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feit(神话)》崇致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3-23 2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Battle Against a True GODDNESS ...

  •   帕拉梅回过神来的时候,周身都传来撕裂一般的痛感。她缓缓地,无声的张开嘴。随着冰冷的空气流入,咽喉有股令人作呕的刺痒感。她仍大张着嘴,感觉到自己的牙根有种空虚感。十五分钟前,她被人迎面直击,用剑柄狠狠击打面颊。那颗牙应该早就飞出去了,不知道落到了哪。想到这里她就觉得面颊有轻微的刺痛感。
      
      帕拉梅用手部护甲轻轻敷上发热的右边脸颊。那个该死的——笨重的食人魔,让她措手不及。她并不是没有和那样的怪物作战过,但是连续的车轮战实在使她消耗了太多的能量。
      
      但是她作为挑战者,必须遵守约定。约定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违背的事物,即使是神也不可违背。
      
      帕拉梅呼出一口气,感到脑内仍然一阵眩晕。食人魔战士奋不顾身的打法实在让她受制太多,况且她这次被击中的部分是头,这可太影响接下来的作战了。不过多得她并非凡人,至少她现在还能站起来。她环顾四周,只看见被砍掉半边脑袋的食人魔战士横躺在一边的地面上,黑色的地板上仍然堆着不少尸骨和财物。这些都是挑战者的骨头。
      
      如果她不是神之半子的话,那么早就应该和他们一样了。无论是在之前的战斗中被劈成肉泥,或者被残忍的撕扯开来,下场都是死。而骸骨或许还会成为石像魔的玩物。它们吮吸她的骨头,发出刺耳的声音——想到这里,帕拉梅厌恶地皱起眉头。实际上,这里到处都响奏着死人骨头的瘆人音乐。
      
      但是一切都过去了。她已经连续闯过十五关,是时候觐见女神了。
      
      觐见这个词用得不怎么妙。毕竟她身为火焰之神贡巴拉布和人类□□后生下的第四个女儿,对于别的神明实在不需要有什么敬意。神灵们本来就互相看不起,身为高出别的神灵的元素神明的后代,她当然更有自傲。帕拉梅·米丽拉身高两英尺以上,与人类男性相比也毫不逊色。她的肤色更偏向于浅褐色,健壮的肌肉有力的缠绕在超乎想象强韧的骨架上,像以血肉铸成了漂亮的女性神明雕像。她的双眼里充满欲望,这欲望比一切生命的光芒还要强烈。
      
      成为神明——这多么有诱惑力。凡人当然不知道如何成为神明,但她的母亲曾亲口告诉她,作为神的后代,她能够取得一个神位,只要干下足以铭记在历史上的壮举,那么就能踏入神宫,接受神的待遇。她将会有一片围篱,也将会有无数神殿。
      
      相比于会见到父亲,她更陶醉于壮丽的前景中。帕拉梅将手上的绷带紧了紧,拾起剑握在左手中。她又将食人魔的盾牌拿起来,这盾牌对于食人魔有点小,显然是之前的冒险者的。但对于她则刚刚好。整顿过后,帕拉梅沿着黑色的岩洞唯一的方向继续前进,不多一会,就听见了尽头传来人声。这是欢呼声,一浪比一浪高。
      
      她露出笑容,一时间忘记了伤痛,纵身一跃,就踏入光亮中。
      
      但显然内部不如她所想,是一片狂热的观众单方面的朝她献上致意的场景。这群愚蠢的,恶毒的观众们显然真陷入一阵剧烈的刺激中,但是绝不是因为她的胜利。
      
      显露在帕拉梅面前的是一片宏伟的黑色石质建筑。它因为信徒的维护而变得精细而美丽,邪恶而亵渎的雕像立在四周,露出诡异的笑容。在灯火通明的中央区域,地面下沉,空出一片铺满了灰色细沙的场地。场地周围有一圈观众席,如今座无虚席。而她,就站在这个场地的某一个入口处,目瞪口呆的注视场地中的景象。
      
