胜戴气的要命,伸脚去踹赞莉雅:“您又耍我!”
      赞莉雅装作一脸认真的样子:“哪有?我明明就是很想过来,所以……”
      
      她实在不忍心继续骗胜戴,就从空间戒指里拿出行李包来:“好啦。我一直都在戒指里放着两套衣服和内衣裤,连牙膏和毛巾都有,要住也不是什么问题。”
      这下准备充分,胜戴非常不自然地缩了缩脖子,赞莉雅突然察觉到尴尬气氛,也低头看她。胜戴脱离了气氛,一下察觉自己没穿衣服,顿时恼羞成怒:“那您去洗澡!”
      她脸鼓成个包子,一边偷偷摸摸捡起自己的内裤。赞莉雅觉得她真可爱,一边回头一想,自己这算不算留宿?这才第几次见面就这么……但她们确实不算是陌生人。一阵微妙的苦涩掠过心头,但一下儿散开,因为她伸手把胜戴抱了起来。胜戴小脸红通通,眨着眼说:“您干吗啦!”
      
      赞莉雅伸手帮她拿了浴巾:“难道你就不允许我这么做吗?”
      胜戴像兔子飞弹发射一样跳出去,光着身子连蹦带跳冲去浴室。不过一会,小兔子探出脑袋来,恼羞成怒说:“我记仇了!您这样调戏我,今晚我一定要报仇!”
      赞莉雅没笑,自己也呆呆站在原地,想自己刚刚到底说了什么屁话——她缓缓坐在绣了小菊花的垫子上,突然比受害者还害羞,将脑袋埋在垫子里装胜戴样。还好胜戴没生气……赞莉雅埋在垫子里想:还好胜戴没生气,她说的那么恶心的话,胜戴居然只觉得恼羞成怒……
      
      可她真可爱——赞莉雅抱着小垫子缓缓滑落在地毯上。说实话,她也不知道刚刚那话到底算什么,可能是她自己太害羞……在战场上征战四方的副帅躺在小花地毯上,思绪渐渐放空,心想这地毯花色真熟悉,这不是自己做的那张吗!
      胜戴洗完出来,赞莉雅还躺在地板上发呆。小胜戴已经反应过来了,围着浴巾出来说:“我给你开了热水啦。您在这干嘛呀,像只猫猫盘抱枕似的。”
      赞莉雅起了身,愣愣应了一声才回神,她找了衣服去洗澡,热水一冲,刚刚的暧昧猛然回响,赞莉雅一边走神一边想:她是不是有点不够卖力?这好像也不行。但是明天胜戴要上班怎么办?
      
      她洗完出来,胜戴趴在床上看电视,小脚一摆一摆。她收起心思,坐在床边说:“赶紧睡了,几点了?”
      胜戴诧异看她,眼神就像是在说什么你居然不打算干什么?赞莉雅脸一红,还是语重心长说:“明天你不上班吗?”
      胜戴慢悠悠爬起来,撒娇说:“就算要上班,可是也才14点多呀……”
      
      赞莉雅本身倒是非常早睡的。她也没多说,喝了口水就躺床打算睡了。胜戴看她睡了,还是关了电视,躺在她身边。她怕赞莉雅脚凉,就开了电热毯,当下暖呼呼地靠着刚洗完澡的赞莉雅。赞莉雅有点难以入眠,转身把她抱住。
      她心里咚咚直跳,正打算对赞莉雅上下其手,就听见对方含含糊糊说:“胜戴……”
      胜戴一时间蠢蠢欲动,结果赞莉雅说:“乖……好乖。”
      
      她脑壳被赞莉雅顺了两下毛,顿时真的困了,也不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团在对方肩窝上一觉睡到天亮。早上倒是她先醒了,热醒的,起来就看见赞莉雅背对着她睡。胜戴翻过去看她,发现她睡得踏实得很,就是可能有点热了,有些过白的脸被熏的有点粉。
      女战神察觉有人看她,醒了一下,转过头用独眼看了一下是胜戴,又哼哼唧唧往暖和的胜戴怀里钻。她估计是睡糊涂了,胜戴脑袋崩了弦,忍不住伸手摸她肩膀。
      赞莉雅的身体暖洋洋的,她感到安心,以前可不是这样……胜戴摸她结实的后背,又轻轻抚摸赞莉雅的腰。赞莉雅被她摸得痒痒,轻轻笑了笑,伸手拉她说:“想干嘛?”
      
      她手蠢蠢欲动。赞莉雅看她一眼,伸腿把她的腿揽过来,哼哼说:“一会我做早餐。”
      胜戴还没来及说话,就被拉了下去。她也还没来得及想着到底怎么会变成老夫老妻模式的,就已经扑上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