      这显然是一个竞技场。但是场面不怎么乐观,就在她的脚边,凌乱的堆着一长条尸体——她意识到那是人的哪个部位。这团恶心下流的秽物像一个指示物,指向场中心,她不禁感到彻骨的寒气,但仍然缓慢的抬起头来注视场中。
      
      裹满了泥沙的零散的尸体中,被几乎是残忍杀害而切碎的肢体之间,只站立着两个人。
      
      她恐惧的注意到另一人正是自己的弟弟。埃摩森·米丽拉,他们两人都冠以母名,宣誓自己是人之子。但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自己的弟弟。他和帕拉梅一般,强壮身高超过两米,身体散发着神之半子的美丽光辉。但这光辉被破坏了,埃摩森的肩膀被巨大的黑色的犬牙状剑刃深深插入,几乎横穿身体。这一刀肯定劈断了他的韧带,以至于他手中的巨斧早已掉落在地面。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姐姐,一口气几乎全聚集在眼球中,凸出的眼球紧紧注视面前的女性。但是帕拉梅很清楚,他已经死了,而且死的不能再透。她强忍恨意,紧紧握住手中的剑。
      
      但她没有继续。这位女性顿了一下,缓缓朝天空伸出手。她的手沾满血迹,况且因为用力几乎扭曲在一起。但是观众因她的动作而沸腾,仿佛她的动作打破了油锅中的平衡。女性被血液脏污的脸上露出了扭曲的笑意,她动也不动的说:“死法。”
      
      周围杂乱的传来欢呼声。一声声嘶力竭,甚至兴高采烈的女性声音打破了僵局。她说:“斩首!斩首!”
      
      群众们在一片混乱中尖笑着,朗诵着,复读这个死法,声音整齐划一,震耳欲聋。
      
      没有人理会帕拉梅。她目瞪口呆,只能注视对方哈哈大笑。这位女性右手握住巨剑,以怪力将它从卡着的部分□□。她的兄弟的身体甚至因此向上抖动了一下,只导致了更多的血液喷涌而出,腥臭的液体洒的满地都是。
      
      那女性微微歪头。但是这动作没有持续多久,她挥动起那把像直接采取矿石制成的,本身就是恐惧的代言词的巨剑,执行了斩首。这几乎已经不算是斩首,因为埃摩森的脑袋几乎被绞成一团,血淋漓的沾着在巨剑上。这把剑实在太大了。
      
      那女性微笑着回头。那几乎不能算是微笑,因为没有一个微笑会让人觉得如此毛骨悚然。她单手举起巨剑,以猩红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她。一股不可言喻的恐惧感从帕拉梅的腹部逐渐上升,在恐惧中,她突然反应过来这位站在竞技场的女性是谁。
      
      “你是……”她感到剑的剑柄几乎湿滑的几乎握不住。相比观众的“27位”的呼喊声,她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但是帕拉梅紧紧盯着她,几乎要窒息,但仍然说出口:“你……你是……”
      
      “赞莉雅。”女性用一种冰冷而无情的声音应下。
      
      她的唇舌被冷却的热情一并黏合。帕拉梅无法把自己的视线从赞莉雅的身上移开,她吃惊的注意到这位女神——没错,这就是她要来挑战的女神——的身上没有穿着一点护甲。赞莉雅的身材与她一般高大,但是她裸着上怀,连薄衫也不穿。赞莉雅的身体每一分每一寸是为了战斗而生,没有一丝多余的部分。
      
      她的腰间挂着皮带。但就以此来看,她穿着皮带纯粹是为了把巨剑挂在腰间,拖在地上。
      
      这么穿绝不是为了像地上的竞技场一样以噱头招揽观众。相反的,这只是这名女神根本不愿意穿着护甲,凸显自身强大的作为罢了。赞莉雅仍然在注视她,随后她轻轻说:“27位。”
      
      帕拉梅不解:“什么27位?”
      
      她这个问题实在问的太愚蠢了。赞莉雅只用了一秒时间发现这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蛋,便提起大剑。她甚至还没来及发出第二句疑问,就因为脚底打滑,猛地摔倒在了被血濡湿的地面上。绊倒她的是一节倒霉鬼已经粉碎的肢体,她浑身打颤,因为那可怖的形象,竟然连神之半子的崇高使命也忘记了。
      
      赞莉雅踢开她的剑。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她的脚已经往左一踢,也踢开了她的盾牌。护手滑开时弄折了她的手指,她吃痛叫出声。高大的女神用左脚踩住她的右脚,居高临下的俯视她。这张脸充满了狂气,被鲜血所染满的脸上,猩红色的眼睛像用最厚重的鲜血所提炼而成的颜色,甚至比鲜血还要鲜明。
      
      她想要挣扎。帕拉梅的第一反应是提腰起身,想要用双手抱住她的大腿,但是在她想要利用腰部力量起身的时候,这个错误的举动却带来了惨痛的后果。赞莉雅以她丝毫想象不到的力度挥舞巨剑,以可怖的速度将她举起来的双手绞碎。帕拉梅惨号起来,痛苦的□□伴随着奔涌的血液——她的声音几乎压过了观众狂热的呼喊。
      
      赞莉雅重复说道:“27位。很不错的数字,你匹配一个由我选定的死法。”
      
      疯狂,混沌,战争的女神赞莉雅,此刻露出漂亮的几乎要融化似的表情。她因此恍惚,因为即将要给予敌人的死法而感到由衷的快乐。她的神职就是如此,没有一位神明对此感到诧异。
      
      她毫不理会失去两条小臂而发狂的帕拉梅,只是用另一只脚踩住她的左脚。接着她弯下腰——将那把剑放在帕拉梅健美有力的两腿之间。凹凸不平的金属刺轻易地扎进了帕拉梅的腿间,令女战士也痛的浑身发颤。
      
      赞莉雅仍然以冰冷的口吻说:“对待女性我很温柔。”
      
      她的剑上仍挂着埃摩森的碎尸,她的温柔当然有待商榷。
      
      “不……”帕拉梅并不是求饶。只是她下意识下只说出了这句话“……不……”
      
      赞莉雅弯下腰。她双手持剑,朝因为失血过多,意识模糊的挑战者的头顶用力挥去。剑锋像数千万把小刀似的,将女战士沿着脊椎的方向一路剖开,当然以血肉模糊的方式。帕拉梅甚至还未能感受到冰冷的剑锋刺入脑髓的奇异感觉就已经一击毙命,只留下少的可怜的两半身体留在地面上。
      
      她散发着温热气息的内脏像被屠户漫不经心的丢弃的下水一样流到地面上。赞莉雅蹲下身子,以巨剑支撑,伸手在挑战者温和可爱的内脏中摸索。半晌,她摸到了一枚心脏。她毫不在意地面的脏污,就捧它起来,从心尖开始咬破。
      
      赞莉雅疯狂大笑起来。
      
      观众们为他们的神发出邪恶的欢呼——这是女神最喜欢的游戏。看来女神非常享受。他们信奉女神,是为了获取她的神恩。而赞莉雅的神恩就是战争。她会庇护战争的一方,给愚钝的脑子以更加混沌的激情。神明就是这样被取悦的。
      
      她享受这种生活。赞莉雅呼出热气,将巨剑插回腰间。只是令人恼怒的声音很快就响起了:她听见父神的召唤。她已经太久没有回到天上,神威开始被质疑。但她可一点都不喜欢神宫,毕竟神是绝对不能杀死神的。
      
      对她来说和死了一般难受。但是她必须得回去了。至少就这段时间来,她从人间获得的快乐已经够多,足以忍受“难以消磨的枯燥时光”好一段时间了。
      
      她仍微笑着。杀戮真是多姿多彩又美妙的体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